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四十七 找抽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05 2016-09-15 16:49:28

  雷军哼着小曲从卧室里出来,脸上的笑还清晰的挂着。一眼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得意洋洋的郭凯森,不禁吓了一跳。

  “靠,怎么也不出声?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说森森不但形象好,还聪明那会儿回来的。”

  “切!脸皮真厚!臭不要脸!”

  “又不是我说的,是你在嘚瑟。干嘛那么沉不住气,还给大哥打电话。臭显呗!”

  雷军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你管不着!我乐意显呗!我刚才跟哥哥一说,他比我还高兴呢,他还说要一定要去探班呢!”

  “真的假的?大哥才不会去呢!他哪有时间啊!不过你可以去,还有梅姐,晓华,你们都要去。这戏在涿州影视城拍,不远的,整个拍摄期大概就三个礼拜。你们每个周末都来看我,然后带上各式各样的好吃的,好不好?”

  雷军踹了他一脚。

  “看把你丫臭美的——不知道你会回家,以为你会直接去酒店呢。答应晓洁去接她呢,要不你跟我一块去?”

  郭凯森把身子往沙发里靠了靠。

  “我又不是电灯泡,才不去呢!我玩会儿游戏,然后打车过去。今天咱们都别开车好不好,要不然又喝不了酒了。

  ……

   海底捞吃得很痛快。梅晓洁姐弟来了,朴哥带着女朋友安美吉也过来凑热闹。

  安美吉是延边鲜族,上中学的时候跟父母去了韩国。毕竟是在中国长大的,就算家人都在那里,大学一毕业,还是找了个工作,回中国来了。如今是一家著名韩资企业的首席翻译。

  朴哥和她是在一个嘈杂的聚会上认识的。朴哥后来总跟大伙说,一片混乱中,安小姐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简直就把那帮妖艳的妖精们甩了好几百里。朴哥一眼就看上人家了。既然看上了,朴哥就要立刻行动。恰巧有个好哥们跟安美吉说得上话,主动请缨帮着搭桥。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安美吉后来说,她那天也注意到了朴哥,而且印象尚好。

  很快,朴哥再出入朋友聚会的时候,就有个韩国女朋友陪了。今天参加郭凯森的所谓“庆功宴”,朴哥来,安美吉当然也得来了。

  大家都是老熟人,又都说好了今天谁都不开车,酒自然就喝开了。

  梅晓洁酒量一般,但二、三两白的一点没问题,安美吉酒量则很好,她最高纪录是一瓶五粮液,喝完了自己回的家,洗衣服洗澡,睡觉,第二天准时上班。

  饭桌上的两位女士既然都不拘着,几个大男人当然就更加不控制了。推杯换盏,谁也不用谁劝,就是为了喝得痛快。

  郭凯森站起来举杯好几次,发表了一次又一次热情洋溢的演讲,感谢这个,感谢那个,把酒席弄得跟颁奖晚会一样,把大家逗得不行。折腾完感谢,他又转移目标,跟梅晓洁玩命,一口一个姐叫着,说什么也要她说个痛快的,到底要不要当这个嫂子。

  梅晓洁也喝得不少,翻白眼的力度更加大了。

  “你管呢?我就不说个痛快,怎么了,不行吗?”

  梅晓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怎么不能管,就管!森森哥,我挺你!梅晓洁!你怎么就不能说个痛快?雷哥这样的要是还能让你别别扭扭的,那你就别结婚了,打光棍儿吧!”

  梅晓洁气得直拍桌子。

  “住嘴!住嘴!梅晓华!再说我翻脸了!”

  雷军也大了,不分青红皂白,坚决站在了梅晓洁的一边。

  “住嘴!郭凯森、梅晓华!一块儿住嘴!不许招惹晓洁,你们要是再让晓洁生气,我抽你们!”

  朴哥笑得不行:“你们俩个傻蛋,活该!”

  安美吉也笑:“关键时刻,雷子心里只有晓洁呢!你们就是杞人忧天。”

  郭凯森和梅晓华遭此重创,自然不能善罢甘休,你一句我一句的展开反击,只是说得也都没什么新意,主要就是说雷军没良心,梅晓洁也没良心之类的话。

  雷军根本不理他们,专心致志地为梅晓洁剥螃蟹,郭凯森盘子里的肉没了,他都忘了给他涮。

  不过没等郭凯森借题发挥,梅晓洁已经把涮好的牛肉、羊肉、鱼滑一样一样的放到了郭凯森的碟子里。

  “要不要再烫点菜?茼蒿还是豌豆苗?”

  郭凯森嘟嘟嘴,狠狠地看了一眼雷军。

  “死雷军!没看见我这碟里没货了!还好有梅姐管我。梅姐,你就说句痛快话吧,当我嫂子不好吗?”

  “怎么,梅老师也有新生活了?这是要当谁的嫂子啊?”

  随着熟悉的声音传来,大伙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门口,门推开了。进来的是赵伟成。

  “在停车场看见朴哥的车了。知道朴哥在这儿吃饭,就想着过来请个安。可进了场就下不来了,折腾到现在,都准备走了。上个洗手间,路过这儿,听见声儿了,知道这屋坐着的都是朋友,就进来了,呵呵呵!”

  屋里一下就冷了下来。没人说话。

  赵伟成明显是喝多了。本来去洗手间的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进这个包间。

  自从做了大老板,赵伟成就没来过这样嘈杂的地方。今天是当年的老同学侯英华,当了一方诸侯的土财主来看他,自作主张选得这里。

  到了这里一看,除了侯英华,还有几个相熟的老乡,都是在老侯手底下打工的。

  虽然赵伟成打心眼里瞧不起侯英华,但对他的财力还是很艳羡的。当年从他爹的手里接过那个半死不活的乡镇企业,也不知到他烧对了哪根香,一年一个样,不到5年,就成了绝对的县首富,甚至在地区也排得上名。

  不要小看这个县首富,赵伟成的老家十年前发现了稀有金属矿,地区首富那可是身家过百亿,能对全省GDP产生影响的主儿啊!所以侯英华就算没到过亿身家,也差不到哪去。

  如今的侯英华开着宾利,穿着名牌西装,鞋也是巴黎买的,手表是镶着钻的“金劳儿”,还有大钻戒,大金链子,沉香木的佛珠手链,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贵气,虽然很难看,但却能亮瞎所有人的眼。

  一行人进了早定好的包间,侯英华就大呼小叫的可着鱼缸要,龙虾,象拔蚌,刺参、活鲍鱼、海胆,什么贵来什么,肥牛要神户的,肥羊要新西兰的,菜得是有机的,都完事了,最后还得要一盘五香炒花生米。

  对这样财大气粗的大老板,服务员当然要多热情有多热情,可这五香炒花生米饭店它真的没有,大师傅也不会炒啊!

  侯英华的劲儿上来了,此时不嘚瑟什么时候嘚瑟啊!

  “有也不吃你们的啊!去南城西北角的菜市场,第二排34号,老五果仁,就买他们家的。”

  边说便掏出三张老人头:“打车去。买半斤。剩下的是小费。”

  看着侯英华狂傲的做派,赵伟成那叫一个烦啊!整个一个傻逼有没有。你以为人家拿了你的钱会念你的好么,人家会说这个臭老坦儿,暴发户,就他妈一个大傻逼!

  面上赵伟成还是笑着,心里的鄙视却越来越强烈。真是后悔一时冲动答应赴这个约。

  一顿饭,侯英华夸夸其谈,赵伟成基本搭不上话,也懒得搭话。除了嗯啊嗯啊,就是各种笑,然后就喝酒吃菜。

  不知不觉就喝得有点多,本想就这样散了,哪知道他们还要去洗浴中心,而且借着酒劲儿死气白咧的不让赵伟成走。

  赵伟成本来就喝得有些难受,被他们这么缠着心里更是烦躁,于是就想借机上厕所,然后来个尿遁。没想到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尤其听到了要让梅姐当嫂子这句话,不知怎么就冲动地推门了。

  眼看局面如此尴尬,朴哥站起来,率先打破了这个沉默。一阵很干的假笑过后,朴哥说:“赵总啊,难得在这么老百姓的地方遇见你,呵呵。你吃完了是吧,我们也差不多了,一会儿就散了。”

  很明显,朴哥是给赵伟成台阶,让他说句那好,我还有事,先走了之类的客套话。可他就是给脸不要脸啊。

  “梅老师,看见我就绷脸是吧?潇洒点呗,人家不都说再见是朋友吗,呵呵呵!”

  早就看他不顺眼的梅晓华一步站到了梅晓洁的前面,拳头攥得嘎嘎响。

  “懂事呢就赶紧走,找打呢,就接着废话!”

  酒壮怂人胆,赵伟成还真就来劲儿了,伸手就去扒拉梅晓华。

  “一边待着去,有你屁事,傻逼!”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梅晓洁冲过去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闭上你的脏嘴!你是不是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啊!这个嘴巴子早该赏给你了,滚!”

  梅晓洁的这一掌打得特别狠,赵伟成顶着一个印着红手印的脸,没有片刻犹豫,伸手奔着梅晓洁的脸就去了。

  “你他妈的……”

  赵伟成的手离梅晓洁还老远,话也还没说成句,一颗牙伴着一口血,直接飞了老远,人更是狼狈的趴在了地上。

  当赵伟成抬起头时,雷军挡在梅晓洁面前,冷似冰霜。

  “你真是给脸不要脸,这一拳是你自找的。”

者也

中秋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