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二十四 使命达成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236 2016-08-23 10:04:39

  想到这里,梅晓洁不禁苦笑。当初赵伟成和父亲都曾跟他说过这个意思,却被她生硬地阻拦了。如今事情演变成今天的样子,自己是不是也难辞其咎呢?说到底,去求父亲,总比去找雷军来得顺理成章吧!

  雷军,这个已经好几年不曾想起的名字,竟然这样走进了她的生活。

  梅晓洁烦躁地翻了个身,打开床灯,下床了。

  喝了口水,梅晓洁坐在了梳妆台前。顺手打开首饰盒,雷军送给孩子项链就摆在明面上。

  记得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雷军就戴着它。梅晓洁一直挺讨厌男生戴首饰,尤其是金项链,黄灿灿的,透着俗气。

  也许是自己的眼神中带出了什么,雷军很认真地跟她解释:“我刚进职业队不久,接连不断的受伤,弄得队里都要和我解聘了。有病乱投医,有朋友就带我去我们那最有名的庙里烧香,还找了个师傅给我看看。”

  说到这里,雷军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挺信命的。毕竟从小的生活环境跟一般人不一样。那个师傅跟我说了好多,特别对,特别准。他说我五行缺金,让我戴个金首饰,我就买了这个。”

  雷军特意把项链从衣服里拉了出来,让梅晓洁看:“买的时候售货员说,男戴观音女戴佛,我就选了这个。当时我手里一共就13000,一气儿都花了。然后我又去找了师傅,让师傅给我开了光。”

  梅晓洁有些调侃地问:“然后呢?然后就顺风顺水了吗?”

  雷军笑了:“顺风顺水谈不上,其实这就是求个心里平衡。反正从那以后,我算是在职业队了呆稳当了。这个项链我也戴习惯了。我弟说我好几次,既然买,干嘛不买个白金的,大黄链子,要多俗有多俗。我倒不在乎,好看难看不重要,其实它于我真的不只是个装饰。我想了,等将来我有了儿子,我就把它当传家宝一样传给他!”

  当时两个人都笑了。如今拿着这个项链,梅晓洁的耳边又一次想起了当年的笑声。不知为什么,眼泪平白无故的流了下来。

  ……

  赵伟成终于觉得时机成熟了。他在网上找了好久,又实地考察了一天,最后定了一家开业不久的私家菜馆,然后分别打电话给雷军和朴哥,约他们周末见面。

  既然晚宴是经过精心准备的,自是进行的非常顺利。朴哥一向大大咧咧,既然是雷军的朋友,对赵伟成也就甚是亲密。

  都是成年人,好多事自然也就心照不宣。一个看似不经意的话头,赵伟成就把话题引到了投资上了。

  朴哥多精明,自然就知道了这个有些奢华的晚餐的目的。痛痛快快地表示,最近手头钱比较紧,先钱不多,几百万的意思,要是不嫌麻烦,明天就转给赵伟成,做什么投资合适都由他定。

  话一说出口,雷军先咂了咂舌:“真是有钱人啊!几百万说起来跟说几百块似的。”

  朴哥笑了:“你懂个屁呀。人家搞基金的,几百万还不如几百块呢!小赵,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赵伟成笑着给朴哥斟酒:“钱对我们来说就是数字,一分也到不了自己的口袋。赵哥,雷子说的是,您可不就是有钱人。”

  朴哥摆了摆手:“其实钱这东西就这么回事,够花就行。我没什么野心,好多时候是事推着你走。这么着吧,小赵,回头我带你见几个人,那都是真正的有钱人,大老板,买卖做得上档次有规模,你有嘛想法,就跟他们沟通。”

  赵伟成等的就是这句话。刹那间他美的差点控制不住。不过他还是稳住了:“谢谢朴哥,谢谢。雷子总跟我说您讲义气,交友广泛,以后小弟的事还真得靠您多帮衬了。”

  自从赵伟成请他吃饭,同时还请了朴哥以后,雷军就明白了他的真正用意。今天这顿饭自己就是个陪衬,吃好喝好就行。眼看赵伟成好事已成,雷军也很高兴,心情一放松,说话也就随便起来:

  “跟你说吧,赵哥,朴哥水可深了,到时候你可别跟他客气,有嘛事找他,他都办得了。”

  赵伟成点头称是,朴哥伸手给了雷军一巴掌:

  “去你妈的,怎么那么不会说话!嘛叫水深,老子那么单纯的一个人,怎么深了呢!”

  一句话把他自己都逗乐了,更别说那两位了。雷军正喝着一口水,喷了旁边的赵伟成一身,一时间几个人笑不可支。

  三个人正笑得热闹,包房的门推开了。郭凯森蹦蹦跳跳地进来了:

  “老远就听见你们笑,有嘛哏事让我也乐乐。”

  眼见着屋里没有外人,郭凯森一点不见外地坐在了朴哥的身边:“刚在停车场一眼就看见你的车了,才知道原来赵哥在这儿请你们吃饭。”

  赵伟成急忙站起来,要招呼服务员给郭凯森加餐具,被他拦住了:“待不住,马上就得回去。老板请客,我得伺候着。”

  朴哥亲亲热热地夹了一筷子水煮鱼,直接送到他的嘴边:“他们家的水煮鱼味好,尝尝,小馋猫。”

  郭凯森也不客气,张嘴都吃了:“不够辣,也不够麻,比较适合你们这些老人吃。”

  朴哥伸手弹了他脑门一下:“臭小子——李潇过来了?”

  郭凯森摸了摸被弹的脑门,指指旁边的坛子肉:“给我夹点肉吃——不是潇哥,是我们部的主管林总请客,请赞助商。临时叫我们这些“小屁们”过来捧场。”

  朴哥按要求又喂了他一口肉,雷军端起茶杯走过去给他喂了口水,“小屁”心满意足的砸吧砸吧嘴:

  “还是肉好吃。你们接着乐吧,我走了。对了哥,我们一会儿可能还得跟着去夜店玩,你自己回去吧。”

  郭凯森边说边往门口走,雷军不放心地叮嘱道:“少喝酒啊!喝多了就给我打电话,我接你,不用找代驾。”

  郭凯森比划了个OK转身走了。

  郭凯森走了以后,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差不多快尾声的时候,朴哥接了个电话,酒吧里来了朋友,等他过去。

  朴哥跟赵伟成客气了一下,先走了。临走跟他定好,转天去他们证券公司详谈投资的事。

  朴哥一走,赵伟成和雷军也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就结束了饭局,准备回家。

  事情做到了这一步,雷军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在酒店门口,又看见了来接赵伟成的梅晓洁。

  这次是赵伟成说什么也要送雷军回家,雷军怎么反对都不行。

  梅晓洁显得很冷淡,拿着钥匙站在车门口:“雷军你就别拧了,送就送吧,多不了几公里,你看他这个没完没了的架势,你要是不从,他就能折腾到半夜。”

  雷军忍不住笑了,什么都没说就上了车。

  从那以后,很长时间,赵伟成和梅晓洁就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

  郭凯森那天也比预期回来的早很多。到了夜场,金主的注意力都在几个女的身上了,他们几个男的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了,再呆着就剩下碍眼了。林总给了个眼神,几个“小屁”也就识趣地告退了。

  回到家,洗了澡,玩了会儿游戏,正准备睡觉,电话又响了,一看是琪姐的号,郭凯森一点不敢耽误,连忙接了起来。

  电话里琪姐急得不行:“森森,你在家了是不是?赶紧去李潇那里一趟,这个死人又犯傻了!那个小贱货没皮没脸的又去缠吧他,让狗仔队盯上了。现在人给堵在屋里了,你去把人接出来,想办法送走。”

  感觉出郭凯森在发愣,琪姐的声音更大了:“这要是让人照了相,gay的名声就坐实了!你去接人,我再找人打掩护,多弄几个人过去,到时候问起了也有词,就说在他们家开party了。别耽误啊,一分钟都别耽误,快点去啊!”

  郭凯森一边答应一边找衣服穿衣服,同时还叫着雷军:“哥,哥我有事,你睡你的吧。”

  等郭凯森到了客厅,雷军已经穿戴好从屋里出来了:“你晚上喝了酒怎么开车?什么事这么急?我没喝酒,我送你吧!”

  郭凯森也没客气,拉着他就往外走:“行行行!那就赶快走,路上我再跟你说。”

   Mike再次回来找李潇,也没有吃回头草的意思。这段时间里遭遇的一桩桩烦心事,已让本无什么生活阅历的他心灰意冷。

  因为媒体的穷追猛打,Mike的新男友已经潇洒地离开了。在处理两个人的感情态度上,他终于明白了李潇的好。

  想着就是在自己无情背叛之后,李潇还能那么义无反顾地维护自己,Mike都泪眼婆娑了。只恨自己和他有缘无分,那也只能再见是朋友了。

  国内是真的呆不下去了。Mike要回新西兰了。临走的时候,他还是想见见李潇。

  以李潇的身份,这个会面在哪儿都不方便,于是就让Mike来了家里。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如果当时李潇和Mike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来,或许也就没事了。可被狗仔咬过以后,Mike有些神经质了。

  本都跟李潇告别完了,都走到了大门口,看见了以前曾经拍过他的狗仔,又慌里慌张地跑了回来。

  狗仔是来跟另外一个当红小花的,却意外碰上了鬼鬼祟祟的Mike,于是就如获至宝的把信息报给老板,老板立刻派来增援,一场围堵就这么开始了。

  不过那天晚上折腾了小半宿,终于让狗仔队铩羽而归。郭凯森和雷军一起把Mike送到了机场。总算是有惊无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