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三十五 皆大欢喜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884 2016-09-03 09:15:51

  雷军出去的时候,正赶上学生放学,他躺在担架车上,就像被展览一样。被学生家长挠得满脸的血还没弄干净,狼狈的样子让雷军除了害臊连疼痛都感觉不出来了,几次想起来,或者换个体位把脸藏起来,可腰不给力,根本就动不了。

  “雷老师!雷老师你怎么了?”

  “雷老师,你怎么流血了?你跟人打架了吗?”

  “雷老师……”

  不断有人再叫他,甚至还有小手伸过来摸他,他想闭上眼睛装死得了,可又怕学生害怕,只能笑着一遍遍的说:“没事,没事……”

  从教学楼到救护车上,最多不过100米,总共走了不到5分钟,可雷军却觉得好长好长。

  事情以雷老师的壮烈负伤而告一段落。学校以人道主义立场考量,补助了学生1000元的医药费,而他们伤人的事,当事人主动表示不再追究了。

  这个结果差点把郭凯森给气死!

  不但伤了腰,还弄了个满脸花,差点没毁了容,连个道歉都没有,就这么算了!这世界还有公理吗!要知道这样,当初就该让他们家孩子摔个断胳膊断腿,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疼!

  雷军根本就不想让郭凯森知道这件事,料到如果他知道了就得闹个没完。可人算不如天算,校长他们到医院看望他,并说起这事的时候,刚巧郭凯森就在。又不好赶他出门,只能让他在一边听着。眼看着他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雷军害怕他说什么过头话让校长下不了台,急急忙忙的说一会儿要做复健,让校长他们先走。

  事情这么个解决方式,其实校长心里也不舒服。她当然不愿意委屈了雷军,可怎么办呢?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要是真能做到黑白分明,该多好!

  校长磨磨唧唧的迟迟不动身,郭凯森的难听话跟着就来了。

  “这是不是就叫和稀泥啊?一码归一码。他们家孩子受伤的事,法院不是判了吗?是不是没我哥责任?可她们打我哥是事实对不对?110出警了,医院也有报告,腰是怎么个伤法,让报告说话,还有别的伤,也都明面摆着呢!当时的样子我都照相了。我们不同意和解,我们要做司法鉴定,我们要打官司!”

  郭凯森的话让病房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校长看看雷军,又看看郭凯森,叹口气没说话。教务主任拍了拍郭凯森的肩,想说几句息事宁人的话,可张了张嘴,又不知该怎么说。

  雷军瞪了郭凯森一眼,赶紧打圆场。

  “校长,主任,您别过意,我弟就是着急,他心疼我才这么说的,这事处理的挺好,我同意,真的,同意。”

  “凭什么同意!我不同意!我就是要……”

  “郭凯森!”雷军绷脸了。

  “你出去,给我买盒烟来。好几天没抽烟了,特别想抽。听话,去给我买。森森!”

  郭凯森知道雷军的底线,也知道这件事他左右不了他。虽然心有不甘,可继续闹下去也不会顺了他的意。于是他瞪了校长和主任一眼,恨恨地出去了。

  屋里一片尴尬。

  “小雷,这事……这事让你受委屈了。”

  “没有没有。校长,应该这么处理,真的,我觉得学校处理的很好。这事无论真相如何,毕竟因我而起。在处理这个事情的过程中,学校一直尽最大的力量保护我,我都知道,也特别感恩。您别跟我弟一般见识,他小孩,不懂事,不礼貌了,我替他给您道歉。”

  雷军从来不是虚头巴脑的人,在这个学校工作这些年,不论领导还是同事都知道他的脾气,谦和有礼,是个难得的老好人。如今看他受了委屈还这么替别人考虑,已到更年期的校长大人,一个没控制住,眼泪都掉下来了。

  主任也是个老大姐,看校长哭了,也一下子红了眼眶,把雷军吓得话半天都说不出一句整话了。

  不过领导就是领导,一时失态,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唉,压力大呀!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想你这么识大体的,基层工作真的是越来越难做了。小雷,感谢你能顾全大局,这件事给你带来的痛苦,学校会想办法尽量补偿的。”

  ……

  雷军这次卧床半个月。期间郭凯森请了假,什么都不干,全职伺候他。吃饭洗漱,拉屎撒尿全都在床上进行。就是后来能动了,郭凯森也不许他下地。

  因为在处理这件事上没有听他的意见,郭凯森的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火了,所以雷军就不想再在其他的问题上忤逆这位小祖宗了,他要怎样就怎样吧。直到躺的都快要长褥疮了,郭凯森才允许他下床活动。

  这期间梅晓洁来过好几次。每次都会带些家里做的饭菜。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梅母包的饺子包子,还有熬鱼炖肉什么的。

  因为梅晓洁跟郭凯森在雷军这个事上,观点一致,于是就受到了郭凯森热烈回应。两人第一次联手数落雷军的场面,堪称经典。

  还没说到高潮的时候,朴哥来了,两人再接再厉,把雷军说得别说还嘴了,就连喘气都难。

  朴哥一下子就把自己定位成了看戏的观众,给自己倒了杯茶,看得有滋有味。

  俩人从做人应该有底限开始,说了没有原则的可怕,滥好人是没有好下场的,从古代圣贤,讲到如今社会上热议的老人倒了扶不扶,到不了上下五千年,也几乎到了说古论今的程度。

  讲事实摆道理,一唱一和,苦口婆心,声嘶力竭,歇斯底里,荤的素的的全上了,雷军可怜巴巴的求朴哥:“哥,扶我找个地方躲躲行吗?都一个小时了,实在顶不不住了。”

  朴哥刚要答应,一回头,正看见梅晓洁一脸冷笑的注视着他,郭凯森则目露凶光:“朴哥!”

  朴哥知趣的点点头:“懂了。雷子,我必须中立。不对,我支持梅老师和郭老师。你这个人问题太大,必须教育。二位老师,请继续。”

  朴哥的表现让二位很满意,再看看床上欲哭无泪的雷军,决定狠下心继续严加管教。因为他从开始到现在根本就没认过错,而且还一直顶嘴,这样的人不说他个死无葬身之地,两人就不能罢手。

  最后,在朴哥引领下,雷军终于明智地选择了投降,做了较为深刻的检讨。虽然梅晓洁和郭凯森都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雷军这个臭脾气改不了,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送梅晓洁走的时候,郭凯森意犹未尽。

  “姐,太解气了。以后他再这么胡来,我就找你,咱俩联手办他啊!”

  学校给了雷军一个月的假。工资奖金一分不少。可雷军一能动弹,又在郭凯森的强迫下歇了三天就去上班了。

  又到了每年教育局考核的时间了,学校上下压力巨大。平日里不会为升学率所牵绊的体育组,更是首当其冲,素质教育的考核,跟他们牵扯的事还真不少呢。

  雷军能在这个时候销假回来,上上下下都高兴得不行。组里其他三个老师,一致要凑钱请他。雷军厚道的笑了。

  “你们这样就折煞小弟了。还没到暑假呢,我就前前后后歇了快一个月,给你们添那么多的麻烦,我请客才对。”

  雷军在组里年龄最小,而且是唯一的男性,平日里该他做的,不该他做的都抢着做,早就被誉为最有绅士风度的小帅哥,其他组里的女老师都特别羡慕她们有个这么nice的同事。

  如今雷军提前销假回来,三个人除了感动,自然也要付出她们的爱心,出力气的活都不让他干,弄得雷军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校领导也很高兴雷军能提早上班。学校地处市区中心,寸土寸金,自然没有很大的场地。好多体育活动都或多或少的受些限制。雷军结合自己专业的特点,不但带着孩子玩起了室内足球,还和组里学体操专业的老师一起,编了一套足球操。

  这次局里巡查,对这两项活动特别重视,主管局长一声令下,表扬实验小学!因地制宜,有创新精神!全市推广!

  学校上下欢欣鼓舞,校领导更是人人喜上眉梢。吃水不忘打井人,校长提议重赏雷军。

  雷军也很高兴,但却更识时务。这么多年的社会经验,他知道自己不能接受这个重奖。因为这个重奖比起今后细水长流的“福利”,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首先在局领导那里,他把功劳彻底的给了校长和主任,说开展这项运动是校方的意思,过程中也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在校领导那里,他把功劳给了组长,让其他两位老师也雨露均沾。

  雷军这么做,其实背地里也有人议论他,说这个小雷老师城府深,会来事,可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人,真正的受益人除了感激意外,如果再生出别的意见来,外人也会说他们是白眼狼了。

  一切麻烦过后,雷军的日子过得更加轻松自在,他觉得非常满足。

  这段时间,雷军过得很轻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