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七十四 拯救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89 2016-10-12 15:03:19

  郭凯森絮絮叨叨的,让屋里的气氛变得似乎有了些许温馨,好像一切如常,就是平日里哥仨聊天的样子。

  林丰半跪在床前,轻轻握着雷军冰凉的手。

  “是。我骂森森了,也要骂你。有事瞒着哥哥,像话吗!我很生气,你嫂子也很生气。等你好了,你必须得跟我们郑重的赔礼道歉。这次我过来,你舅妈给你们两个小东西买了一箱子好吃的,盐水鸭,火腿,鸭掌,鸭胗,笋干什么的,老太太说都是真空包装,保质期最短的也有半年了,你们俩可以慢慢吃。”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林丰觉得雷军的手,好像在微微的颤动,抬眼看看他的脸,却还是一样的死气沉沉。

  郭凯森还是不错眼珠的看着雷军,时不时还用额头摩擦摩擦他的额头。

  “我都给你留着,我保证都不打开,等你好了,咱俩一块儿吃。一个人吃饭多没劲啊,天天除了盒饭就是方便面,吃得我一见快餐盒就想吐。真的,不骗你。我这段时间一直比赛、练舞,运动量大,又不能不吃饭,可连一顿顺口的饭都吃不上,多可怜啊!”

  郭凯森象孩子撒娇一样,嘟着嘴,诉说着一肚子的委屈。

  “不过梅姐一家子人都特别照顾我,阿姨总给我做好吃的。你知道吗,哥,我真的进复赛了,排在第三位。你说我是不是特棒?别人不知道,你清楚啊,我真的一点舞蹈基础都没有,能跳成现在这样,绝对是拼老命了呢!哥,你醒了以后好好看看我,从开始比赛到现在,我又瘦了6公斤,跟刀螂一样。”

  这次,林丰知道自己的感觉是真的了。雷军的手真的动了。

  “森森,军军听见你说话了,听见了,他动了,真的动了。”

  相比较林丰的激动,郭凯森倒是很平静,他又用脑门蹭蹭雷军的脑门:“肯定听见了。哥的脑门特别热,发烧了。哥一发烧就爱睡觉,睡不着也要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就能好受点。哥他体温低,一过37.5C就难受的不行。现在得有38、9度了吧,肯定难受的要命,也就睁不开眼了,是不是,哥?”

  郭凯森开始的胡噜着雷军的脸,一下一下的,很轻很柔:“哥,我知道你特别难受,哪都难受。可你是谁呀,你是雷军啊!你最勇敢了。这要换是我可就麻烦了,还不定怎么没出息的哭闹呢。哥,多难受你都要熬过来,只要能熬过来,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大哥说了,一会儿就给嫂子打电话请专家,不光是国内的,还有国外的,什么病都不在话下,你不用担心,你肯定能痊愈。”

  “森森说得对!别忘了你嫂子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医学博士,教授是国际级的权威。你的这点伤在人家那,根本就不算什么。再说哥哥也是博士呀,也很有学问的,不可能说没有科学根据的话对吧,你要相信哥哥啊。”

  雷军的手动的更明显了,仔细看看他的脸,好像也生动了。林丰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有些快了,攥着雷军的手不自觉的也加大了力度。

  “军军,人这辈子没有谁能过得一帆风顺,都得遇到些坎坷挫折。不过有大有小。当然这大小不是旁人定的,得自己定才行。今天你遇到的坎坷跟自己比是很大,可这世上比你还难,比你还倒霉的肯定有,别绝望,再说,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们,你的家人,都会和你一起面对困难的。你要是放弃,就等于把我们全都放弃了,那样是不对的,知道吗,军军?”

  护士过来了。简单看了看雷军的情况,然后病床周围的挡帘拉上,见林丰和郭凯森还没动,就说:

  “家属出去一下,我们要给病人换插管了。”

  林丰配合的撩帘出去,可郭凯森却没动。

  “护士老师,您让我站在这儿吧,我不说话,也不动,就看看。”

  两个护士看了郭凯森一眼,然后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问:“你是不是郭凯森啊?参加舞彩人生的郭凯森?”

  “是——老师,您行个方便,您就别让我出去了,行吗?”

  两个护士又对看了一眼:“看可以,不过你别紧张。都是例行的治疗,病人其实感受不到什么痛苦的。我们不愿意让你们看,其实是怕家属心里难受。你觉得你可以吗?”

  郭凯森感激地冲两位护士拱拱手。

  “谢谢两位老师!我能行的。我就是想能多陪陪我哥。”

  “也好。病人这个时候有家属的鼓励是好事。”

  一个护士边说边去摇床,另一个护士则到床的另一头,边扶雷军的头边轻声对他说:“咱们要清洁一下口腔,然后换个管子,在顺便吸吸痰。不要紧张,一会儿就好啊!今天你弟弟在旁边看着呢,咱们要配合,也要坚强点,好不好?”

  郭凯森半蹲在床边不碍事的地方,拉着雷军的手,不错眼珠地盯着双目紧闭的他。

  一切进行的都特别顺利。中间雷军要咳嗦又咳不出来,憋气的样子很是难受,郭凯森有些紧张,不过护士们给他轻拍了会儿后背,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郭凯森攥了攥雷军的手,小声说:“哥哥你真棒!”

  两个护士扭头看看他,笑了。

  不知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护士给他插气管的时候,雷军哼了一声,这一声不算小,郭凯森吓了一跳,忍不住喊了声小心,蹦起来看。护士把他挡住了。

  “没事的,真的没事,他无意识的,不会觉得难受,放心。”

  郭凯森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了声对不起。

  接着护士又雷军擦了擦身。这次郭凯森不能握着雷军的手了,就站在旁边看着。

  被单掀起来,身体一下都裸露在了外面。郭凯森一看,心就象被人用刀子拉一样的疼。

  不过短短数月,雷军那引以为傲的身材早已不复存在,胸口的长长的伤疤那样的刺目。还有腿,一条骨折了,夹板还没撤,一条则萎缩的不成样子。

  郭凯森咬着牙,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咬得口腔里都是铁锈的味道。

  都弄好了。两个护士在郭凯森的千恩万谢下离开了。

  郭凯森跪在床前,拿出刚刚找护士要的纱布,轻轻擦擦雷军嘴角流下的口水,忍了又忍,还是哭了。

  “哥,我求求你,不管怎么难受,你都得熬过来啊!你这么坚强,你行的,对不对?你谁都不为,就为了我,行不行?”

  郭凯森把雷军的手轻轻的拉起来,让他摸着自己的脸。

  “我离不开你,一点儿都离不开。你也离不开我,是不是?你就是再难受,也能忍,可忍不了我那么可怜,那么惨对不对?哥,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一个亲人,只有你一个亲人啊!”

  林丰一推门就听见郭凯森的哭声,心登时一紧,吓得几乎都不会动了。三步两步冲到床边,看见眼泪从雷军闭着的眼睛里缓缓流出。

  林丰长出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任由郭凯森哭了个够。

  本来说好了只能呆半个小时,结果他们呆了快两个小时,郭凯森一直到天黑才离开病房。

  中间医生过来给雷军检查了一下,虽然没有比之前好,虽然体温还没降,但情况基本稳定,心肺功能没有进一步恶化的迹象,这么下去,自主呼吸的能力基本算是恢复了,明天就能把呼吸机撤了。

  这就算是好消息了。林丰和郭凯森都挺高兴的。正说着,呼延礼进来了,问林丰是不是可以走了?

  林丰还没说话,郭凯森就可怜巴巴的看着呼延礼。

  “呼延律师,您能给通融通融吗?让我陪陪我哥,多陪一会儿行吗?您看我一来,跟我哥说说话,他也见好不是吗?他们不是也愿意我哥好吗?能通融通融吗?”

  呼延礼还没说话,林丰就把话接了过去。

  “我觉让森森多待会儿,有百利而无一害。三哥,跟他们沟通一下吧。你说呢?还有,我想以家属的身份,跟他们简单接触接触,你说有必要吗?”

  呼延礼点点头。

  “好!那小郭你先在这里陪着你哥哥,我和你大哥去商量点事——多跟他说说话,但不要刺激他,懂吗?”

  郭凯森赶紧点头。

  “懂!懂!呼延律师您放心。大哥您也放心。”

  出了ICU,呼延礼拉着林丰直接去了医院休息大厅的一个咖啡厅。呼延礼给林丰要了份简餐,也给郭凯森要了一份,然后打电话叫小鲍过来拿。

  林丰哪吃得下去啊!可呼延礼眼盯着他说就得吃了,无奈,也只好三口两口的塞进嘴里。

  呼延礼跟林丰的关系,确切的说,是跟洪梅的关系,实在是太近了。

  呼延礼和洪梅都是大院子弟,呼延家和洪家更是关系密切,两家的父辈是一起战斗过多年的伙伴,相处的比亲兄弟还亲,到了下一代,更是好的不行。

  开始的时候,呼延家两个儿子,洪家也是两个儿子,两家人一个心思,都盼着能有个闺女。结果洪家添了洪梅。不但两家的父母开心,就连那四个秃驴也跟着开心。

  为了妹妹称呼他们方便,四个人大排行,大哥是洪家大哥洪伟,二哥是呼延家的大哥呼延孝,三哥是呼延礼,小哥是洪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