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五十四 舞彩人生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07 2016-09-22 08:49:12

  郭凯森这么平常的几句话,把琪姐说得哽咽起来。一时没忍住,就李潇跟Mike的事跟他说了。

   在这个圈子里呆的久了,郭凯森对于这种另类的性向,自然比一般的路人接受起来要容易很多。但对于李潇是同性恋这件事,郭凯森多少都觉得有些遗憾。只是不论从那个角度来讲,他都没有资格表达这个情绪。至于Mike,不过一面之缘,好坏自然没法判断,但他和雷军都觉得这就叫情人眼中出西施。

  琪姐越说越激动,郭凯森心里也挺难受的。可自己除了听她唠叨,说几句不关痛痒的安慰话以外,真是做不了什么。

  撂了电话,郭凯森还是心绪难平。琪姐对李潇的情感,让他觉得就像雷军于他,那就是亲人啊!于是郭凯森拿起手机给李潇发了个微信:

  “潇哥,我想多句嘴,琪姐经验丰富,想事全面,您多听她的意见一定没错。还有就是,您别总惹琪姐生气,她最疼您了,干嘛都是为您好,就跟我哥对我一样。”

  过了好一阵子,李潇回了一个字:嗯。

  虽然只有一个字,郭凯森心踏实了,他觉得李潇可能听进去自己的话了。

  李潇真的听进去了,真的没有让琪姐着急,直接告诉Mike自己不可能参加他的选秀活动,至于节目组方面就都交给琪姐处理了。

  听到这个消息,Mike在电话里跟他哭了好一会儿,李潇虽然心疼,但还是坚持了原则:

  “Mike,其实节目组这样做无非就是想利用你我的关系炒作。我无所谓,只是你如果真的想要进这个圈子的话,这样的开始是非常不好的。你听我的话,好好准备节目,靠实力说话比什么都强。如果排练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会出力,其他方面,我不会配合。”

  与此同时,节目组也接到了琪姐的电话,很坚决地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虽然隐晦但很强硬的指出,如果一旦发现节目组利用李潇进行不实事求是的宣传,那么他们公司也会非常不客气的来解决这个问题,包括使用法律手段。

  本想借这个由头好好促一下点击率的节目组,简直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制片人内心的悲痛简直就是无法言说。第一件事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淘汰了本也没什么大能耐的Mike。

  回国的一个工作就这么夭折了,Mike哀伤之余,不知不觉的对李潇产生了深深的怨念。不过不管他怎么样,琪姐还是非常高兴的。李潇这次能这么识大体,她实在是满意极了。

  琪姐高兴,李潇就踏实了,还把郭凯森给他发的信息给她看,调侃说这个小孩还真是她的死忠粉,让琪姐心里暖呵呵的。忙完手头的事,琪姐赶忙给郭凯森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李潇的事解决得很圆满,还感谢他能帮忙说话。

  一件麻烦能这么顺利的解决了,郭凯森听了也很高兴。接完琪姐的电话,再回排练场的时候,心情都变得好了很多。

  近期公司为了推郭凯森,安排他参加一个挺火得真人秀节目,里面有好多大牌一线艺人,节目的内容舞蹈比赛。

  刚跟郭凯森说这事的时候,他吓了一跳,自己一点舞蹈基础都没有,怎么参加?难道只是去出丑吗?公司当然知道他的水平,既然想推他出头,自然要下些本钱的,所以比赛前,特意找了舞蹈老师给他突击补课。

  这可真是一段难熬的日子啊!每过一天,郭凯森都要用往事不堪回首的心情来诠释。教舞的高老师很和气,不打不骂,可却严厉,一遍又一遍的坚持让他劈叉下腰练基础,做不好就重来,那才叫欲哭无泪呢!

  第一天回家,郭凯森是拽着楼梯扶手勉强上去的,第二天他爬到二楼就真的上不去了,打电话叫雷军来扶他,结果让雷军给他背回了家,第三天没等他叫,雷军主动下楼,背他上楼。

  如今他们的家,屋里充满红花油、跌打酒的味道。只要他一回来,很快还会充斥着鬼哭狼嚎般的叫声。雷军每天都要用红花油或者药酒给郭凯森揉开淤伤。雷军手劲儿大,他一揉,他就叫。看着郭凯森浑身上下的青青紫紫,雷军真心疼。

  “要不就算了。这才几天啊,就伤成这样。”

  “哎呦!哎呦!轻点行不行——老师说这是假性疲劳,过了一个星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哎呦!雷军,你轻点啊!你想要我命吗!哎呦!哎呦!”

  “忍着!轻了淤血推不开!”

  “哎呦!哎呦!疼死老子了!不弄了,我不弄了!快住手,我受不了了,哎呦!啊……”

  雷军一头的汗,既是给郭凯森推拿累得,也是让他胡喊乱叫给烦的。

  “别你妈叫了!再叫狼都得让你招来!”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郭凯森苦中作乐,笑了起来。

  “呵呵,狼来了!赶紧开门去,看看是公狼还是母狼。”

  雷军轻轻打了他一巴掌,手都没擦,就去开门。

  来的是公狼。

  梅晓华手里拿着一个提袋,一进门,还没说话就先打了个喷嚏。

  “阿嚏!哎呀妈呀,这他妈的也太味了吧!”

  把提袋交给过来开门的雷军,梅晓华朝趴在沙发上的郭凯森走去。

  “我妈做得西班牙海鲜饭,跟电视学的。还行,挺好吃的——森哥,你可真能嚎,一进楼道就听见你嚎了!”

  郭凯森翻了个身,给了梅晓华一个大白眼。

  “老子疼,喊两声发泄发泄不行啊——哎,哥,我最爱吃海鲜饭了,你给我盛一碗过来吧。靠,你都把我给揉饿了呢!”

  郭凯森如此德行都忘不了吃,把梅晓华乐得够呛。一屁股坐在了郭凯森旁边,仔细看看他一身的上上下下的青青紫紫,梅晓华不好意思再调侃了。

  “好家伙,你这一身可真够花儿的呢!看着都疼。真得多吃两碗饭,好好补补。”

  郭凯森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龇牙咧嘴地说:“那是!老子现在浑身上下,除了胃,就没有不疼的地方——哥,你怎么这么磨蹭啊,我都闻见香味了,赶紧上啊!”

  雷军端着碗从厨房走了出来。

  “别催了——本来还想拿微波炉再给你叮一下,一盛还挺烫的呢。阿姨肯定是一出锅就让晓华给咱送来了——晓华,你是不是还没吃呢?我也给你盛一碗吧?”

  “老娘做了两锅,你们这是第二锅。我刚吃完,就跑来了。本来是梅晓洁送的,乾乾这两天不舒服,赖着她,就由我效劳了。”

  “怎么不舒服啊?是感冒了吗?去儿童医院看了吗?”

  “看了。有我妈盯着,别说感冒这么大的事了,就是比平时多放两个屁,我老娘都得紧张半天。幸亏儿童医院离我家远,幸亏又不断有人吓唬她,说医院里病菌多,总带孩子去看病,回头再传染些重大疾病回来。要不她还不得在那办张年卡?”

  雷军跟梅晓华说话的时候,郭凯森已经吃了小半碗饭了。梅晓华关于放屁的话,把他给逗乐了。

  “呵呵,你看人家乾乾,放个屁都有人关心,哪像我这么可怜。都快疼断气儿了,还挨骂!”

  雷军给他倒了杯茶放在茶几上。

  “真臭不要脸,还跟人家小孩比,人家能像你这么能叫唤吗——快点吃,凉了不好吃。”

  梅晓华也笑了。

  “森哥,你们这个节目什么时候录呀?到时候要不要亲友团助阵啊?我给你组织怎么样?迷弟迷妹我给你拉上一车,到时候那场面,绝对震了!”

  郭凯森赶紧摆手:“好么,那我真成臭不要脸的了!上节目的都是腕儿,哪有人迷我呀!还迷弟迷妹,甭弄那些没用的了。到时候你要有空,过来给哥捧捧场就得了。”

  “我是一定的,必须到!还有梅晓洁,还有我家老娘。对了,老娘让我跟你说,她特想去看你跳舞,她说要是行的话,她就去烫头,还去置装。预算都做了,你不会让她失望吧。”

  雷军和郭凯森都被梅晓华逗得笑个不停。

  “就冲阿姨总给我做这么好吃的饭,回头我必须找公司要几张VIP的票,亲自给阿姨送去。对了,跟阿姨说啊,烫头的钱我给报销了!”

  ……

  真的象高老师说得那样,坚持了不到一个星期,疲劳疼痛说不上烟消云散吧,反正不那么折磨人了,最主要的是郭凯森同学的筋终于被拉开了,人也开窍了。高老师很高兴,郭凯森更高兴。郭凯森的小助理苏莉高兴得都哭了。

  这是苏莉的第一份工作。三本毕业,毕业就失业。爸爸妈妈本想让她回老家,找个私企,干上两年然后就嫁人算了。可在T市呆了四年,心有点野了,爸妈安排的生活她不想过。可学历不行,人脉更没有,长相又普通,想在大城市立足,苏莉知道,很难。不过年轻的时候,人总是要有点自不量力的精神,不试试就认输,算不上年轻人对不对。于是苏莉有样学样的做了个简历,开始了艰辛的求职之路。

  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结果也不出意外,一无所获。期间还被中介公司骗过,被面试的羞辱过。苏莉退缩了。她开始理智的分析,甚至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参加完最后一次招聘大会就跟这座她很喜欢的城市告别,不,永别。

  最终结果却出人意料。好的让苏莉的同学们羡慕嫉妒恨了好久。让小有名气的演艺公司录取,苏莉也懵了好久。

  培训了不到两周,公司就给她分了工作,给郭凯森当助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