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七十 浑然不知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33 2016-10-08 10:04:10

  灾难原来早就发生了。

  那段时间,郭凯森在为每天的排练努力,空下来的时候,就想哥在干嘛,哥好不好?

  那段时间,梅晓洁每天上班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只要一走神,想得必是雷军:这个时间,他在干什么?吃得饱吗?心里是不是特别憋闷?

  只是他们都不会想,更想不到,那段时间,雷军一直挣扎在死亡的边缘:手术过后不久,穿刺抽吸的感染并发症,就险些要了他的命;接下来肺部大面积感染,一直靠呼吸机救命,最后又一次开胸,切了左胸三分之一的肺叶;然后因为药物的关系,又消化道大出血,又开腹切除了五分之二的胃……

  呼延礼让朴哥以他助手的身份,去看了雷军一次,当时朴哥就傻了。

  “这……这……雷子吗?”

   ICU里面,没有好看的人形,但也没有象雷军这么吓人的。朴哥实在觉得这简直就是个误会,肯定是弄错人了。

  呼延礼没理他,走近雷军的床边,小声招呼着。

  “雷军,雷军!能听见我说话么?”

  医院刚刚给雷军撤了了呼吸机,但还是给他切了气管。如今插着喉管、鼻管,又绑着各种监护仪器,打着点滴的他,只要不是昏迷过去,就一直能保持大脑的清醒,能细细的体味所有痛苦。

  呼延礼一喊他,雷军就睁开了眼睛,虽然他扭不了头,看不见呼延礼,却知道他是谁。

  眨了眨眼睛,还用力微笑了一下。

  就是这个嘴角上扬的动作,让站在一边的朴哥瞬时受不了了。要不是进来之前呼延礼和医生都再三再四的跟他交代,一定要控制好情绪,病人受不了一点刺激,受了刺激就会很危险,朴哥肯定会泪崩了。

  朴哥自认见惯了大场面,黑道上刀砍斧剁的事也不是没见过,但这是雷军啊!老实巴交,健康阳光,他跟那些血雨腥风的事挨不上边儿啊!

  使劲咬了咬牙,为了让雷军能看见自己,朴哥跪在了床头:“雷子,朴哥看你来了。”

  雷军那双失神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时间好像凝滞了。好久没有看见亲人的他,使劲地盯着朴哥,眼神中委屈把朴哥看到肝肠脆断。铮铮铁骨的大老爷们,就这么哭了起来:“雷子,别委屈,咱们这罪不能白受。哥说嘛也要帮你讨个公道。”

  朴哥的眼泪让雷军的心乱了,监视器上的数据顿时起了变化,护士们匆匆跑了过来,使劲数落朴哥:

  “怎么回事啊!知不知道病人的情况?刚才怎么跟你说得呀!出去!出去!赶紧出去——你不要激动啊,放轻松,呼吸,慢慢呼吸啊!”

  被赶出ICU,朴哥还是平静不下来。呼延礼气恼地看着他。

  “怎么回事啊?想让他快点死吗?”

  朴哥擦擦眼泪,满脸的愧疚。

  “对不起啊,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失态。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我再进去看看。”

  呼延礼一把拉住了他。

  “行了吧!你别添乱了——就是这么个情况。这几天检察院的人找了我好几次,说得都是废话。我告诉他们,救人,治病,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那雷子这打就白挨了吗?”

  “白挨?那得看看他们打得是谁!太无法无天了!行了,这些都是后话。你知道的,我今天让你看看他,其实是不合规矩的,我知道你有分寸,对吧?”

  朴哥已经冷静下来,不住得冲着呼延礼点头:“懂,我懂。这事我不跟任何人说,连我媳妇都不说。”

  呼延礼叹了口气:“让你来看他的事,我跟检察院打招呼了,你毕竟不是直接代理人,给他些鼓励和安慰,对他恢复还是有帮助的。他们没说什么,默许了吧。出了人命对他们来说麻烦就大了。不过法律的底线我们都要遵守,他弟弟郭凯森天天都给我打电话,雷军昏迷的时候,听护士们说,也总是喊着森森,森森的,我之所以没安排他过来,担心的就是双方都没法控制情绪,把好事变坏事,哪想你也……”

  “一时失误,一时失误。你没让森森来太对了,我都这样了,他看见了就得搭上半条命!这俩小孩是在孤儿院搭伴儿长起来的,彼此互为亲人,感情太深了!”

  呼延礼没再说话,走到停车场,呼延礼的助手开车过来了。呼延礼开了车门,想了想跟站在一边的朴哥说:“有什么事,我让小鲍找你,你有事也直接过所里来,我不在跟小鲍说,不要打电话。人活一世,或许真的就是来找罪受的。放心吧,我不会让这孩子就这么白白给毁了的。”

  朴哥目送着呼延礼的车开走了,又站在停车场抽了两根儿烟,然后又忍不住回了病房,跑到ICU的病房外面呆了老半天,想着跟医生打听一下雷军的情况,可看见病房外面还有警察守着,怕给呼延礼添麻烦,也只能作罢了。转身又往停车场走的时候,医院候诊大厅里,正播放着舞彩人生的精华版,郭凯森身着紫色长衫,翩翩起舞的样子,让朴哥驻足。

  世上有多少人,这光鲜亮丽的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伤痛?长袖善舞的郭凯森内心的苦楚,又有谁能知道呢?

  朴哥又一次红了眼眶。雷军啊,你可不要学你的爹妈,你一定要撑住啊!你要是决绝的走了,郭凯森的天可真的就塌了。

  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朴哥拿出了电话:“阿美,忙着了是吗?帮我订个花篮,最好的——给森森的——对,送到哪儿啊?你给他的助理打电话,助理叫苏莉,我一会把她的号码传给你——受累了,老婆。对了,花篮里不能放百合,雷军说过,这小子闻不了百合的香味,一定记着……”

  ……

  放假的第一天,郭凯森还没来得及去呼延礼的律师事务所,一大早就被公司的人叫走了,一个大馅饼一下子砸到了他的脑袋上。一家男性护肤品品牌,看中了郭凯森的形象,有意找他做代言。

  品牌虽说并不是什么一线大品牌,但却是著名的国际化妆品公司的附属产品,实力很雄厚,他们的一线品牌的代言人,都是supper star,能让他们垂青眼,不光郭凯森吃惊,公司也吃惊。一打听才知道,这件事落在郭凯森的头上,完全是简中和的功劳。

  简中和跟他们公司的品牌推广倪总监是朋友,某次聊天的时候,提起了要上市的这款新品,定位不高,但受众面还是挺广的,主要面对都市打工一族,也就是小白领们。想找一个最能体现他们奋斗精神的艺人来做。

  简中和一下子就想到了郭凯森,白手起家,艰苦奋斗,一穷二白,却乐观积极。于是他立刻就跟他们推荐了他。

  正好舞彩人生也在这个时候上星了,倪总监关注了几期节目以后,立刻做了决定——简中和推荐的人很好,不但符合产品定位,而且绝对是只潜力股,此时的性价比是最合适的,找他做代言应该会事半功倍。

  在商言商,既然看好,就不能犹豫。马上找了郭凯森的公司接洽,公司当然很高兴。没有任何问题,一个不小的合同,几个小时就敲定了。

  整个代言,拉拉杂杂的各种费用加在一起,刨了税,郭凯森能拿三百多万,这个结果让没见过大世面的郭同学傻了。

  “我……我……这……这……”

  林丹华被他的样子弄得忍不住叹了口气,琪姐则忍不住笑了。

  “叹什么气啊!孩子就是有点懵了,很正常嘛——森森,大好事啊!姐替你高兴!你现在还不是什么咖,能给这样的品牌做代言,真是太幸运了。好好把握吧!咱公司对你真的不薄,各方面的利益都替你考虑周全了。可得有心啊,林总还是很疼你的。”

  “感谢林总!感谢公司!也谢谢您,谢谢琪姐!我就是觉得太幸运了,真是太……太……感谢了。我哥要是知道,得高兴死了。那个什么,林总,琪姐,我这是不是算熬出来了?”

  “这就算熬出来了?对自己的要求也真是太低了呢!公司希望你能以李潇为榜样,做不到比你潇哥好,起码也得跟潇哥一样吧?”

  林丹华的脸还是臭臭的,但郭凯森看得出,林总的心是笑着的。

  “我哥也这么说过我,不过说完他自己都觉得不要脸。潇哥是天才,我又不是。林总,您还是给我订个能做得到的目标比较好。”

  看着郭凯森傻乎乎的样子,琪姐忍不住给他挖坑。

  “合着你的意思,林总给你定的目标太高了,跟你哥一样,不要脸?”

  郭凯森一下子被吓住了,看着林丹华仿佛更黑的脸,摆着手,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林丹华实在憋不住笑了:“你这个小傻逼,让我拿你可怎么办呢?”

  琪姐笑得都站不住了:“我们家孩子现在已经开始上道了,以后少不了给公司挣大钱,到时候你要是还天天摆臭脸,我们吃完了不认大马勺,你可别怪我们啊!”

  郭凯森就知道傻笑。

  “不会,不会,我不会不认大马勺的——啊,不是,我可没说您是大马勺啊,林总!我的意思就是我不会忘恩负义的。现在我就挺知足的,钱多了,就更知足了。这么多年,都是我哥挣钱养活我。他踢职业队的时候,腰就坏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就退役。这些年为了让我过得好,能在这行立住脚,他一直兼职踢球,当教练,当裁判,反正有挣钱的机会,就去干。这次他出事,说到底也是因为要挣钱。虽然我认为我哥没犯法,可他们要是认定我哥有事我们也没辙啊。估计这么一折腾,我哥回来以后,能不能再回去当老师都难说了。唉,管他呢,当不了就不当了,反正我有钱了,可以给他开个店,饭馆,咖啡厅,要不就加盟个品牌店,当个老板不是更好!”

者也

上班了,上班了,抽个空,偷个懒,给者也留个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