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七十二 绝望了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71 2016-10-10 08:57:28

  呼延礼今天之所以过来,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个坏消息。雷军的腰椎严重移位,几次检查过后,目前来看,下肢瘫痪的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该是一件打击多么大的事啊!鉴于雷军的身体状况,呼延礼和医生达成了共识,他跟医生商量,先不跟雷军说,等病情稳定些,再慢慢透露给他。不成想这么难以开口的一件事,就让检察官这么轻而易的说了。

  没有办法隐瞒了。但呼延礼还是把板上钉钉的事实,说得还有些回旋的余地,检察官也觉得自己这个事做得有些不妥,跟着呼延礼的口风安慰他。

  雷军没再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个不相关的地方。半天才费力地说:“呼延律师,检察官,我累了,能睡一会儿吗?”

  呼延礼和检察官很快就走了。雷军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熟睡了。护士过来给他换药,他都没动,也没睁眼。

  雷军在想事情,在想自己瘫了的这件事,结论是,其实就算不瘫,自己也已经废了。

  除了体育特长,自己没有其他的谋生手段了。出了这样的事,学校很可能会开除自己,不过就算学校的工作就算不丢,自己也干不了了。

  就算他们安慰的是真的,最好的结果也是行动不便,还有心脏做了两次手术,能不能像一般人一样生活都不好说,更别说运动了。

  运动两个字从此跟自己绝缘了。那以后的日子,自己靠什么生活呢?

  雷军想破了头,想不出个门道。就算自己能囫囵个的出去,到了那个时候,除了给其他人添麻烦,靠人照顾着度过余生以外,自食其力都困难,更别说养活别人了。

  一下子就想到了梅晓洁。她这么善良,肯定不会不管自己,甚至嫁给自己都有可能,那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又想到了郭凯森,他的亲弟弟。傻小子会照顾他一辈子,养他一辈子,不会有一点怨言。可他以后要有自己的生活,要有自己的家,真正的家。带着个残废谁跟他?

  还在孤儿院的时候,雷军就跟郭凯森说过,长大以后,咱们一人娶一个漂亮的媳妇,然后一家生一个孩子,两家过得跟一家人一样,过年过节在一起,热热闹闹的。

  看来实现不了了。但至少郭凯森还会有这样一个家——有媳妇和孩子。过年过节,他可以到媳妇的娘家,还有朋友家。他会有很多朋友,他会慢慢习惯,慢慢忘了自己。

  想到这些,雷军心放松了很多,但真他妈的难受啊!真的很想很想过过那样的日子,有老婆,有孩子,还有森森,还有林丰哥哥,嫂子,小爱悦,还有……舅妈。

  雷军掉眼泪了。眼泪把枕头都打湿了都没停。看来笑着离开世界这件事真的很难做到。爸爸妈妈做不到,雷军自己也做不到。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半天才雷军才把身上锁穿的导管拔掉,把尿管拔掉,把胃管也拔了……

  雷军知道,自己现在比不上爸爸妈妈,连马上死的能力都没有了。他拔了这些管子,护士们很快就能发现,很快就会被重新都接上。不过不能马上,就慢慢来吧,他下定决心,不会再做任何治疗了,他选择死。

  心意已决,接下来的时间,雷军只是在等死。

  抗拒所有治疗,不跟任何人交流。怕他乱动,医生只能把雷军绑在床上。但这都阻止不了雷军的身体很快又衰败下去了。

  昏迷的时间开始加长,随之而来的高烧、窒息、抽搐和痉挛让雷军又被送进了ICU。

  医生说,病人没有求生的意志了,本来身体就是千疮百孔,就算现在活下来依然还是步步惊险,如今自己选择放弃,很难再救了。

  检察院的人着急了,找了好几拨人来给雷军做工作。只要他清醒了,肯定就会有人来跟他说话,好言相劝,甚至吓唬恐吓,什么招都用,什么话都说,雷军连个反应都没有。

  呼延礼也来了,看着雷军,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置身事外的人,怎么能够体会当事者的绝望与无助。他轻轻摸摸雷军的脸,轻声说:

  “好多时候,活着很痛苦,也很难。但人哪是只为自己活着啊!你就这么走了,爱你的人怎么办?”

  一直无动于衷的雷军眼里闪过悲伤,甚至有眼泪要流出来,但只是一闪,很快就平静了。好半天,他费力的说:

  “会好的。”

  以后,他不说话了。渐渐的,他想说也说不了了。

  眼看人就不行了,检察院的人跟呼延礼商量,最后一招了,看看能不能用亲人的力量把他的生存意志唤回来。

  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对雷军的家庭情况做了充分了解,觉得可以让郭凯森过来试试。只是这件事由检察院出面不怎合适,因为说到底雷军的案子还没结,按道理是不能跟家属见面的,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特事特办了。

  呼延礼对他们的这想法并不抱什么希望,不过他倒是愿意让郭凯森来见见雷军,他挺心疼他的,想着别让他走那么孤单,有个亲人送送,怎么也是好的。于是一大早,他就安排助手小鲍来找郭凯森了。

   对于郭凯森提的要求,小鲍可做不了主。于是他以手机落在了车里为借口,快步回到自己的车里,把郭凯森的要求跟呼延礼说了。

  呼延礼一听,还真兴奋了一下:“N市的哥哥?确定?是雷军的哥哥吗?”

  “应该确定!郭凯森说他们昨天晚上联系的,他哥是从唐主任那知道的雷军出事的信儿,立刻就定了今天首班飞机飞过来了。”

  “太好了。老朴没在家,让郭凯森单独面对这事,我本来就嘀咕,我担心他见了雷军受不了,到时候折腾起来,他怎么着还不要紧,就怕雷军再一下子就完了,局面还真就不好控制了。这下好了,我记得老朴说过,雷军有个亲表哥,刚刚跟他相认不久的亲表哥就在N市,还是个不小的干部。他来了太好了。既然是当官的,起码不会那么情绪化。你跟他一块去接吧,接上人直接奔医院,我马上就去检察院,然后跟他们一块在那等你们。”

  小鲍赶忙答应。

  “行。接上人我给您电话。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老板?”

  小鲍的话让呼延礼沉吟了片刻,想了想才说:“那个……那个……找个机会跟小孩子透透,让他有个心里准备。回头一来再吓坏了。早晨我给医院打了个电话,雷军的情况越来越不好,昏迷两天两夜了,体温没低过39度,医生很悲观,觉得希望不大了。”

  一边听呼延礼说话,一边扭头看着车窗外依旧兴奋着的郭凯森,小鲍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挂了电话,立刻走到了郭凯森的身边。

  “趁机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老板同意了。我陪您去机场接人,这样,您别开车,坐我车得了,完事我送你和您哥回家。”

  郭凯森感激地看着小鲍:“那是不是太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上车吧,咱们别误了时间。”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车场,一路上郭凯森开心得跟小鲍东拉西扯,小鲍想跟他说说雷军的事,却总也找不到合适的茬口,说是找不到茬口,其实也是他不忍心开口啊!

  到了机场,时间刚刚好,飞机准点,机场已经通知,很快就要降落了。

  进了候机大厅,还有几个小粉丝过来跟郭凯森合影,郭凯森很有礼貌的满足了她们的要求,

  小鲍想不能逃避了,必须说了。

  把郭凯森叫到了一边,小鲍快速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通,郭凯森即刻就傻了。

  “你……你说的是……是我哥吗?雷军是吗?”

  小鲍叹了口气。

  “是,郭先生。雷军目前情况挺不好的,生命垂危,你,还有你哥,噢,他哥,要想办法鼓励鼓励他,让他的求生意志强起来,可能,我说很可能,就过了这道坎啊!”

  郭凯森脑子完全乱了。

  雷军受了重伤,已经住院很久了,做了还几次大手术,心脏,肺,胃,还有腰,腿都坏了,都有大问题了。现在他生命垂危……是的,小鲍用得就是生命垂危这个词。

  我哥要死了是吗?我哥要死了是吗?这句话就在嗓子眼处卡着,想说却说不出来。

  手抖,脚抖,浑身都抖。看着小鲍,郭凯森想说好多话,却又想不起来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几次广播N市飞来的航班到了,郭凯森还傻傻的站着。小鲍忍不住推了他一下。

  “郭先生,N市的航班到了。我们……”

  小鲍的话还没说完,郭凯森就象诈尸一样,突然跳起来起往国内航班出口跑。小鲍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也跟着跑了起来。

  林丰已经到了,正在传送带边上等行李,郭凯森跑过来就看见他了,想都没想就要往里冲,被小鲍一把拉住了。

  “不能进了,就这等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