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三十 离婚了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74 2016-08-29 08:45:24

  梅晓洁的话说得又狠又准,赵伟成心里被扎得生疼,表面上还是泰然自若。他没接晓洁的话,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晓华说话。

  “你去踢球了?在哪?在他们学校吗?”

  “在大旗俱乐部。雷哥在那当兼职教练,每星期都有训练,我们就去那蹭场地。中午顺道再蹭顿饭。”

  梅晓华的到来,及时缓解了当时的紧张气氛,梅母总算松了口气,听儿子这么说,当妈的也就顺道多了几句嘴。

  “不能这样啊!这么给人家添麻烦多不好!人家看着你姐夫的面子,不好意思说什么,可你得懂事,知不知道。”

  梅晓华大大咧咧坐到沙发上:“不会的。雷哥倍儿讲义气,人缘好的没话说。连俱乐部的老总都跟他倍儿亲,中午白吃就是王总的意思。本来雷哥要请我们吃自助餐的,我们都说好了,准备把门口那家自助餐的老板给吃傻了的,哈哈哈!”

  梅晓华的笑声让原本压抑的气氛变得舒爽了不少。一直沉着脸的梅父也笑了:“瞧你这点出息。不能光惦着玩儿,过了年还得考研,该收心的时候,记住收心。”

  “甭担心,我是谁呀!聪明!”

  梅晓洁笑着瞥了他一眼:“大话说出来了,要是考不上怎么办?”

  “考不上就考不上呗,那能怎么样?该吃吃,该喝喝呗!”

  梅母上前给了他一巴掌:“真不要脸!回头好好跟你姐夫学学,跟人家取取经,这研究生可比大学难考。”

  半天没说话的赵伟成微微一笑:“专心,专心就行。还有,少交些社会上的朋友,不然心浮气躁肯定影响学习。”

  这句话让二老甚是满意,梅晓华自然不屑一顾,梅晓洁也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但她不想说什么了。说什么都没用,所以还是不说了吧!

  梅晓洁转身进了卧室。乾儿还在睡觉。看着儿子美好的睡颜,不知怎的,梅晓洁突然想掉眼泪了。

  那次开始,他们俩的关系就开始变得紧张了。如今坐在车里,赵伟成已经想不起这是这个月第几次摔门出去了。

  一时间,赵伟成有些心酸。就算自己第一次发脾气离家出走,她梅晓洁也没有主动打个电话询问过一句,每次都是他灰溜溜的再回家。

  这是看准了老子除了这个窝,在这个城市里就不能再有一个栖身之地了吗?真他妈的太看不起人了!愤愤之际,赵伟成下定决心,这次还就不惯你这个毛病了!给你点厉害尝尝!等着上老子车的多的是,老子只是不想找麻烦而已,既然是你拿乔,请便!不过是碗热面汤,怎么端着也值不了几个钱!

  想到这里,赵伟成猛一踩油门,离开了小区。

  这次离家,维持了一个月。期间,他趁着梅晓洁上班,回来了两次。一次拿走了换洗衣服,一次把自己的所有私人物品全部搬走。

  梅晓洁一回家,发现屋子一团乱,一阵惊慌,拿出手机准备打110之前,大概环视了一下,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这段婚姻真的走到头了。

  第二天赵伟成委托律师送来了离婚协议书,离婚理由是感情不和,条款也基本合理。只是关于赵乾达的归属,分歧比较大。

  一夜未眠的梅晓洁有些疲惫,但说起话来却没有一丝的懈怠:“只要赵乾达归我,其他问题都好商量。你去跟赵伟成说,想痛痛快快的把婚离了,就不纠缠孩子的事,其它的我都答应。否则,大家都会很累。这个累我还特别愿意受,必须要受。”

  律师把梅晓洁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给了赵伟成,赵伟成眼都没眨:“归她。”

  不到半个月,婚就离了。如果不是分财产时需要给赵伟成50万,才能把现在他们住的这套房子改成梅晓洁的名字,梅家的父母可能根本就不会知道。

  不过就是这样,梅家二老也没说一句话,上午知道信儿,梅父下午就把钱转到了赵伟成的账户。

  不少人跟他们说,赵伟成出轨了,有情人,有说是秘书,有说是一个有钱的富婆。只要找到证据,告他,孩子房子理所应当归女方。找个像样的律师,这事一点不费劲。

  没人这么做,就连已经当了几十年家庭妇女的梅母都没有说一句含糊的话,当梅晓洁有些支吾又有些有些尴尬地说出她的请求时,没等梅父说话,她先表态:“不就50万吗?就算要500万,我去借,也给!跟我乾儿比起来,钱算什么!”

  当时梅晓洁哭了。她真的感动了:“对不起啊,姥姥,给你添麻烦了!”

  梅母的眼圈也红了:“我也是梅家的人,跟你一家子。你好我高兴,你不好,我着急。怎么疼晓华,就怎么疼你。如今你有事懂得跟家里说了,不管你信不信,我不但不觉得麻烦,还很高兴。”

  在梅家人的眼里,父母离婚,说到底受伤害的是孩子。如果纠缠谁对谁错,毕竟会对孩子有更大的负面影响。如果钱能解决问题,最好。

  这个结果是出乎赵伟成所料的。他确实有了外遇,还有了闪婚的冲动。女方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员,高龄剩女,但家世背景却可以配得上显赫二字。能抓住这段缘分,赵伟成做梦都乐醒了好几次。

  人要是走运,真的是门板都挡不住啊!在女方的倾力相助之下,如今的赵伟成一步登天,成了总公司的高管,成了谢伟的上司。

  坐在通透宽敞的办公室里,赵伟成那叫一个踏实。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一个高智商boy应该得到的报偿。

  刚刚朴哥打电话过来,说他有个不错的朋友,有个融资的项目想让他给指点指点,赵伟成客气地答应了。放下电话,把助理叫了过来,把朴哥的电话给了他,让他安排业务部门接手这件事。

  “这个姓朴的,背景不那么干净,他推荐的人或项目你要让下面的人多留心。不过咱们也犯不上得罪他,敬而远之就好了。”

  这样的安排,下面自然会认真执行。朴哥见多识广,立刻发现了其中的异样,一打听前后变化,就知道了个大概其,于是自觉地就从赵总的朋友圈中退出了。

  ……

  关于赵伟成的事,郭凯森也是东一耳朵西一耳朵地听朴哥说的,知道梅晓洁离婚的事,俩人共同表示这事要瞒着雷军,到底为什么俩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就是觉得让他知道不好。

  如今讲起这一段,郭凯森还是有些支吾,除了想隐瞒,其实他也知道的不是那么具体。

  听郭凯森说完这一切,雷军的表情还算镇定:“我还奇怪呢,晓华怎么不来俱乐部玩了呢?前几天我还给他发微信呢,他支支吾吾的说,最近功课太忙,过阵子再找我玩,原来是这么回事。”

  “晓华一直都以为你是赵伟成的哥们,所以不能跟你走太近了。就算你是他偶像也不行,毕竟血浓于水,姓赵的对不起他姐,他得同仇敌忾是不是。”

  郭凯森解释问题从来都是很有一套,简单明了的就把梅晓洁放在了受害人的位置上:

  “我早就说过,赵伟成找梅姐,就是过渡一下,有了更好的下家,他准跳槽!你知道他现在的老婆嘛背景吗?将门之后!这个事我是刚刚知道的,这个周末,他们大婚,请潇哥做主持。你知道潇哥的身价了,一般人请得起吗?还好潇哥有事去不成。一直就打心眼里讨厌这个姓赵的,我可不想让我喜欢的人给他送祝福!”

  雷军的表情还是平静的,但拿茶杯的手不自觉的有些颤抖。郭凯森没注意,他已经被自己的描述气着了:

  “多他奶奶的没情没意,孩子老婆都在眼前呢,听朴哥说他们办手续到现在连两个星期都没有,就他妈的搞这么铺天盖地的婚礼。完全没把梅姐和孩子放在眼里啊。要说梅姐也够缺心眼的,干嘛这么痛快跟他离啊,就耗着王八蛋的,让他傍不成人!”

  “晓洁才不是那样的人!靠着利益才能在一起过一辈子,没劲。”

  撂下这么句话,雷军站起来就往洗手间走。郭凯森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这一夜,雷军失眠了。

  拿着手机好几次想联系一下梅晓洁,通话,微信,QQ,甚至短信,却怎么也下不去手。甚至拨到了梅晓华的名下,依旧是踌躇不定。

  辗转反侧熬到了快3点,雷军终于忍不住在微信里写到:“晓洁,有空我们聊聊。”

  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到一分钟,梅晓洁的回复到了:“好的。”

  雷军差点把手机掉到地上,打开语音,轻声问:“怎么还不睡?”

  梅晓洁回复了个笑脸:“彼此彼此。”

  紧接着,梅晓洁的声音轻柔的传了过来:“想聊什么呀,大半夜的。”

  雷军有些紧张的攥着电话,话说得也是吭吭哧哧的:“那什么,那个,那个,你还好吧?”

  梅晓洁笑了笑:“要是好,这个点还不睡呀。肯定是不怎么好。你是不是知道我离婚了,想要安慰一下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