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七十八 心里话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28 2016-10-16 11:54:59

  梅晓洁一上午忙得四脚朝天。市里来人检查,她要带着孩子们做表演,梅晓洁玩命打起精神来,就怕出错,给园里找麻烦。好在无惊无险,到了午休时间,她觉得自己都要累瘫了。

  这个时候郭凯森来了微信,告诉她雷军一切安好,今天转院到医大附院。雷军的嫂子也来了,特别厉害,把事办得妥妥当当。他让梅晓洁稍安勿躁,等今天都安顿下来,他会让嫂子想办法,让梅晓洁也来探望雷军。

  梅晓洁一下子就兴奋了,头好像也不那么疼了。一下午过得飞快,下班开车回家,觉得路也没有那么堵了。吃完了饭,跟父母打了招呼,说出去遛遛,结果就开上了车,没犹豫就开到了医大附院的门口。

  晚上了,医院周围安静了很多。停车场显示还有很多的空位。梅晓洁就把车开了进去,找了个空位停下来,然后就进了医院大厅。

  这是T市最大的综合性医院,那么多的楼,那么多的科,梅晓洁在里面来来回回走了一个多小时。

  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她就是觉得她能在这儿遇见出来透透气的雷军。她想那时候肯定有人看着他,他肯定不能跟她说话,就像电影里演得一样,到那时,她就假装不认识他,默默的看着就行了。

  当然没有这样的偶遇。走得累了,梅晓洁也没觉得沮丧。今天没碰到他,明天还来,说不定就碰上了呢。

  想着想着,就到了停车场,偌大的地方,梅晓洁竟然看见了郭凯森的车,正想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的时候,郭凯森和洪梅就来了。

  三步两步赶了过来,郭凯森还没来及给梅晓洁介绍洪梅,只是看了一下子她,就哭了。

  “姐,你别这样行不行?我都跟你说了,哥……哥现在没事了,你怎么还……还……他……他要知道你这样,他不得骂我啊!他……他得多难受啊!”

  洪梅被郭凯森的眼泪吓住了,仔细看了看他叫姐的那个人,想了想,有些明白了。

  “你……是晓洁对吧?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打个电话?”

  梅晓洁被郭凯森哭得有些发愣。听见旁边的女人叫她的名字,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我是梅晓洁。您是雷军的嫂子吧?嫂子您好!——郭凯森,你这是干嘛呀?我也没怎么啊?”

  郭凯森的眼泪就是怎么都忍不住了。他知道当着两个女人的面这么哭很没有面子,他知道梅晓洁一定特别讨厌他这个样子,但是他实在是控制不了了。

  “姐,我知道你难受。可你这样苦自己又能怎么样呢?你看看你,跟个神经病一样,备不住很快就成了真神经病了!到时候,哥好了,你又病了,怎么办?”

  看着他哭得伤心,梅晓洁当然也很不是滋味,尤其又当着洪梅。心想:怎么就这么倒霉!雷军一共就这么一门亲戚,看见的我都是最差的我,昨天是歇斯底里的疯子,今天像个神经病。

  神经病?郭凯森为什么说自己跟神经病一样?梅晓洁快速审视了自己一下,脸一下子就红了。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出来的匆忙,穿着家居的拖鞋,只是这样就算了,还是一样一只!两只颜色还反差巨大,一红一绿,就是在这灯光昏暗的停车场里,也看得清清楚楚!还有,梳头的时候,乾乾过来捣乱,发梳就挂在头上忘了拿下来。如果是个小发梳就算了,那可是一把挺大个儿的圆筒式的老式的发刷啊!

  难怪郭凯森会说自己神经病了!要是他知道自己就这么个尊容,在医院的明晃晃的大厅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是不是会直接建议自己去精神病院看看啊!

  “那个……对不起啊,我吃完饭没事干,就想开车出来转转。孩子捣乱,我……我也没照照镜子就出来了。那个……嫂子,太失礼了。”

  洪梅自然能感受到梅晓洁的尴尬,笑着摆了摆手:“没关系的。我也是个大大咧咧的人,这样的事常犯。过来一会儿了吗?难得见到你,要是不忙,咱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坐坐——森森,你说咱去哪儿?晓洁肯定也惦着军军的事,我跟她说说。”

  洪梅的话让两个人都高兴起来。郭凯森擦擦眼泪。

  “那去星巴克吧,不远。”

  梅晓洁连忙说。

  “外滩,外滩吧!离得也不远。嫂子和你肯定还没吃饭是吧?外滩有简餐。那个,你们等我一下,我去车里找双鞋,我车里好像有双鞋。”

  ……

  那天晚上,梅晓洁有了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姐妹,闺蜜,她叫洪梅。

  原本要去住酒店的洪梅打电话让呼延礼退了房,跟着梅晓洁回了家,在N市的所有日子,她都跟梅晓洁住在一起。

  也是那个晚上,梅晓洁从心里接受了郭凯森,跟雷军一样,把他当成亲人,当成亲弟弟。

  洪梅什么都没有隐瞒,把雷军的情况跟梅晓洁都说了。最好的,最差的。不论最好还是最差,雷军的身体不行了,不是比不了从前的自己,而是绝不可能达到一般健康人的标准。

  “这样的打击,他的亲人,也就是我们,都难以接受,何况于他呢?军军要康复,要慢慢开始新的生活,要走的路很长。我们能做得,其实就是陪伴。至于怎么走还得靠他自己。”

  洪梅说话的时候,梅晓洁一直特别认真的听着。中间插了两句嘴,问得也是关于雷军身体上的事。冷静而又从容的态度,让洪梅有些讶异,她搞不清楚梅晓洁的真实想法。

  “晓洁,我是军军的嫂子,也是个医生。从亲人的角度,我希望你能用你的爱心来包容,拯救他,帮助他走出困境,开始新的生活;但从一个专业人士的角度,我会很客观的告知你一个实情,军军的身体,很可能不再适合结婚。”

  梅晓洁还没说话,郭凯森就沉不住气了。

  “不会的,不会的。姐,嫂子他们当大夫的特别爱把事情最不好的一面拿出来,吓唬人,就跟咱们吃药看得那些说明书一样,那些不良反应说得吓死人,要是信的话,那哪个不是毒药啊?姐,你别抛弃我哥行吗?起码你再看一段,如果我哥真的不行,我是说身体,你再……我们不会那么坏的,不会耽误你的,只是现在……”

  郭凯森突然声音小了,突然就没了底气:“我承认我自私。嫂子说得都对。我是怕现在姐你一退,我哥难受,一难受就影响身体的恢复。你知道的,我哥他……他要面子,他将来真的不好,他才不会拖累你的。只是现在……”

  “就算没有这场飞来横祸,就算他身强体壮,我们俩也有可能走走就散了呢。”

  梅晓洁声音清冷,说得让人心寒:“嫂子,我跟雷军好多年前就好过,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结果我犯浑,不知道怎么就觉得不行了,说什么都不行了,当时雷军找我,郭凯森也找我,我就是不答应。然后我就认识了我前夫,很快就嫁了,还有了孩子。平静的生活了几年,机缘巧合又遇见了雷军,然后又离了婚,接着我们俩又好了。我们和雷军都是很传统,也很死板的人,这样的再次结合,对我们来说简直都有些离经叛道的意思了。虽然我没有做过婚内出轨的事,他也没有插过足,但我们还是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想再等等,给自己,还有别人多点时间,消化消化这段纯属被我自己弄糟了的感情。”

  梅晓洁一直都说不清,为什么会跟洪梅这么开诚布公的袒露心扉。她和雷军一样,从来都是不爱表达,更不愿意跟人分享隐私。可她却没有由来的信任洪梅,愿意告诉她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那天我说,如果雷军不出事,我们可能就去登记了。是真的。我有个计划,那就是等森森的节目完了,不管他得第几,都是个由头,对雷军来说都是个好日子。我们就选那天登记,雷军肯定会很高兴。这个想法我还没来得及说,他就进去了。”

  梅晓洁说到这,看了看又眼泪汪汪的郭凯森:“这段日子我跟森森一样,都过得不是人过的日子,可跟雷军受得苦比,就不算什么了。我不是个感情用事的人,自认还有些冷血。能这么放不下他,只能说明我实在是太爱他了。以后怎么样我不敢说,起码现在我心里只有他。他怎么样都好,我都放弃不了这份感情。说句不要脸的话,嫂子,我现在真的已经把自己当成就是他老婆了,昨天当着大哥的面,就这么失态来着,您说我那么跟森森闹,还有律师在旁边呢,人家怎么看我呢?准笑话我脸大了!不过我也不在乎了,早晚也就这么回事了!”

  梅晓洁说完了,脸上的一抹绯色让她平凡的容貌升华了很多。面对这个真是不做作的女孩,洪梅掉泪了。

  “晓洁,军军还是有福气的。有个好弟弟,还有个好媳妇。我向你俩保证,我会想尽办法让他的身体最大限度的好起来。关于案子的事,有我三哥在,你们也放心。”

者也

山鸟山花好弟兄,真的还不错呢,者也请你也去看看好不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