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八十九 探病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31 2016-10-27 13:59:27

  林丰把女儿送到朋友家帮忙照顾,带着母亲一起来了T市。

  在机场,林母一见郭凯森就泪眼婆娑了,一个劲儿的说:“怎么瘦了,怎么这么瘦?累得是不是?工作这么紧张,还要照顾哥哥是不是?舅妈这次来,要住下,照顾军军,也照顾你。”

  郭凯森贴心地搂着她,又感动又担心,心想老人如果见了雷军,还指不定怎么难受呢!

  老人失去至亲时间不长,身体还没恢复,如今又要受这样的刺激,郭凯森真的担心她的身体会受不了。上了车,林母就说要直接去医院。郭凯森一个劲儿地拦着。

  虽说不算长途飞行,可也得从一早就开始折腾。现在都快到中午了,说什么也是乏了。他想先带林丰和林母吃个饭,然后回家睡个午觉,再去医院也不迟。

  这个建议林丰和母亲都不同意,异口同声表示根本就不累,必须要第一时间看到雷军。郭凯森拗不过他们,只好拉着他们直奔医院了。

  半路上林丰跟洪梅通了电话。一到医院,洪梅已经在在停车场迎着他们了。扶着婆婆下了车,洪梅耐心的跟她说,最近治疗还是非常有效的,雷军的身体也是在慢慢康复,一会儿见了雷军老太太不要太激动,那样对她身体不好,对雷军也不好。

  这些日子以来,夫妻二人都没跟林母详细交代过雷军的事,只是说出了意外,受了伤。他们怕说得太详细,给老人平添压力。

  林母知道他们的心意,既然不想说,那她也不会深问,但她不是迟钝的人啊,从林丰和洪梅的行动中清楚地感觉到,老太太知道,雷军的这个意外不是小意外,伤也绝不是轻伤。

  几个人呼啦啦进了病房,雷军已经让护工把床摇起来,坐在那里等着了。

  “辛苦了。谢谢,舅妈。”

  雷军微笑着看着他们,话说得还是不怎么利索,那一声舅妈却叫得很自然。

  林母愣了好半天,忍了又忍,还是掉眼泪了。还真不是为了那一声舅妈,她心疼雷军啊!她才知道自己把一切想得还是太美好了呢!

  几个月不见,孩子几乎变了一个人。哪里还有从前活力四射的影子。病入膏肓四个字都无法形容他的变化,形容枯槁的样子让人没法接受。

  不过她还是尽量控制住了情绪,快步走到雷军的床边,郭凯森赶紧把椅子搬过去,让她坐下。一把拉住雷军冰凉的手,到走都舍不得松开。

  记着洪梅说过,雷军心脏不好,不能说太多的话,林母上来就说:“好孩子,不说话,就听舅妈说——咱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孩子。都过去了,咱们好好养养,没有问题的,有我在,肯定能让你恢复得跟以前一样,结结实实的。出了院就回N市家里住,养好了再回来。”

  林丰一段时间没有见雷军,他的情绪跟林母不一样,多少有些欣喜,如今听母亲这么说,忍不住跟着附和。

  “是的,是的。军军要有信心,你没有问题的,肯定会恢复得很好的。回家住一段,舅妈和哥哥两个高级厨师,轮番给你做好吃,好好补,很快就能康复的。”

  雷军懂事的点头,想说话又说不出,就看郭凯森,郭凯森明白他的意思,连忙说:“我哥想说谢谢,舅妈和哥哥都放心吧。嫂子给我找了最好的大夫,现在一天比一天好了。这段时间,辛苦哥哥嫂子了,谢谢你们。哥,我说得对吗?”

  雷军一个劲儿地点头,林丰不客气的拍了郭凯森一巴掌,又瞪了雷军一眼:“一家子还说这么外道的话!你要知道,等你好了以后,我有好多帐要跟你算的!”

  雷军笑了,郭凯森也笑了。

  “大哥,等他好了,你好好教训他。”郭凯森在一边添油加醋。

  “肯定的。这小子从来都是嘴上一套做起事来又一套的。我必须给他些颜色看看。”

  从垂死的模样,到现在坐在着看着大家笑,林丰心里的那份知足,简直就没法言喻。心里默默的感谢上苍,控制不住的喜悦,就挂在了脸上。

  “我必须要给你俩立规矩了,尤其是军军,你给我听好了,第一条就是以后再敢跟哥哥摆着架子说官话,直接就上巴掌。”

  这次连洪梅都乐了,可林母却当了真:“阿丰你是大哥,大弟弟10几岁了,做事情要有分寸的。就算弟弟错了,也要讲究方式方法的,不能简单粗暴!怎么可以动手呢!坚决不可以!”

  林母认真的模样,逗得大家笑个不停。

  几个人又逗留了快半个小时,洪梅知道雷军的体力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了,赶忙劝大家离开了。

  临别的时候,林母摸摸雷军的脸。“这次舅妈住不了几天,下次我提前安顿好,再来好好陪你。要坚强啊,孩子,所有的家里人,在世的过世的,都会为你祈福的。”

  雷军的眼圈红了,他不敢开口,怕哽咽的声音让老人伤心。只是用力的点头,点了好几下。

  出了医院,郭凯森准备送他们去自己安排好的酒店。林母却说,要住他们的家。

  “住家里吧。来了怎么也得看看孩子住的地方。还有一天的时间,我得给你们收拾收拾。”

  郭凯森哪能答应,可还没说话,却被林丰拦住了。

  “以后到了T市,我和妈妈就住家里。你们俩的家也就是我们的家,有家干嘛要住酒店?”

  林丰的口气不容置疑,郭凯森也不敢说话了。

  回到家,几个人简单吃了些外卖,郭凯森就张罗着让林母休息。

  林母也怕自己身体出什么状况,再让孩子们跟着操心,也就痛快地答应了。临休息前,她跟郭凯森说:“森森呀,舅妈起来以后啊,你陪着我去市场逛逛,晚上舅妈给你们做顿饭吃。记住要叫上军军的女朋友,一定要叫上的。要是方便,带上孩子也好的。”

  信儿郭凯森马上就传了过去,洪梅、林丰、也都给她打电话,发微信,弄得梅晓洁一下子还就紧张起来了。

  林母可是雷军这世上唯一的长辈,第一次见面,梅晓洁怎么可以不重视呢?

  趁孩子们午睡的时候,她找了个清静地方,偷偷的给洪梅打电话,咨询一下,自己晚上应该怎么表现才好。

  下了班要直接过去吗?要不要打扮一下?老人喜欢女孩子怎么样?清纯些呢,还是成熟稳重些?

  梅晓洁说得一本正经,洪梅在电话的一边乐得不行。

  “这可不像你梅晓洁的风格呀!据说你很cool的,这么刻意奉迎人的事,你以前做过吗?”

  “这不叫奉迎,叫尊重。人家长辈要见我,我得重视啊!再说,我要是表现得不好,那不是给雷军丢脸吗?”

  “原来是这样啊!女为知己者容啊!梅晓洁也有这么矫情的时候啊!”

  “讨厌!一点没有当姐姐的样!”

  挂了电话,梅晓洁忍不住笑了,也觉得自己真的够矫情了。原来自己变得连自己都快不认识了,这样的变化,自己非但没觉得别扭,好像还挺享受,好像还有甘之如饴的感觉。这不是贱人是什么?

  下了班,梅晓洁简单收拾了一下,匆匆开车赶到雷军家。

  郭凯森给她开得门。梅晓洁一眼就看见,客厅里的餐桌上已经摆的很丰盛了,林丰和林母还都在厨房忙活。

  在郭凯森和洪梅的带领下,梅晓洁放下手里东西就去见长辈。

  林母正忙着做饭,见了梅晓洁,脸上立刻露出慈爱的笑容。把铲子交到林丰手里,就来拉梅晓洁的手。拉到了,才发现自己的一手油都蹭到了梅晓洁的手上,于是又非常不好意思的把手松开。

  不等老人说话,梅晓洁不动声色的一把拉住林母:“舅妈,您好!我是梅晓洁。您一路辛苦了。”

  一个小细节,一下子就拉近了她们之间的关系:“不辛苦,不辛苦!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我要替军军谢谢你们大家的——快跟你嫂子还有森森去厅里坐,饭很快就好了啊!”

  一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

  郭凯森最会讨老人家欢心,说林丰是厨神,林母是厨神的师傅,把林母高兴得合不拢嘴。

  林母挨着梅晓洁坐,不断的嘘寒问暖,不停地给她布菜,食碟里从始至终都满着,让梅晓洁甚是不自在。

  洪梅知道梅晓洁的尴尬,也收到过她求救的眼神,可她就是想看她狼狈的样子。想着以后她在耍酷的时候,就有了嘲笑她的由头了,洪梅忍不住就想笑。

  饭吃到尾声了,梅晓洁站起来准备和郭凯森一起收拾,却被林母拉住了。只见她从包里拿出一个非常好看的锦缎包装袋,直接就往梅晓洁的手上塞。

  “当年第一次见你嫂子的时候,我就是备的这个见面礼。今天见你,不偏不向的,一样的,老凤祥的镯子。等以后森森交了女朋友,姨妈还要打一只的。到时候,你们姐三个好好相处,好好待他们三兄弟,我就心满意足了。”

  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林丰和洪梅甚至还交换了一下眼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