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二十七 想不通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61 2016-08-26 08:49:02

  雷军已经到了楼下了。此时已近黄昏。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洒在郭凯森苍白的脸上,毫不吝啬地为他苍白的脸上擦上了几许亮色,让他变得更加好看。

  柔软的垂在前额的发丝,长长的向上卷曲的睫毛,都是金色的,配着他立体得五官,无法不让人心生爱慕。而那眼中的一抹挥不去忧愁,让他想传说中的仙子一样美好。雷军静静地站在一边,舍不得破坏这画一样的景致,直到一阵风吹过来,才醒过味般地把外套披在了郭凯森的身上:

  “潇哥临走的时候给我转了一万,特意嘱咐多给你买点好吃的,让你好好补补。”

  郭凯森转过头,冲着坐在身边的雷军笑笑:“这么多啊!行,那就天天鲍参翅肚,好好补。哥你别着急,别看我身体不壮实,可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爱给别人找麻烦,老了也是个破罐熬好罐,且活着呢,呵呵!”

  雷军轻轻怕拍他的脑袋:“就算是个破罐,哥也得把你整成个好的。你给我踏踏实实的养着,咱天天就吃喝玩乐,好不好?”

  阳光已渐渐退去,天空开始变得昏黄。两张一点点变得暗淡的脸,好像也少了些生机。

  “哥,我其实挺想得开的。让爹妈扔了的小孩,能活成我这样的有几个啊?不能不知足对不对?”

  雷军半天没动,然后伸手拉了拉他的胳膊:“上楼吧,太冷了。”

  郭凯森也没再说什么,站起身,跟雷军一起往楼里走。

  快到楼门口的时候,雷军站住了:“我信命,可不认命。你叫我哥,我就有责任让你活得更好。该知足的地方我们知足,该挣为的时候我们就得挣为。森森,总有雨过天晴的时候,多难哥陪着你,还有好多人都愿意陪着你,知道吗?”

  站在背光的楼门口,来往的人看不到郭凯森的脸,不知道这个清瘦的年轻人此时已泪流满面。

  ……

  这场病折腾了快一个月。本来就没几斤肉的郭凯森,又清减了差不多10公斤。还是给李潇当助理,组里的活还是一样的干,跟着李潇东跑西颠的也从不迟到早退,琪姐吩咐的事一准第一时间去办,但所有人还是感觉出来他的不一样。看着穿着肥大的T恤的郭凯森笑着从眼前飘走,琪姐叹口气跟李潇说:“这孩子的心真是被伤透了,身上的灵气都跟着走了。”

  李潇的眼睛一直跟着郭凯森,直到那个背影消失,才狠狠地骂了一句:“我X他奶奶的!”然后扬长而去。

  这段时间,把雷军也折磨得够呛。眼看着郭凯森日渐消瘦,自己却束手无策。雷军都快得焦虑症了。

  食欲下降,失眠,就这两样,就足以夺走郭凯森的健康了。因为怕雷军着急,郭凯森见饭就玩命吃,好几次还没吃完就吐了。睡觉就靠吃舒乐安定,而且从一片增加到三片。雷军带他看中医,看心理医生,他都配合,现在他们家一开门,中药味就扑面而来。郭凯森喝中药喝得觉得自己出汗都是药味。好几次他都笑着跟雷军说,自己快成药人了,要是在古代,割血就可以救人了。

  雷军可没工夫欣赏他的幽默感,这次他又通过王琦王总的关系,找到了一个特牛的老中医。早早调了课,带郭凯森去问诊。

  郭凯森知道自己其实是心病,怎么瞧也得等自己想明白了,放下了才行。

  这次对他的打击真的太大了。至今也想不明白米菲菲为什么要这么毁他。

  对于这段感情的结束,郭凯森一直很难过,但却从没有觉得委屈。午夜梦回,他总是为米菲菲的决绝开脱,想她一个女孩子在外打拼的艰辛,心里瞬间都是原谅。

  郭凯森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与米菲菲再见面的场景,他想他要大度的走过去,笑着说菲菲你好,你还是那么漂亮;或者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的笑笑。总之他想把心里的善意传达过去,让她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

  只是这样的想法郭凯森不敢跟任何人说,就连雷军也不行。他知道别人知道了会嘲笑他,雷军知道了会骂他。但他控制不了,总还是会固执的这么想,并且坚持如果有机会,他也会这么做。

  米菲菲在组里呆的这十几天,郭凯森亲眼看见了她的女神蜕变成了女王,不知为什么,他竟然贱贱地为她感到高兴。

  她的工作态度很差,她成了全组最讨厌的人,听着李潇还有导演不客气的吐槽,听着别的人暗暗的咒骂,好几次郭凯森都想站出来,他想替米菲菲解释,甚至在别人骂的过分的时候,他都想过帮她回骂几句。

  当然,一切都停留在想上,他郭凯森还没失心疯到这个地步,他能替她做得,只是在群情激愤的当口,默默走开罢了

  直到米菲菲当众扇他的耳光,直到她当众说难听的话羞辱他,他还是忍下了,郭凯森想,算了,她心里有火,不找我撒找谁撒啊!毕竟我们有那么份情谊在,我要是也跟她计较,那她岂不是很可怜。

  赶巧那天晚上,雷军过来探班,看见了他红肿未消的脸,听了别人描述当时的情景,即可脸就黑了。一口气骂了十几句脏话。骂得郭凯森直叹气,情急之下,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雷军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当时就给了他一脚,踹得他直趔趄:“你这个傻逼!你这个傻逼!”骂完,又连忙扶他,急着去车里找冰袋给他敷脸。黑灯影里,两个人什么都没在说。恍惚间,他觉得雷军好像哭了。

  不过也许只是幻象,因为那个时候,他在哭。怕雷军说他,他就哽咽着说:“妈的,一冰就更疼了,疼死我了!”

  那天以后,大家谁都不再提这段事。李潇还有导演都对他更加的好,琪姐也总夸他懂事。一向不爱来探班的雷军,也打着这次拍戏离家近的旗号,三天两头来。以为就这样了,结果却是这样。

  到底为什么?伤害一个从来对她没有任何恶意的人,真的很有意思吗?

  事情发酵到这一步,郭凯森欲哭无泪。多少个睡不着的夜晚,他就想,说到底还是自己福薄,一个从小就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怎么可能享有比别人好的日子。

  背地里开始有人指指点点,叫他兔子。这名字他也不陌生,梅晓洁也这么叫过他,但今时今日的这份恶意,跟曾经不可同日而语。

  身边的人想尽办法安慰他,尤其是雷军,让自己给折磨的,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郭凯森想,如果自己在这么一直颓下去,估计雷军就得急疯了,就要去杀人了。,所以他必须要振作。

  老中医的诊所开在一个高档的涉外小区。门禁森严。一到门口,雷军就小声跟郭凯森嘀咕道:“这个秦老爷子医术可高了,连京官都找他看病。”

  郭凯森白了他一眼:“那怎么了?疾病面前人人平等,他们也没长两个屁AA眼儿!”

  一句话把雷军气得直翻白眼,可已经来到了诊所门口,又不能踢他打他,只能拿眼刀剁他。郭凯森也被自己的金句吓了一跳,又看看雷军的死样子,忍不住笑了。

  两个人走入诊所,这里确实不同于其它诊所,安静,且清静,没有预约的病人是不能随便进出这里的。

  老中医鹤发红颜,道骨仙风,把雷军都看傻了,人家说什么他都跟着点头,还要对着郭凯森重复一遍。

  老中医切脉,问诊一气呵成,没多会儿就开方子。开方子的场景那叫一个帅,女助手研磨,铺上的药单子都用的是宣纸。

  老先生拿起毛笔,一手漂亮的小楷让郭凯森和雷军看得眼都直了。放下笔,老中医对着郭凯森谆谆教诲:

  “小伙子,心病方要心药医。我的药虽不是心药,可也绝对能让你放下心病。好好睡觉,好好吃饭,你身体底子不错,可别胡来,辜负他啊!”

  雷军伸出双手接过老中医的方子,恭敬地样子,用郭凯森的话说,简直就差跪地下给人家磕两个了。当然,郭凯森也很懂礼貌,客客气气地跟老中医道了别。刚一出诊所的楼门,郭凯森就跟雷军要方子,然后直接揣在了兜里。

  “甭去他指定的什么药房拿药了,刚才我听他的助手跟前一个病人说了,他们的药方子每一付最少也得要千八百,他给我开了一个疗程半个月,最便宜也得一万多,又不能用医保,花这冤枉钱,我疯了吗?”

  雷军一听就急了,伸手就掏郭凯森的兜:“一万多算嘛!能把病治好,花十万也值,一百万也值!”

  郭凯森边躲边嚷嚷:“你听他说了没有,我身体好着呢!好好睡觉,好好吃饭就行!我就是不花这个冤枉钱。”

  雷军已经把药方子拿到手了:“谁让你花了,这钱我出。”

  郭凯森气哼哼地说:“你的钱也是我的钱,也不能乱花!你快把药方给我!”

  两个人急愁白脸的你争我夺,不小心撞到路人才停手。不好意思地抬起头郭凯森刚一张嘴道歉,又愣住了。他们撞的是米菲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