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零六 余斌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67 2016-11-23 09:26:08

  李潇的电话撂了。

  郭凯森站在窗子边上,半天没动地方,他又点了根烟,想了很多很多。李潇的话,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自己只是个演员,演员就是个职业。这事自己都知道,如果真的像李潇说得,干好分内的事,守住自己的本分就OK了,郭凯森实在是太求之不得了。

  境界实在相差得太远了。一个小演员想要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保持一颗赤子之心,谈何容易!不过郭凯森还是认同李潇的说法,他想就算不能达到他那样高尚的境界,但不为了利益做违心的事,做伤害别人的事,这点自己还是能做到的。

  冷风一股股的吹进来,让被室内的暖风弄得昏沉的大脑清醒了很多。什么是都看两面吧,这事就算糟透了,起码它给了自己点时间,能让自己有时间好好照顾一下哥哥。

  每次一摸雷军皮包骨一样的身体,郭凯森就心酸,就想掉眼泪。总会安安想,只要老天能把健康还给雷军,让郭凯森用什么换他都没二话。就算他一辈子就做个跑龙套的演员,哪怕只是当个演员助理,他都认头。

  一根儿烟的功夫,郭凯森让风吹得有些凉了。睡意也悄悄袭来。

  又踮着脚往回走。路过护士站的时候,郭凯森还跟疲惫的值班护士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虽然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有更大的麻烦,甚至灾难等待着他,但现在郭凯森是轻松的。陪在雷军的旁边,好像就能睡得踏实一些。

  好久没踏踏实实地睡了,好久没做过梦,这一夜郭凯森做梦了,抑或是情景再现,那个时候,他只有10岁。

  星期天。风和日丽。盼了一个星期,雷军终于从体校回来了。见了面二话不说,就拉着郭凯森去市中心的影城看电影。

  孤儿院里市中心挺远的,公交车特别挤,但一点都不影响他们的好心情。一路上他们不断地给老人,给抱孩子的阿姨让座。收获了特别多的赞美。

  到了电影院,都快中午了。离电影开场还有不到一刻钟。

  售票处冷冷清清的,只是一问才知道电影票30块钱一张,可雷军只有55。

  电影叫狮子王,据说特别好看。郭凯森一直特别想看。

  因为班里的同学都看过。那个时候流行看盘,同学们家里都有VCD,家长给他们买了盘,这个片子,好多同学都看过十几次了。

  那些天同学们总爱说这个电影,还哼唱里面的音乐。

  大伙谈论的时候,郭凯森插不上嘴,默默的站在一边。

  好心的同学说,郭凯森,电影票挺贵的,我借盘给你看吧。

  没等郭凯森说话,就马上有人说,他都没有VCD,有盘也看不了!郭凯森,你们孤儿院有VCD吗?

  他摇摇头,心里有点难过。然后雷军礼拜天从体校回孤儿院看他的时候,他就把这事跟雷军说了。说得时候,好像还有些委屈。

  雷军想都没想就说,VCD有什么了不起的,一点都不好!我们体校有VCD,我根本就不爱看。再说他们看得都是盗版盘,根本也不清楚。下礼拜我们发补助,咱们去电影院看电影,才不看那破盘呢。

  郭凯森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这个星期天还没过,就开始盼着下个星期的到来了。

  令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本以为都演到第二轮的电影会便宜,结果还是30块钱一张。钱不够。

  郭凯森沮丧的扭头就走,雷军却毫不犹豫把手伸进售票口,买了一张票,还给他买了一杯带冰的可乐,催着他赶紧进场。

  “我不爱看卡通片。你自己进去看。散场以后,我带你吃麦当劳去。同学给了我一张优惠券,今天给你买巨无霸,还能赠一个中薯。”

  郭凯森不答应,坚持要退票。

  雷军就生气了,瞪着眼说,你敢!你要是敢退了,以后我就再也不带你出来玩儿了。

  郭凯森含着眼泪进了电影院。

  狮子王好感人,郭凯森哭得眼睛都肿了。可惜旁边没有雷军。如果他也看了这个电影,他会不会跟自己一样,那么的没出息呢?

  梦里又一次想起生生不息的音乐,又一次闪现长大的辛巴,威风凛凛的昂首在朝阳中的英姿。

  很快,辛巴变成了雷军,健康帅气的他一样沐浴在阳光下,一样的威风凛凛。

  郭凯森猛地醒了。

  天还没亮。雷军也还没醒。

  好真实的梦境。真实的让人恍惚。

  翻了个身,郭凯森依旧躺在床上。却再也睡不着了。

  人的身体是理性的,但生命却是感性的。

  对于雷军和郭凯森来说,走到今天,他们生命中,始终贯穿的,就是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情感,此生都无法割离开来。

  同甘共苦的岁月里,让他们更加珍惜彼此。爱,成长,生命,每一处都会留下对方的印记。

  郭凯森闭上了眼,让心安静下来。

  只要雷军还在,自己就不是世界上最孤单的动物。有他时刻关心着自己,其他的纷纷扰扰就让它滚蛋吧!

  郭凯森继续想着刚才的那个梦。

  那天看完电影,郭凯森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一路上语无伦次的给雷军讲刚刚看过的狮子王。连巨无霸都没能堵上他的嘴。

  雷军可能根本什么都没听懂。不过他知道有个小狮子叫辛巴,爸爸妈妈都死了,他很坚强,后来成了狮子王。

  郭凯森说,哥哥,你跟辛巴一样,你就是辛巴。你长大了就会跟辛巴一样伟大。

  对,自己真的就是用了伟大这个词。

  病床上的雷军还在沉睡中。睡前吃了舒乐安定,不然他还是会睡不好。

  他会做噩梦,会浑身疼,会咳嗦,会憋气……就是这么脆弱,这么无助的一个人,郭凯森却觉得自己依旧会称他伟大。

  雷军把自己所有的爱都无私地给了他。郭凯森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孤儿院里最幸运的一个孩子。就连那些被人领养走的,也不如他幸运。因为他有个哥哥,有个真正的亲人。

  窗外好像亮了些。郭凯森坐了起来。

  慢慢走到雷军的床前,看着他安详的睡颜,忍不住用手轻抚了一下他消瘦的面颊。

  “你就是我的辛巴,永远都是。有你在,我就是一只无助的小兔子,也一样能在这广阔的世界横冲直撞。”

   郭凯森的事还是持续发酵了一段时间。

  公司做了很多工作,除了第一时间辟谣,发律师函这些常规做法,也跟一些大的媒体做了良性沟通,很快,大的媒体上关于郭凯森的新闻不再有持续的报道,但很多论坛上、贴吧上的关注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郭凯森是渣男,郭凯森是双插头,郭凯森被包养的帖子还是很容易会搜到。

  李潇已经从LA回来了。

  余斌亲自开车去接他。路上两个人聊起郭凯森的事,李潇还特别为了自己发脾气的事跟余斌道了歉。

  余斌瞥了一眼他,那双真诚的眼睛,让他的心陡然一动。

  浸染娱乐圈这么多年,见惯了各种风流韵事疑惑男盗女娼,亲情实感都显得弥足珍贵,更何况这样单纯又美好的清流?对于李潇,余斌真的是很珍惜。

  余斌私生活很不检点,包养的男女不止一个。对他们余斌没有尊重,只有利益的补偿。因为他心里明白,费劲吧啦死活上了他的床,不是为了利益,难道还会是因为爱情不成?

  这种很糟糕的世界观,直到遇见李潇,才有了质的变化,慢慢的,他竟然觉得自己恋爱了,这样感觉让他困惑、疑惑,更觉得新奇,觉得欣喜,最疯狂的时候,余斌甚至想要离婚,想要带着李潇去荷兰注个册。

  余斌是世家子弟出身。继承祖业的他,自然必须要承担自己应该有的责任和义务。

  余斌有家庭,也有孩子。只是儿子从出生到现在都15岁了,一直跟着爷爷奶奶住在香港。今年到英国读高中,爷爷奶奶也跟着过去了。在儿子心里,根本没有余斌这个爸爸,当然也没有妈妈的位置。

  当初和妻子的结合,俩人都是从各自家族商业利益考量,没有感情,更谈不到爱情。婚后生了孩子以后,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父辈也不再干涉他们的生活。于是夫妻俩各干各的,只保留个名存实亡的婚姻状态而已。

  这些年,他因为生意常住北京,她则住法国尼斯。每年春节,全家团聚,俩人都会回到香港父母的家里,只是这个时间最长呆不过七天。

  其他时候,他们就算有事也都是彼此的秘书、律师联系,连打个电话发个邮件的事都不会亲力亲为。渐渐的,两人连如何正常交流都不会了。

  余斌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余太太估计也能适应。毕竟在他们的世界里,婚姻实在是个很重要的摆设,除此以外,在没有别的功能。

  李潇跟余斌相遇,是个偶然,对于他是个什么人,真的一无所知,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着跟他外貌迥异的灵魂,很丰富,很高级,让人不禁叹为观止,但深入了解以后,李潇犹豫了。

者也

日更,保证日更。只是这个月恐怕还结不了文呢!山鸟山花好弟兄也会日更,请给予关注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