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零一 毒吻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63 2016-11-15 10:03:35

  黑夜中,米菲菲带着美瞳的双眼晶莹得不像话,随时都会有hold不住的泪珠滴下。

  郭凯森不说话了。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虽然心里不住的说,这又何苦?何苦呢?我们什么关系?没关系啊!各过各的好不好?做个互不相欠的另是旁人不好吗?

  米菲菲又抽了几张纸巾,不知是擦泪还是擦鼻涕。

  “我是个什么人,你应该清楚的。我不是个心机重的人,所以一直吃亏。事情搞成这样,我特别后悔。我比你大,却没有你成熟,爱冲动。脑袋一热,就不理智了。得罪人了都不知道。”

  米菲菲哽咽了,委屈的语调好像说得全是真的。

  如果在以前,郭凯森肯定会心软,肯定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

  很多事,耳朵听到了不一定是真,眼睛看得也会有假,要用心去体会,才会明白很多无法理解的真谛。

  郭凯森还是不说话,他依旧无话可说。

  安慰的话过于违心,他说不出来;揭露真相的话,过于伤人,郭凯森既不想也觉得没有必要说。沉默吧。

  “恨我吧,森森?你是个很好的人,也是个很好的男朋友,是我辜负了你,经不住各种诱惑,就算无心,依旧让你受了很多的委屈,我是专程来给你道歉的,希望你看在我们曾经的情分上,原谅我。”

  “那就没有必要了,米老师。我不恨你。以前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

  郭凯森赶忙表明态度,还有意抬手看了看手表。

  “快12点了,米老师,你住哪儿,我送你过去吧!”

  郭凯森的耐心已经快到了头了。他觉得自己能这样做,已经是人间极品了。他希望米菲菲能自觉点,甚至卑微的想她能赶紧饶了自己,赶紧下车。

  这么想着,眉头不知不觉地就皱了起来,望向米菲菲的眼神也不是很友善。

  米菲菲当然清楚。但关键的话她没来得及说。

  “你是个善良的人,这我知道。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你一样客观全面的看问题的。我知道他们把所有的坏都记在了我的身上,可你想一想,很多事,是我一个弱智女流能做到的吗——你别着急,我再耽误你几分钟——森森,我可能以后不能再在这个圈子混了,即便我百般不舍,如果一定要离开,我也不遗憾。只是我不想带着恨走,我想让你给我约一下李潇,我要跟他……”

  “这不可能。”

  没等米菲菲把话说完,郭凯森严肃地拒绝了。

  郭凯森毫无回旋余地的拒绝,让米菲菲有些意外。她以为他即便不会答应,也会婉转地说,会找些理由。她也好在这个时候见缝插针,想办法说服他。

  因此米菲菲愣了一下,还是决定按原计划唱下去。

  “噢,那个……森森,我现在真的是很难很难。顶着这么大个误会,心里压力大极了。就算我以后远离这个圈子,也希望能够是好离好散的。李潇在咱们这个行里,是这么厉害的角色,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惹他是不是?很多事真的是误会,好些话也是那些媒体断章取义的,我真的也是受害者。”

  在车里呆了快半个小时了,逐渐升高的气温,让米菲菲的体香更加浓郁了,香得让郭凯森头疼。

  郭凯森忍不住把自己这边的窗户开了缝,让冷风吹进来,让烦躁的情绪平静下来。然后转过头,看着米菲菲。

  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她了,久得几乎忘了这个曾经跟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到底长成什么样。

  精致的妆容抵挡不了岁月的浸染,再晶莹的美瞳也掩盖不了眼底流露出的城府。

  郭凯森又想叹气了。他知道那个救他与水火的女侠,以后,就算在梦里,也都不会再出现了。

  郭凯森的手扶向方向盘,一副随时要开动的架势。

  “米老师,我了解的潇哥,就是个专注工作的演员,其他的事他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的。你不用跟他解释,更不用忌惮他什么。至于其他人会怎么样,我这样的小人物根本也搭不上话。至于你我之间,米老师,我们只能是同行关系,其他的你就别想太多了。我必须要走了,你是在这儿下车,还是到医院门口再下?”

  看得出,米菲菲很尴尬,但很快她的表情又舒展了。

  “好吧,那就听你的。从此天涯海角,各自安好!”

  话音一落,米菲菲转过身子,一把搂过郭凯森,把一个绵长的热吻送到了他的唇下。

  郭凯森反应很快,挣扎着躲开,怎奈米菲菲缠得紧,还是颇费了些力气才躲开她的纠缠。

  “米老师,这太不合适了吧!”

  看着郭凯森愠怒的脸,米菲菲倒是很平静。

  “goodbye kiss,别想多了。就这样吧,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我就这下。晚安。”

  郭凯森没再说话,静静地看着米菲菲下了车,绝尘而去。

  米菲菲一直等到郭凯森的车没了踪影,才快步跑到了对面的一部车里。

  见米菲菲往这边跑,老妖率先从车里下来。

  “真他妈的憋死我了,他出来的时候,我正想去撒尿。不行,快尿裤了!”

  老妖都没往医院楼里跑,直接找了个旮旯就大肆的放起水来了。

  米菲菲忍不住笑着说:“以后常戴着尿不湿!”

  见车里的另一个人还在捣鼓着什么,又问道:

  “鹏鹏,怎么样呀?这距离能照清楚脸吗?”

  被叫做鹏鹏的也下车了。

  “咱这儿都是专业设备,不比卓伟老师的差。不行,我也憋不住了!”

  鹏鹏接棒放水,老妖跑了过来,急忙上了车。

  “真他妈的冷!怎么着,姐,他嘛意思?”

  坐在车后座的米菲菲一阵冷笑。

  “他无情就不能怪我无义。咱们今天照的都算用得上了!”

  “他不管给你牵线是吧?行,那咱就给他点厉害尝尝!姓林的最腻味自己家的艺人有绯闻了,这会儿咱还就得给他添点恶心!”

  米菲菲把车窗打开,裹紧外套,点了根儿烟。

  虽然一切并不算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但还是不开心。

  让鹏鹏过来照相这件事,是底限,是杀敌一千字自损八百的下下策。毁了他,自己也很难再见天日。

  如今他逼自己非走这一步,那就这么办吧!那就同归于尽好了!不干这行,老娘手里的钱也能喝腾出个新天地!

  鹏鹏边喊着冷边开门上车。米菲菲狠狠地掐了手里烟,关上窗子。

  “开车妖儿!明天我一早就走。后面的事,你跟鹏鹏商量着办吧。不用顾忌我,怎么狠怎么来!”

  老妖点点头。

  车子缓缓驶出了停车场。冬日T市的夜,分外寂静。望着窗外有些凄凉的街景,米菲菲有些伤感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好像真的就这么短短的一小段时间,好像还都发生在这里。

  枯枝掩映下的各种灯光,路灯,黄的,白的,霓虹灯,五彩缤纷的,竟都有了种别样的美。

  当初自己跟着郭凯森来这里,是初秋。这里最美的季节。当时的心情也还好吧。摆脱了李志民,一切从头开始,起点很低,但心里很踏实。

  那段时间,他忙着挣钱,她忙着花钱。还是挺愉快的。

  虽然那时候的经济实力跟现在就是天壤之别,虽然那些高档会所让她望而却步,但多年没有过的轻松,好像只有那短短的几个月陪过她。吃得下,睡得香,普通人的生活可能就是这样的,象猪一样的日子。

  窗外的风越来越大,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沿途的高楼大厦里闪烁着的灯火也越来越稀少。

  普通人已经在温暖的屋子里,进入甜蜜的梦乡了。而她还在路上奔波,为了已经快要幻灭的理想。

  记得当年搬离郭凯森给她置办的小公寓,自己还没在余斌给她的大house里住几天,就去了剧组。回来的时候,T市一片白雪皑皑。

  公司接她的人说,T市好年都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真的很美。

  那天的路特别难走,交通大瘫痪的感觉。米菲菲折腾了一天,又累又饿,根本没心情看什么雪景,只是觉得烦躁,还跟助理发了脾气。

  此时,她却想,如果能再赶上一场雪多好啊!以后也许就该蜗居在南方的小镇了,那漫天飘雪的美景,估计只能出现在梦里了。

  一行清泪不告自来。

  再见了。我走了。但我会让你记着我,记着一个好胜的女人留下的风风雨雨。

  闭上眼,不再看,也不再想。如果老天注定不让我顺遂,那我也不想让其他的人过得舒服。

  郭凯森回到家已经12点多了。还是头疼的要命。

  在抽屉里找了片脑宁吃了,想着是不是应该把刚才跟米菲菲见面的事,跟琪姐或者潇哥说一下,看看表,还是决定不折腾人了。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晚说几个小时也死不了人,就好歹洗洗回屋睡了。

  郭凯森上午10点到公司,戏前准备会一直开到下午快4点。散了会就去找琪姐,琪姐没在。

  没犹豫就给琪姐打了电话,把昨天的事一五一十地都跟琪姐说了,琪姐正忙着,也没说什么。郭凯森问她这事还要不要跟林总说,琪姐想了一下,觉得也没什么大事,就甭说。

  结果到了晚上,郭凯森还没从医院出来,李丹华的追命夺魂call就打来了,让他立刻马上就到他这来!口气之气急败坏把郭凯森吓得都顾不上跟雷军解释,追鸡赶蛋地就往公司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