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零二 毒手尊拳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76 2016-11-18 16:25:05

  又一次上了头条!郭凯森又一次体会什么叫无言以对!

  林丹华咆哮了好一阵子也冷静了,坐在那儿喘粗气,喝茶水。好一阵子的沉默,两个人都不说话。

  琪姐也赶来了。眼前的场面她除了叹气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下午森森跟我打电话,我觉得没什么。可……真的是没话说了。老林,你相信咱自己家的孩子,这就是看图说话,随着人编。森森不傻,他不会做这种事的。”

  郭凯森到了林丹华的办公室才见到那些不堪的东西:他给米菲菲开车门;米菲菲在哭,他在一边捧着纸巾盒;最后就是激吻,然后黑的,可能是车震……

  文的部分重点词有旧情人,攀高枝,同性恋,抛弃,救赎,回心转意……

  犹如世上最烂的狗血剧,一石激起千层浪,看出殡的没人嫌殡大,早先的陈芝麻烂谷子都倒腾出来了,归根结底一句话,一对儿狗男女,女的现在是臭了,男的也就别挺着了!

  郭凯森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更不知道该怎么跟公司解释。

  真的是个丧门星啊!小时候被扔了,是不是就象现在一样,没完没了的给家大人找麻烦?要是这样,该扔!

  林丹华说了,G品牌方面已经打来电话了,坚决要求解约,而且要追讨相关损失;新剧也决定换人了。

  这部戏是准备上央一的,让一个三天两头闹绯闻的当主角风险太大了,投资商一个小时打了七八个电话,督促公司赶紧换人。

  “其他工作也先暂缓。公司肯定会回应的,也会给他们发律师函。除此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更好的办法了。你把手头的工作交代交代,休息一段吧!”

  琪姐同情的看了看郭凯森。

  “林总,这样不太合适吧!森森是被冤枉的,我相信他绝对是被冤枉的。”

  林丹华继续喝水,一下午说了太多的话,他的嗓子一直在冒烟。半罐子说倒进嘴里,林丹华用少有的恶劣态度瞪了一眼琪姐。

  “我也相信他。有用吗?市场不相信他,客户不相信他,观众也不相信他!琪姐,别添乱行吗?不这样,你说能怎么样?”

  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公司里出来的。郭凯森懵懵懂懂的,在停车场还遇到了好几个等着他的娱记。

  他们七嘴八舌的问东问西,他都听不太明白,当然就不知道回应。傻站在自己的车旁边。

  正在万分尴尬的时候,苏莉跑了过来,站在他前面,像个护主的小忠犬,连珠炮一样地冲着人群嚷嚷。

  郭凯森特别怕苏莉这么说话。好几次都让他头疼。这次又疼了,疼得他脸都白了。

  他基本也听不清她说得是什么,只是知道苏莉很气愤,是那种随时气得爆血管的气。

  郭凯森拉着苏莉的的胳膊,不停地说算了,算了。苏莉一遍一遍地甩开他的手,越来越激动,激动得都要哭了。

  闪光灯在黑暗的空间里异常耀眼,经过训练的郭凯森却能保持镇静,都没有眨过眼。

  明天的头条有会写些什么呢?管他呢,反正每一张照片还是挺正常的,不会太丑,只是目光有些呆滞罢了。

  琪姐下来了,还带着保安。不知是谁拽着他,还有苏莉又回了公司的大厦。

  已经很晚了。电梯楼,楼道里,哪里都很安静。他拉着苏莉,匆忙地走着,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郭凯森竟然听出了嘈杂。

  打开小会议室的门,开了灯。郭凯森按着还很激动的苏莉坐下,然后也坐下。想了想,又站起来,到外面的茶水间倒了杯水进来。

  苏莉在哭。

  “真的是太欺负人了!是不是不给好人活路啊!”

  郭凯森把水塞进苏莉的手里,然后又把纸巾盒拿过来,连续扥出好几张纸,塞到苏莉的另一只手里。

  都干完了,郭凯森就坐在里苏莉不远的沙发上。微微闭上双眼。

  头疼!此时此刻,郭凯森就想,如果能睡上一觉就好了。

  安静的环境里,苏莉的抽泣声被放大了,大得如同号啕声。

  郭凯森没有安慰她,也没有制止她。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睡觉。

  过了一会儿,郭凯森起身走到窗户旁边,望望外边。漆黑一片。也不知他们散了没,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掏出手机,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未读信息。郭凯森知道都是雷军发的。想了想,给雷军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没什么事,别担心,好好睡觉,明天一早去看他。

  信息发出去,郭凯森一抬头,苏莉已经站在他身边了,搽了粉底的脸被眼泪冲出两行印子,红肿的眼睛有些可怜。

  郭凯森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去洗手间洗洗吧!都成花猫脸了——不是女汉子吗?还哭!”

  苏莉瞪了他一眼,然后拿起纸巾胡乱擦了擦脸。

  “没听过刘德华唱过一个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我是女人,女汉子性别也是女!女人是水做的,不知道吗?”

  郭凯森一手捏着头,很捧场的又笑了。

  “真能矫情!哎呦,这帮人什么时候撤啊!我都快困死了。”

  苏莉没说话,打开随身背得书包,拿出一盒脑宁,倒出一粒,又把水递到郭凯森的手里。

  “简直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头疼死了。我吃两粒。”

  苏莉又倒出一粒。

  吃了药,郭凯森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苏莉走到沙发后面,轻轻地给他按摩头部。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苏莉按摩的手法很生疏。虽然郭凯森总是头疼,但从来没有让她按过一次。跟了郭凯森这么多日子,苏莉想了想,郭凯森几乎没有指使过自己一次。遇到搬搬扛扛的事,自己也总会站在一边看着他干。

  不是没人说过闲话,说她这个助理不合格。每当那个时候,郭凯森就说,怎么不合格,特别合格。苏莉厚道,又能干。再说我又不是残废,粗活让女孩干,我在一边站着,不成变态了吗?

  他总是护着她。

  苏莉是所有助理里面资历最浅的,却不是里面拿钱最少的。郭凯森不但为她争取各种公司给的福利、奖励,他也总是找理由给她发红包。

  现在的苏莉已经能够自己独立租一套一室一厅的小公寓了,换了电脑,跟着潮流买手机了。

  苏莉珍惜今天得来的一切,更珍惜让她拥有这一切的人。

  他是个好人!这是苏莉跟每个人谈起郭凯森时必说的一句话。

  从舞彩人生开始,苏莉和梅晓华成了哥们。两个人都是外向性格,虽然少不了打架斗嘴,但志趣脾气还是很对把子的。没事的时候,两人也总是你请我一顿,我请你一顿的。

  关于郭凯森的事,都是梅晓华跟他说的。他是雷军的粉,自然对自家爱豆的家属也关注颇多。

  苏莉才知道自家老板走到今天原来这么的不容易。这样的经历却还保持着这样一颗赤子之心,更是不容易!

  他那么善良,那么善良!伤害他的人就不是人!

  今天面对楼下的那帮子娱记的时候,苏莉真的控制不住了。她想那个时候如果有一把冲锋枪的话,她一定压上一梭子子弹,把他们全突突了才解恨!

  她受不了郭凯森的那个样子,被人欺负,却不知所措。

  苏莉在家里看了网上的报道,就知道出大事了。没等公司招呼,打了车就来了。半路上就接到了琪姐的电话。

  赶到琪姐的办公室,琪姐叹着气说,明天开始公司就让森森休息了,你先跟着纪老师跑跑宣传,具体工作过过会安排的。

  苏莉当时就喊了起来。她从来不敢跟琪姐这么说话的,可当时就疯了,不管不顾了。

  “这也太不公平了!郭老师怎么了?他什么错都没犯,没招谁没惹谁的,凭什么背这个黑锅啊!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琪姐没跟她急,也没接她的茬。正好又电话打进来就挥手让她出去。

  苏莉憋了一肚子的气,推门就往外走,走到电梯间,正看见郭凯森耷拉着脑袋进电梯,颓得真是没谁了。

  苏莉边跑边喊,郭凯森也没听见。眼看着电梯关了门,赶到门口的苏莉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然后就是停车场的一幕,接着就让琪姐给俩人都赶上了楼。

  苏莉一直想,如果有机会见到米菲菲,一定扇她一通耳光,直接把她垫的鼻子还有下巴通通扇歪了!

  不知不觉,按在郭凯森头上的手,下了大力气。郭凯森下意识的闪了一下,苏莉马上意识到了,赶紧道歉。

  “按疼你了是不是,我小心点。”

  郭凯森闪了闪身,扭头说。

  “挺舒服的,轻松好多了——不按了,挺累的,歇会儿吧——说点正事,明天我就放假了,公司怎么给你安排的?苏莉,别感情用事,别瞎闹。听琪姐的话。琪姐特别好,你懂点事,别给她找麻烦知不知道?”

  苏莉还站在郭凯森的身后,开始给他按摩肩膀。

  眼泪又出来了。边哭边干,边说,很是凄凉。

  “公司怎么能善恶不分呢?怎么能这么对你呢?我不想干了,真的,我想辞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