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九十三 发愁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83 2016-11-01 13:46:41

  雷军说得有些累,半个身子软塌塌地倒在郭凯森的身子上。

  跟郭凯森说话,雷军没有任何的顾虑,他告诉他,就算他经济条件今非昔比,能挣钱,但还是得居安思危,自己的病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好的,得打持久战。

  雷军把账算得细致,除了国家赔偿,自己手里的那些钱,估计都得搭在治疗里面了,以后家庭的日常开销都得郭凯森负担。不过雷军也表示,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他肯定会再找工作,专业干不了了,没学历,文化水平有限,干力气活身体又不行,也算上是绝人之路。

  说这些的时候,雷军骨子里的要强劲儿又上来了,他想好了,不能打工,就做点小买卖,加盟个连锁店,开个网店都行,买点体育用品,或者服装什么的,要不就开个小饭馆。

  雷军诚恳地跟郭凯森说,这些事他铁定干得好,只是到时候,创业的本钱可能还得郭凯森出。

  “森森,咱们现在要得精打细算着过,也是给我攒本钱呢。等我能自食其力了,你能也能过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郭凯森搂住雷军衰败瘦弱的身体,眼泪噼里啪啦地掉:“哥你一点都不相信人,还说咱俩一家子,不分彼此呢,其实你根本就看不起我。”

  雷军长叹一声:“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谁的情我都不愿意欠。现在那么多人帮我,经济上就再也不能给别人添麻烦了。现在哥哥他们一家这么对我,我已经是无以为报了。你懂吗?”

  “懂!可是你治病的事,咱们还得靠着嫂子啊,还有官司后续的事,咱们还得靠着呼延律师的。呼延律师退我律师费的时候,我真的使劲推辞来着,不骗你的。”

  郭凯森一边擦眼泪一边跟雷军说,雷军点点头:“等朴哥下次过来,我问问他。”

  郭凯森立刻就反驳:“那可不合适呀,哥!呼延律师是嫂子的三哥,就跟亲的一样。这事你不能让一个外人办。那让嫂子多下不来台呀!”

  雷军愣了一下,赶忙点头,然后有些烦恼地看着郭凯森。郭凯森想了一下,又说:“要不这样,回头咱俩都跟大哥说。就说公是公私是私,不收律师费后面的事就没法在找呼延律师办了。钱是给律所的,也不全进呼延律师的口袋。”

  雷军直点头,给郭凯森树了个大拇指。

  哥俩太久没有这样在一起交流了,那个晚上,在郭凯森的车里,俩人就这么想起什么说什么,一直说到天快亮。

  郭凯森把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事都告诉了雷军,包括今天Mike说要来威胁他的事也说了。

  雷军轻蔑的一笑:“靠,傻逼!以为老子是纸糊的吗?让逼来,老子就是瘫子,也他妈不尿他!还叫记者过来,吹牛B!”

  这次是郭凯森竖大拇指。

  “就是!他就是个傻逼!他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他没有良心,自作自受!你知道么,哥,就前一段他四处骂潇哥的时候,潇哥知道他经济困难,还主动给他打钱呢!他还不知足!多不是人啊!哼!我他妈的也想开了,都说我有毛病,那依旧依旧吧!老子就是Gay了!怎么着吧!跟潇哥呆久了,觉得当个同性恋也挺不错的。现在这个社会多开放,自己舒服就行,别人怎么想,关我屁事!哥,你要是下定决心不跟梅姐结婚,那就咱俩过一辈子。等我有钱了,咱去外国注册一下……”

  雷军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用全力反手给了郭凯森一巴掌。

  “傻逼!你敢!香臭不分!又他妈的没毛病,怎么还就成了Gay了呢?郭凯森,你这个圈子这方面太他妈的乱,你给我好好的,要敢学着人家干那事,我可真跟你翻脸,知道吗?”

  “诶,你不是不反对同性恋吗?”

  郭凯森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让雷军更是冒火。

  “别人跟我没关系,我他妈的管不着,当然不反对。你可不行。我他妈的护了你这么多年,最后护个Gay出来,我也太失败了!郭凯森,要是你真的跟男的乱搞,老子我就是瘫床上,打不动你了,我也……我也……我他妈的自己撞死!”

  见雷军真的急了,郭凯森赶紧说笑话逗他。

  “逗着玩呢!跟你逗着玩都看不出来!谁他妈的搞那事,捅屁Aa眼儿有嘛可好玩的,怪脏的。放心吧,我直着呢,不会变弯的——靠,你干嘛攥着老子的手,恶心人!”

  雷军笑了,却把郭凯森的手攥得更紧了。

  雷军的手很凉,却能把暖流传到郭凯森的心里。伸头看看,东方已经微微发亮了,郭凯森有些紧张了:

  “哥,我抱你回去吧。都快天亮了。我有点后悔了,咱们是不是太折腾了,你身体受得了吗?”

  ……

  郭凯森快6点才到家。

  林母已经起床了。看见郭凯森黑着眼圈,二话不说就赶他回房间,说什么也得让他补会儿觉。等他睡了两个小时起来的时候,屋子早就收拾干净了,餐桌上摆着早饭,林母和林丰都不在房子里。

  拿起闪着的手机,微信里有林丰的留言,告诉他厨房里有林母特意给他熬的红枣粥,在微波炉里热热再喝,他和母亲去菜市场转转,补品给雷军炖汤。

  郭凯森顿觉不合适,赶紧洗漱,拿了一块三明治,边吃边往楼下跑,边开车门边跟林丰联系,说什么也要去菜市场把娘俩接上,心里才踏实。

  刚开上车,梅晓华就打电话过来了。

  “森哥,昨天晚上林丰大哥打电话说要请我爸妈吃饭。我妈现在犯愁呢,让我打电话问问你,带点嘛礼物合适?”

  “啊?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说就得白问吧,她不信。你比我也精不到哪去,哪儿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啊!”

  郭凯森忍不住乐了。

  “去你妈的!我比你精多了!行了,就冲你这么说,我也得阿姨出个主意,那个……那个……等我想起来,我给阿姨打电话。你这么早起来干嘛?今天不是礼拜天吗?你这是自然醒的节奏么?”

  梅晓华被问到了裉结处,心里的怨气可有得撒了。

  “被老妈嘚啵醒的,逼着给你这么个傻逼打电话。”

  “我靠!你找抽是不是!不跟你说了,前面红灯了!你让阿姨等会,我想想给她打电话啊!”

  为了晚上的这次聚会,梅母真是愁得一宿没睡。

  大晚上的,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梅晓洁就打了电话过来,电话是梅母接到。缺德孩子,连个过渡都没有,就说雷军的舅妈来了,要见见他们全家人。郭凯森定了饭店,大伙一块儿聚聚。

  还没等梅母反应过来,梅晓洁就把电话给了林丰。于是林丰,洪梅,舅妈,最后又交给了林丰轮番跟她说客气话,感谢了又感谢,转天晚上的家宴,请他们全家务必赏光莅临。

  每个人的话都说得真诚恳切,让一贯自认为还是很能说会道的梅母连插嘴都插不上。最后,几乎是在大脑不受控制的状态下,就答应了这次聚会。

  放下电话,梅母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这叫怎么回事呢?这才哪到哪呀?是见家长吗?是不是也太强人所难了。可已经答应了,又怎么好回过头去说反悔。再加上这个局是自己家闺女跟人家一块儿布的,还真就是没得怨啊!

  想来想去,跟梅父一商量,那就去吧,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咱们有底限就得了,实在不行就装聋作哑,装王八蛋行了吧!

  关于雷军和梅晓洁的婚事,不管梅晓洁怎么坚持,当父母的,还真的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点头。就算非得在一起,那也要再看看雷军的身体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要不他们这家长当得也太失职了。

  哄乾乾睡觉的时候,看着玉琢粉雕的小娃娃,梅母又掉眼泪了。她就是不疼梅晓洁,可这个小宝贝是她一把手带大的,将来真的有个那样的家,孩子能幸福吗?

  现在看,俩老的算是有条件,能把孩子拉扯得很好,宝宝要什么他们就能给他什么,可他得长大,得有个全全和和的家,得有爸爸妈妈,这个就他们真的给不了。

  看着姥姥掉眼泪了,快睡着的乾乾吓坏了。以为是先前姥姥切菜切破了手,疼的。立刻翻身起来,拿起梅母贴着创可贴的手,噘着小嘴使劲地吹:“姥姥不哭啊,姥姥要坚强。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啊!要不乾乾给姥姥唱个歌吧,妈妈说这叫转移……转移……注意力。特别管事的。那次我把腿摔破了,妈妈给我上了药,还疼。然后她就说转移注意力,让我看动画片,我就不疼了。”

  那一瞬间,梅母都要崩溃了,一把抱住孩子,使劲忍着眼泪:“姥姥的心肝大宝贝呀!姥姥的命根子呀!姥姥不疼了,看见你就转移注意力了,哪都不疼了。”

  哄着孩子睡了以后,梅母就跟梅父嘚啵,嘚啵到梅父睡着,心里还是踏实不下来。

  一瞬间,她甚至想,自己身份尴尬,对这个女儿,打不得骂不得,这要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说出大天来也不许她这么任性。她会把她锁家里,让她离雷军远远的。

  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了。梅晓华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那任性劲儿一上来,自己不是照样没辙。孩子大了,在父母心里是孩子,但在社会上,早已有了自己独立的人格,有自作主张的权利。

  只是当母亲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比自己更好?自己走过的弯路,他们不要再走,自己受过的苦,他们不要再尝。然而世事无常啊,这些希望也只能是希望了。

者也

这个月争取把它结了。这个月希望看文的亲踊跃留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