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八十四 无中生有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28 2016-10-22 10:31:53

  看见米菲菲走了,苏莉走了过去和赵宏光打招呼。

  赵宏光笑了笑:“还没回家呢?走吧,正好给老板送车,捎你一段。”

  “行吗?回头让你们家老板知道,还不撕了你呀!”

  赵宏光又笑了:“她也没那么厉害。快点上车吧,以后想坐也没机会坐了。”

  苏莉不再废话,赶紧上了车。已经快十一点了,车子行驶在难得空旷的马路上。忙碌了一天的两个人,心情突然都变得特别好。

  “赵哥,你来T市几年了?”

  “两年多吧。”

  “两年多?才两年多啊!你还不如我呢,我都快五年了。”

  “是不是?厉害了呀!以后还靠你多照顾了,小姨。”

  苏莉咧着嘴笑出了声,还抱拳拱了拱手。

  “好说好说!对了,哥,问你个事,刚才听见你和你家老板说话了,你要跟她分道扬镳了啊?”

  “是呀。她要去北京了。我不想折腾了。公司挺好的,虽然不大,但发展得挺平顺,艺人的水准也挺平均的,活也都不少,挣不了大钱可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有我挺适应T市的生活节奏,我骨子里就是个懒人,小富则安,根本不想过那种压力大的日子。就拒绝她了。”

  “这就对了!你早该幡然悔悟,回到广大群众中来的。你这么好的人,干嘛要跟着她!当然,你现在不跟着她了,我才跟你说的。有时间我给你补习一下她的事,桩桩件件都让人齿寒,她不是个好人,真的。”

  赵宏光专心致志的开着车,虽然在笑,可眼神中还是闪过一丝说不出的感伤。

  “你可真能说——其实,对自己而言,根本没有什么好人坏人的,只有对的人,或是错的人。我现在就是做工而已,干好本职,其他的都不看,不管。苏莉啊,别轻易的爱上什么,人也好,物也好。有了感情,就会放不下,会伤心,然后就伤身。经验之谈。简直可以说是用鲜血和生命悟出来的。”

  路上一片平坦光明,完全不理会开车人哀婉的心情。苏莉偷眼打量了一下虽平凡但也还经得起端详的一张脸,忍不住偷偷做了个鬼脸。

  “赵哥你口才这么好,像演琼瑶剧的男演员,就是有点矫情。”

  哀婉就这么消失了。估计跟苏莉在一起,真的很难当一个悲秋伤月,自怨自艾的文艺青年。赵宏光又一次露齿大笑。

  “好吧,就算我矫情了。谢谢你,嘴下留情,还说我是什么男演员,没说我是贱人——小姨,你家在哪呀?赶紧指个路。太晚了,不好叫车,我好人当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苏莉笑得更是开心,朗朗夜空,也被她的愉悦感染了,清爽得让人心旷神怡。

  “得了,大外甥,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啊!现在那就请左,不对右,啊!不对左!左!呵呵呵……”

  郭凯森赶到医院的时候,雷军已经睡了。

  洪梅和梅晓洁知道他一定要来,都还在等着他。她们说雷军特别高兴。那个语音是他主动要求发的。一直舍不得睡,想等着他来。

  看着雷军安详的睡颜,郭凯森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棒吧!我现在不但能演戏,还会跳舞了!你快点好啊,好了好好的奖励我,请我吃龙虾,不是小龙虾,是澳龙!听见了没有!”

  郭凯森孩子气的话,让洪梅和梅晓洁都笑了。

  看着雷军睡得踏实,洪梅和梅晓洁拉上依依不舍的郭凯森出了病房,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停车场走。

  到了停车场,郭凯森让她们俩在车边上等着,抓紧把自己的车开过来,把白天托苏莉买的好几兜子吃的放到了梅晓洁的车上。

  “水果是苏莉在超市买的,每样都买了一点,你们觉得那个好吃,我以后就让她买哪种。还有奶酪,就是嫂子你爱吃的那个牌子,买了两包。还有面包香肠什么的,也不知道卖得对不对,但肯定都是大厂家的,绝对安全。噢,还有……”

  郭凯森在自己的后备箱里拿出一箱牛奶,一箱酸奶:“吃早点,还有宵夜。多喝牛奶,对皮肤好。”

  梅晓洁看着后备箱一下子被塞满了,有些无奈:“你还真闲啊!天天累得都快抽筋了,还有空管我们!最后一次啊!回头让你哥知道,准得埋怨我们。”

  洪梅也点头附和,郭凯森的嘚瑟劲儿又上来了:“咱家的传统,永远都是lady frist,尊重女性,女士优先!俩哥哥现在有心无力,都干不了,那我不干谁干呀?再说了,弟弟我现在好歹也是个明星了,咱有助理啊,吃喝拉撒都有专人伺候,哪还用你们管。你们跟着我沾光就行了。”

  话一落地,没等人家俩人说话,郭凯森自己就笑喷了:“这么臭不要脸的话,你们俩就别外传了。赶紧上车吧,有嘛事咱明儿见吧!”

  三个人嘻嘻哈哈地分了手。看着梅晓洁的车渐渐走远了,郭凯森也发动了引擎。还没开出医院,电话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李潇。

  “森森,回家了没有?”

  “还没呢。到医院看我哥了。哥您回来了么?找我有事吗?”

  “明天的飞机。有事问你。刚刚余斌找了我,你跟米菲菲怎么回事?”

  郭凯森愣了。

  “啊?”

  “她退赛以后,做了些动作,对你很不利。你要有些心里准备。估计现在公司已经知道了。怎么办你要听琪姐的话,知道吗?”

  郭凯森脑子已经完全反应不过来了:“不是,潇哥。我跟她从头到尾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过,我向天发誓。”

  电话那边的李潇忍不住的叹气:“知道什么叫孽缘吗?这就叫孽缘。我在八丈远的地方窝着,一样不得安生。行了,既来之则安之吧,干这行的,好的不好的,都得接着。具体的情况,一会儿准有人跟你说。我马上要进棚补个镜头,就不跟你说了。总之遇事别慌。琪姐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明天见了面咱们详细再说。”

  放下电话,郭凯森竟然有了天旋地转的感觉。孽缘!究竟要怎么样,才能了了这段孽缘!

  放手了,不可以!躲得远远的,也不可以!米菲菲,那你到底要怎样!从始至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郭凯森的头剧烈地疼了起来。

  电话又响了,不用看,一定是琪姐。

  如果只伤害我一个就算了,还要搭上那么多无辜的人,要这么多人跟我一起度过这么烦乱的夜晚,米菲菲,从今以后,我们之间真的除了恨,就再也没别的感情了。

  郭凯森的车一直到了下半夜,才从医院的停车场里开出来。

  打电话打得肚子都饿了。饿得都受不了了。于是郭凯森在医院旁边的7-11买了便当,用店里的微波炉叮了之后,站在店里就都吃了。

  上夜班的小店员本来是迷迷瞪瞪的,后来反应过来,大半夜吃便当吃得那么香的帅哥,原来是个明星。

  偷偷拿手机照了张像,然后发到朋友圈:大半夜遇见郭凯森来吃便当。他还真能吃!不过本人素颜也不比电视里差,噢,皮肤差一些,其他很好,起码能肯定,绝对是原装的。

  郭凯森知道他在照相。如果搁平时,他很可能会跟他沟通一下,因为公司不愿意让艺人随便被人偷拍形象不好的图片,不过此时此刻,他根本顾不上了。

  就是饿了,饿得不行。谁说说话不是个体力活,郭凯森想,现在需要吃点东西的肯定不止他一个。琪姐,林丹华,还有苏莉,有可能都饿了呢!

  ……

  结束了演出以后,老妖就帮着米菲菲约了最有冲击力的八卦媒体。做了一个关于退赛深度采访。

  记者是老妖的革命同志,采访内容早就跟他们沟通好了,做完了,立刻就上传:

  如何参赛的?为什么是补位艺人?

  临危受命。节目参与艺人的总体咖位分量有限,他们想推新人,就把我拉去,增加节目的含金量。

  比赛全程的感受?

  含辛茹苦,忍辱负重。刚才说了,节目的目的是为了推新人,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人做嫁衣。本来我定了合同就是参加三场,可为了收视率,他们让我加了一场又一场。我是个讲义气、好面子的人,为了比赛推了一个又一个工作,真的也是得罪人无数。

  然而我这样的付出,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各种流言蜚语人身攻击我忍了,最后还上升到了身体暴力。就是这样,我还是忍了。但他们还是触了我的底线,那就是没有原则的黑幕。我不想做抹杀一个热爱艺术的孩子希望的帮凶,我选择离开。

  节目中,我说退赛的理由,是为了成全,真正的理由,是对违法公平公正公开的游戏规则的抗议,对不良风气的反抗。

  我不知道自己说了这些,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得罪圈中的某些势力而被封杀。但我米菲菲就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我出道10几年,最骄傲的一点就是,我凭本事吃饭。苟合之事,我干不出,也不想干。

  你这么说是有所指吗?

  当然。我相信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演员是不是靠真本事上位,是不是有真才实学,不是一场秀,得几个第一就能上位的。满足一些变态的特殊癖好得来的荣耀,很光彩吗?我太不能理解了。

  

者也

留言呢?我想要留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