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六十二 开始了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23 2016-09-30 09:44:40

  梅晓洁猛地一问,朴哥也愣了,想了一下,知道雷军一定是怕她担心,所以瞒着她了。可话既已出口,不说到显得有鬼。于是,朴哥就轻描淡写了一番。

  即便是轻描淡写,梅晓洁还是很惊讶。毕竟都是平民百姓,无端端卷进什么大案里,心里不是紧张,而是恐慌。

  当天,梅晓洁就去找了雷军,开门见山就问起朴哥说的事。

  见梅晓洁担心成这个样子,雷军更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跟朴哥一样,既然已经知道了个影儿,就还是说这个影儿吧!

  “既然老板出事了,伙计当然也得吃瓜捞了!俱乐部管理层的人,据说都被找去谈话了,好几个还给留下了。所以人心惶惶是必然的了,就都估计下一步可能就该找队上的人了。我虽然是兼职的,可也是教练兼队员双重身份啊,大伙就都估摸我肯定也得被调查。”

  “凭什么啊?打工怎么还打出这么大麻烦呢?再说了,凭劳动挣钱,没偷没抢的,他们管得着吗?”

  梅晓洁急眉臭脸的样子把雷军逗乐了。

  “就是,他们不找我便罢,找我我就这么质问他们,凭什么呀!呵呵!”

  梅晓洁叹了口气,轻轻推了雷军一把。

  “人家着急着呢,你还逗!雷军啊,这事是不是特别麻烦啊?你要跟我说实话。要是真的话,咱提前准备准备,不行的话找找人。”

  雷军搂着梅晓洁的肩膀,微笑着说:

  “行,我一定重视,回头找找人,未雨绸缪嘛!”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暗较劲:事到如今,所有的事必须一个人扛。

  虽然雷军说得很轻松,但也许只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梅晓洁心里怎么都踏实不下来,思前想后,就给郭凯森打了电话。

  郭凯森当时就急了,立刻就要去找雷军问个究竟。

  梅晓洁连忙说:“他要是想说,你不用问,现在他有意瞒着,你问他,他也只会避重就轻。咱们还是问问朴哥吧,他肯定知道,只是刚开始他没跟我说实话。”

  于是晚上练完舞,郭凯森立刻跑到梅晓洁家接上她,去酒吧找朴哥。

  架不住他们两个人软磨硬泡,朴哥把王琦的案子跟他们说了个清楚。其实雷军说得也对,现在这件事是否会牵连到他,谁也不知道,但如果牵连的话,那一定很麻烦。

  见两个人傻了一样,朴哥大喇喇地一挥手。

  “雷子不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这样。再说事情哪还没到哪呢,你们这样,是不是盼着他出事呀!”

  两人连忙摇头说不,朴哥用见过大风大浪的过来人的口气,教育他们说:“雷子既然不愿意说,你们也别死乞白赖的问。一切保持常态。这事目前还不是事,就不要没事找事。静观其变,如果有事,咱们立马往上扑,知道吗?别没事给他压力,问这问那的,知道吗?森森,主要是你。梅老师稳当,压得住茬,你不行,特能瞎咋呼。你现在跟他住一起,要特别注意啊!现在不是正忙着上节目了吗?好好比赛,比个好成绩,让你哥高兴高兴,顺便咱也冲冲这霉气,怎么样?”

  朴哥这话要搁平时,郭凯森的大白眼儿早翻过去了,今天他则特别老实,一个劲儿地点头。

  一定好好练,一定好好比,说什么也要拿个好名次。就像朴哥说的,当给哥冲喜了!

  顶着各种压力,郭凯森的舞蹈终于亮相了。

  直播的那天,都没用雷军张罗,梅晓华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叫上了。郭凯森提前找节目组要了20张观众票,到那天还是不够分。

  梅晓华知道比赛前不能给郭凯森找事,就没完没了的给苏莉打电话,发微信,要带人进场。苏莉忙得都脚朝天了,可架不住梅晓华软磨硬泡,最后只能厚着脸皮,又找制片要了五个临时工作证,才把梅晓华和剩下的几个人带进来。

  “苏莉你也太厉害了,这么难的事都办得到哈,这简直就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苏莉和梅晓华年龄相当,两个人虽然只见过两面,就已经跟老相识一样了。

  看着梅晓华嬉皮笑脸的缺德样儿,苏莉直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要不是看郭老师的面子我才懒得理你呢!”

  梅晓华才不在乎什么白眼不白眼的呢。只要事情办成了,爱怎么翻都随便!

  雷军跟梅晓洁一家人坐在一起。这一次不但梅妈妈来了,老伴儿和孙子也都来了。而且都是盛装。尤其是乾乾,本来就漂亮,姥姥又给精心拾抖一番,简直就是个超级萌娃。往人堆里一扎,那叫一个招眼儿!

  不一会儿就有电视台的主持人过来采访,特别问问小朋友,是给谁来加油的呀?

  乾乾在姥姥的精心培养下,自信心超强,虽然口齿还是不怎么伶俐,但就是不怵阵。

  “我和姥姥姥爷都给深深苏苏加油!深深苏苏加油!深深苏苏冠军!”

  小朋友边说还边挥舞着小拳头。主持人虽然还没懂这个深深苏苏是个啥,但还是被逗乐了。

  姥姥和姥爷自豪的不行,抢着给自家孩子当翻译。

  “我们是给郭凯森来加油的。”

  “森森叔叔,我们说的是森森叔叔。”

  ……

  这边自得其乐,有说有笑。却把梅晓洁臊得不行,忍不住小声跟雷军叨咕。

  “赶紧离他们仨远点儿,真够爱现的,也不嫌丢人。”

  雷军乐了。

  “怎么还丢人了,我看挺好的。乾乾多能耐,一点都不怕生,要是采访咱俩,咱俩都得傻。”

  “那是,咱能跟那三大位比吗?脸皮八丈厚,还以为自己是明星呢,真够呛。这孩子再大点,咱必须得给他接回来,跟那老两位在一块儿,太嘚瑟了,我可受不了。”

  梅晓洁的一个“咱”字,说得要多自然有多自然,自然的让雷军差点就红了眼眶。

  也许真的就是没这个命吧!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是娶不进门呀!

  前天队里的主教练已经被带走了,至今都没回来。所有的人都说,估计要陪着王琦了。那接下来又该找谁了呢?雷军已经有了及其强烈的预感,噩运可能随时会降临到他的身上。

  就在来参加直播之前,刚换好鞋准备出门,廖胜给他打了个电话,语气很奇怪,不断的问他在哪里之类的话。

  到了这个时候,雷军已经有了很充分的心理准备了,到了这个时候,雷军突然不想跟这样的人客气了。

  “你他妈的管得着吗?”

  说完就挂了电话,下楼打了辆车,直接去梅家了。

  他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道理,事到如今,能陪着自己喜欢的人高兴一次,就算是赚的了。

  还有郭凯森。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如果自己都不能来见证的话,该是多大的遗憾。雷军有一种特别强烈预感,经过这次以后,郭凯森的事业肯定要上一个大台阶。

  奋斗了这么多年,终于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了,作为郭凯森世上唯一的亲人,雷军想着心里就甜。就算自己真的出事了,他以后也能照顾自己了。这几天他总这么想。想着想着心里还真就踏实很多。

  表演开始了。

  郭凯森第三个出场,不负众望,表演完全能用惊艳两个字形容了。Kimi根据郭凯森的特点,为他编了一段中国古典舞。节奏舒缓,色调唯美,和郭凯森自身的气质要多搭有多搭,一亮相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紫色长衫,配上飘逸的长发,在忽明忽暗的光影中穿梭,舒展灵动的肢体,把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感表达的淋漓尽致。

  雷军一下子就看愣了,郭凯森曼妙的舞姿里蕴含的情绪,竟是那么的刺痛他的心。一时间那个舞者好像不是他认识的郭凯森,他只是个灵魂。灵魂中有妈妈,爸爸,有郭凯森,还有梅晓洁。他们哀怨的注视着他,带着焦虑恐惧,还有惦念心疼。

  不到五分钟的表演,雷军目不转睛,直到掌声雷鸣般的响起,雷军才醒过味来。

  下意识掏出已经静音的手机,发现上面竟有将近10个未接电话。很辣眼睛。

  雷军平静了一下心情,小声对梅晓洁说:

  “姜校长的电话。学校里有点急事,让我过去一趟。”

  梅晓洁惊讶的看着他。

  “姜校长?学校能有什么急事?大晚上的能干什么呀?”

  “明天市里有个大检查,我要带着学生表演足球操。没跟你说吗?”

  “说了。但是……”

  “准是又有什么变化了呗!别瞎琢磨了,我先走了。一会儿出名次了,给我发个信息。”

  雷军握了握梅晓洁的手,躬身站起来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什么,又坐下小声叮嘱道:

  “晚上开车小心点。送完了伯父伯母就住家里吧,太晚了开车折腾我不放心,记住啊!”

  不知怎么了,梅晓洁的心越发的不踏实了,握着雷军的手怎么也不愿意松开。

  “你也别干太晚了。完事给我打个电话,发个信息也行,千万别忘了啊!”

  雷军再次躬身站起来。对着梅晓洁微微一笑。

  “走了!”

  走了!这一走竟然走得那么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