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四十一 全是烦恼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24 2016-09-09 09:00:28

  既然不舒服,余斌自然会有所行动。他有他的作风,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连紫韵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节目做得好好的,就被叫停了,同时,大量负面新闻接踵而来。

  劈腿、堕胎、吸毒、整容哪一个都不是空穴来风,个个都是实锤,八卦网民迎来了狂欢的节日,紫韵挂在热搜榜首数日,想不黑也不行。

  如今没人知道当初霸气的女主播身在何处,圈里的人都知道她有今天的下场,是得罪人了。可到底得罪了谁,没人知道。

  至于米菲菲,余斌没有做得太绝。只是授意制片方把她从新上档的真人秀中踢出去换李潇上。

  米菲菲合同都签了,却被告知不能参加了。而且片方的态度还很强硬。既是江湖儿女,她自然懂得其中的道道,知道自己遇到硬茬了,如果硬拼受伤的肯定是自己,于是二话不说,拿了很少的违约金就认栽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米菲菲的退让,还让余斌满意。自然也没有再继续做什么,只是小惩大诫,很久不再登她的门了。

  事情很快就平静了,作为一方当事人李潇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作为始作俑者,余斌压根也不是为了讨好他才做这样的事,只是一番行动过后,他的心里那个影子日渐清晰,余斌越来越想念那段曾经的过往了。今天到这个酒店参加个活动,偶然得知李潇在这儿开party,余斌一点没含糊,立即拉着他们公司的boss过来了。

  不容李潇说话,余斌就给party买了单。李潇也没客气,他和他的关系,那份情谊,让他决的没有必要在这些事情上充清高,大大方方说了声:“谢了,斌哥,改天请你喝茶哈!”

  “好啊!改天是哪天?别忽悠我啊,这个礼拜我都在T市,你哪天请?”

  李潇笑了:“哪有你这样的!我就是客气客气!”

  余斌也笑了,那张天生的素脸变得生动了很多:“我就知道你小子跟我玩虚的,不行,既然说了,这茶我还就非得喝了!”

  李潇和余斌俩人有说有笑,可苦了场子里的其他人。突然间到场的几位大boss让大伙出了脸上挂着僵硬的假笑,真是大气都不敢出,

  余斌还是识时务的:“茶的事咱俩私聊,我们就杯中酒了。再呆下去,恐怕就真该让大伙厌烦了。”

  听余斌这么说,在一旁的琪姐拿起酒,连忙说到:“瞧您说的!司徒总,余总能来,我们感到无上光荣。来,司徒总,余总,我给您二位满上。”

  琪姐对付这种场合是老手了,就算人老珠黄,也一样能弄出万种风情。可每当这个时候,李潇都忍不住想笑。

  “算了吧,琪姐。我们好不容易轻松轻松,这两尊大佛往这一坐,谁还敢动啊!二位祖宗,就杯中酒吧,喝完了就接着讨论你们的国计民生去吧,我等草民还想多玩会儿呢——别瞪我啊,琪姐,要不然你跟着一块儿过去得了!”

  所有的人都笑了。郭凯森也跟着傻笑。

  有些喝多了的郭凯森刚才一看见老板进来就有些紧张,一直拘着来着,如今潇哥的玩笑让他有些松懈,一个不小心,竟然放了一个划破天际的响屁。

  当时如果有个地缝,郭凯森绝对要钻的。

  尴尬死了!在大伙的笑声中,郭凯森的脸都僵了,脑子也凝了。

  潇哥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把他拎到了余斌的面前。

  “认识一下余老板。”

  郭凯森就这么狼狈不堪的站在了余斌的面前。

  余斌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对上号了,这就是米菲菲欺负的小孩。

  “嗯,有些潇年轻时候的模样。”

  “靠,会不会说话,还能不能聊天了?老子现在很老吗?”

  余斌笑了。

  “老子还就觉得你不年轻了,怎么,不服?”

  李潇也笑了,伸手给了余斌一拳。

  “就是老了,我尼玛也不认,还要装嫩呢!不跟你废话了,郭凯森,特别好的孩子,余老板以后记得多关照。”

  余斌认真地点了点头:“你说好的孩子,我会记得。走了,你们好好玩吧!”

  到了门口,余斌回头拍了拍跟着送他的郭凯森,没说什么,就走了。

  回到家,郭凯森跟雷军说起这段,依旧很羞愤。

  “怎么还放屁了呢?我平时一点都不爱放屁啊!”

  雷军笑得前仰后合,一句整话都说不出。

  郭凯森上前踢打他。

  “没有同情心!缺德!听琪姐说这个姓余的老板要多厉害有多厉害,大投资人。看样子跟潇哥还挺好的。潇哥还把我推荐给他了呢!可我给人家留下的印象太不好了。不许笑了!”

  雷军使劲忍住了笑。

  “行了,多大的事啊!不就放个屁吗?人家大老板才不会在乎这些呢。潇哥人真好,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提携你。”

  “当然了。你第一天认识他啊!潇哥最讲义气了,要不我怎么会不舍得离开他呢。哎呦,我又想起那个屁了,实在是太郁闷了!不行,我得洗澡去了,然后睡觉。希望一觉醒来,能忘了这个倒霉事。”

  郭凯森一步三晃的去洗手间了。雷军想想刚才他说的事,忍不住还想笑。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仔细看了一下来电显示,雷军一愣。

  拿起手机,雷军犹豫了。显示的名字是赵伟成。想了又想,雷军还是接了:“喂,你好。”

  “你好!你好!好久没联系了,挺好的?”

  “啊,还行。你,找我有事吗,赵哥。”

  “有点事,那个雷子,我也不兜圈子了,我想问问你,林丰你认识吗?”

  雷军怔了一下,半天都没缓过神。

  “那个……认识。”

  明显听出电话那端的人喘了口气。

  “噢,那太好了。有个事想找你给打听打听,我们……”

  没等赵伟成继续说,缓过神的雷军把话抢了过去。

  “赵哥,对不起啊,我帮不了你。我跟林丰一点都不熟,说不上话。”

  “不是,我怎么听说,他是……”

  “我们没关系。我跟他不熟。对不起了赵哥。要是没别的事,就先这样。我有电话顶进来了,先挂了啊!”

  没等赵伟成再说话,雷军果断地挂了电话,一阵如同吃了苍蝇般的恶心袭来,让他说不出的难受。

  郭凯森从洗手间里出来了,看见雷军拿着电话发愣,就问:“谁呀?是梅姐吗?”

  “赵伟成。”

  这次轮到郭凯森发愣了。好半天才缓过神:“赵伟成?梅姐的……那个?他找你?找你干嘛?”

  “问我认识不认识林丰。想干嘛不知道,我没让他说。”

  郭凯森笑了:“真是林子大了嘛鸟都有哈,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赵伟成手里还拿着手机。

  他也奇怪,怎么会一到自己命运转折的时候,都要和这个叫雷军的人联系在一起?

  外人看起来春风得意的赵伟成这段时间过得真不算好。

  先说婚姻。妻子柳如青38岁,还是个大闺女,清白到连一次真正的恋爱都没有。这样的人自然有严重的道德洁癖。能跟赵伟成走到一起,回头想来,俩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柳如青的家世显赫,家中的官位及权臣,商自然是红顶巨贾。这样的大世面,赵伟成连做梦都不会梦到。第一次见家长,岳父岳母的派头,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就是个太监,就差一口一个嗻,说小人明白了。

  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不是没有自己的事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必要受这个罪吗?那一瞬间,赵伟成犹豫了。

  不过接下来的家宴让他大开眼界。什么叫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赵伟成算是见识了。忍一忍有可能就是这里的座上客了,赵伟成又犹豫了。

  说话间,柳家大哥突然看了看赵伟成:“你在谢伟手下干?”

  赵伟成谦恭的微微起身:“是的,大哥。”

  大哥看也没看他:“给他换个位置,你要是有兴趣这个分公司你来接吧,”

  所有的犹豫都没有了。

  管她漂亮不漂亮,贤惠不贤惠,拿不拿自己当人,这些都算个屁!权利、地位还有金钱,她都能给他,他赵伟成不要才是傻逼。

  转天赵伟成就找了律师,办离婚。然后买了Cartier的钻戒求婚。一切都顺利的不行。前妻二话不说跟他办手续,柳大姐带上戒指就不愿意摘。老大不小了,却说只要遇见真爱,不介意闪婚。

  前脚离婚后脚登记,然后谢伟一纸调令回了总公司,赵伟成被委任为一把手。接着就大婚。

  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只是没有一个赵姓亲属。柳如青明确说,不要请你们家的人,结了婚我也不会去你们家的。层次差别太大,处不来。与其别扭,不如从根就省了吧。

  赵伟成笑着应了:“没错。这样更好,我还怕你事多,嫌我们家的人不出面。你不嫌,我落得省心。”

  嘴上这么说,赵伟成的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虽然前妻也看不起他的家人,但面子还是给的,虽然没办婚礼,但事后还是跟他回了老家,爸爸妈妈都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