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三十三 受伤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08 2016-09-01 09:03:59

  郭凯森又嬉皮笑脸的跟雷军闹了一会儿,才乖乖地滚。

  不一会儿,卫生间里就传来阵阵水声。还有郭凯森荒腔走板的歌声。是周杰伦的听妈妈的话: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

  美丽的白发,幸福中发芽,

  天使的魔法,温暖中慈祥。

  ……

  车轱辘般唱了一遍又一遍,唱得沙发上的雷军泪流满面。

  “真他妈的难听!好好的一首歌唱得这么难听!”

  ……

  没过多久,郭凯森就要去中戏报到了。李潇和琪姐帮了他很大忙,让老板给了他三个月的带薪假期。如果不是急着进剧组,李潇说什么都要亲自送他一趟,亲自托付老师们照顾一下他。

  不光郭凯森感动得不行,雷军自然也是心存感恩。知道李潇这次要去拍戏的地方艰苦,雷军给他买了一后备箱的零食,牛奶方便面各5箱。简直比下乡扶贫还壮观,让见惯大世面的李潇眼神直发凝。

  三个月的学习很快就结束了。有了生活阅历,再次回到校园,郭凯森踏踏实实的做了回好学生。

  因为是进修班,来学习的都是影视剧中的熟脸,甚至还有一两个小腕儿。大家的目的很明确,不是为镀金,都是为了学东西。

  时间这么紧迫,没人不珍惜课堂上下的每一分钟。三个月,郭凯森一次家都没回。倒是雷军周末必要坐着动车过来一趟,给他带一堆好吃,再带他下回馆子。

  郭凯森说:“哥,这是帝都,您了每次大包小包的给我带吃的,几个意思啊?”

  雷军一笑,理也不理,继续来,继续带。

  郭凯森知道他这个人的脾气,认准了的事改不了,也就随了他。到了学期要结束的最后两周,雷军没来,他打电话说是俱乐部有比赛,抽不开身。编得有鼻子有眼儿的,郭凯森真信了,一直到学习结束,他才知道,其实雷军是上课的时候,为了护着器械上的学生不受伤,伤了腰,厉害到一个星期下不了地。

  知道了情况,郭凯森立刻就回了家,当即就跟雷军急了。雷军的腰是痼疾。当年没能继续职业生涯,这也是原因之一。

  郭凯森埋怨他瞒着自己,雷军心里想,你回来我也照样疼。可这话不能说,说了小孩就得气疯了。

  吐槽完隐瞒之责,郭凯森继续埋怨他逞能。

  “知道自己腰不行,干嘛还强出头,小孩摔一下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残了,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啊!”

  雷军的腰还没好利索,坐下去起来看着还挺别扭。郭凯森嚷嚷的让人心烦,他忍不住想站起来躲开他。

  郭凯森知道他的意思,一把按住他。

  “老实坐着,我还没说够呢!你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吃饭怎么办?上厕所怎么办?”

  雷军无奈地坐着。

  “开始我想请个人帮帮忙。结果第二天是俱乐部训练的日子,晓华去玩,知道了,就来了。看我动不了地方,就住咱家了。住了一个星期。”

  郭凯森半天没说话,眼睛瞪老大。

  “干嘛呀!梅晓华,梅晓洁他弟,又不是女的,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噢,他没睡你屋,从他们家搬了个行军床睡我屋了。”

  郭凯森脸更黑了。

  “现成的床铺不睡,还跑你屋睡行军床!睡行军床干嘛,睡一被窝不得了!”

  雷军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真他妈的成小娘们了!说得是人话吗?”

  郭凯森就是一肚子气。

  “也是啊。跟你睡一被窝,他愿意想你还不愿意呢!要是他姐还……”

  话音未落,郭凯森的脑袋上就挨了雷军重重的一巴掌。

  “嘴又没把门的了哈!又开始犯神经病了!诶,你是不是希望我一个星期动不了地,没人管我才好?臭家里你才开心!”

  郭凯森没说话,心里那个不舒服啊,简直没法描述。自责,后悔,心疼,还有,还有嫉妒。

  愣愣的看着雷军,看得眼里冒出泪花。

  雷军叹了口气:“祖宗啊,怎么变得这么矫情啊?还能不能好好过了?”

  伸手从茶几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给郭凯森擦了擦已经流下来的眼泪。郭凯森也不躲,擦完脸,又努嘴让雷军再拿纸给他擦鼻涕。

  雷军狠狠瞪了他一眼,抽出两张纸摔在他的面前:“自己擦!”

  郭凯森拿起纸巾,使劲擤鼻子,声音大的邪乎。让雷军忍不住又得说话:“你要干嘛,这样鼻子还不都擤破了。”

  郭凯森不理,照旧。然后站起身就往卧室走。走到门口又站住,回身过来扶雷军。

  “去洗。该睡觉了。”

  雷军早已行动无碍了,可郭凯森要扶着他,他也顺从的由他扶着。到了洗手间,郭凯森给他的牙刷上挤上牙膏,递到他的手里,站在一边看着他刷。接过牙刷,雷军有意让他出去,可从镜子看到那张绷得紧紧的小脸,雷军到嘴边的话就咽进去了。

  洗手间本来就窄蹩,一下子进来两个人,更是局促。可郭凯森就是不出去,站在一边看着雷军洗漱,甚至小便。都利索了,才伸手扶着他回卧室。

  进了卧室,没等雷军有反应,郭凯森上前就把床给他铺好了。

  雷军再次无奈了。

  “我还不困呢,玩会游戏不行吗?”

  郭凯森转身出去,瞬时又回来了,手里拿着笔记本电脑。

  “躺床上玩!”

  雷军不再废话,脱鞋上床。看着郭凯森还站在旁边,忍不住苦笑:“不会要跟我睡一被窝吧?”

  “放你妈的狗臭屁!”

  雷军在郭凯森的怒吼中放声大笑,郭凯森也憋不住的笑了起来。

  ……

  两个人象小时候一样挤在一个床上。郭凯森的脑袋舒服的枕着雷军的肩膀。

  “我错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只有雷军听得懂。温柔的呼噜着郭凯森柔软的发丝,雷军感到无比的踏实。

  头发软的人心眼儿就软。这是真的。在雷军的心里,这个叫郭凯森的男孩子,就是他这辈子都要呵护的人。

  “哥,过两天咱们请晓华吃顿饭吧,还有梅姐,带着你干儿子,好不好?”

  “嘛意思?你不是讨厌人家吗?”

  郭凯森翻了个白眼。

  “我没讨厌他,我是是吃醋了!你有病了,别人伺候你,我连信儿都不知道。我吃醋了!”

  雷军重重的叹了口气。

  “郭凯森,你又开始犯二了!”

  郭凯森嬉皮笑脸地转过身:“对,对,我就是二货。哥,我问你,你是不是想吃回头草了?有没有死灰复燃的意思?”

  雷军用力推了他一把:“快滚下去吧,压得我肩膀都麻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趁着你有病,还不算是无事,那就必有奸情了!赶紧招来!”

  郭凯森转了个身,脸对着雷军。

  雷军一本正经的说:“我要告诉你,她总共打过一个电话,发了一条微信,你就得说我骗你。”

  “真的假的?你说的是梅姐吗?”

  “不是她是谁?你不就是问她吗?快你妈的给我滚下去吧,我想玩会儿游戏。”

  郭凯森一动不动,眨眨眼。

  “梅姐还真够cool的。行了,既然你心里放不下她,这层窗户纸就由我来捅吧。”

  两个人的脸距离不到半米,郭凯森清楚的看到了雷军眼中的无可奈何。

  郭凯森的斗志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别小瞧我,上次我没做到,不能证明这次我还做不到。物是人非了,斗转星移了,我郭凯森也不是光涨岁数不长心眼。我成熟了,会办事了,您了就擎好吧。”

  郭凯森的神经病又犯了,雷军除了叹气也没有别的办法。

  “你既然长心眼了,还物是人非,斗转星移了,就看不出来我已经快要腻味死你了吗?说了好几遍了,胳膊都让你压麻了,求求你,下去行不行?”

  郭凯森根本就不搭理雷军,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就是要让铁树开花,要让哑巴说话!梅晓洁你cool是吧,我郭凯森专治各种冷酷!哥你等着吧,这次我就是要让她主动求你,要让她离开你就活不了,就得死!我要……”

  雷军真是听不下去了,抬腿直接把郭凯森踹下了床。

  “赶紧找个凉快地方呆会儿!你可把我烦死了!”

  ……

  郭凯森很快就安排了一个饭局,亲自请了梅晓洁姐俩。

  梅晓华第一次跟郭凯森见面,两个抽风派的代表,一见面就挺投缘。

  噼里啪啦一阵猛聊,发现共同爱好数不胜数。虽然梅晓华对国产影视剧不感冒,可偏偏特别喜欢李潇。知道郭凯森是李潇的助理,而且关系倍儿铁,立刻要求要找个时间去探偶像的班。

  梅晓华一惊一乍的傻样,在梅晓洁看来简直幼稚得可笑。

  “都要考研究生的人了,还追星,要不要脸啊?”

  梅晓洁的吐槽根本打击不了梅晓华。

  “追星跟年龄,跟文化层次都没关系。我上了博士照样想粉谁粉谁,八十了,看见顺眼的一样追。”

  郭凯森乐得不行,大拇哥竖得老高。

  “有魄力!哥挺你。到时候你80我82,要是对心思,咱俩一块来啊!”

  雷军也跟着乐。

  “那我就86了,还能跟你们俩一块儿玩儿吗?”

  “能,能!雷哥,你是我偶像,我粉你一辈子。你愿意跟我玩我求之不得啊!”

  三个男的越说越high,梅晓洁简直就成了透明的。

  “哎哎!说点正文行不行?”

  梅晓华一个大白眼翻过去。

  “梅老师,我们是下饭馆吃饭,不是上课,也不是开会,为嘛得说正文?”

  梅晓洁说一句梅晓华顶一句,这个调调让郭凯森甚是欢喜,于是喜眉笑眼的给梅晓华夹了一筷子菜,偷偷给他竖了竖大拇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