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三十八 被揭开的伤疤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72 2016-09-06 09:30:21

  唐主任有些激动了,说话的声音变得有些高亢。那边的林丰无话可说,只能沉默。

  片刻无语,唐主任缓了口气,却依然很坚决。

  “林局长,我有些失态了,我们素昧平生,初次通话,这样很失礼。不过我也没打算道歉。”

  “您当然不用道歉。您这样待军军,我代表林家感谢您。唐主任,您的话我无从反驳,但我还是想让您帮这个忙,成全一下我。这样,您现在先别给我答复,别忙着拒绝,您再想想,再想想可以吗?给我一个机会,行吗?”

  沉默,好久。久的让林丰以为唐主任已经放了电话,刚想再喂一声,唐主任说:“好的,就这样吧,我想想。”

  ……

  坐在空荡的单间里,林丰的心情还是难以平复。

  这是一块难看的疤痕。林家所有人的。

  林森这二十多年过得很好。工厂倒闭以后,生活确实艰难了几年,可他凭着一手过硬的技术,在一家民营企业扎下了根。

  高薪让他们一家衣食无忧,好几项专利发明让他有能力置办产业。妻子在家做全职太太,儿子大学毕业,读研,读博,顺利走向仕途。

  一切都那么的好,好的让人艳羡,好的足以让人忘记所有的不好。

  一直以来,林森夫妇最不好的是和儿子的关系。想起这些,夫妻都觉得很委屈。这么多年苦挨苦挣的难道不都是为了你吗?

  林丰从小到大没有叛逆过,没有顶撞过父母。但自从奶奶死后,就搬出这个家,独立生活。本科毕业之后,从读研起,就没要过家里一分钱。

  过年过节他都回来,给奶奶上供,跟父母吃一顿团圆饭。不吵不闹,就是很冷淡。

  这让林森很窝火,他的妻子更是不好受。但他们又没法说,他们知道症结在哪里。

  午夜梦回,林森也曾梦见妈妈,梦见妹妹,甚至还有雷玉江,还有,还有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一下子惊醒,然后再也不敢闭眼,一直到天亮。

  二十多年,他有过很多称谓,只有一个称谓他不能再有,甚至不敢再有,那就是哥哥。

  生活好了以后,林森偷偷关注过那个小家伙,还匿名给他在的那个孤儿院捐过钱。还让林丰知道了。

  林丰拿起那张捐款的回单,大声读出邮寄的地址,还有留言,然后哈哈大笑。一直笑到流出眼泪。

  把捐款单放回原处,出门之前,林丰说:“我劝您算了吧。过去的就过去了。您过得好,不论是奶奶还是姑姑,包括姑丈,九泉之下都会替您高兴的。至于军军,从您放弃他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当时林森破口大骂,甚至终于找到借口还扇了林丰的耳光。林丰没有反抗,也没有再说什么。但他们都明白,这个横在他们父子心中的梗恐怕永远都不会消失了。

  林森70岁才退休,林丰供职在机关,30岁升正处,如今40 刚过,已经是工商局的副局长了。

  林丰的太太叫洪梅,大学同窗。一样读到博士,在大学任教。她知道林毅家里所有的事,她理解林丰,更支持林丰。

  不过当她有了孩子以后,她的观念也在慢慢的变。因为女儿的缘故,她不知不觉的跟林家二老接触的多了,竟然多了些理解,甚至是同情。

  但她不敢说,她知道这样对不起泉下那个美丽的姑姑。姑姑也有孩子,孩子还那么小,就被扔进了孤儿院。亲人弃她不顾,但她的孩子呢?也就这样被扔到了一边。

  林丰保存着一个相册,是他奶奶留给他的。里面都是他姑姑的照片,从婴儿到做了母亲,特别的全。

  洪梅有一段时间总拿出来看,还悄悄的跟她说话:“姑姑,你特别恨我公公是不是?不能原谅他是不是?换做是我我也不能原谅。”

  灯下的老照片总是泛起一片柔光,让本就长得温柔娴淑的林跃变得更加柔美,漂亮的眼睛在洪梅的眼里仿佛有了泪光。

  不知多少次,洪梅都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

  “姑姑,你是个好人,善良的人。他都那么老了,就算罪不可恕,你也原谅他,好吗?”

  后来,林森得了一场大病,脑梗,特别危险。醒了以后,虽然没有偏瘫,但行动大不如前。最大的变化,还是感情变得脆弱了。

  春节的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林丰给爷爷奶奶上香时,林森突然说:“明年你奶奶百岁冥寿,你能找找那个孩子……军军吗?”

  屋里一片静谧。

  “不能!”

  林丰的声音干脆利索,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

  林森什么都没说。拄着拐杖走到餐桌前,默默的坐下。

  那顿饭吃得很压抑,还没吃完,林丰就要走:“市里还有活动,你们慢慢吃。”

  就当林丰站起来刚要转身的瞬间,林森突然来到了他面前,犹豫了片刻,竟然跪下了。

  “就当我求你,帮我……帮我找找他。我很害怕,害怕到了那边你奶,还有你姑她们都不饶我。我有罪。阿丰,别拒绝,行吗?”

  林母和洪梅,还有林丰的女儿林爱悦都哭了。

  两个男人都没哭,跪着的,站着的。

  “这又何必呢?”

  “……”

  林母也过去了。

  “求你答应你爸爸,所有的错我们都认。你帮帮我们行吗?要我也给你跪下吗?”

  站着的男人哭了,嘴里不断的说着:“这又何必呢?”

  ……

  电话突然响了。

  林丰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哭了。

  自嘲的笑了笑,擦了擦泪。平复了一下心情,接通电话。

  “喂,唐主任您好!”

  “林局长,对不起,有点堵车,会迟到一会儿。”

  “没关系,没关系。慢慢开,不急啊!”

  放下电话,看看表,差三分七点。

   这是一顿平静又和谐的晚餐。因为有林丰在,怎么都不会冷场。照顾唐主任,照顾雷军。林丰做得很自然。

  从家乡的风土人情讲起,林丰讲起了自己的小家庭,给他们看了妻子和孩子的照片。

  林丰说妻子是蒙古族,高大型的,看着比自己还要高些,其实他175 ,妻子170。两个人结婚晚,结婚以后,洪梅又在美国进修了三年,孩子现在才5岁,还在上幼儿园。

  “你女儿很可爱,秀气。叫什么名字?”

  “林爱悦。”

  小姑娘跟唐主任的外孙差不多的年龄,当爷爷的人了,自然对孩子更爱更关注一些。

  拿着林丰的手机,唐主任又端详了一阵子。

  “江南的小姑娘,好看,秀气,美人胚子。说句不中听的话,比你们两口子都好看。林爱乐,你们是要让女儿学音乐吗?雷子,你看看,小姑娘多漂亮啊!”

  唐主任边说边把手机递给雷军看。

  看着雷军拿起了手机,林丰幽幽的说:“女儿长得像……像我姑姑,她名字的那个悦,是喜悦的悦,那个……那个我姑姑叫林悦。”

  大冷场。

  雷军一时间手足无措,拿着林丰的手机,不知该怎么办。

  唐主任也是半天才缓过劲儿,伸手拿过林丰的手机,递到了他的手里。而此时的雷军则低下了头。

  尴尬还在继续。

  半天,林丰站起身,给唐主任和和雷军一人舀了一勺虾仁。

  “刚才大堂经理说,他们的虾仁都是野生的,很鲜美。刚刚尝了一个,还不错。你们都尝尝。”

  雷军有礼貌的欠欠身。

  “谢谢林局长。”

  林丰手一抖,一勺子虾仁都掉在了雷军的裤子上。

  手忙脚乱的帮着雷军清理着裤子上的污迹。

  “对不住,太对不住了。”

  “没关系的。回去洗洗就行了。”

  继续冷场。

  唐主任想了想,决定打破僵局,很自然的问起了雷军的工作。

  雷军感到终于能好好喘口气了。于是认真的把这一段学校的事,还有在大旗俱乐部兼职的事都跟唐主任说了。

  唐主任直点头。

  “好,干得不错。就是太辛苦。你这段腰不好,要以休息为主。今年暑假,外面的兼职不要再接了,好利索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还有,大旗那边的事不行也先撂下吧。”

  “我就这么跟王总说的。可王总却让我歇着,工资却一分不差的发给我。我怎么好意思呢。本来工资给得就高,我跟他说了,我不值这个价,他也不听。”

  唐主任佯装生气的瞪着眼睛:“什么话?你怎么不值那个价呢?我看他还给少了呢!”

  雷军不好意思的笑了。

  唐主任和雷军说话的时候,林丰没插嘴。他小心给他们两人倒了回茶,夹了次菜。

  不知怎么的,他看着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心里居然暖暖的。竟然会想到,他跟自己的父亲,多年没有过这样的交流了。

  林丰再次给雷军夹菜的时候,雷军礼貌的站了起来:“怎么好意思呢,林局长。您不要照顾我了,我自己来就好。”

  林丰把菜放到雷军的食碟上,笑着说:“好好!自己来——刚刚听唐主任说,军军你腰不好吗?”

  “是的。职业球员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痼疾。虽然我踢职业队时间不长,可也有些伤病。不过都不是大病。”

  “也不能这么说。病不分大小,都要及时治疗。你嫂子是学医的,他的导师是国际上有名的脊柱外科专家,德国人,近期会到中国来讲学的,到时候让他给你看看。”

  没等唐主任说话,雷军断然拒绝。

  “不用麻烦了。”

  说完就低头吃菜,不给林丰任何再说下去的机会。

  林丰又一次尴尬的笑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