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二十九 变数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1 2016-08-28 09:57:45

  雷军的话让朴哥心里也热乎乎的,再一次端起茶杯,朴哥说出了心里话:“我混社会这么多年,那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嘛样的人可交,到我这儿就一眼的活儿!咱哥们能走到今儿,那是互相的。你看哥哥我大大咧咧,好像跟谁都行,跟谁都上得来似的,可能吗?大多数时候,那就是面子上的事!就说那个赵伟成吧,干事还行,交朋友就免了。”

  朴哥突然提起赵伟成这个名字,雷军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最后一次见他们两口子,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见雷军有些发愣,朴哥拍了拍他:“你们之间的关系我知道,你跟森森一样,我懂。该做的事哥哥会做,你放心吧。”

  雷军点点头,马上又摇摇头:

  “不是,不一样,哥!梅晓洁这个人真的特别好,特别好!赵伟成呢,我……我不怎么熟,不过人以类聚,不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琢磨哈,晓洁的丈夫也差不到哪去。那个什么,他们要是哪儿得罪了哥,看我面子,千万别往心里去,别跟他们计较啊!知识分子,晓洁就算不是知识分子,个性也有点强,他们不会办事,真的。”

  朴哥让雷军的一番表白都说楞了,好半天才缓过神:

  “神经病!我说嘛了!怎么还引你说了这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再说了,哥哥我怎么也是江湖儿女,心胸开阔,嘛事看不开。我的意思不过是说,人和人交往得看缘分,有些人可以深交,有些人只能共事,你说对不对?”

  雷军有些不好意思了。心里不住地腹诽着:真是够神经病的,怎么一沾了梅晓洁的事就会反应过激呢。都过去这么久了,到底还要怎样呢?

  尴尬地抓抓头,雷军笑着说:“我也这个意思。就是不如朴哥会说呗。”

  朴哥踢了他一脚:“放你妈的屁!你小子那点心思我懂。告诉你雷子,虽然说哥哥我是个粗人,可也不是没跟知识分子打过交道,你要记着,小赵这个人心思不一般,我郑重提醒你,他的事,以后不要管。”

  雷军有些诧异地看着朴哥,想问又不知道怎么问。朴哥也没有再继续说的意思,端起茶杯又喝了口茶,就站起来告辞了。

  临走之前,朴哥又特意进屋看了看正在打游戏的郭凯森,俩人连打带闹的折腾了好一阵子,才笑着出了大门。

  送走朴哥,雷军把客厅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去冲个凉。还没进洗手间,郭凯森从卧室出来了。

  “刚才朴哥说的你要记住,不要跟赵伟成他们两口子走动了,我也会看人,赵伟成那个人不行。”

  雷军站住了,盯着郭凯森:“朴哥平白无故的说这事,我就觉得挺奇怪。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郭凯森想了一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就是我知道的也不全,不过就算不全,也能以偏概全了。”

  雷军也坐在了沙发上,瞥了他一眼:“瞎拽,还以偏概全,不会用成语就说大白话吧!”

  郭凯森笑了:“我就是小燕子的文化程度,还就热爱说成语,行吗?”

  雷军无奈地叹了口气:“行,您了随便吧!赶紧说正事行吗?”

  ……

  距离赵伟成请雷军和朴哥吃饭,已经有不短一段日子了。

  朴哥说话算话,不过一个星期,现在赵伟成的公司开了资金账户,一下子打了好几百分交给他们打理,还亲自出马,带着赵伟成拜见了几个真正的大富豪。

  赵伟成没辜负朴哥的引荐,不出半个月,他的业绩蹭蹭往上涨,让谢伟刮目相看,许诺如果再上10个百分点,一定推举他做副总。

  赵伟成禁不住有些飘飘然了,成功原来也很简单。自己距离成功其实就差一层窗户纸,只差轻轻一捅。他心里实在有根。现在这业绩,别说再提高10%了,就是30%也不在话下。不过他要细水长流,他要一点点儿来,他要让公司觉得这一切来之不易,要让他们离开他不行。况且,这些资源可是他一拳一脚打拼下来的,凭什么就这么轻易地留给别人。

  面子上赵伟成还用谦逊有礼的态度来跟谢伟交流,但谢伟已经看出来了,如今的赵伟成已经有了健硕的翅膀,如果自己招待不周的话,这只金凤凰可是说飞就飞的。所以没等金凤凰开口,老板非常有眼力见地给他换了间看得间风景的办公室,还配了车,配了女秘书。虽然职务没变,但待遇真的是天翻地覆了。

  赵伟成却一点都不领情。拿这些小恩小惠就想把他这样有着鸿鹄之志的人留住,实在是有够傻逼!事到如今,谢伟难道看不出他赵伟成的能量到底有多大吗?还以为好歹给自己一辆5系BMW,结果是个老款奥迪A6,还是他妈的二手的!

  回到家,赵伟成忍不住跟梅晓洁叨咕了几句,没成想却被她噎了个半死:

  “人心不足蛇吞相。你要是总这样想,公司就是给你个劳斯莱斯也不能称你的心。”

  一句话把赵伟成气得站起来就走,梅晓洁拦也不拦,接着低头看她的手机。赵伟成使劲一摔门,出去了。

  坐在车里,赵伟成心里的火气一直下不去。前些日子,梅晓洁不知跟她爸爸说了什么,老爷子召集了5、6个相识的朋友,说要帮他搞业务。

  在赵伟成的眼里,梅父的那个生意,可实在是微不足道。毫无发展的制造业小企业,稳稳当当做个代工,无非也就是过个小康的日子而已,他认识的所谓企业家,在他们这些做金融的人眼里,是没有任何发展空间的。

  不过既然老爷子有这个热情,他也不好拒绝。只是他那段日子太忙,真是没有精神应付那些完全驴唇不对马嘴饭局,给个肉身应付,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梅父满怀热情,却没想到女婿全不领情。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梅父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个局可能是摆错了,赵伟成是做金融的,跟银行拉存款的不一样,自己的朋友上来就表示要在他那里开户,存个百八十万的事,不是赵伟成想要的。

  虽说摆错了局,可在座的各位都是梅父多年的好友,大小都是老板,社会上还是有些地位的,作为小辈起码的礼数还是应该懂的,结果女婿还真是给他长脸,笑着就把人都给他得罪光了。在座的每一位都知道了,自己在人家赵总的眼里,也就是个小业主罢了。

  这事让老爷子很是下不来台,不过梅父心疼女儿,怕说多了让梅晓洁难做,因此跟谁都没说。倒是赵伟成不依不饶,在周末全家聚会的时候,特意把那天岳父组织的聚会,好好的调侃了一番。

  梅晓洁当时就掉脸了:“赵伟成,你懂不懂好歹?爸搭情搭钱为你铺路,你不感激就算了,怎么还拿这事找乐呢?”

  看着梅晓洁变颜变色地样子,梅父赶忙说:“没事!没事!是我没弄懂怎么回事,帮倒忙了。”

  梅母也跟着岔话头:“都一家子,嘛找乐不找乐的。人上了年纪,跟不上时代,伟成你别多想,晓梅,你也别多想,没事的。”

  二老这么息事宁人,懂事的就也顺坡下了,可赵伟成就是不想让他们占上风!在他心里,除了是城里人,这一家老小,任哪儿比得过他赵伟成!单论个人条件,他家的闺女,凭什么能给他当媳妇!

  赵伟成突然之间还就觉得委屈了,把当初自己为了能尽快拿到落实户口的名额,死乞白赖求着梅晓洁结婚的事忘干净了。一心就认为,这么多年,说忍辱负重有些夸张,但委曲求全的事他就是一件没少做啊!如今明明是他们无知,凭什么弄得好像他们有理似的,还貌似占领了道德高地,对着他指指点点!

  赵伟成的表情还是温和的,但内心早已翻江倒海,说出来的话更是句句刺刀见红。

  “其实除了我每月挣多少钱以外,关于我的事你好像都不知道了。姥姥姥爷就算了,晓梅你得要与时俱进啊,本来就没文化,再这么下去,真就只能当个家庭妇女了。”

  这次轮到梅父变脸了:“这话说得可新鲜了。我闺女也是大学毕业的,怎么就没文化了呢?”

  梅晓洁一阵冷笑:“其实连你挣多少钱我都没兴趣。赵伟成你是不是故意找不痛快啊!”

  气氛一下子僵住了,梅母心里也是特别冒火,这个赵伟成忒不是东西了!以她的脾气也不是不想给他几句,可一家人真要是破了脸,以后再相处就有了隔阂,当老人的好多时候,还是得有点忍辱负重的精神才行。于是她压住心里的火,笑着拍了拍梅晓洁的肩膀,刚想说话,梅晓华推门进来了。一向我行我素的他根本就不管当时的气氛和环境,看见赵伟成在,立刻说:“姐夫在啊!我刚从雷哥那回来,他还问你好呢!”

  “雷哥谁呀?噢,你说雷军呀!”

  赵伟成装模作样,让梅晓洁心里的火烧的更旺了。

  “你还真健忘,不是死活拉着人家给自己儿子当干爹的时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