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五十六 小惩大诫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82 2016-09-24 09:26:22

  余斌用和蔼的表情看着他,可郭凯森照样很紧张。慌忙站起身,不小心还差点打翻了咖啡杯。

  “余……余老板,您好!”

  见郭凯森如此紧张,正吃得尽兴的苏莉也慌忙起身,有样学样的跟余斌打招呼。

  “余……余老板,您好!”

  比起郭凯森,苏莉更狼狈些。不知为什么,站起来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攥着自己的书包,一副让老师发现逃学的样子,很是可笑。余斌忍不住笑了。

  “怎么这么闲啊?还有工夫喝下午茶?听司徒总说你要参加舞彩人生,正在积极练舞了吗?”

  郭凯森又是一阵紧张,觉得余斌实在批评他偷懒。

  “我……我……”

  结果一起逃学的苏莉站了出来。“今天高老师说郭老师练得好,训练内容也提早完成了,就让提前结束了,然后,然后就过来了。”

  郭凯森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说:“是的,是的。今天我们练习课结束的早,就过来喝茶了——噢,她是我同事,她叫苏莉。”

  两个人一唱一和,在余斌看来甚是新奇好笑。于是尽量随意地跟他们聊了两句,还拍了拍郭凯森的肩膀,就带着米菲菲离开了。

  从始至终米菲菲什么话都没说,想一块人肉布景,微笑着看着郭凯森和苏莉。临走的时候,客气地跟他们挥了挥手。郭凯森也不知道该不该回应,有些僵硬的说道:“再见余老板,再见米老师。”

  余斌前脚离开,苏莉立刻八卦起来。

  “郭老师,这个人很厉害是吧?还有旁边那个女的,你叫他米老师,米菲菲吧?现在还挺红的呢。我室友特喜欢她,她的粉丝叫什么你知道吗?叫米粉!”

  郭凯森看着他们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坐下,才用力的吐出一口气,再瞥了一眼傻乎乎的苏莉。

  “你都是从业者了,还弄得自己跟追星族似的。余老板确实是个大老板,不过到底有多大我也不知道。反正咱们司徒总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呢!”

  “哇,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着挺朴实的,原来这么厉害啊!郭老师您真有面子,余老板跟您还挺亲切的呢。”

  “余老板是因为潇哥,李潇老师才对我这么好的呢!他跟潇哥是好朋友,潇哥面子才是最大的。还有啊,人家身家好几百亿,要不就是好几千亿,嗨,多少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钱多的不行了。都那么有实力了,还犯得上在外表上下功夫吗?人家就是穿9.9包邮的衣服,参加时尚party,一样是贵宾——怎么样?提拉米苏好吃么?还要不要再来一份?”

  “好吃!好吃也不来了,不来了。跟大老板在一个空间里吃东西,可不是什么美事。郭老师,咱们走吧!”

  苏莉还是很识时务的。咖啡厅再大,也难躲开大老板的影子。郭凯森笑着给苏莉点了个赞,然后犹豫了一下,到余斌的跟前道了别才走。

  看着郭凯森的背影,余斌半天才回过头。又缓了缓神,才对米菲菲说:

  “真是个小孩儿。噢,你刚才说到哪儿了,继续。”

  米菲菲笑吟吟的给余斌倒了茶。

  “前一段我跟会所里的广东师傅学着煲汤,终于也煲得有模有样了,你要是有空,我煲给喝。”

  余斌面无表情的喝了口茶。

  “我很忙的。你说事情吧。”

  余斌的冷淡,米菲菲早就预料到了,此时此刻,米菲菲面上依旧风轻云淡,但心里真的已经排山倒海了。

  她真的不知道余斌跟李潇竟然是铁磁,如果知道的话,干嘛要去惹这个麻烦!每每想到这里,米菲菲最恨的人就是紫韵。当初要不是受她挑唆,自己绝不会在公开场合说那些没有理智的话。

  紫韵跟李潇的恩怨过节是什么,没人知道,甚至连李潇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得罪过她。可米菲菲知道。

  那天米菲菲请紫韵吃饭,俩人不知怎么就喝high了,然后她就大了。说起了跟李潇的恩怨。

  紫韵是李潇的师妹,看见李潇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个人。为了他,决绝地跟初恋的男友一刀两断,然后疯狂参加所有有他在的所有社团活动,还真的就引起了李潇的注意,还请她单独吃了一回冰激凌,结果,就当她鼓足了勇气要去跟他表白的时候,却恰巧撞见他与男的打喯儿,才知道这个校草零绯闻的真正原因,原来是他压根就不喜欢花儿!

  紫韵当时差点没当场撅过去,挣扎着走回宿舍,哭了一路。心疼了半生。

  如今说起这段,大醉的紫韵还是气愤不已,还会哇哇大哭。

  米菲菲象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在折腾,心里想,这可真是朵奇葩,神经病吧!李潇这枪挨得可真够冤的。

  不过当时自己刚刚受了李潇的气,觉得他明知自己跟郭凯森的过往,还那么抬举他也是为了给她难堪,于是她就想找个机会臭臭他,看看他还狂不狂。

  上节目之前,米菲菲又犹豫了。无端端的树个敌真的很无聊。可节目上,紫韵三句两句就把她引了过去,她下不了台,也就顺嘴说了几句。没想到做后期的时候,她一字不漏的都给留下来了。

  为这事公司高层话里话外埋怨过她,但那又能怎么办?泼出去的水不可能再收回来啊!看着对面一脸冷淡的余斌,米菲菲的心情,岂是一个悔字可以概括啊!

  说起自己和紫韵的关系,其实就是相互利用。如今一个不慎惹了不该惹的人,自己连如何修补都不知道,不后悔才怪呢!

  听说紫韵夹铺盖卷滚蛋了,米菲菲当时真是吓得不轻。她怕公司突然下令雪藏自己,更怕余老板一怒之下赶她出门。

  这么多年的修行,原以为早就懂得水深水浅,看得透人情世故,原来还是差得远呢!为了一时意气,说了于人于己没有任何好处的话,只是给那么多无聊的看客送了盘瓜子,多划不来啊!

  自从紫韵的节目莫名其妙地被叫停了,自己被真人秀节目踢出去,然后换了李潇上,米菲菲就知道李潇的水太深了,不是自己能搅和动的,他既然护了郭凯森,那这个小孩以后也不能在欺负了。

  当然那时候,还不知道李潇的后台是谁。不过当她想尽一切办法,打听了所有内幕,知道这一切的主使是余斌时,米菲菲才真的被吓住了。

  后面的事她不想,也不敢再继续打听了,她要做的、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尽量挽回圣心吧!

  如今看来,一贯以笑面虎的姿态雄霸江湖的余斌,对于她还算仁慈。免了她的真人秀,还有两部已经拿到本子的电视剧。其他待遇如常。

  米菲菲立刻给自己定了规矩,几个月就老老实实的蛰伏,不乱说乱动。至于陛下什么临幸,已被打入冷宫的妃子除了等,也没什么其他的法子。

  好在余斌还真的吃这一套,见米菲菲懂得进退,不吵不闹,知错认罪的态度良好,便下令免了她的活罪。上周公司终于通知她,让她准备参加一档真人秀——舞彩人生。

  接到通知的时候,米菲菲想,这倒霉的日子应该到头了。以后行事必须慎重,还有,如果有高枝该攀必须得攀,姓余的这碗饭不是那么好吃的。当然,她还是第一时间给余斌发了微信,真诚的感谢他原谅自己的鲁莽和无知,肯给她机会重生。

  如往常一样,余斌根本就不会回复。

  米菲菲也不纠缠。从侧面打听了今天余斌会到公司参加一部新戏看片会,就赶忙联系舞蹈老师,抓紧安排这一天跟她排舞。

  掐好时间练习,然后休息的的时候去茶水间,正好赶上看片会中间休息,正好就和余斌走个对脸。

  一脸汗水的米菲菲做出羞涩状,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余斌,散了会一块儿喝个茶吧。

  在这个行当里浸染已久,米菲菲的这点把戏对余斌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他能那么痛快的点头同意,只是今天的看片会很无聊,他也想早点离席而已。

  本想请他回家坐坐,但余斌完全不给米菲菲这个机会。正好秘书打电话说5点有一位他想见的客人到酒店,问他约不约。余斌看看表,答应了。带着米菲菲到了停车场,就吩咐司机把车开到了这里。

  一进来就看见郭凯森带着个穷酸的小丫头在那,本以为装作没看见就算了,没想到一向待人冷淡的余斌居然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而且全程带笑!

  米菲菲心里想,这是做给我看呀!他是知道我和郭凯森的关系,这么做是来打我的脸啊!这家伙跟李潇看来必是上床的关系了,而且至今还没断啊!

  想着想着,不禁有些恶心。余斌,一个臭不要脸的东西,算个什么狗屁玩意!要不是看上你手上的那两个臭钱,老娘才没空伺候你这么个垃圾货呢!

  还有郭凯森这个小王八蛋!真没想到,当初还真小瞧他了,抱大腿的功夫够强的!看那个装模作样的德行,很纯真吗?骗得了老娘我吗?

  越想越气,可手上倒茶的动作还是柔美。算了,计较这些干嘛!早就过了跟人谈感情的时候了,又没爱上他,多脏多恶心也得忍啊!人臭钱不臭,俗话不是说,跟谁置气也不跟钱置气吗?

者也

我的新坑山花山鸟好弟兄隆重开挖,围观的群众在哪里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