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五十一 奔丧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45 2016-09-19 16:40:33

  雷军和郭凯森给家里的长辈修了新墓碑,两人照了相片发给了林丰。看的时候,洪梅也过来看,林丰就随手转发给了她。

  洪梅这次没有主动给林森看。她怕他看了难受。结果却被林爱悦给搅了,她拿了妈妈的手机,给爷爷看她给邻居家小狗照的相片,结果就让林森发现了这些。

  林森当时就哭了。林爱悦也哭了,让他吓的。

  林森说他想要去一趟T市,给妹妹扫个墓。洪梅和婆婆都劝他,过一过再说。现在过去,雷军还没有准备好,俩人就这么一见,会尴尬。

  林森说,我不怕尴尬,我去看看我妹妹,谁还能拦着不成。

  林丰就是这时候进来的。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泪流满面的林森。

  “您要知道,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去或不去,改变不了什么。我劝您还是省省吧!”

  说完那句话,林丰掉头就走了。回家以后,洪梅跟他发了脾气。说他是混蛋。

  “他对不起所有人,但起码不欠你的。就算欠你的,他也是生你的父亲。你这样待他,合适吗?”

  “他又是如何待他的亲人?姑姑死得那么惨,死前求他帮助他不理,死后唯一的孩子被送到了孤儿院他不问,所以奶奶到死都不理他!你要我怎么待他?我待他已经很好了!”

  林丰第一次跟洪梅这么大声吵,他不想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但并不表示这些事情不存在,不让他气愤。

  洪梅深深叹了口气。

  “林丰,你说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真的是没有。我劝你,是想你也不要走你爸爸的老路。”

  这句话,好像真的触动了林丰。他不说话了。

  那天以后,林森变化很大。

  他不爱出门了,要不是怕妻子闹,他甚至连床都懒得起。

  他懒得说话,要不是林爱悦每天下了幼儿园都要来家里,叽叽喳喳的跟他讲班里的长长短短,他跟谁都没有话说。

  他没有再提去T市的事,就像忘了一样,甚至是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一样。

  林丰那阵子特别忙。出差,开会,好几天都没回家。周末的时候,终于按时下班,然后到林森这里吃晚饭。

  洪梅给他发微信了,告诉他林森的变化。虽然很忙,但他还是有些被触动。今天一来,觉得他果然轻减了不少,并且更加苍老和憔悴了。

  吃饭的时候,如果不是林爱悦这个小话唠不停的说啊说啊,这顿饭就是四个哑巴的聚餐。

  “下个周末,我能空出两天时间,回头我跟军军说一下,我们一块儿去T市,让他到机场接一下。”

  林丰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突然,突然的林森的筷子都掉了。

  “你……你……”

  “我跟军军说过,碑修好了我会过去的。您也想看看,就一起吧。”

  林森当时是什么表情,林丰没看见。正好有个电话进来,他出去接电话了。

  再回到屋里,餐桌已经撤了。林森也已经回了卧室。

  回到自己家,林丰接到了一条短信,林森发的,只有两个字:“谢谢!”

  看着这条短信,林丰眼眶湿了。拿着手机,他很想给他回复,但最终却没有。

  又过了一天,他死了。

  真的后悔了。原来买不到后悔药的滋味就是这样的啊!一时间,林丰觉得自己其实跟林森一样,对待自己的亲人,竟然如寒冬般冷酷无情。

  ……

  雷军和郭凯森转天就到了。

  郭凯森还病着,雷军本不想让他同行。可郭凯森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坚持要随行。

  林丰没有来接他们。来的是洪梅和林爱悦。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彼此却完全没有陌生感。洪梅热情的抱了抱雷军和郭凯森,低头对林爱悦说:“这是你叔叔、小叔。”

  小姑娘穿了一身白色孝衣,乖巧伶俐,清秀可人,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好奇的看着两位陌生的叔叔,忍不住让人心生怜爱之情。郭凯森爱抚的蹲下身子,摸摸她的头。

  “你好,悦悦,谢谢你来接我们。你真漂亮,真人比照片还漂亮。”

  小姑娘有些羞涩的笑了,小手轻轻地拉住了郭凯森的衣襟,洪梅也微微一笑。

  “要说谢谢小叔叔夸奖——对不起啊,军军,森森,上午市里领导过来吊唁,你哥没法来接你们。这么老远赶过来,辛苦了。”

  雷军连忙摆手。

  “您这么客气干嘛。其实不用接的,我跟哥说了,不用接的。那个,那个……老人还好吧?”

  洪梅轻轻点点头:“爸爸走得突然,一点准备都没有。妈妈自然很难过。接受不了。血压一下子就上去了,吃药也控制不了。我们怕出危险,今天早晨送她去医院,已经留院观察了。”

  雷军和郭凯森都有些着急了。

  “那……那您还来接我们干嘛!赶紧走吧,走吧!”

  “是呀,您开车直接去医院吧。我们带着悦悦回家就行。您不用操心,我们有地址,打个车就行。”

  兄弟俩发自内心的善良,让洪梅感动不已。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林丰的纠结,明白他无法原谅父亲的原因——伤害这么好的孩子,真的是天理不容啊。

  虽然雷军和郭凯森一再推辞,洪梅还是坚持把他们送到了家。

  灵堂设在林森家。说是不操办,但以林丰的地位,就算自己不想,自然会有人替他做。

  花圈花篮摆了一院子,院子外面也摆得满满当当。洪梅的车刚一到门口,就有人过来帮着停车。洪梅把车钥匙交给帮忙的人,带着雷军郭凯森往院子里走。

  林森的家是一个独栋别墅,三层楼,外加一个小院。这是林森当年卖了一个技术专利之后买的,已经十几年了。虽说小区的整体环境落后了,但依然不负当年的豪华。

  一走进小院,雷军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入了心头。站在小院里,雷军的心如刀割般的疼。鬼使神差,这房子,竟然和自己记忆里的家一模一样,甚至院子里都开着一样的花。

  没等人通报,林丰就从里面出来了。穿着白衬衫,型容憔悴。冲着雷军和郭凯森点点头:“来了,一路辛苦。森森,你的电影杀青了?都还顺利吧?还想着去探班呢,一直脱不开身。”

  “顺利。昨天回的家——大哥,您节哀。”

  雷军没说话,郭凯森说话的时候,他也跟着点头。

  负责丧仪的人跟着出来了,看见雷军和郭凯森,连忙问道:“林局,这两位是亲属还是……”

  林丰还没来得及说话,雷军先开口了。

  “亲属。是……是外甥,我们俩是外甥。”

  “噢,噢!那……那里面请,来给舅舅行礼吧。”

  外甥,舅舅,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再平常不过的称呼,在这个空间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看着雷军跪在林森的遗像前恭敬的叩首行礼,林丰忍不住泪眼模糊,而洪梅则哭出了声。

  “爸爸,安息吧。军军这么善良,他不怪您了。”

  雷军和郭凯森在N市呆了三天。安葬完林森,雷军跟郭凯森商量了一下,决定问问洪梅,要不要去看看另一位老人。

  “嫂子,明天我们就回去了。那个她……大娘,身体怎么样了?我和哥哥想……是不是应该……又怕……毕竟老人家身体不好,我们去,会不会刺激她?您说怎么办好呢,嫂子?”

  郭凯森代表雷军发言,可也是觉得有点尴尬。好在林爱悦始终腻在他身边,,好歹还给他打些掩护。

  郭凯森始终都有孩子缘儿,不过两天的功夫,林爱悦就把他爱得不行,甚至表示愿意跟着小叔叔一块儿回T市,气得洪梅骂她是个小没良心。此时此刻,她又像一个八爪鱼一样的缠在郭凯森的身上,听着他跟妈妈说话。

  “你这么缠着小叔叔,是想累死小叔叔吗?”

  洪梅忍不住上前要拉她下来,郭凯森笑着挡住了。

  “不累,一点不累。我们俩一会要出去玩会儿呢——嫂子,您看我说的事,怎么办才好?”

  洪梅也为难。公公出事以后,婆婆受不了打击,病体沉疴。公公的身后事他们没让她操持,但大小事还是都跟她做了通报。

  知道雷军来了,以晚辈的身份行了礼,尽了孝道,老人哭得不行。她知道这些年丈夫最大的心病是什么,更知道这份罪责,自己也难逃干系。

  她很想见见这个被他们丢弃的孩子,她想代替丈夫亲口跟孩子说声对不起。作为医生,洪梅觉得这个情形如果让她见,过分情绪会让她的病雪上加霜;作为儿媳,洪梅又觉得不让她见,留着这个遗憾,对她何尝不是一种打击。如今郭凯森问她怎么办,她也想问问谁,应该怎么办。

  林爱悦看妈妈不说话,开始催着郭凯森出去玩。郭凯森耐心的安抚着小姑娘,一双眼睛诚恳地看着洪梅。

  “悦悦,乖啊,你到外面找叔叔给小叔叔要一瓶矿泉水,要凉的,好吗?”

  林爱悦点点头,从郭凯森的身上下来,跑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