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十六 还是吃火锅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259 2016-08-14 16:02:44

  梅晓洁跟郭凯森一起吃的第二顿饭,竟然还是火锅,而且仍然还是一顿让梅晓洁万分堵心的饭。

  订饭店的时候,梅晓洁跟赵伟成说找个环境好些的,到时候大伙边吃边聊能多坐会儿。

  赵伟成沉默了一下,然后看似无意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把她给惹毛了:

  “等你俩单独约的时候再说吧,这顿饭咱就是以吃为主,没什么好聊的。”

  这话实在是有够伤人恶,饶是梅晓洁是个爱跟人矫情的主,一时也忍不住发火了:

  “赵伟成,你会说人话吗!要不是你死皮赖脸的要我去找人家,我这辈子都不会跟雷军扯上关系。什么叫我俩单独约?说这样的话,你是知道要脸还是不要脸啊?!”

  赵伟成自知失言,笑容显得有些尴尬:

  “开个玩笑呗。咋还生气呢,老婆。逗着玩的话啊。”

  女人不论聪明与否,在男女关系方面从来都是敏感的,何况象梅晓洁如此冰雪聪明的人。她漠然地看了赵伟成一眼,冷冷地说:“权当是玩笑吧。”然后扒拉开赵伟成的手,竟自走开了。

  看着梅晓洁的背影,赵伟成脸上的笑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尴尬,还有些努力隐藏的愤恨。

  这就是人,在矛盾中挣扎的人。赵伟成心想,老子心里的苦,这世上算是没人知道了。唉,没办法,只期盼老天有眼,真的有天道酬勤这么档子事,到时候我肯定把这世上所有欠下我的都找回来。

  吃火锅的这家店,算是个网红店了,在美食推荐中小有名气,最主要的优点就是性价比高,说白了就是便宜。无冬历夏都是人满为患。

  实事求是的说,赵伟成能订上一个为数不多的包房,真算是不容易。而且出手也大方,总共四个人,他把店里所有最好最贵的食材一样不落,都点了个遍。

  雷军一进门,看着满满的一桌子菜,发自内心的说:“赵哥你太客气了,怎么点这么多啊!”

  赵伟成还没说话,梅晓洁抢先说:“伟成怕你们来了之后客气,就把这儿的特色菜都点了,好不好的尝尝呗,反正也不贵。”

  赵伟成也说:“就是,就是。看着一大桌子,其实没什么上档次的东西。我就是想,咱们关系这么近,犯不上找那些华而不实的馆子让他们宰。这家店我们来过好多次,晓洁特别爱吃。”

  雷军马上附和:“这儿有名,我跟森森一直要来吃,有一次还来了呢,结果拿了号说要等四十分钟,多夸张吧!当时我们实在是饿了,就没等。今天总算得偿所愿了,是吧,森森。”

  从进门梅晓洁就发现郭凯森的精神有些萎靡,跟他们客气地打了招呼之后,就坐在一边不说话。梅晓洁倒也没怎么上心。本来嘛,这顿饭的主角也不是他,不过来蹭吃的,爱高兴不高兴。

  郭凯森其实没什么不高兴的,他就是累了。这两天李潇接了个大活,给一个大型的网游做代言。前期准备特别繁琐,光是造型化妆就折腾了快两天,把所有人都累得够呛。

  这算是郭凯森出道以来第一次跟这么专业的团队工作,大家敬业认真的工作态度让他特别震撼,李潇的举手投足更是显示了作为专业人士的应有的精神。只要是能让自己代言的人物更有光彩,重复多少次都没有一句怨言。

  在这样的氛围下工作,郭凯森觉得自己不打足120分的精神,都不好意思跟着人家混。所以一周的工作下来,郭凯森累得就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

  进了家,洗了澡,还没上床,手机就响了。雷军发的微信,提醒他晚上有饭局,还告诉他不用开车,下了班他打车路过家门口,接上他一起去。

  郭凯森的手都触到屏幕了,想告诉他自己累了,不去了。可一想雷军要和自己前女友还有她老公一起吃饭的场面,手再也滑不下去了。轻轻叹了口气,郭凯森在屏幕上比划了个OK。

  火锅真的挺好吃,赵伟成干业务的出身,能聊,餐桌上的气氛被他调剂的很不错。

  雷军话不多,但是个特别好的听众,关键时刻的接茬、提问恰到好处,让主讲人很是有成就感。

  郭凯森话也不多,但也懂事,适时给个微笑、惊讶、大笑,恰到好处的掩饰了他的心不在焉。

  梅晓洁冷静地观察着一切,慢慢的吃着喝着,心也慢慢踏实下来了。虽然赵伟成讲的很多话她都听过很多遍了,但今天听起来还是很有些不同,也许是因为跟别人一起听还是第一次吧,她那点小小的虚荣心一直在蠢蠢欲动,她希望雷军认为她过得还好。

  雷军还是老规矩,捞起的第一筷子还是先放在郭凯森的碟子里。郭凯森也还是老样子,雷军夹什么他就吃什么。

  梅晓洁知道事情的原委,自然见怪不怪,赵伟成开始没注意,注意了忍不住就多盯了几眼。雷军知道这个举动在旁人看来有些怪异,就笑着解释:“森森小时候吃火锅被烫了,从此就有了恐惧症。可这家伙又馋,还爱吃。所以就赖着我给他夹,一来二去就成了习惯了。”

  郭凯森也笑了:“我是个典型的见吃不要命的主儿!我哥说我属狗,记吃不记打。”

  赵伟成也笑了。他也给郭凯森夹了一筷子肉:“这个性格才好呢!人就得这样,吃饱喝足了没愁事。”

  郭凯森笑着谢过赵伟成,心满意足的吃着。雷军又给他夹了些菜:“少吃点肉。这些天缺觉,光吃肉上火。”

  郭凯森点点头,但筷子还是躲开菜,专门挑肉吃。雷军无奈地笑了:“这货就这点出息,从小就跟肉玩命。我们在孤儿院的时候,只要吃排骨,他能连骨头都嚼了。”

  郭凯森立刻没皮没脸的点头附和:“嗯嗯,我真的就有这个本事,除了大棒子骨嚼不动,其他地方的骨头都不在话下,跟狗都有一拼,呵呵呵。我们那时候一年也吃不上几次肉,每次吃的时候,还没咂摸出味就没了。后来我哥就不吃,把他的那份也给我,可我还是吃不够。我上辈子肯定是个饿死鬼,不馋死鬼,哈哈哈!”

  雷军和梅晓洁都笑了,赵伟成也笑了,更多的还有些惊讶:

  “你们……你们是孤儿?俩人都是吗?”

  郭凯森不以为然的说:“是啊!都是。现在象咱们这岁数的,沾吃没命的除了乡下长大的,就是我们这样的孤儿!都是独生子女,父母怎么宠都嫌不够,厌食挑食还差不多,哪能缺嘴啊!”

  郭凯森话说得唐突,一时间让其他三个人有些尴尬。乡下长大的赵伟成想了一下,表情平静地回复到:“我觉得吧,这话说的偏颇了。缺嘴这件事是这样,不能说它跟物质匮乏没关系,但主要还是在个人。我就是乡下长大的,从小也是没吃没喝,挨饿都是家常便饭,可我……”

  没等赵伟成说完,郭凯森没心没肺的一下子把话抢了过去:

  “对对,你说得对。就是偏颇了。别说你了,赵哥,就说啊我哥吧,我哥跟我都是孤儿,我哥就不这样。从小什么好吃的他都让着我吃。现在也是,吃饭方面特矜持,怎么看都像大户人家长大的,哈哈哈!在人,绝对在人!”

  雷军也乐了:“哪那么多的废话,快吃你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按理事儿就过去了,可赵伟成却执着上了。

  “听你这么说,我就理解了。教养这个事要从小树立,因为小时候落下的毛病,长大以后想改很难。所以晓洁,这就是我为什么总说对乾儿不能一味地娇惯,该管必须管,该立的规矩必须要立的原因。这是父母的责任。不然等他长大了,毛病落下了,让人指着说没家教,那咱这脸可就真没地方搁了。”

  这样的话,饶是郭凯森这么没心没肺的人,都听出好歹了。一时间餐桌上一片静默。

  接下来的气氛还是由赵伟成来掌握。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话题始终围绕着的竟然都是有关家教的:

  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家庭教育中应该是慈父严母还是应该慈母严父,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准确的说应该是有家的孩子像块宝……梅晓洁拦这个话头拦得都快翻脸了,赵伟成就是不停。

  人疲惫,心情就不好,郭凯森被这些明显有所指的话弄得直冒火,几次想撞赵伟成几句,却都被雷军拦了。郭凯森心里别提多气了,于是在雷军又一次伸腿踢他,阻挠他说话的时候爆发了:“你的脚丫子是不是没地方搁啊!踢到我了!”

  看着郭凯森的脸色阴沉,显然是急了,雷军知道这时候火上浇油会让他更冒火,连忙忍着一肚子的不满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来来来,吃肉,吃肉!”

  梅晓洁心里本就不舒服,看着雷军委曲求全的样子,更是觉得很对不起人,于是也给郭凯森夹了一筷子肉:“多吃点,这个肉特别嫩。”

  郭凯森烦躁地放下筷子:“我饱了,哥,我两天没怎么睡觉了,想先回去了。”

者也

明天开始,依旧日更,小伙伴们多支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