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五十 林森的宿命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206 2016-09-18 10:52:05

  饶是时间紧的不行,一向为人冷淡的简中和还是提前在附近最好的酒店订了酒席,真心感谢配合他档期付出辛劳的所有台前幕后的人。

  为了能给简中和腾出时间,劝阻上学真的是尽力了。郭凯森最后几天一直发烧,但戏却一场都没耽误。那天拍一场淋雨的夜戏,郭凯森烧到了39度,导演说找个替身吧。结果时间太紧,找的替身根本不行。

  这场戏从始至终郭凯森都要和简中和同框,孔导和简中和在监视器里一看,靠着后期处理也整补不了。

  就在俩人唉声叹气的时候,郭凯森拔了输液的针就赶到了现场。说什么也要自己完成这场戏。之后郭凯森就这么拖着病体,一天不歇的跟着简中和把戏拍完。

  酒席简中和只是喝了杯酒,临行前真诚地拉着郭凯森的手说:“特别感谢你,森森,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我比你年长,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你尽管开口。”

  郭凯森囔囔着鼻子,肿着眼泡,一脸的狼狈样,但发自内心的善意还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好看。

  “谢谢简哥!简哥一路顺风!提前祝您演出成功,简哥!”

  郭凯森又在剧组呆了两天,补拍了几个镜头,就要回家了。

  回家之前郭凯森给雷军打了电话,电话里把自己怎么病了,怎么不舒服,如何发烧,打着吊针淋雨拍戏的事跟雷军都说了,弄得雷军跟犯了罪一样,不停的说:“哎呦!哎呦!那可怎么办?”这样的话,听得郭凯森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郭凯森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心理,从小到大只要一生病,不看见雷军他什么事都没有,多难受,多痛苦全能忍,只要一看见他,郭凯森立刻就委屈得不行,马上就变个脸,矫情起来。因为他知道,除了雷军,没人会在意他痛不痛,痒不痒。

  跟往常一样,把雷军折腾得差不多了,郭凯森就可以提要求了。

  “……明天上午我坐组里的车回公司,那我一出发就给你发微信,你算着时间到公司接我。这些日子天天除了吃剧组的盒饭,就是吃方便面什么的,想喝碗粥都没有。特别想喝海鲜粥了……”

  “买,买,我给你买啊!我去接你,然后再去给你买粥。你好好睡一觉,再想想,想吃什么提前发给我,我都给你买。”

  ……

  第二天郭凯森到公司的时候,天都黑了。所有的倒霉事都让他们赶上了。本来说好了上午出发,结果车子还没上高速,就坏了。几个人开始等着司机修,折腾一个小时,司机才说修不好,换车吧。然后才给刘制片打电话。等刘制片再派车过来,中午都过了。

  郭凯森这一歇下来,身体所有的不适都来了,今天本想多睡会,却起了个大早,结果还遭遇坏车。如今好几个小时过去了,早饭都没吃的他,都要虚脱了,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只能吃几片饼干充充饥。心里想着,马上就回家了,回家哥哥把吃得喝得都预备好了,心里就安定了许多。

  可今天的黄历就是诸事不利,不宜出门啊!刚到河北界,修路,断断续续的差不多10公里,走了半个多小时,好容易过了,车祸,堵得没有头。

  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一点动的意思,两个小时过去了,有人说,处理了,吊车到了,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吧。

  本来只有不到3个小时的路,郭凯森他们走了一天。到了公司,上楼跟林丹华汇报了一下情况,那个难受劲儿简直就要直接昏倒了。

  完了事郭凯森赶紧往停车场奔,老远就看见雷军站在车旁边了。郭凯森一下子就软了,真的一步都走不动了。

  雷军来了好久了,眼睛一直就没离开大厦出口。终于看到郭凯森慢慢吞吞的出来了,雷军车都没锁,跳下车就往门口跑。

  “这儿了这儿了!祖宗,怎么这么半天?是不是还发烧啊?咱们要不先到医院看看?”

  没等郭凯森反应过来,雷军已经站在他身边,一双眼睛里全是心疼。

  “脸色太难看了。还瘦了。”

  郭凯森所有的疲惫终于有了放下的处所。毫无顾忌的依靠在雷军伸出的手臂中,任他半拖半抱地把他弄上车,半闭着眼睛,一句话都懒得说。雷军真的是几乎把他抱到了车上,让他坐在副驾驶上,给他系上安全带。心疼啊!

  脸色就不说了,黄里透青,眼泡子肿着,鼻子下面都破了,那肯定是不断擤鼻涕弄得。嘴唇干得仔细一看都是小口子,甚至还有血丝。雷军看不下去了,伸手摸摸郭凯森的额头。

  “好像有点烧呢。咱们先去医院吧。”

  郭凯森有气无力的拽住雷军的胳膊。

  “回家。我都一天没吃饭了,快要饿死了。”

  “啊?怎么一天都没吃饭呢?行行,回家,回家。什么都预备好了,咱回家啊!”

  没多大功夫就到家了,郭凯森先喝一杯西瓜汁,吃了一小包馍片垫垫底,就去洗手间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换上早就预备好的睡衣睡裤,开始喝那窝热热乎乎的海鲜粥。

  喝完粥,一身的汗,郭凯森还想去再冲个凉,雷军没让。打了一盆温水,亲自给他擦了身。然后就赶他回屋睡觉。

  终于又躺在自己舒服的床上了。郭凯森美得直叹气。

  “哥,要不人家都说,哪都不如家好。我睡了啊,明天我就回魂儿了,然后跟你白话啊!”

  忙了半天的雷军看着郭凯森几乎是秒睡的架势,心里酸酸的。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有人说什么戏子挣钱真容易之类的话,雷军都要站出了反驳:怎么容易了?这天底下就没有容易的事!你能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吗?你能大热天穿着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谈笑风生吗?你能三九天穿着单衣单裤嘴里含含着冰说台词吗?你能一天就睡两三个小时,而且就躺在棚里的道具箱吗?老话说的好,别光看贼吃肉,也得看贼挨打啊!

  家里这个小贼睡得好沉。雷军半截进来又拿耳温枪射了他几次,没烧,这心才算真的踏实了。

  回到卧室,雷军跟梅晓洁打了会儿电话,主要汇报他们家祖宗情况。说得梅晓洁心里都挺难受的,决定明天让乾乾她姥姥包包子,猪肉香葶的,郭凯森最喜欢吃。

  撂下电话,雷军看了会儿电视,怕影响郭凯森睡觉,雷军一直看得是默片电视上发出的光闪啊闪,屋里却一片清静。这样的氛围让雷军也困了。

  关了电视,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刚回了卧室,雷军的手机响了。看了一下来电显,雷军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笑容。

  “哥,还没歇着呢?回家了吗?”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不知怎么搞的,雷军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那个,什么,哥,有事……出……出事了吗?”

  又是片刻沉默。

  “他……走了。两个小时前。很突然。一下子就完了。120来得时候,人已经完了。”

  轮到雷军沉默了。

  “原来想不告诉你了。后来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跟你说。按旧例停灵三天,家里也不会大操大办,他虽然什么话也没留,但以他的性格一向讨厌这些的。你……就是告诉你一声,没什么事了。”

  林丰要挂电话了。

  “哥,我明天上午两节课,来不及倒了,上完课我就跟学校请假。一会儿我就上网订票,订机票,争取尽早过去。”

  林丰眼泪唰啦就下来了,控制不住的哽咽让雷军心里挺难受的。

  “哥,节哀!”

  林丰努力调整了一下。

  “好。订好票给我发个信息,我去接你。”

  匆忙放下电话,林丰站在空旷的院子里痛哭了一场。

  ……

  从第一次到T市见雷军,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

  林丰没有跟林森说过他见到雷军的事,一句都没说过。

  林森很想知道,但他不问。他害怕,胆怯,他觉得自己没资格。

  洪梅把林丰发给自己的相片悄悄转发给了林森。林森拿着手机,找了街边的小店,把它们都打印出来了。没事就拿出来看看,还给周围的邻居看,就爱听人家说,这小伙子长得可真帅!老林,像你!这两句话。

  林森年轻的时候,脾气倔强,不合群,老了以后,变了性,在小区里认识不认识的人,他都要搭话。

  这几个月,大家都知道了林森有一个妹妹,妹妹的儿子是个职业球员,现在当老师,很帅,特别象舅舅。

  “简直就跟我年轻时一模一样,比我儿子还像我,呵呵呵!”这句话一直挂在嘴边,洪梅听到了,告诉林丰,还说,听了很心酸。

  洪梅的这句话让林丰很不高兴。一晚上都不说话,临睡时突然说:“世上没有后悔药。”

  洪梅一愣,没说话。

  世上没有后悔药。真的。

  当初是你自己选择的放弃,不,是抛弃,如今你这样又能怎样?死了的活不了,活着的就算真的说了原谅,你就能坦然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