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零七 放过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52 2016-11-24 15:20:30

  综合余斌的各种情况,李潇实在没有跟他继续深入交往的决心了。自己只是性向异常。但跟所有的异性恋的人一样,对感情看得很重。就算余斌很好,他第一不想破坏他的家庭,第二不能跟别人分享他的感情,第三他也不能让人误会自己跟那些对他趋之若鹜的人一样,贪图他的钱。

  决然撤出的时候,李潇不是不难过,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敢想当初跟余斌共度的时光,直到后来遇到Mike,李潇才算从那段感情中完全脱身。

  回想起他们蹉跎过的那段日子,如今的余斌多少有些后悔。当初李潇有意用淡化的方式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余斌没有用心挽留,加上那段时间,事业忙着上一个新台阶,他没时间料理什么感情。如果生理需要,男男女女都排着队等他操,于是那个干净得象水一样的男子,一点点的淡出了他的脑海。

  一晃就是好几年,期间俩人各有各的精彩。再见彼此,心竟也是大不相同。李潇对余斌,早已没了当初的感觉,而余斌则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宝藏。于是他毫不犹豫停了和所有情人或**的往来,一心一意地只想追回李潇。

  余斌甚至连关于去荷兰注册的想法都跟李潇说了,李潇却不为所动。李潇不在乎什么形式,他渴望的是一份纯粹的爱情。而这份感情起码要建立在不伤害他人的基础上。不管余斌和妻子的感情如何,他有家室,有孩子总是事实。

  寻觅一份两情相悦的感情不容易,但只管自己的两情相悦不会得到幸福。李潇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想这辈子就算单着,也不会做任何违心抑或伤害别人的事。

  于是李潇郑重地对余斌说,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做炮XX友,但不要谈感情;如果一定谈感情,那我们就是做好的兄弟,仅此而已。你答应,我们就继续来往,不答应咱们从此只谈工作。或者我都可以退出娱乐圈,从此两不相见。

  那一刻,余斌拥着李潇,差点没哭了。

  “这辈子我就谈了一次恋爱,结果还谈了个炮XX友兼兄弟。好吧,只要你愿意,怎么都行。”

  从此李潇的心里,余斌是哥哥;余斌的心里,李潇是情人。

  ……

  在机场。

  李潇的助理把他的行李都搬到余斌的车上,就自觉地消失了。车子一启动,李潇顾不得疲惫,立刻就跟余斌说起了郭凯森的事。

  余斌笑着看了李潇一眼。

  “就知道关心他。我都吃醋了。”

  李潇狠狠瞪了他一眼。

  “讨厌!老大岁数了,还说这么恶心的话。我累着呢,飞机上一分钟也没睡着。赶紧说正事,说完正事我就得吃片药睡觉了。”

  余斌腾出一只手疼惜的揉了揉李潇的头发。

  “干嘛总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疲惫?就不懂得适当偷点懒吗?”

  “这是你当老板该说的话吗?老板不都是希望员工累得跟狗一样才好吗——行了,别再说恶心话了,我也就是瞎形容。快点说说郭凯森的事。这小孩真的是冤枉的。”

  “行了。我都知道。可目前这件事除了淡化,没有其他的办法。有林丹华,还有琪姐那个母老虎在前面拦着,你的小狼狗吃不了亏!”

  李潇下狠手掐了余斌一把,把余斌掐得直叫唤。

  “哎呦!这么狠!行行,我知道郭凯森不是小狼狗。你的小狼狗我也帮你处理了。按你的吩咐,让人把他的案子销了。三天前,人已经回澳洲了。不过至少十年之内,我想他不会再想着回来这件事了。”

  李潇看了一眼余斌,没说话。

   Mike的事他是后来才知道的。按照李潇的性格,是不能眼看着曾经的情人受这样的苦的。就算他伤害了他一次又一次,就算他是罪大恶极,他还是不忍心。

  不过想了又想,这件事他既不能求林丹华,更不敢求琪姐,他们会骂他,会指责他,他们其实都是受害者,他们不能原谅Mike。

  电话只能打给余斌。他说斌哥这事就算了。他是个孩子,总得给个生路吧。

  余斌有些不高兴,声音少有的冷淡。

  “这是你们公司的事,我管不着。”

  李潇沉默了好半天。

  “斌哥。我跟他一点感情都没有了。相识一场,有些同情心而已。我不想让一个人的一辈子,因为我断送。你真的别误会。我李潇不是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人,我要是跟别人还有感情上的牵连,就不会上你的床。请你相信我。”

  余斌沉吟了一下,态度倒是和气了,只是转移了话题。

  李潇当时想,这事估计是不成了。

  一时间,心里还真有些难过。

  想着Mike懦弱无能的样子,李潇除了无奈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就想,回国以后,想办法在经济上帮助他一下。事到如今,自己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没想到,余斌这么利索地就把事情给解决了。李潇很感激。

  这个男人除了相貌平庸,其他的都应该算是人间极品了。

  家世背景一流,个人能力一流,有智慧,有担当,除了道德底线标准很低以外,其它方面还真就叫做没挑了呢!

  想着这些,李潇忍不住腹诽自己:什么叫道德底线标准很低?就是个臭流氓好不好?真是够呛了,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为这样的人找借口开脱了呢?

  轻轻闭上眼睛,让余斌的那张上不了台面的脸,慢慢离开脑海。

  余斌是个臭流氓,可自己在世人的眼里又很高尚吗?一个不被大众接受的同性恋,真的没有资格评判别人的道德观。

  困意一点点袭来。迷糊间,李潇想,就这样吧,反正都是三观不正的东西,苟合了,就互相迁就吧。跟他在一起,起码李潇想睡就能睡,想吃就能吃,这猪一样的日子其实还是很让人迷恋的呢!

  车子开到市区了,街道也开始拥堵起来。半天了,车子还在遥看着一个近在咫尺的信号灯。

  余斌的车开得很耐心,不按喇叭,不飙脏话。只是因为旁边坐着的人睡着了。

  睡着的李潇依旧很漂亮。长长的睫毛如无力又妖娆的蝴蝶翅膀,轻轻趴伏在他泛着桃红的眼睑上。

  车子艰难地挪动了几步,又是一个很长的红灯。

  余斌扭头凝神看着这张百看不厌的脸。因为劳累,皮肤不是很好,下巴冒出的青青胡茬显得有些邋遢,性感的嘴唇干裂得有些暴皮,但周身散发出得平和与安宁,却让余斌如此着迷。

  若不按财富论英雄,余斌自认不如眼前的这个男子。一个为追求理想敬业拼搏的人,永远是应该被尊敬的。

  余斌第一次跟一个从不觊觎他财富,不跟他计较利益的人在一起,第一次体会人与人之间单纯的感情,就冲这点,这个人就够他爱一辈子了。

  变灯了。后面的响起一阵嘈杂的喇叭声,提醒走神的余斌赶紧走。

  一脚油门,车子又开动了。

  前面的路顺畅了,车子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李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看前方,又看着余斌。

  “到哪了?”

  沙哑的声音性感的让余斌差点失控。忍不住伸出手爱抚的拍拍他的脸。

  “接着睡,到了我叫你。”

  李潇轻轻点了点头,一歪头,又闭上了眼睛。

  李潇这一觉,一直睡到了转天早晨。多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吃了余斌吩咐工人为他准备的早餐,也没给助理打电话,一个人神清气爽,精精神神的,早早的就到了公司。

  林丹华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了。看见李潇进来,表情很是难看。

   Mike的事,余斌办完了才告诉他们家司徒总,司徒总又过了两天才告诉他。林丹华知道的时候,Mike应该已将回到新西兰喝羊奶了。

  林丹华知道这都是李潇的主意,他知道这个姓李的东郭先生从来都是这么的滥好人!

  既然老板发话,而且事都办完了,林丹华当然除了服从也不能做其他的动作。但他很生气,如今看见李潇,就更生气了,也就懒得给他好脸子看。

  李潇却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大大咧咧的把几个包装袋放在了林丹华的眼前。

  “雅诗兰黛,嫂子的,娇娇的。还有Chanel的包,也是一人一个,都是新款。”

  林丹华连个笑脸都欠奉,看都不看礼物一眼,一张本来就素的脸阴沉得快要滴水了。

  “琪姐昨天去横店盯咱们公司的一个戏去了。你的这边的工作安排我跟老纪都说了,他一会儿过来。到时候你们碰。我明天去上海有个会,至少两天。郭凯森的事就那样吧。一来呢,米菲菲的后台倒了,她人已经躲了,我们一时也找不到她;二来呢,就算她人还在,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这样的事原本就越描越黑,还是放着让它自然冷却吧。冷却的过程中,看看有什么好项目,让他参与一下,一点点帮助他重塑形象吧。再说了,如果我们真的动了米菲菲,回头你老人家又看不过去了,又大发慈悲,再把我们当刽子手给卖了!我们才懒得触这个霉头呢!犯得上吗!”

  林丹华越说越气,眉头都皱成疙瘩了,眼睛却故意不看李潇。

  李潇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

  “亲,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请问你的把儿是不是折了?阴阳怪气的像个老娘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