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四十八 缘分到了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4 2016-09-16 08:46:38

  赵伟成拽着旁边的桌子腿,才能站了起来。包间一片大乱,他的酒醒了,大脑急速运转,这事该怎么办。饭店的服务员保安来了好几个,侯英华也听到信儿过来了。

  雷军是运动员出身,出手就比一般人重。只是一拳,就让赵伟成的脸肿的好像猪头。

  “谁!是谁!打人!还打得这么狠!这都破了相了!报警!怎么还不报警!”

  侯英华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旁边的人已经打了110。很快,警察就到了。

  朴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知道这事不能躲着,但怎么说还是很有些技巧的。虽然只有一拳,如果姓赵的咬着不松口,也够得上是轻伤害了,那是要接受治安处罚的,如果这事就是喝多了,一言不合出重了手,最多也就赔点钱而已。

  “那什么,警官,这不就是喝多了点……”

  “人是我打的,跟别人没关系,有嘛事问我吧,”

  朴哥刚开口,雷军就站到了他旁边,痛痛快快的说。

  警察看看坐在一边,一脸血的赵伟成。

  “先都回所里吧。你怎么样?先去医院验伤?走得了吗?叫120吗?”

  侯英华几个跟着闹。

  “验伤!必须验伤!好家伙,这还得了,把人打成这样了!这还不得脑震荡了!120,打120!”

  此时的赵伟成的大脑已经一片清明。把110找来,已经让他很是恼火了,还他妈的120 ,难道真的要把事情闹大吗?他赵伟成这么个有头有脸的人,在这么个破地方跟人打架,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现眼吗?

  何况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前妻、前小舅子,前妻的前男友,就这三个人,就够他上社会版了,就算他不在乎,柳如青也饶不了他!

  雷军这个王八蛋确实可恶,但现在自己最惹不起的还就他!跟N市的项目已经进入最关键的时刻,就算林丰不是这个项目的直接负责人,如果这个节骨眼上,因为这一拳把他弟弟弄进去,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去他妈的120!这次他可不能让侯英华他们再他妈的折腾了。

  一把拉住那个准备打电话的手,肿着脸做了个微笑的表情:“对不起,警官。喝得大了,干什么都少了分寸。都是朋友,没事了。那个什么,看看人家饭店有没有损失,要是损失了我赔。”

  赵伟成既然都表态了,警察们也乐得清闲。见他识时务,朴哥赶忙趁机过去和稀泥。侯英华几个人不服气,说什么也要肇事者道歉,还得给赔偿。

  “大牙都少了一颗,那不得瞧病啊!不得镶个新的呀!种个牙得多好钱啊,你们知不知道。还有,瞧这脸肿的,也不知道会不会脑震荡,得做个脑CT,最好做个核磁……”

  没等他把话说完,梅晓洁从书包里掏出一个信封,这是临来的时候,她刚在ATM机上取了5000现金,准备明天给乾儿报个钢琴班。

  “5000块,你先拿着。如果不够,随时打电话给我,实报实销。至于道歉,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不可能。”

  侯英华还想说什么,被赵伟成拦住了。

  “行了,行了!这样,我也不客气了,这钱我收着。那个什么,警官,要是没什么事就这样行吗?我去挂个急诊。那个老侯,候总,就这样吧!”

  事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朴哥带着郭凯森去送110的警察,也很快就回了了。

  雷军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朴哥:“对不起啊,哥,还有安姐。让你们跟着受累,还……还……安姐,让你见笑了。”

  朴哥还没表示,安美吉笑着摆摆手。

  “这很平常。跟着朴哥见识这样的场面不是很正常吗?这一拳打得很应该。没有点血性还能叫男人吗?”

  一句话让郭凯森和梅晓华一起竖起了大拇指,朴哥更是骄傲得上了天。

  “安姐,你可真cool。你有妹妹吗?有的话记着介绍给我啊!”

  “终于知道我没吹牛了吧?咱得媳妇,就是甩外面那些妖艳的小妖精好几百里。对了,晓华,你姐也够酷,那大嘴巴子打的,痛快。”

  梅晓洁不好意思的笑了。梅晓华则很得意。

  “小时候要是有人欺负我,我一说等着,我去叫我姐!立马管事!打嘴巴子算嘛,有一次我妈打我,我姐还要带着我离家出走呢!”

  所有的人都乐了。雷军侧脸偷偷看了看梅晓洁,眼神里充满了欣赏和喜爱。

  ……

  原以为参演的影片导演要过几天后才能回来,结果转天就到了。刘晨曦一大早就给郭凯森打电话,让他马上去公司。

  孔导的前期准备工作做得充分,回来召集主创开会,又和公司高层做了细致的沟通,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都弄利索了,立马带上大队人马直接开到涿州。

  有跟着李潇工作的经验,现在的郭凯森完全适应这样快节奏的工作方式。很快就进入状态,跟孔导单独沟通了几次,孔导非常满意。人前人后的夸,不愧是李潇推荐的孩子,很不错。

  郭凯森进组之前,雷军本想要帮他做些准备的。结果学校派他去沈阳参加交流活动,7天,必须去。活动本来是由组里的另一个老师负责的,可她的孩子病了,肺炎,还挺厉害,都住院了。组里其他两人也都是有家庭负担的人,能拔腿就走的,也就雷军一个人了。他没法推辞。

  虽说郭凯森这次拍戏周期并不长,而且只是到涿州,开车过去一趟,到不了3个小时。可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他走,他负责收拾。当甩手掌柜的,雷军是第一次。

  出差钱,雷军特意去找了趟梅晓洁,请她给帮个忙。梅晓洁自然没二话:“踏实走你的吧,回头生活日用品,吃得喝得你开张单子给我,我给他归置。放心,不会比你弄得差。”

  雷军忙着道谢,然后又从书包里掏出一个信封。

  “本来想给你转账的,后来一想,怕你又得折理,拒收,就取了现金,你拿着。”

  梅晓洁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

  “什么意思?”

  “人是我打的,钱当然是我赔了。那天我没带那么多的现金。”

  雷军说着,就往梅晓洁的手上塞。梅晓洁气愤地把他的手打掉,信封也掉在了地上。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我分这么清楚是吗?我梅晓洁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人?如果只是一般朋友的话,那么雷军我告诉你,那天你给姓赵的那一拳给我解了大气了!我应该付你钱!”

  雷军弯下腰捡起信封,连忙解释。

  “不是的,不是的,晓洁,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就是……总之我是不愿意你花钱,不是,我不愿意花女人的钱,也不是……嗨,我也说不清楚。行了,你……你别生气了,你要是不想要这钱,那我不给了,行吗?”

  梅晓洁转过头不理他。雷军沮丧的直摇头。

  “唉,我这个人还真是巨不会办事呢!知道我要给你这钱,森森说我肯定得把你惹毛了。结果还真是的。其实,我……”

  梅晓洁背对着这雷军。听着雷军的话,脸上的表情在慢慢的变化。她看不到雷军的沮丧,却猜得到他的心。

  为了维护晓华打赵伟成的那一记耳光,梅晓洁当时没有犹豫,如今也不后悔。雷军的那一记老拳,还有霎时从赵伟成嘴里喷出的血和牙,则让她很震惊。回忆当时的场景,她看见并且知道赵伟成要对她出手的,她本就想迎上去跟他硬碰硬的,结果,就这么迅雷不及掩耳的变了风向。

  瞬间以后,世界变得乱哄哄的,雷军还是那么镇静,那么的敢担当,那时那刻,她知道有他在,她什么都不用管。

  原来被人保护的感觉是这样的,踏实,安定;原来这就是她非常想拥有的生活。

  那个夜晚,梅晓洁拿着手机想了好久好久,她突然紧张了,她不想等她说的缘分了,她想如果缘分迟迟不来,自己就真的只和他做朋友吗?又或许,这缘分早就到了,只是自己愚钝,看不出,白白辜负了上天的垂爱呢?

  翻来覆去,想了又想。一直到天亮。

  上班的时候,精神不好。教孩子们唱歌的时候,唱错好几次,弹琴的时候也弹错了好几次。

  不好意思的跟宝贝们道歉:“老师脑袋突然失灵了,对不起啊!”小朋友的宽容的哈哈哈,一上午小朋友们一直说,梅老师的脑袋失灵了。

  中午就接到了雷军的电话,说下班有事找她。她竟然慌乱了一下,慌乱得连电话另一端的雷军都感觉出来了。

  “怎么?有事吗?”

  “没,没有。下午,不,下班。就下班吧。你不用来接我,不顺路。到我家吧,都方便。”

  一下午,梅老师的脑袋又恢复正常了。讲故事,做游戏,玩得可开心了。回家不久,雷军就来了。然后就说了自己出差的事,说了郭凯森进组的事,又拿出了5000块钱给他,现在又让她的气恼吓住了,傻傻的站在她的身后不知所措。

  雷军僵在那里好久了。久得就要坚持不住了。

  “那,那……那我就先走?”

者也

下周我想开个民国时期的文,想问问大家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哀家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