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六十一 是非难辨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7 2016-09-29 09:52:10

  廖胜是办公室主任,顾名思义也就是王琦的大管家。王琦在的时候,对他如兄弟一般的信任。如今他找雷军说要谈王琦的事,雷军觉得怎么都应该是说一些对王琦有利的话题吧。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找雷军搜集王琦的所谓犯罪证据。

  一个小时的谈话,主要是围绕当初雷军怎么来的俱乐部,王琦又如何授意他踢假球,还有他的工资都是以现金方式发的,有没有替王琦洗过受贿的钱……

  雷军开始只是沉默,有些太过分的提问,他也忍着不说什么。可他越来越过分,甚至开始上升到对王琦的人身攻击了,雷军真就忍无可忍了。

  “廖哥,廖主任,你刚才问我的事,其实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因为王哥做什么也没瞒过你。我承认王哥对我好,甚至说是我的恩人也行。这个情谊不管他有罪没罪,我雷军都记得。人不能忘恩负义,更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办事!”

  廖胜一下子就急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清楚?关于我和王琦的关系,组织上调查的很清楚,我干干净净,你想诬陷我吗?”

  雷军一阵冷笑。

  “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既然有人调查了,说你那么干净,那就成了。跟我有屁关系!我只知道有人当初无处可去的时候,是王哥力排众议收留了他,如今又嫌人家脏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廖胜的脸都青了。

  “雷军,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

  “男人大丈夫说话向来落地砸坑,敢说自然敢当!你以为我是你啊,孬种!”

  雷军摔门出去了。心里的火一点都没减。

  廖胜不是干体育这行的。到大旗俱乐部任职,完全靠的是王琦的关系。对于他的背景,雷军了解的不多。俱乐部里的其他教练,甚至包括球员,都腻味他,说他没本事不懂业务,还穷横,狐假虎威的,比老板还事儿。

  雷军一个兼职的,对此从不多做评价。因为王琦对他好,廖胜对他也很客气。雷军懂事,总是廖哥长廖哥短的叫着,赶上年节,300、500的超市购物卡,总会递上一张。廖胜也来者不拒,每次都收。

  从同事们的议论中,雷军知道廖胜家很穷,老婆身体不好,下岗以后就没再出去工作。一对儿龙凤胎,儿子还有先天性心脏病,为了治病,房子都卖了,现在一家子还租房子住呢。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雷军又看到了王琦的一条优点,有同情心。俱乐部经常有些外出开会学习的肥差,不是特别需要业务技能的,王琦都让廖胜去,因为那样他就能挣些劳务费。

  当年这样关照他的人出了事,不伸手相助却还落井下石的人,雷军就是觉得他不算人!。

  晚上跟梅晓洁约会的时候,雷军还说起了这件事,梅晓洁也唏嘘不已。

  “很多时候,怎么对人好,也是个技术活。当初王总对他的好,也许他不但不领情,可能还一直认为那些都是他该得的呢!这世上没良心的人多了去了,他这样也不奇怪。”

  雷军赞同的点点头。

  “是这么个理,太让人生气了。我要不是顾着自己的身份,早扇这傻逼了!”

  梅晓洁笑得都要岔气了。

  “大哥你嘛身份?”

  “人民教师!知识分子!”

  八个字一出口,没等梅晓洁讽刺他,雷军先大笑起来。

  跟梅晓洁一番说笑,雷军心里好受多了。这几天他的精神压力真的挺大的。以前的好几个队友先后跟他联系过,有些情况让他意想不到。

  中国足球畸形发展这么多年,国家早该出手治理了。这些年雷军自觉离这个行业已经很远了,上网看新闻的时候,好多时候,觉得自己只是是一个足球爱好者而已,跟着傻乎乎的球迷同喜同悲。

  自从到了大旗兼职,才又跟这个行业接触上,外界的好多质疑,作为从业者,很多时候真的是见怪不怪了。踢假球的事,雷军当然干过。以前做职业球员的时候做过,如今在大旗也干过。

  在大旗,雷军是助理教练,还是球员,踢的位置是后卫,王琦对他又信任,所以每次俱乐部有什么想法,都会跟他说。他也会坚决执行。这是他的工作啊!拿人家工资,怎么玩儿法还不就得听老板的。如今仔细想想,这事好像还真的不能干,弄不好就违法了。

  王琦出事以后,近期又有好几个人都让检察院带走了,目前还都是管理层的人,估计很快就会波及到球队了,雷军觉得,自己很可能会成为其中之一。

  事情越说越严重,雷军心里不慌也是假的。但他跟谁也没说。说了也没用,平白的多几个人担心,又何必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些事发生了就没办法在挽回。如果需要,付出代价给就是了。起码现在是平静的,那就认真过好每一天吧。

  上班,下班,给郭凯森做好参加节目的各种后勤保障,甚至周末还带晓洁和乾乾到农家院小住两天。尽管周遭已是风雷涌动,雷军的生活一切如常。

  舞动奇迹项目正式启动了。郭凯森一进节目组,就基本失去了自由。节目是直播的,之前的准备工作多的不行。排舞练舞的同时,还要有那么多的事,采访录花絮,每天不折腾到半夜都不算完。

  郭凯森是整个节目组最小的腕儿,助理是所有助理里面最新的手,俩个人加在一起,明摆着就得受气,郭凯森有这个心理准备,既来之则安之,节目组说什么是什么。

  每次有什么挺过分的事,苏莉一噘嘴,郭凯森就说,算了,这不算嘛,又折腾不死人对不对。有了这样平和的心态,所有的难事好像还真的不难了。人心毕竟是肉长的,再欺负人也得有个限度。郭凯森的隐忍和大度,在节目开始就为他加了不少分,导演们不知不觉在节目编排上就开始偏向他了。这让公司也跟着松了口气。

  表演组分给他的编舞Kimi老师是高老师的学生,私交也很好。如今郭凯森由高老师亲自带着上节目,Kimi对他自然更要上心一些。郭凯森不能辜负老师们的厚爱,练得时候真的是用上了洪荒之力了。

  苏莉眼力见不行,对外沟通更是糟糕,但她贵在真诚,贵在一心一意。每天跟着郭凯森在电视台摸爬滚打,让干什么干什么,不叫苦也不叫累的,郭凯森感到很知足。所以每当苏莉遭到公司的人训斥,嫌弃她没有做好工作的时候,他都会挺身而出。

  “你们什么都不了解,别这么说她。苏莉干得特别好,我很满意啊!”

  好几次,等人走了,苏莉都会抹着眼泪谢他。

  “郭老师,你又替我说好话了。谢谢你啊!”

  郭凯森每次都会用同样的表情盯着她。

  “说什么好话了?你干得确实挺好,没问题的。”

  这话什么时候说,苏莉什么时候就想哭。遇见这样的老板,真是太幸运了。

  这期间郭凯森和米菲菲也遇见了好几次。好几次同用一个排练厅,中间休息的时候,米菲菲还让助理还给郭凯森他们送了饮料和甜点。下次再遇见的时候,郭凯森让苏莉也买了差不多水平的东西,回了礼。

  两个人都很客气。她叫他小郭,他叫她米老师。

   Kimi看了米菲菲的排练,摇头跟他们说:

  “基本功本来就差,再炫技简直就是找死了。扬长避短的道理都不懂,她走不远的。就算节目组想保都不行。这样的水平,现场表演出错的比率高达8成以上,还没法补救。”

  高老师很赞同:

  “表演特别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整场舞其实两个字就能说清,那就是野心。有野心是好的,但还要有能力撑着,不然会死得很惨。”

  老师们议论的时候,郭凯森一句话也没说,心里也没有任何的感觉。此时的米菲菲,其实已经就是个路人甲了,就算不是,此时此刻他也没工夫管了,他心里更惦念的是雷军啊!

  上午刚到排练厅,郭凯森跟梅晓洁通好一会儿电话。现在他们俩心里都很着急,可又不知道怎么跟雷军沟通。

  郭凯森这段时间忙得脚朝天,要不是梅晓洁打电话给他,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原来雷军有了大麻烦。

  梅晓洁也是很偶然的知晓了雷军有被牵连的可能。

  大旗的事她听雷军提起过,也同仇敌忾的骂过那些过河拆桥的小人。后来雷军不提了,她也没在意。

  本来嘛,一个兼职的教练,如果没有比赛的话,一个月就拿几千块的兼职费,能跟贪腐的案子扯上屁关系呢?

  结果好像还真就有关系。

  朴哥前些日子托他给一个朋友的3岁的孩子,找个教小提琴的老师。她给找了,对方特别满意,朴哥很有面子,特意打电话道谢。说等过过,雷军的麻烦过去了,请他们吃饭。

  梅晓洁一愣,随口就问:“他怎么了?”

者也

差不多20万字了,我也太TMD能写了,呵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