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八十七 躺枪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34 2016-10-25 15:45:20

  事情顺利了解,闵晨挺高兴的,当然余斌也没客气,既然是买卖,就按买卖做。放下电话,余斌立刻吩咐秘书给米菲菲打电话,把她名下的房屋还有汽车的产权过户办了。

  傻逼既然愿意充大头,那余斌就又要了闵辰做大股东的合拍片2%的干股。这个手续,余斌让秘书通知律师,也要尽快办利索了。

  一切安排妥当,余斌该干什么干什么。至于米菲菲这个人,他连想都没再想。本来也就是一场游戏,有开始就会有结束。就算真的花了钱,余斌都无怨无悔,更何况游戏结束的时候,他还赢了那么多身外物呢!细算下来,是不是该感谢一下米小姐呢?

  只是余斌没那个雅兴,他还有他想做的事。

  余斌占股份,李潇主演的电影快杀青了。不久前他看了粗剪的毛片,心一下子就给搅乱了。那段曾经美好的过往,一下子又回来了。

  看着李潇那双眼睛,余斌想,十几年了,他竟然还是他,干净简单。爱情,这个世间最莫名其妙的感情,就这么来到了余斌的心里。他发现自己始终没有放下过这个人,他原来一直都爱着他。他一下子就决定了,要重新追李潇。

  然而还没开始,有人就来搞事情了。

  米菲菲的访谈引起了一定的反响。紫韵时期的那个故事又被好事的人挖了出来。

  不知疲惫地在前线奋战的勇士,就这么无辜躺枪。毫不知情的状况下,突然李潇助理的手机就被打爆了,关于他逼迫公司,立捧他的小情人郭凯森的故事,就这么被有鼻子有眼儿的编了出来。

  早已见惯风雨的李潇真的服了这些想象力丰富的“娱妓”们。整天不见些脏事烂事,就过不去啊!还真是贱成习惯了呢!

  还是一贯的作风,置之不理就好了。李潇从来都信奉谣言止于智者。可这次还真挺麻烦。因为米菲菲开了头,有人马上出来应和。

   Mike前一段回国发展受阻,怨气冲天。对李潇更是诸多埋怨。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来时的所有打算,雄心抱负逐一落空,这些埋怨开始变成了怨恨。

  人就是这么奇怪。当初明明是他劈腿,甩了李潇,但今时今日,Mike就能在人后人后毫不脸红地说李潇朝秦暮楚,薄情寡义。

   Gay的圈子不大,知道他们俩事的人也不在少数,有好事的还把这话传给了李潇。

  李潇什么也没说,知道Mike从回来就没找到过一份正式的工作,还发了给微信给他,往自己曾经给他开得一张银行卡里打了2万块钱。

  打钱的时候,琪姐就在旁边。李潇挺坦荡的:“真的什么情都没有了,一点都没有了。其实连朋友也算不上了。不过他毕竟跟过我,现在过得潦倒,我有能力帮一下,就帮一下了。姐,你别多想,真的,我发誓。”

  琪姐深深的叹了口气:“说个老套的故事吧,你其实就是个东郭先生。等着瞧,他要不是个小狼崽子,算我这些年都白混了!”

  琪姐就是琪姐,她真的是没白混。Mike看了米菲菲的访谈,很快就跟着回应了。

   L姓某大咖前男友会有大爆料的消息一经发出,吃瓜的群众就都开始抢座等着开演了。

  发生这一切的时候,李潇刚到机场。听着电话里琪姐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李潇有些心疼,看看旁边一脸懵懂的余斌,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也许这些日子真的是太累了,那一瞬间,李潇从未有过的脆弱起来。放下电话,坐在机场的贵宾休息室的角落里,李潇哭了。好多年了,眼泪只是角色的,今天都是自己的。李潇委屈,就是觉得委屈。

  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却没完没了被伤害。努力工作换来的一切,也是为了接受更大的伤害。到底做错了什么?那个为普罗大众所不容的性取向,真得是那么的罄竹难书吗?

  哭了好久,久到余斌的火都顶到脑门子了。很少发脾气的他,找了个清静地方,给闵辰打电话,说得都是荤话。

  闵辰被骂了好久,才明白余斌发火的原因。于是也很气恼。

  闵辰觉得俩戏子掐架,犯得上把他搭上吗?再说米菲菲也没说什么呀,怎么就还要置人于死地呢?

  余斌也平静些了,但话说得一点不客气:“闵少,咱们从来井水不犯河水,你的面子我从来都不搏,今天的事还真是触了我的逆鳞了。反正事我跟你说了,要护着,你请便,但我把丑话说前头,那就是和我余斌为敌。”

  说完,都没等闵辰再说话,余斌就把电话给撂了,接着又打电话给公司,让他们通知所有公司参股的大小节目,影视剧,如果谁聘米菲菲,公司立刻撤资。

  都说完,才回去看李潇。李潇已经平静了。坐在角落里发呆。看见余斌回来,才回过神。“没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累了,才这样的。真他妈的有够矫情,呵呵呵,让你见笑了。”

  李潇比起几个月前清减了不少,面容也很憔悴。刚刚哭过,眼睛还是红的。看得余斌心疼。见余斌盯着他看,李潇掏出墨镜戴上。

  “老大不小了,还这样,真是不要脸哈。斌哥,我说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你懂我意思吗?”

  余斌当然懂。李潇多善良,他清楚。可他却从来都是披着羊皮的狼,这点,所有的人都知道。

  “你踏踏实实做你的事,其余的不要管。”

  余斌把手搭在李潇的肩膀上,极尽温柔。“这段时间你确实太累了,回去以后,把手头的事放一放,咱们去欧洲转转。下了飞机,我跟你一起回公司,跟林丹华交代一下,后天就走,好不好?”

  李潇没说话。他好累。他把头轻轻靠在了余斌的肩头,闭上了眼睛。上了飞机,李潇都没等飞机起飞,就靠着余斌睡着了。一直睡到飞机降落,余斌才叫他。睁开眼,觉得一下子有了精神。坐上余斌的车,直接到了公司。

  如今,就在公司的会议室,又一次要面对那个让人难堪的话题,看着林丹华、琪姐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吓吓唧唧的郭凯森,李潇就是觉得头疼。

  余斌没说话,却把他手中的咖啡拿走了,递给他一瓶依云:“别喝咖啡了,头会更疼的。”

  这本就一次无中生有的诽谤。可事到如今,当事人主动站出来辟谣,也不一定是好办法,况且又能赢得什么呢?

   L和G的基情,抑或是G为了上位,主动勾引L,还有L性生活荒**烂,常做始乱终弃之事,每一件事都很劲爆,讲述者其实还只是列出一个提纲,并没有做详解,大多数的蛛丝马迹都有吃瓜的群众帮助搜罗证据,补充细节。这篇精彩纷呈的文章,准确的说是集体创作的。

  脆弱过后,李潇又恢复了往日对这样事情的一贯态度。他喜欢竹子,也画得一手好竹,此时此地,公司会议室里挂着的他临摹的郑板桥的竹石画,始终都是他的最爱。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始终是他的座右铭。

  抬眼看看自己的作品,李潇的话很坚定:“折腾吧,随他们折腾,都不是第一次了,我都习惯了。至于Mike,就算他指名道姓了,我也不想回应,更不想报复什么。我与他早就无情了,什么都不是了,他说什么都伤不了我的。”

  别人还没说话,余斌马上点头。“听你的,你想怎样都行。只要你心里舒服,怎么都可以。”

  余斌话音一落,琪姐和林丹华都有些急了。尤其是琪姐,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怎么这么说呢,余总!你了解他吗?听他的?他根本就是个傻缺!这么多年了,光长岁数不长脑子!Mike敢这样做,都是因为知道他的底,知道他软弱可欺,拿他当傻子!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个小王八蛋必须得教训!甭管他说什么,都得教训!再三再四的挑战正常人的底限,他以为他折腾完,回了澳洲就完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我告诉你潇潇,既然你说了,你跟这个人嘛关系都没有了,那就也别废话,一切听公司安排,怎么整治他,你只能看着,别跟着瞎掺和。”

  李潇也有些着急了:“何必呢,琪姐。这么做有什么意思?再说了,难不成还为了这么点儿小事,还把一个小孩的前途给毁了吗?”

  “小事儿?这还算小事儿啊!潇潇,你不是心太软,是心太大了啊!”

  林丹华忍不住皱着眉头插话:“在这个问题上,你个人怎么想,到底错得多么离谱,我也不评价了。你觉得如果我们有所反应,有所行动,就会毁了一个年轻人的前程,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这个人的前程不该毁吗?无中生有,恶意中伤,他伤的不只是你,还有公司,还有他,郭凯森!”

  林丹华的声音也是随着情绪变得越来越激昂,说到郭凯森三个字的时候,语气更是很有些气势。

  郭凯森一直很专注的听几个人的对话,这个时候,他是没有插话的资格的。所以,突然被林丹华叫到名字,郭凯森一下子有些懵,前言后语也没搭上,脑子瞬间短路了一样,莫名其妙地大声答道:“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