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九十四 多心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10 2016-11-02 09:25:38

  梅母越想越多,越想越觉得堵心。

  对于雷军,梅母是喜欢的。当她得知梅晓洁离了婚以后,跟雷军走在了一起的时候,还特别得开心呢。

  梅晓洁很少跟她提起雷军的事,倒是梅晓华,把他知道的关于雷军的大小事都跟他们俩口子念叨了。就连跟他舅舅家的过往恩怨也都说了。

  记得他们知道这些事以后,唏嘘了好一阵子,觉得雷军能有今天,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当时,梅父就说,这孩子不一般,大气,有良心,懂感恩,人品上佳。跟赵伟成比,那就是天上地下。

  梅母也认同。平日里对雷军,甚至和他一起长大的郭凯森都多了几分关怀。就算雷军有了官司,丢了工作,他们都不在意。他们相信这孩子的人品,就算真的做错了什么,路还长着呢,改就好了。以他的品性,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外孙受委屈的。再说了,梅家就算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帮衬着自己女婿重新立起个的能力还是有的。但身体垮了这件事,无论如何他们将就不了。

  梅母翻来覆去睡不着,对林丰他们家的做法,自然也产生了些反感。打电话的时候,虽然几个人嘴上什么都没说,可那个亲人劲儿,显然就是把他们梅家当亲戚看了,这是不是也太一厢情愿了呢?

  梅母咬咬牙,心里暗暗说,绝对不行。到时候也不能光装聋作哑,得找机会把想法给说明白了。

  既然不是什么多近的关系,吃人家的宴请,礼也不能不到,不能让他们有沾他们家便宜的想法。可送什么好呢?梅母越想心越乱。越想越睡不着。儿女债,儿女债,说得真是一点都不错啊!

  没睡多会儿的梅母一早起来,还是什么都干不下去。忍了又忍,把还在和周公下棋的儿子给拍起来,让他跟郭凯森打听一下,备份儿什么礼比较合适。

  梅晓华被她一番莫名其妙的紧急事情弄得要死要活。可梅母也不管,就站在一边,不打电话就不许他再赖床。一分钟都不行,不信就直接把被子抱走。

  梅晓华欲哭无泪,才打了这个无聊的电话。撂下电话,简单汇报了一下,躺下继续做梦。

  郭凯森赶到菜市场,接到了林丰和林母,还把林丰送到了呼延礼的律师事务所,又帮着林母把大包小包的食材拎上楼,都折腾完了,还没过跟梅晓华约定的半小时,跟开始在厨房忙活的林母打了个招呼,就赶忙回屋给梅母回电话了。

  电话响了一声,梅母立刻就接了,俩人寒暄了两句,郭凯森就直接切入了正题。

  “阿姨,您别想特别多,舅妈和哥嫂他们,就是想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哥的照顾,真的,其实就算他们不提,我也想摆这个桌,谢谢您和叔叔。阿姨,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我发誓。您要是非得准备礼品,简单买些咱T市的特产就行,我觉得。”

  梅母没想到心思就这么平白地被郭凯森给点破了,一下子真就尴尬了。

  “没……没多想,能多想什么呀!你这孩子!就是人家大老远的来了,还这么热情。你伯父这个人特别要面儿,按理说是该咱尽地主之谊才是,觉得让人家花钱请客不合适,可人家盛情邀请,又不好意思搏了这个情。所以,怕礼轻了不合适。就这个意思。没别的意思。森森你说送点特产?我觉得轻了。”

  梅晓华早就把梅晓洁为了雷军跟父母闹翻的事,跟郭凯森说过,郭凯森当然清楚梅母打这个电话的真正目的。其实昨天梅家能答应他们来赴这个宴,郭凯森已经觉得这家人够厚道了。

  不管他多想替雷军留住梅晓洁,但雷军昨天说得所有话,郭凯森都认同。对他而言,雷军还是雷军,对别人来讲,或许依然物是人非。

  郭凯森在意雷军的这段姻缘,但他承认这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一点点来。要给所有的人时间还有空间,慢慢的消化,慢慢的理解,也许结果会很好,就算不好,也不要相忘于江湖。

  一段时间的相处,郭凯森真的特别喜欢这一家人,很希望能和他们每个人都成为好朋友。

  “阿姨啊,您就听我的。您备得礼太重,倒显得刻意了。晚上除了您一家人,还有呼延律师夫妻俩、校长和师母,还有朴哥他们那对准俩口子呢。”

  听到这,梅母那颗揪着的心终于松快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下子可太好了:“噢,噢!那好那好!大伙一块聚聚,好好!那阿姨就按你说的办。对了,你伯父说了,酒我们带,茅台、五粮液,酱香清香的都有,爱喝什么就喝什么!”

  这一天,所有的人都过得很充实。

  郭凯森难得轻松,跟着林母享受了一天天伦之乐。陪着老太太在家做饭,然后带着老太太去医院给雷军送饭,看着她侍弄老儿子一样的,喂雷军吃饭,替他擦洗。然后又带着老太太逛逛街,不管老太太怎么拦,还是给爱悦买了一大包漂亮衣服。

  林丰跟呼延礼谈了一上午。围绕案子,围绕国家赔偿,围绕雷军以后的出路,两个哥哥也真是煞费苦心。很多问题不是很好解决,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呼延礼把着,事情的解决方案,肯定会是最好的。

  “三哥,军军的事你就做主吧,我就大撒把了啊。”

  “嗯。我看军军的身体恢复的也还不错,除了还不能动弹,其他好像还挺向好的,是吧?小妹不是说腰可以手术的吗?什么时候做?还要等等?”

  “总的来说恢复的很好了。尤其是心脏,太万幸了。原来估计还得做两次介入手术,目前看,一次就行了。毕竟是运动员出身,身体素质就是比一般人要强一些。不过什么都有两面性,他的腰就是痼疾,运动伤害留下的后遗症,如今二次伤害,情况更复杂了。梅梅跟好多专家都讨论过,到现在也没有个万全的解决办法。手术风险还是降不下来。一想到他很可能终身离不开轮椅这件事,我就……唉!”

  “多想好的吧!现代医学日新月异,有小妹坐镇,肯定能有最好的解决方案。如果要是经济上有问题,我可以支持你们的。三哥不是大富豪,但跟你们比,肯定算富裕。”

  林丰万分感激地看着呼延礼。

  “谢谢三哥。只是我这个弟弟,也包括那个小的,自尊心太强了。在经济上绝不愿意跟我有任何牵连。你也知道我们之间的那些事,如果我非得如何如何,反倒会伤了他俩,破坏了我们之间刚刚建立起来的脆弱的关系。俩孩子有今天不容易,生活事业都还小有所成,最难得的是,本应该仇恨这个世界的人,却都还有一颗赤子之心,从始至终品行良善,自强自立,不占别人半点便宜,对帮助过自己的人,总是投桃报李。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十年了,俩孩子一直坚持一年给养育他们孤儿院捐款1万。知道这事,我特别震惊,也特别感动。虽然说以他俩的收入,这钱他们拿着不困难,也更不是什么大数目,但这份善心,这份知恩图报的善举,又该让多少大富贵们汗颜呀!所以我也就慢慢理解了他们的好多做法,我不想强行进入他们的生活轨迹,更不想做让他们为难的事。刚刚来你这儿的时候,森森跟我说,哥俩商量好了,你的律师费必须给,如果你不要的话,他们就真的没脸再继续让你帮他打官司了。三哥,依了这俩孩子吧。”

  呼延礼忍不住深叹一口气。

  “行吧,听他们的。都是好孩子,值得人心疼。我也跟你一样,以后强行进入他们的生活轨迹,不做让他们为难的事。我是你三哥,也是自家人,会尽全力帮他把以后的事情弄利索的,只是不急在一时,来日方长。”

  “那就谢谢三哥了——晚上吃饭,嫂子来不来?”

  “我们俩都去。不过可能呆不了多久。你嫂子明天飞美国,一早的飞机,首都机场,收拾收拾,半夜就得出发。”

  林丰赶忙点头称是。

  “行行,能到就好,呆一会你们就走。要不是我老娘自作主张,送了晓洁一个金镯子,还非得请晓洁的父母吃饭,我和梅梅也不拉着你们凑这个热闹了。人老了就是没辙,哪能这么做呀!还哪都没到哪呢,就送人家订亲的镯子,还要跟人家父母见面。这也太失礼了吧?要不是洪梅聪明,硬把这么个不着调的宴会,改成了朋友聚会,或者叫答谢宴,请了你,还有唐主任、老朴,这还不得尴尬死啊!”

  呼延礼笑了:“真看不出老太太还真够厉害的。不过梅晓洁这女孩子还真是好。跟雷军特别配。要是散了,也真是可惜。”

  林丰感慨的回答:“谁说不是啊!梅梅都把她当妹妹看了,喜欢的不行,可再喜欢也不能这么做呀!况且人家家里对这门亲事还没认可呢,咱哪能做赶鸭子上架的事呢!昨晚我跟我妈很严肃的谈了,她倒是不固执。同意今天晚上只谈友谊,不谈风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