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二十八 吃素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19 2016-08-27 16:24:15

  米菲菲其实是从老远就看见郭凯森和雷军了。她并不想和他们狭路相逢,想刻意躲开。匆忙间却走错了路,想转身离开,却又这么巧的被他们撞上了。

  圈子不大,很多事不想知道都不行。对于郭凯森,她米菲菲多少还是有些愧疚之情。当时的一时兴起,给当事人造成的影响,她心里是有数的,如今走了个对脸,她确认了很多传言都是真的,郭凯森真的是病的不轻。

  不过事已至此,说到底这就是命,米菲菲也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既然走了对脸,客气一下还是需要的,于是她瞬间调动了一下情绪,微笑着说:“这么巧,遇见你们俩了。来找朋友吗?”

  雷军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愤怒,黑着脸,一句话都不说。郭凯森尴尬地笑了笑:“对。你也来找朋友?”

  “我住这儿。就前面。来家坐坐?”

  这次没等郭凯森说话,雷军一把把他拽了过去,拉着他就走:“怎么那么多的废话!我还有事呢,赶紧走!”

  郭凯森知道雷军已经急了,不听他的后果会很严重。于是有些抱歉地回头冲米菲菲笑笑,跟着雷军往前走。

  米菲菲倒也没在意,大度又娇羞的一笑:“没关系,有时间来坐吧。听说你最近在公司混得不怎么开心,咱们毕竟认识有些日子了,要是需要我帮忙,说话就是了。”

  郭凯森被雷军拽着,停不下来脚步,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客气的说:“好的,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雷军终于火了。腾地站住,冲着郭凯森喊:“你逼是不是吃错药了!想死你就说话,我要是拦住你我是你养的!”

  郭凯森被他骂楞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米菲菲的声音清晰地传来过来:

  “真是野蛮又没教养。回去就得投诉这些保安,这么高尚的住宅区,怎么还放畜生进来。”

  雷军轻蔑地冷笑,什么都没说,郭凯森的心却猛地一抽,三步两步跑到了米菲菲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你,你骂谁畜生!”

  看着郭凯森苍白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米菲菲不禁一乐。

  “你认为呢?说他畜生我都客气了,难听话多了,说这样下贱的低级货我怕脏了嘴!”

  “我,我……你是畜生!你做了那么多坏事,你,你早晚得倒霉!你,你恶贯满盈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你混蛋!”

  郭凯森从小到大,跟人面对面的冲突,加在一起十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别看他平时跟雷军脏话连篇,小嘴巴巴的,可真吵起架来,还真就想不起词来。什么“恶贯满盈”、“不是不报”什么的,当时就差点把雷军给说乐了。不过看着他一本正经,义愤填膺的样子,雷军自然还是要配合出一个同仇敌忾的表情来。

  米菲菲真是给骂傻了。跟这个她万分鄙视的小小傻逼一起这么久,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也有血性,也会生气,居然也是个人!张口结舌地看着郭凯森,米菲菲头一次忘了要回嘴,头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

  郭凯森已经把自己的洪荒之力用完了,开始不知所措了。多亏雷军在身边,拽着他转身就走。直到他们走出去十几米,米菲菲才缓过神,叉着腰刚发出我X两个音,眼看不远处有人过来,作为当红的公众人物,只能把后续一系列脏话咽了进去。

  眼睁睁地看着雷军郭凯森的背影越来越远,米菲菲只得紧咬银牙,心里暗暗发誓:“好啊,来劲儿是不是?骂我!老娘可不是好欺负的,等着吧,早晚给你好看!”

  ……

  郭凯森还是没有拧过雷军,老中医的药一包不差的都取回了家。看着价值近两万的药材,郭凯森同学差点哭了。

  “你就是个败家子!你给我退了,都退了!我不喝,一口也不喝!”

  雷军理也不理他,有条不紊地干着手底下的活儿,把郭凯森给气得呀,简直就气急败坏了。

  “雷军!不许拆包!你听见没有啊!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

  雷军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看他,忍不住笑了。

  “说这样的娘们话,你怎么越来越顺嘴?我就要气死你,我就想看看你怎么就给气死了!”

  郭凯森一下子被噎住了,翻了翻白眼,然后直接上手上脚。

  “我气死之前,先打死你!你这么败家,不打死你,将来剩下你自己也得被饿死!姓秦的老头狗屁老专家,就是个老骗子,骗老子钱!老子才不上当呢!”

  雷军被他闹得哭笑不得,只得放下手中正捣鼓着的药包,一把拽住正在行凶的双手。

  “别闹了!再胡说八道,我真急了啊!人家秦老这么大的名望,才不屑骗你那几个钱呢!再说钱算个嘛呀,挣了不就是为了花吗?我早就说了,真能让你好起来,花多少钱我都乐意。”

  郭凯森大概也折腾累了,手脚老实了,可嘴上还是不饶,

  “等我得了癌症,你再……”

  话没落地,雷军上去就给了他一巴掌。

  “闭上你的臭嘴!是不是我现在光给你好脸,你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这家大事小事谁说了算?我是不是你哥?你的事我有没有发言权?还有,知不知道我最腻味的事是嘛吗?再没分寸胡说八道,我饶不了你!”

  雷军掉脸了。郭凯森立刻不敢闹了。低着头窝窝囊囊的不再说话。

  雷军看也不看他,把药放进药锅,接了纯净水把它们浸泡好,拽着噘着嘴站在门口的郭凯森进了客厅。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雷军转身就去开门。门一开,朴哥就熟门熟路的走了进来。

  捏捏站在门口还嘟着嘴的郭凯森的脸,把手里的一个购物袋放在他手上,朴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你哥说你现在吃中药呢,不能吃荤,也不能吃海鲜,我特意到素斋楼定了点菜。据说味不错。多吃点,看你瘦的,脸上都没肉了。”

  郭凯森有些嫌弃地看看自己手中的袋子:“都是素的?那能吃吗?我不吃,你们俩自己吃吧!”

  雷军走过来,伸手拿过他手里的袋子:“哥你别搭理他,正在这儿跟我闹呢——你想吃肉,那就快点好!要不然这辈子就只能吃素了!”

  雷军一边说话,郭凯森一边翻白眼,坐在一边的朴哥跟着乐:“我告诉你雷子,森森这个倒霉孩子就是让你惯得,没个人样儿了!这又为嘛折理?”

  雷军把朴哥带来的吃的放进厨房,边走边说:“为吃药呗!任性啊!就跟我能耐大。靠,我以后不能惯着他了,该打就得打!”

  “在理!这人现在特别欠打。”

  雷军和朴哥一唱一和,把郭凯森气得不行:“你们俩再这么欺负我,我可走了啊!”

  朴哥大乐:“干嘛,还玩离家出走这套?走个试试,看你哥不把你的腿打断!”

  雷军和朴哥陪着郭凯森吃了一顿素食。

  毕竟是最好的素食菜馆的大厨做出来的,一般的素食没法比,可对于无肉不欢的郭凯森来说,依旧味如嚼蜡。

  不过快两万的药已经熬出来了,吃药过程中,必须忌荤,忌辛辣,郭凯森看在钱的份上,绝不会违规。

  只是饭吃得不好,心情也就不好。吃完饭,郭凯森帮着雷军好歹收拾了一下,就赌气囔囔地回屋玩游戏去了。

  雷军沏了茶和朴哥边喝边聊。说起今天看病时跟米菲菲的不期而遇,雷军忍不住小声骂起了脏话。

  朴哥也一个劲儿地摇头:“这臭娘们儿是看准了咱家小孩是个软柿子,捏顺手了。等着,有机会我给森森报仇。”、

  雷军连忙摆手:“算了,算了,懒得惹这麻烦。”

  朴哥挑挑眉毛:“甭怕,嘛事有哥哥我顶着。”

  雷军微微一笑:“你还不知道我,我怕过嘛!说到底还是为了他。森森这个小傻逼嘛心眼我最清楚。真要是教训了那个臭娘们儿,他怎么想?他能痛快吗?不能啊,哥哥!”

  雷军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没爹没娘的孩子,最重视的感情了,真的,不骗你哥哥。我理解他,特别理解。你都不知道我多恨米菲菲,见面的时候扇她耳光的事我都做得出,但我不能。我知道森森会受不了,他心里放不下这段情,永远也放不下,就算她捅他刀子,他也会受着。这把贱骨头就这样了,想改不容易。”

  朴哥理解地点点头,喝了雷军给他斟的茶:“这茶真不错——我明白了。不过雷子,你也好,森森也好,都是我老朴的弟弟,以后受了嘛委屈,甭忍着,找哥哥我,我管!”

  朴哥的话让雷军心头一热。不管怎么说,自己和森森也都是命好的人,就算没有家,可不能说没亲人从小到大,都有人真心真意地爱护他们,帮助他们。

  又一次给朴哥斟上茶,雷军一脸真诚:“谢谢哥哥。这么多年多亏了哥哥你罩着。哥你以后只要有用得上咱哥俩的,也是一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