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三十四 伤上加伤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07 2016-09-02 14:06:43

  郭凯森的个小动作当然瞒不了人。梅晓洁看在眼里,忍不住想笑。

  在梅家,父母二人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她。只有梅晓华敢跟她对着干。

  晓华特别小的时候,曾经非常粘着她,以她一向凉薄的秉性,对晓华的热情从不回应,抱他领着他的时候都很少,但这个小弟弟还是非常的亲她。每次吃饭,总要嚷着要挨着姐姐坐,有好看动画片也会邀请姐姐一起欣赏,吃到特殊的零食,更是必须给姐姐留一份。毕竟是有血缘的牵绊,梅晓洁对弟弟的热情回应的不积极,但也不会拒绝。

  梅晓华长大以后,仍然跟姐姐感情很好。只是方式变了,那就是见面就要挑衅,找个话头就要跟她撕。刚开始的时候,梅母特别紧张,还曾经特别极端地给过梅晓华一个耳光。结果却把梅晓洁打急了,当时还撂下狠话,说以后他们谁要是再敢动梅晓华一个手指头,她就带着他离家出走。

  那次以后,梅母的心也踏实。梅晓洁和梅晓华的相处模式也就这么固定下来了,互黑又互粉。

  在梅晓华的心里,梅晓洁的位置是永远不变的,梅晓洁亦是如此。姐弟俩吵吵闹闹,以他们独特的方式表达着对彼此的爱。

  雷军当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他知道梅晓华梅晓洁不是一个妈生的,知道梅晓洁的小脾气,所以从开始梅晓华一句一句的顶撞她,心里就有些紧张,如今没心没肺的郭凯森还跟着掺和,还竖大拇指,雷军吓得都出汗了。

  想说些调解气氛化尴尬的话,可这些又实在不是他的长项。雷军一时间有些茫然。顿了一下,举起酒杯。

  “那个……喝酒!喝酒!”

  刚才郭凯森竖大指的时候,梅晓洁还是偷笑,如今雷军莫名其妙的紧张,让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没动酒杯,梅晓洁还想折腾一下老实人。

  “好好的干嘛举杯?有什么说法吗?对了,这个局是小郭攒的,要说什么是不是得小郭说啊?”

  雷军脸红了,吭吭哧哧的不知该说什么。

  郭凯森知道雷军的意思,立刻要发言给他解围,可还没等他说话,梅晓华又一次挺身而出。

  “森哥攒局主要是请我,感谢我照顾雷哥——其实森哥你根本不用这么客气。咱们都是哥们对吧,谁跟谁呀,你记着啊,下次你病了,我也照顾你!”

  郭凯森和雷军都被他给说愣了,还没来得及反应,梅晓洁已经开始大笑不已。

  郭凯森也笑了起来:“弟,冲你这么仗义,我也得病一次!”

  梅晓华倒还镇静。

  “既然同学们欢乐成这样,我就不多说了。既然梅老师连举个杯都要有个说法,那我说吧——说什么呢?嗯,今朝有酒今朝醉,吃饱了这顿不要想下顿!”

  郭凯森第一个站起来捧场:“说得好!梅晓华,你是我见过的祝酒词说得最棒的!干了!”

  ……

  这顿饭一直吃到饭店打烊。就连梅晓洁都high的不行。要不是明天都还要工作,他们一定会接受梅晓华的提议,转战KTV。

  分手的时候,郭凯森和梅晓华交换了个眼神,心照不宣了。

  “那什么哥,我得去趟潇哥那。明天上午他有个通告,有些事我想跟他碰碰。”

  雷军看看表。

  “都10点了。打个电话呗。”

  “又不远。10点怎么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潇哥是个夜猫子,且睡不了呢。晓华,你有事吗?我带你一块儿去?”

  梅晓华热烈响应。即刻上了郭凯森的车,然后很有责任心的看着雷军和梅晓洁。

  “雷哥,有点晚了,你受累送送梅老师行吗?”

  雷军诚恳的点头。

  “没问题,你放心吧。森森,别折腾太晚。完事记得把晓华送回家,潇哥那太偏,不好叫车。”

  郭凯森已经把车发动了。

  “知道啊,管好你自己吧!”

  虽然话说得不耐烦,但郭凯森却冲着他悄悄比了个V。雷军开始没明白,等明白过来,郭凯森已经载着梅晓华走得没影没踪了。

  雷军不知怎么就尴尬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梅晓洁早就看透了那两个家伙的小把戏。也看懂了雷军的尴尬。

  “上车,我送你吧!”

  梅晓洁大大方方的发出邀请,让雷军的心情平复了很多。

  “你开车回家,我看你上了楼,然后就打车回去。不然我不放心。”

  雷军话说得坦荡,梅晓洁也不矫情。点头答应了。

  一路上两个人没怎么说话。进了小区,停了车,雷军又陪着他走到楼门口。

  “晚了,我就不请你上楼坐了。”

  “嗯。进屋把门锁好,我看你开了灯就走。”

  梅晓洁点点头,往里面走了几步又回头。

  “你伤的那个礼拜,正好园里安排我去外地学习,回来乾乾又生病了,所以也没去看你,对不起。”

  雷军一个劲儿地摆手。

  “哪的话呀。你一个人负担重,有需要记着找我。晓洁,有句话我是真心的,你不要有什么顾忌,我不会做让你不舒服的事,我只是……只是很惦着乾乾还有……还有你。你真的不要多想,把我当个亲人,好不好?”

  梅晓洁凝视着雷军。昏黄的楼门灯,为她的脸打上了一层柔光,让她那张平凡的脸美了很多。

  “我懂的。那个……我们慢慢来。一切看天意,行不行?”

  雷军眉心一颤,笑了。

  “听你的。不早了,明天还要起早,上楼吧。”

  梅晓洁转身走了。看着她轻盈的背影慢慢消失,雷军缓缓的抬起头。不一会儿,一扇窗就亮了。

  除了光什么也看不见,雷军还是伸出胳膊摆了摆,轻声说:“晚安!”

  回到家,郭凯森已经回来了。

  “不是去潇哥那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郭凯森的眼瞪得溜圆。

  “这么大老晚我上他那干嘛去呀?我跟晓华给你创造机会呢!你连这个也不懂?我还跟你打手势了,你没看懂吗?”

  雷军换好衣服,就往洗手间走,被郭凯森拦住了。

  “你站住,今天必须给我个交待!到底怎么想的,是不是想吃回头草?只要你有想法,我跟晓华说好了,全力配合。梅姐就算是坐冰山,我们也要帮你把她给融了。”

  雷军一把扒拉开他,继续往里走。郭凯森再一次把他拦住。

  “交待,赶紧的!”

  “你逼快让开,老子憋着尿呢!”

  郭凯森让开了。不过还是跟着雷军到了洗手间。雷军撒尿,他就在门口站着。

  “你这个人吧,哪都好,就是太没情趣,不会哄人。就算梅姐现在不比以前,可是女的不管怎么样,什么时候,都要讲个情调什么的。这方面你实在是太弱了,我们必须要帮你。”

  雷军的水放完了,冲了马桶,又洗了手,扒拉开堵着门的郭凯森。

  “我靠,撒个尿都不让我撒痛快了。正式提醒你,还有晓华,我和晓洁的事,不许你们俩掺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天晚上,郭凯森跟雷军闹了好久。

  这天晚上,雷军和梅晓洁都没失眠,都睡的很好。

  缘分可遇不可求,如果还有,他们都会珍惜,如果没有,也不强求。就像现在这样,做个最好的朋友,也很好。

  ……

  因为伤了腰,雷军要挺长一段时间踢不了球了。拿着俱乐部给的高薪,干不了该干的事,雷军很惭愧。

  他找到王琦,要求暂停给他发薪水。这段时间,他还会来俱乐部,除了做些恢复性训练,队里的事务工作,他能干一定干。

  王琦摆了摆手:“这些事都不用你操心。就按你说的办,好好做复健,本来你也不是来踢球的,教练才是你的本职。训练的时候也要小心点,别再伤了腰。”

  雷军还想再说什么,王琦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正好这时候又有人来找他,雷军先只好走了。

  雷军这段时间真是挺背的。他的腰是为了保护学生不受伤才伤的,孩子从器械上掉下来,就磕破了一点皮,没有任何大碍。拉着雷军去医院的老师都说万幸。可就这点皮,学生家长还是不依不饶,强调既然是课上伤的,就是老师的责任,学校要赔偿。

  明知家长无理取闹,可学校又拿不出证据证明老师的清白。本想给个医药费就算了,可这家人就是职业碰瓷的,狮子大口,上来奔着5位数。

  学校也不能吃这个亏,找了律师接手这件事。事情本就不复杂,一审判下来,学校无责。

  这下碰瓷的不干了,纠集了三姑六舅妈一大堆女性亲属,围攻学校,学校的周围到处贴着根本就是显微镜放大后的伤口照片,血淋淋的,吓死活人,最后直接冲到校长室,把孩子将近90岁的太奶奶抬了过去。表示如果不给钱就住这儿了。

  从学生家长闹事开始,为了保护他,校长和负责处理这件事的老师,就始终不让雷军出面。他们既怕无端再生是非,又怕这些无良的人平白无故伤害一个善良的老师。如今事情越闹越大,学校里乱成一锅粥。雷军真的做不到袖手旁观了。

  就算好几个人劝,雷军还是凛然的来到了校长室。一句冤有头债有主,把三姑六舅妈的火拱了起来,二话不说就上手,雷军一个小伙子,怎么也不能跟一帮老娘们动手啊,结果就被把打了个满脸花,本来还没好的的腰也被折腾得伤上加伤,最后110、120都来了,雷军真是一点都动弹不了,只好躺在担架上辈抬出学校。

者也

9月了,会不会有更多的朋友关注呢?一定会的。还有,请问好心热心的朋友啊,如何做个封面呢?请不吝赐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