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六十三 大律师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36 2016-10-01 09:53:09

  那天郭凯森得了全场第一。

  直播一结束,梅晓洁一家子在苏莉的带领下到了后台演员休息室。

  郭凯森还没卸妆,一张大白脸让已经困了的乾乾很惊讶。

  “深深苏苏,你的脸都脏了!快去洗洗吧!”

  一句话把整个休息室的人都逗乐了。漂亮的小萌娃一下子成了后台的宠儿。连大明星都争着抱他合影。

  从他们进来的那一刻起,郭凯森的眼睛就在找雷军。

  抽个空把梅晓洁拉到一边。

  “姐,我哥呢?开场前还看见他呢。他怎么没来呢?”

  “你刚跳完他就走了。说是姜校长找他。让我把你比赛的结果发给他。知道结果我立刻就发过去了。他也没回。刚才我又给他打了电话,他也没接。”

  看着梅晓洁一脸的担心,郭凯森再着急,也得像个男人一样,安慰安慰她。

  “别瞎想。准是忙的顾不上了呗。等他看见了,一准第一时间回复你。”

  “可……”

  梅晓洁还想说什么,梅父和梅母领着乾乾过来了。

  折腾了大半天,小萌娃已经累得不行了。虽然坚持自己走路,可明显的如果不是姥姥姥爷拉着,就连直线都走不了了。

  郭凯森弯腰抱起乾乾亲了亲,然后交到梅晓洁手里。

  “姐,你们快走吧。乾乾可累坏了呢!”

  送走了梅家老小,郭凯森又接受了采访,又跟Kimi和高老师两个人定了接下来的排练时间,都折腾完,差不多就半夜了。

  从排练大厅出来,苏莉和梅晓华都站在外面等着他。还没等他说话,梅晓洁竟然也惊慌失措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郭凯森的眼前一黑,差点没瘫坐在地上。

  离他最近的梅晓华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了他。

  “森哥,你没事吧。”

  郭凯森使劲喘了口气,眼睛死盯着梅晓洁。

  “我哥出事了,是吗?”

  ……

  雷军从电视台出来,站在街上抽了两支烟。

  电话又来了两次。最后一次他接了。

  公安局的。问他在哪里。

  “我大概30分钟就到家。”

  撂下电话,雷军伸手打了辆车。从电视台到家里,白天走的话,有时候一个小时都不一定能到,有一次,他和梅晓洁打车用了1小时20分钟,两人同时感叹,就是走路都差不多走到了。

  从这里到家,要经过T市最繁华的商业区。这么晚了,商店都打烊了,虽然霓虹灯依旧闪亮,但没了观众,所有的团花簇锦就不见了,就只剩下孤独了。

  把头贴在车窗上,雷军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好好看看这里的景象,原来很一般,也很俗气。可每次跟她、他逛的时候,怎么会觉得那份灯红酒绿如此绚丽多姿?

  只是不论是美还是丑,估计很长时间里,都和自己无关了。想到这些,雷军忍不住苦笑一下。从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百姓到犯罪嫌疑人,竟然很容易。

  电话又响了,一看,是梅晓洁发的信息:“别笑话我神经。我真的很忐忑,特别惦着你。雷军,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永远站在你的身边,支持你的。I Love You!”

  轻轻闭上眼,雷军让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流回心里。注定又要辜负她了。雷军真是舍不得啊!可又能如何呢?!

  咬咬牙,雷军果断的删了这条微信。此时车已经到目的地了。给了司机钱,下车。

  楼门口停着的警车。雷军站着没动。等着警车下来两个警察,看着他们向自己走过来。

  “你是雷军吗?”

  “是。”

  警察掏出警员证还有一张纸,四周一片漆黑,雷军什么都看不见。但他很配合,探头看看。

  “这是拘留证,跟我们回局里吧。”

  雷军没说话,点点头,然后转身跟着他们向警车方向走去。

  ……

   郭凯森急疯了。不顾众人劝阻,大半夜就跑到分局,找这个找那个,说什么也要见雷军一面。

  梅晓洁姐弟加上苏莉谁也拦不住他。实在没办法,梅晓洁只能给朴哥打了电话。

  朴哥很快就到了,二话没说,上去就给了郭凯森一个大嘴巴。所有人都愣了。

  梅晓洁半天才缓过神,气得直哆嗦:“你!你干嘛?打他干嘛!”

  朴哥没理梅晓洁,一脸怒气地盯着郭凯森。朴哥这一巴掌打得不轻。郭凯森的脸上瞬时有了五指红印。大半夜的,四周都黑黢黢的,这红印都那么刺目。

  这要是让雷军看见了,还不得心疼死!这么护着的弟弟,大半夜的,站在这马路上,还让人扇耳光,那不是要他的命吗?

  梅晓洁忍了那么半天的眼泪还是忍不住了:“雷军出事了,也打听不到情况。我们都急,快急死了。森森一直想要……”

  “想要干什么?郭凯森,你想要干嘛?你一个大男人,遇点事就这么沉不住气,你除了会给你哥添乱还会嘛!”

  朴哥努力压着声音,虽然音量不大,但却不减威严。

  “出事了,咱们想办法解决就是了。你这么折腾能折腾出结果吗?回头再惹出新麻烦,管你还是管他?大半夜的,还带着你嫂子,不想着怎么解决问题,就想着惹是生非,让她跟着着急!你这是疼你哥吗?我该打你吗?”

  郭凯森使劲咬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朴哥的口气软了些,但还是很严厉:“你要知道疼,心里难受没着落,就他妈给我打回来,然后就他妈的赶紧振作,像个爷们似的,把事都担起来。你哥还指着你救呢,你要是现在这样,他还能有指望吗?还有——”

  朴哥指了指还在落泪的梅晓洁。

  “这是你嫂子,对吗?你哥疼她,舍不得她受委屈,你呢?懂不懂该怎么做?啊!”

  郭凯森的眼泪掉了下来。但他却有骨气的抬起了头。

  “行了,我知道了。姐,咱回家吧。咱回家想办法。”

  ……

  三天过去了。雷军一点消息都没有。

  郭凯森每天都会去练舞,备战下场比赛。

  苏莉第一时间就悄悄跟两位老师说了,郭老师家里出了事,哥哥被抓了。所以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多原谅。

  郭凯森站得远,听不见苏莉说什么,但他从两位老师吃惊又同情的表情中,知道她在说什么。

  没工夫管这些了。他要好好练,好好比赛,比出最好的成绩,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救雷军。

  出事的第二天,郭凯森和梅晓洁就找了律师。是朴哥的关系,全T市最有名的。

  律师叫呼延礼,邋里邋遢的,一点没有大律师的派头。

  梅晓洁一看就打退堂鼓了,偷偷的拉郭凯森的衣服,使眼色,不想跟他说太多。郭凯森也有些犹豫了。先不说呼延律师的个人气质如何,就这律师事务所,也实在是没什么台面。所在的写字楼老旧的要命,前台的工作人员也显然没经过什么培训,连句礼貌用语都不会说,这些都让人怀疑他们的专业素质。

  不过郭凯森相信朴哥。他干的那行,惹官非打官司是常态,他说哪个律师行,应该有准。所以他悄悄捏了捏梅晓洁的手,小声说:

  “看看,看看再说。”

  这一看,才知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真是人不露相。

  朴哥简单的把事儿一说,呼延礼喯儿都没打就说:“大旗的案子我知道个大概。你们等会儿,我打个电话,问问嘛情况,看看这官司我能帮你们打到什么程度,然后你们再决定找不找我。”

  见着郭凯森和梅晓洁一脸茫然,呼延又说:

  “既然是老朴亲自出面,想必你们彼此关系很近。老朴知道,我们所的收费在T市是最贵的,很多事我想提前跟你们说好了,能做到什么程度,你们心里有数了,再决定这钱花不花。”

  朴哥大大咧咧的直摆手。

  “提钱干嘛?甭提钱!你能给办成嘛样,那都是最好的结果,可着T市谁能有你的道行啊!行了哥哥,我知道这样的案子你现在都不接了。今天就算给兄弟个面子。这不是外人的事,里面的跟我亲弟一样。”

  呼延律师微微一笑。

  “唉!谁让我欠你的呢!我也不瞒你们,我之所以知道这事,是因为王琦他们家的人找过我,我拒了。现在所里的刑事案子我都交给别人做了,可都是熟人,找了我就是想让我做,我真忙不过来,只能拒。弄得人家还挺不乐意。不过我拒不了你呀!就这么着吧,你们等会儿,我打俩电话去。”

  呼延律师前脚出了屋,朴哥立马给听得目瞪口呆的郭凯森和梅晓洁上课。

  “来前我还嘀咕呢,就怕他不给面子。还行,居然应了。我告诉你们俩,他水可深了,大院子弟,老爹离休前是咱们这卫戍区政委,老丈人家在帝都,离休前是政法部门的主管副部长,其他嘛背景我就说不好了,反正你可着T市各级检察院法院去问,没有不认识呼延礼这个人的。”

  刚才还一门心思想走的梅晓洁立刻转变了态度。

  “朴哥,真是多亏了你。能找到这么好的律师,雷军肯定就有救了。”

  郭凯森也赶忙说:

  “对对。找对了人,我哥肯定就有救了。朴哥,花多少钱都行,只要能救人,要多少我都掏,我掏得起。”

者也

国庆假期七天呢,还看文不?还不留个言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