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六十五 囹圄中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62 2016-10-03 09:07:18

  两天以后正式逮捕的文书下来了,呼延礼没耽误,立刻去看守所见当事人了。

  狭小的空间里,隔着铁栅栏,雷军很有礼貌的跟呼延礼问了声好才坐下。虽然带着手铐,面容憔悴,但他并不萎靡,这让呼延礼对他的印象不错。

  “我是你家人请的律师,呼延礼,呼延律师。怎么样,还好吗?”

  说话间,呼延礼拿出烟盒:“会吸烟吗?”

  雷军微微一笑:“当然。可这样会给您找麻烦吗?”

  “这种小违规大家都不会太追究。”

  呼延礼点上烟,顺着铁窗递了过去。

  雷军接过烟,深吸了一口:“谢谢。给您添麻烦了。您是朴哥的朋友吧。”

  呼延礼点点头:“是老朴带着你弟弟还有你媳妇找的我,你弟弟签的委托书。”

  呼延礼的话让雷军神情一滞,拿烟的手明显的抖了一下:“我没结婚,她不是我媳妇。是女朋友。那个……他们都还好吧?”

  “还好。家人嘛,这个时候就是着急。我今天来看你,关于案子的事,暂时谈不了什么,抓捕你的罪名是涉嫌赌球,洗黑钱,还有收受贿赂。这是个笼统的说法,我大致了解了一下,大旗所有被收押的人都是这个罪名。估计到时候还是会有所侧重吧,像你这样的一个兼职教练,能收受什么贿赂。我也简单了解了一下你目前的经济状况,也并不具备什么洗黑钱的能力。目前你的所有财产估计已经被冻结了,让他们查查也好。”

  雷军禁不住苦笑了一下:“这真是该着了,我一个平头百姓,怎么还能跟贪腐案拉上关系。”

  “大旗这个案子,到现在折进来16个人了,据说动作还没停。一点点来吧,不是着急的事。看样子你体质不错,心里素质怎么样?”

  雷军点点头:“还行。说不紧张害怕肯定是吹牛,可事到如今,不认命也不行啊!这两天他我也想开了,如果真是犯罪了,我认,让我明白就行。但是……但是,唉,人的很多烦恼都是因为有人关心,有人爱,我……呼延律师,您能再给我根烟吗?”

  呼延礼利索的拿出烟盒,又给他点上,递了过去:“心态很重要。这个时候,不想那些没用的,尽人力听天命,我们一起努力。估计过不了这周,检察院就会来提你了,实事求是就行。记住,模糊不清的事不要瞎说,等他们提审完你,我会去沟通,也会来跟你沟通。有个事我必须给你交个底,鉴于这个案子的复杂性,就算最终认定你没罪,你没有那么快出去。换洗衣服还有钱,我会尽快让你家里人给你送来。有什么要跟你家里人说的?我帮你转达。”

  呼延礼说完拿出纸笔递过去。“给家里人写点什么吧,我给你带出去。”

  雷军紧吸了两口烟,匆忙熄了。恭敬的接过笔,给郭凯森和梅晓洁都写了信。写完,交给呼延礼:“您看可以吗?”

  呼延礼看都没看,直接夹在了文件中,然后拿出手机:“跟他们说几句话吧。省得他们太过牵挂。”

  ……

  这两天,梅家爸爸妈妈,说什么也不让梅晓洁再回自己那里住。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梅母,第一次这么坚决。

  “晓华这个星期考试,没法陪你住,你要是非得回去也行,我和你爸爸带着乾乾必须也得住那!”

  梅晓洁说了好多理由都不行,只能听他们的,住下了。吃了晚饭,又在梅母的强迫下,跟他们一起带着乾乾到小区里遛弯,然后还遛进了超市。梅母好像哄小孩一样给她买了一大兜子零食,让她又无奈又感动。

  回到家,梅父说今天让乾乾跟着妈妈睡,梅母想了想,没答应:“这几天晓洁睡得不好,孩子在旁边,更睡不好了,还是跟着我吧。”

  带孩子上楼之前,梅母把温好的牛奶放在梅晓洁的屋里,嘱咐她睡前一定喝了。梅晓洁从始至终直点头不说话,她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怕自己会哭。

  从回家到现在,已经快4个小时了,梅晓洁一直忍着,忍着,不敢碰,甚至都不敢看手机。

  终于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了,终于可以听听他的声音了。

  下午郭凯森给梅晓洁打了电话,把呼延礼和雷军见面的事说了,告诉她律师带出了两封信,还录了一段话,雷军说给他们俩的。

  信本来郭凯森是要去律师事务所去拿的,可呼延礼从看守所出来就奔帝都了,两天后才回来,怕他俩着急,把两封信都照了相,连同录音都用微信发给他了。

  “律师说哥的状态还挺好的,也挺乐观的,让咱们别惦着。目前还没正式提审他呢,所以具体案子的事还不好说。因为毕竟是个大案,涉案的人多,律师估计一时半刻哥还出不来,让我给他送些衣服和钱过去。”

  “是吗?送去了吗?你没空我去吧。能送进去多少钱啊?里面可以花钱啊?多送点,你手里有吗?我打给你吧?”

  “我现在就在这儿呢!刚把手续办完了。这儿就让送换洗衣服,内裤什么的,我说我哥腰不好,想送个腰封都不行。钱我也送了,里面洗漱用品得自己花钱买,还能买点吃的,有方便面呀,榨菜呀,饼干点心什么的。我是想给他多留点钱,一来人家有规定,还有,人家警察说了,怎么,你还想让他在里面呆一辈子呀!我一听,就吓死了!就按规定,给留了2000。”

  “哎呦,真是的。真不能留太多钱,太不吉利了。对了,送两条烟行吗?明着送肯定不行,能走走关系,送进去吗?呼延律师本事大,没准就行。森森你记着,下次问问他,要是行的话,赶紧告诉我,我给他买。”

  郭凯森答应了。

  “行,我记住了。你知道吗姐,校长昨天给我打电话了,师娘,姐姐姐夫都打了,他们也都特别着急,不过校长听说咱们找了呼延礼大律师,直说找对人了,他跟朴哥说得一样,这个人绝对是这行的NO.1。姐,这次咱可找对人了,朴哥真行!”

  “是呀,是呀!等雷军出来咱好好谢谢人家。对了,那大哥那儿呢,就N市的大哥那你说了没呀?要不要说一下呢?”

  郭凯森沉吟了一下。

  “这事儿我还真有点犯难呢,姐。大哥去英国了,所以我没第一时间跟他说。本来我想第一时间就告诉他的,他是官,就算在咱们这没有直接的关系,间接的也有啊。可刚才看了哥给我的信,里面特别说,不许跟大哥说,坚决不许。”

  梅晓洁想了想。

  “那就不说吧。一来大老远的,他也未必能帮上什么忙,还得跟着操心,二来,二来……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好事,嚷嚷的满城风雨的干嘛!再说,他在里面也呆不长。行了,咱听他的吧,不说。诶,东西给我发了吗?”

  “发了,你看看。”

  “那就这样吧。你一会儿还要去练舞吧?悠着点,别太累了。想吃什么,给我发微信,我回头让乾乾姥姥给你做。你好好的,雷军出来要是见你瘦了,准会埋怨我对你不好。”

  说最后几句的时候,梅晓洁笑了。

  郭凯森也笑了:“才不会呢!他一贯重色轻友呵呵——放心姐,我一定照顾好自己。你也多注意身体,有事招呼我啊!”

  两个人一通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放下电话,手机都热了。

  微信显示有新的信息发过来,梅晓洁急忙打开,郭凯森的名字下面,两个信息,一个图片,一个音频。

  犹豫再三,梅晓洁还是没有打开,她想一个人的时候再看,稳稳当当的,静静的看着,听着。

  这会儿可以了。

  信很短。字也写得潦草:“晓洁,我挺好的,你别担心。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乾乾。好多事都是注定的,我也没什可说的,就是觉得特别对不起你,跟我在一起,总不能让你快乐。很难过。我也不会说话,就是特别惦着你,怕你着急上火。答应我好好的啊!”

  掉着眼泪,梅晓洁开始一遍一遍的放音频听。雷军的声音特别哑,中间还咳嗽了几声,他赶忙解释,不是感冒,是抽了两根烟。呼延律师给的,过瘾了。然后还笑了。一共59秒,叫了两回森森,叫了三回晓洁,说了四次别担心,我很好,真的。

  那个晚上,梅晓洁一直循环着这59秒,直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

  那个晚上,梅晓洁终于明白了自己,原来这么爱这个男人,爱得毫无理智,爱得无法自拔,她想就算他真的是犯了滔天大罪,估计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爱着他的。

  那个晚上,梅晓洁下定了决心,等他出来,马上就去领结婚证。什么都不等了,等不了了。这辈子,不管他怎么样,梅晓洁也不换人了。就算残了傻了也不换人了。

  后来梅晓洁想起自己当时的决心,忍不住惊出一身冷汗,自己好像有先见之明一样,怎么好好的会这么想。一个身体如此精壮的年轻人,几个月以后,竟会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残废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