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 困兽之斗(3)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72 2016-11-13 16:33:28

  郭凯森赶到医院的时候,雷军正倚坐在病床上,闭目养神。

  自从他咳喘厉害以后,梅晓洁和郭凯森不顾他的强烈反对,又让他住了单人间。

  郭凯森一推开门,雷军的眼睛就睁开了,还没开口,就又剧烈的咳嗦起来。

  郭凯森疾步到了床前,搂着他,轻拍他的背部,一脸的焦虑。

  “怎么还这么咳啊!怎么就不见好啊!急死我了!”

  好半天,这阵子才算过去。

  雷军双颊绯红,急促地喘着粗气,却不忘安慰郭凯森。

  “见好的……我……今天……都没怎么咳的……别着急。没吃饭吧,晓洁……晓洁给你买出来了,在……在……”

  雷军话说得费力,把郭凯森心疼得不行。一屁股坐在病床上,紧靠着雷军,紧紧把他拥在怀里,一下一下轻轻抚着他的背。

  “我知道,嫂子给我发微信,告诉我了,你别操心行不行——你看你,又瘦了。嫂子说你今天没吐,可没食欲。晚上就喝了半碗粥。怎么办啊——别说话啊,闭眼歇会儿吧。要不喝点水?”

  雷军点点头。郭凯森连忙把水杯拿过来,先把水滴在手背上试试温度,还觉得不保险,又喝了一小口,才放上吸管,递到雷军的嘴边。

  轻轻吸允了几口,雷军摇摇头,郭凯森就把杯子拿开了。

  “听晓华说,乾乾这两天感冒了,弄得嫂子这两天都不敢在你这儿多呆了,怕带了病菌过来,传染你,是吧?”

  休息了一阵的雷军好了很多,起码说起话来不那么费劲儿了:“发烧了好几天,晓洁光顾着我了,所有的事都丢给阿姨和叔叔,一点都没管。真对不起孩子——森森,米菲菲找你了吗?”

  郭凯森愣住了。

  “啊!?”

  顺着雷军手指的方向,郭凯森看见角落里堆着一个水果篮,还有几个光鲜的营养品的盒子。

  “她……她来了?她他妈的想干嘛呀!”

  郭凯森有些气愤地喊了起来。

  雷军一脸平静:“生什么气呀,愿意来就来呗!一会儿我让吴大哥把水果蓝和那几盒子东西都搁护士站去,谁喜欢就给谁。我跟你说,是想提醒你,如果她找你,你不要搭理她。也不要同情心泛滥。她是坏人。咱们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善良了,知道吗?”

  雷军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有又些气喘。郭凯森拿了氧气面罩要给他戴上,被雷军拒绝了。

  “没……没事。你吃饭,快吃饭!保温桶里放着,还热着呢。”

  雷军边说边推坐在一边的郭凯森。

  这段日子,雷军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要不是突然又咳喘起来,他想着自己都能出院了。

  出了院,虽然还不能自食其力,起码不用让梅晓洁和郭凯森这么折腾。现在这个样子,雷军没法心安。

  看着郭凯森狼吞虎咽地吃着饭,雷军百感交集。自从自己出了事,郭凯森真的是没睡过一个好觉,没吃过一顿好饭。梅晓洁虽然也辛苦,但她毕竟有个家,父母还有兄弟都会伸手照应。可这个小孩除了自己,就没人疼了啊!

  一想这些,雷军就着急。他想赶紧出院,就算他什么都干不了,起码能看着郭凯森按时吃饭,睡觉,心里也踏实。

  也就几分钟,郭凯森就把一盒饭都吃干净了:“嫂子还真了解我口味,她买的饭比我自己买的都好吃,肯定是在你的指导下买的。哥,这家的黄焖牛肉比咱家门口的好吃,绝对合咱俩的口味,等你好了,我给你买。”

  郭凯森边说边起身要去刷饭盒,被雷军拦住了:“搁着,回头让吴大哥刷,你去漱漱口就行了。牙疼好了没有?我问大夫了,他说替硝锉比甲硝唑管事,同时还得配着头孢或者阿奇霉素吃,外用的一种牙疼药水也不错,明天我让吴大哥都给你买齐了,去剧组的时候带着。还有,不要总吃方便面,有苏莉跟着,让她多给你买些有点营养的东西吃,菜,水果也得吃。”

  郭凯森漱了口,又坐会了床边。让雷军舒舒服服的靠着他:“嗯,你放心。苏莉挺好的,对我也挺照顾的——哥,下午米菲菲来,跟你说什么了?没让你生气吧?”

  雷军笑了:“我生什么气?看见她我别提多高兴了。现世报!这就叫现世报!想想她当初那么对你,如今这样的下场,还算便宜她了呢——她没说什么,就说看看我,说了些慰问的话,还让我转达对你的歉意,还说有些误会想跟你当面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啊!我们早就没话说了。就跟哥你说的一样,我不会落井下石,其它的事我也管不了。她真是高看我了,她的事可不是我这样的人能掺和的呀!我本来不想跟你说的,其实她还通过她原来的经纪人,让苏莉约我,她可是真够烦人的。”

  雷军也是一脸的无奈:“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森森你就坚持原则,不能没事找事。”

  郭凯森一口答应,哥俩东一句西一句地聊到了快11点,在雷军的一再催促下,郭凯森才离开病房。

  冬季北方的室内跟室外永远是两个世界,医院更是比起其它地方更要还要热些。

  郭凯森来的匆忙,外衣扔在车里就跑了进来,如今衣衫单薄,走出医院的大厅,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不知什么时候起风了,刺骨的寒风让他有些忍受不了了。

  郭凯森低头匆匆跑向自己的停车位,却听见后面有个声音在叫他的名字。郭凯森心中一阵厌烦。他听得出,是米菲菲。

  停下脚步,回过头,寒风中的米菲菲穿着单薄,却依旧挺拔。就算光线暗淡,郭凯森还是看得见她脸上的微笑。

  不知怎的,郭凯森心软了。原本想说的决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外面太冷了,有事上车说吧!”

  给米菲菲开了车门,郭凯森回到驾驶座位,发动了车子,打开暖风,很快一股暖流就把两人包围了。

  米菲菲吸了吸鼻子,从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有些尴尬的擤了擤鼻涕:“还真冷。在外面漂了这么多年,我还是适应不了北方的冬天。干燥,冷。”

  车子里弥漫着浓郁的香水味道,呛得郭凯森直想咳嗦。不知怎么就想到,下午米菲菲带着这么一身味儿去探病,雷军还不得给呛死啊!

  这么一想,心情就变得更差了。

  “米老师,您是找我有什么事?”

  米菲菲扭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郭凯森。黑暗里,郭凯森轮廓分明的侧颜让米菲菲觉得很是养眼。

  小孩还真是好看。比现在当红的小鲜肉一点儿不差。看来姐的眼光还是可以的,进的了姐的怀里,不是有钱,就是有颜,当然,也走过眼,不过就一次,按比例算,那就是个意外。

  又想起了那个台巴子!老王八蛋!

  米菲菲突然就气了起来。

  刚刚出事的时候,米菲菲从影视城到机场候机,正巧碰见了李志民。现在想来,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风声,前一段看见米菲菲时的殷勤谦卑都没有了,走了个脸对脸,竟然连一个表情都没有留下。

  米菲菲压根也不想理他,再加上当时心烦意乱,也就没有多想,如今看来,这个老东西还是个势利小人呢!

  老娘再落魄也还轮不到您这么个台湾臭要饭的看不起!

  看着米菲菲半天不说话,郭凯森越发的烦躁起来。

  “米老师,不早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得回家了。您住哪?我给你叫辆快车?”

  郭凯森冷淡的语调,让米菲菲一下子回了神。

  “对不起呀,森森,走神了。这些日子过于忙乱,精神压力大,总走神——我刚刚才知道你哥哥的事,真是够倒霉了。不过吉人自有天相,你不用太担心啊!”

  米菲菲的脸上一派关心的表情,很真挚,也很让人感动。

  “到了这个时候,中医的作用你可不能小瞧。救命靠西医,要想让身体恢复得好,还得说中医更厉害些。等我回了老家,给你弄些冬虫夏草过来,保真的,给你哥哥煲汤时搁一些,很补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客客气气说着好话,郭凯森自然也不能无礼。

  “谢谢米老师了。您不用这么麻烦。我哥治病的事,吃什么喝什么都我大嫂说了算,她是个医学博士,很专业的,我们插不上手的。”

  “没关系的。冬虫夏草是好东西,早晚用得着的,我给你寄,告诉我地址,噢,给我发到微信里。噢,咱俩是不是没加微信啊?你等等,我拿手机,咱们加个好友。”

  米菲菲忙着从书包里掏手机,郭凯森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什么,米老师,您到底找我干嘛呀?真的是太晚了,我特别累了,你有事就直说好吗?”

  米菲菲停下了动作,一口气比郭凯森叹得长很多。

  “森森,现在咱们连聊聊天的情分都没有了吗?我在医院里等了你快5个小时,晚饭都没有吃。多说两句话都不可以了吗?”

者也

100了!撒个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