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九十一 解决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09 2016-10-29 20:33:30

  没敢再耽误,琪姐赶快去楼下办公室找林丹华。

  下楼的时候,琪姐不放心,又打电话叮嘱郭凯森千万先别轻举妄动,这件事先听听公司的意见再做处理。Mike那边,她会打电话过去,让他先不要跟他联系了。

  打完了这个电话,还是不放心,又给苏莉打了个电话,让她马上就去郭凯森家,接上他立刻到公司来。

  联系完琪姐的郭凯森,心情很是烦乱。半天都没回客厅。听着外面亲人们欢乐的交谈声,郭凯森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了大家。

  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米菲菲。连Mike都会这么缠着自己不放,更何况她呢?

  想到这些,郭凯森忍不住想骂街:“我真是个倒霉蛋!大傻逼!实心实意的搞个对象,人财两空就够了,还被咬着不放。想起来就被提了出来撕几下,这日子那天才是个头?”

  终于明白什么叫癞蛤蟆落脚面,不咬人膈应人了。

  “森森,忙完了没有啊?来喝红豆圆子甜汤啊!冷了就不好喝了!”

  林母的声音传了进来。听得郭凯森有些晃神。

  这样的声音,在他和雷军的所有时间和空间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不对,雷军有过,只是他还记得吗?

  自己也有过,演戏的时候,给慈祥的长者当儿子,当孙子,被呵护着,疼爱着。只是戏很快就会演完,只是那个儿子或者孙子,不叫郭凯森。

  又非常没出息的红了眼眶。努力克制着颤抖,大声回应:“好了,好了,马上就来。舅妈多给我留一碗啊!”

  “好的,好的!还给军军留了一碗呢!一会儿晓洁要去医院的,给他捎过去。”

  郭凯森笑着往外走,刚出来,苏莉的电话又来了,说自己20分钟后到,琪姐交待的,要他们一起去公司。

  郭凯森放下电话,不好意思的说:

  “公司同事的电话,要我去公司一趟——舅妈,您早点休息,明天我陪你出去转转啊!”

  郭凯森开车,跟苏莉很快就到了公司,按照琪姐的指示,直接去了林丹华的办公室。

   Mike的事,琪姐本来想跟林丹华打个招呼以后,亲自去处理的。结果跟林丹华一说,林丹华二话没说,拿起电话就报警,说公司的艺人被人威胁了。然后又给公司的律师打电话,让他过去,看着他们处理。同时别忘了联系些社会人,提醒一下他,让他知道继续折腾的后果是什么。

  放下电话,看着琪姐有些不忍的表情,林丹华叹了口气:“既然做了初一,那还不把十五也做了!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了,他破罐子破摔,也不在乎咱们再踩上一脚!别妇人之仁了,你就是嘴上厉害,本质上比李潇也强不了多少的。这样的人你要是能对付,当初也就不会躲美国去了。记住你自己说得话,他是狼崽子,咬人是本性,变不了的。”

  琪姐叹了口气:“自作孽不可活。我也不是心软,我就是怕潇潇知道了怪我。他太善良,发生了这样的事,肯定就得想人家的各种好,到时候肯定会觉得我们过于狠辣了。他犯起脾气来,我也特别怵头呢!”

  “小狼崽子的访谈咱们都看了,狠不狠?要不是余总先一步做好准备,没让这个节目扩散得更厉害,李潇和郭凯森都毁了。从头到尾,那件事不是编的?李潇对他有多好,给他花了多少钱?他居然能恩将仇报,把恩人直接就说成了臭流氓!想起来就气得牙痒痒!你不用担心,现在李潇那儿,余总能帮着做些工作。闹起来咱们就往余总身上推,反正咱做什么也都确实通过他同意了,也不算冤他,呵呵!不说这事了,你叫郭凯森来了?苏莉也跟着了是吗?跟他说,处理这事,还是老原则,好好做自己的事!还有姐,苏莉你得多敲打,这个孩子品性不错,踏实还能吃苦,就是少灵气,郭凯森现在是多事之秋,让她多走点心。”

  林丹华还有事,就先走了,琪姐留下来等着郭凯森和苏莉。俩人一到,琪姐把林丹华的意思分别跟两个人说,特别提点了苏莉,最近郭凯森的压力大,除了工作上要多协助他,生活上也要多关心他。

  苏莉一个劲儿地点头。郭凯森赶紧替她说好话:“苏莉挺好的,对我特别照顾,遇事也越来越冷静,成熟好多了,还比我细心很多。姐您就放心吧。”

  琪姐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你跟你潇哥别的没学,就学着怎么当滥好人了!我也没说苏莉不好,要她更好不行吗?”

  “行行!太行了!姐,您说什么都对,您说得就是最高指示。”

  郭凯森嬉皮笑脸地应对琪姐的更年期百试百灵,如今也是一样。琪姐没脾气了,笑着说:“你们俩都得多注意,都是上升期,要好好把握机会,不能因为一点小事毁了大好前程。”

  眼看时间已晚,琪姐也就没有多啰嗦,又安排了一下后面的工作,就让他们俩赶紧走了。

  出了公司门,郭凯森就说要送苏莉走。苏莉赶忙拒绝:“琪姐的话还没凉呢!我可不能犯错误啊!郭老师你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不能累着。我叫个滴滴一会儿就到家了,你可别费心了。”

  郭凯森无奈的笑了:“我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怎么还把我整成大熊猫了呢!快上来吧,我去医院看看我哥,正好顺路。”

  ……

  郭凯森走后不久,梅晓洁和林丰夫妇又去了医院。到的时候,雷军刚做完治疗,护工正准备打水给他擦洗。

  病房的灯光有些昏暗,雷军输了一天的液体,很是疲惫,脸色比起早晨显得憔悴很多。

  林丰心一沉,快步走了过去,伸手摸摸雷军的头:“脸色不好呀。不舒服吗?是不是发烧了?”

  怕林丰着急,雷军赶紧摇头:“很好。不烧。吃了蛋羹。”

  林丰半信半疑,洪梅摸摸雷军的头,又摸了摸脉:“路过护士站的时候,我看了今天医生的记录。还可以的。是我们来的有些晚了,军军累了。”

  听洪梅说了,林丰的心才算放下:“我就是迷信相信专家。军军说不行,老婆说了,我心里才踏实。”

  听着林丰颇有些自嘲的调侃,几个人都乐了。

  “不迷信不行啊,林丰大哥。这段时间要不是有嫂子在这里坐镇,雷军根本恢复不了这么快,我和森森也得给急死、吓死!嫂子这段时间真的辛苦坏了,吃不好睡不好,回去以后,您可得给她做几顿像样的饭吃。”

  梅晓洁的话得到了雷军的热烈响应,不住地点头说辛苦。磕磕巴巴地建议他们改签快走,悦悦寄住在别人家里让人不放心。

  林丰拍了拍他的肩。

  “大人的事,小孩不许瞎掺和!明天你嫂子要跟院长他们研究一下你后面的治疗方案。我呢,还要跟三哥谈些事情。你舅妈要给你熬些汤汤水水。噢,最重要的事,晚上我们要和晓洁的爸爸妈妈吃顿饭,今天刚定的。”

  最后这句话,让雷军脸色大变,本来就说话就困难,一个啊字以后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冰雪聪明的梅晓洁立刻看懂了雷军的心,佯装气恼的看着雷军:“怎么,你们家里人请我爸爸妈妈吃顿饭你心疼是吗?”

  林丰两口子笑了,雷军想跟着笑,却只是尴尬地咧了咧嘴。

  对于自己的未来,雷军是悲观的。他一直坚持着,不愿意让亲人们难过是最大动力。

  案子告一段落之后,因为医保的事情,学校特意派人来看过他,虽然没说什么,但雷军心里清楚,老师这个职业已经成为他的历史了。

  所以,光是没了工作这一项,就很配不起梅晓洁了,还有这根本不受控制的身体呢?

  雷军清醒的时候,就会想,找个什么时间跟梅晓洁说清楚。

  相识这么多年,雷军太了解梅晓洁的品性了。在自己这么困难的情况下,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自己。不是因为同情,更不会因为怕旁人说三道四,一切只因为善良。

  梅晓洁不会嫌弃自己的所有,但他不能让她的后半生背着这么沉重的包袱过活。雷军爱梅晓洁,他希望她能过得比谁都好。

  他要跟他分手。必须分。等他好些了,能动弹了,有了自食其力的能力了,就跟她分开。

  哪怕就像上次,要从此相忘于江湖,也要分开。

  病房里的气氛莫名就变得沉闷了,洪梅似乎也懂了雷军的心思,笑笑说:“在T市呆了这么久,天天吃着晓梅妈妈做的好吃的,临走不去感谢一下就太失礼了呢!”

  雷军点头表示认同,转头对林丰说:“哥,茅台,在柜子里,森森知道,带着。”

  林丰答应了,梅晓洁伸手去捞护工放下的脸盆里的毛巾:“我给你擦擦吧。”

  雷军连忙阻拦,一伸手,正好摸在了梅晓洁的手腕上。

  梅晓洁没躲闪,趁势把手伸了过去,满脸的嬉笑:“我从来了就有意在你眼前晃呀晃,怎么观察力这么差呢?都摸到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