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十三 她的电话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285 2016-08-10 15:37:40

  毛老师知道,这也算是公司给的最大让步了,他跟李潇合作过几部戏,知道他是个心地善良,而且没什么是非的人,虽然从演员到助理,这个身份转变得有点大,可跟上个品性好的艺人,就算是万幸了。

  不过,毛老师也不是全无顾虑,小担心还是有的。李潇是个弯的,圈子里人人都知道。他离开前公司转会到这儿,就是因为跟前任助理的绯闻闹得有些收不住闸,公司想开了那个男孩,李潇护佑心切,为了他跟他的大老板都起了冲突。

  大老板看在他是公司的摇钱树的份上,没跟他计较。不成想的是,小男孩却绿柳出墙,一顶大绿帽子把李潇的脸都砸绿了。

  这件事让李潇的面子彻底丢光了,也没脸再在原来的公司呆下去。公司的大老板跟他关系好,理解他,二话没说就放他出笼,让他换个环境疗伤,还给他找了这么个不大不小的公司先干着。

  这边的老板跟他原来的老板是莫逆,两家公司横着纵着都有联系,说白了李潇还是在原来单元住着,不过就是换了个卧室而已。所以毛老师觉得,老板让郭凯森给李潇当助理,估计多少有些抚慰他的意思。

  不过,毛老师也想了,李潇不是那种欺男霸女的恶人,只要郭凯森性向正常,他就不会做强人所难的事。

  听毛老师说了公司的决定,郭凯森心一下子踏实了,不过毕竟不让做演员了,心里多少有些小难受。毛老师看得出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多少有些委屈是吧?忍着吧!怎么也是犯了错,老板不能不给点教训是吧!只要不被一竿子打死,以后还是有机会再干演员这行的。等过了这阵子,我再有戏的时候,会第一时间想着你的。”

  看着毛老师慈祥的脸,郭凯森差点哭了。这么难的时候,都还有人伸手相助,老天还没绝了自己的路啊!咬着嘴唇忍了又忍,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我也说不出什么像样的话,不是您我就失业了,很可能一辈子进不了这个圈子了,真那样的话,我还能干什么啊!毛叔,谢谢您了!太谢谢您了!”

  出了公司,天都黑了。懒得这么早就回家,拐弯就进了间酒吧。找了角落小口小口的,不断流的喝。一直喝到吐,喝到雷军来了,把他带回家。

  ……

  此时此刻,从阳台看出去,东方开始泛白了。

  雷军已经回屋睡了。郭凯森也有了睡意。

  双手搭在阳台窗户的窗台上,郭凯森有了一种极目远眺的冲动。天气预报说今天天气很好,晴朗干燥,没有雾霾。这样的天气延续好几天了,以后还会延续。那自己的心情该不该也要变变了呢?

  再一次捏一捏宿醉过后沉沉的脑袋,郭凯森默默告诫自己,过去就过去了,谁也别怪,也别折磨自己,更不能再折磨哥哥。钱没了还能再挣,米菲菲没了可以找别的菲菲。

  天开始亮了,心其实还是黑的。自我暗示,自我开解,郭凯森下定决心,一切从零开始,忘了,把该忘的都忘了吧!

  摇摇晃晃回到卧室,床头有一杯水和一片舒乐安定,小纸条上雷军歪歪扭扭的写道:“还睡不着就吃药吧。睡到几点都行,我上午有课,中午回来。”

  郭凯森把药吃了。睡了个昏天黑地。从此好像就忘了一切,如果不是以后机缘巧合又和米菲菲相遇,他真的没再提过这个人。

  因为早晨要出早操,雷军没睡多一会儿就起来了。小心翼翼的走到郭凯森卧室,看看他睡得正熟,床头柜上的舒乐安定也没了,雷军转身又去客厅给他倒了杯凉白开,才关门出去。

  简单收拾了一下,雷军匆忙赶到学校。把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以后,校长派他去区教委参加一个课外活动的宣讲班。

  本来想趁着上午没课偷偷溜回家的他,没能如愿。好在教委的宣讲班也没什么正事好讲,到礼堂拿了份材料,看看上面活动安排写得一清二楚了,周围又有人不断开溜,雷军也就没坚持到最后,随大流早早的回家了。

  搁平时,雷军参加再无聊的会议都不会这么做,但今天他真是坐不住,他心里惦着郭凯森。宿醉又失眠,这滋味可不好受。

  路过门口一家粥店,雷军没犹豫,买了最贵的海鲜粥,连跑带颠地赶到家。开了门,放下粥,就去开郭凯森的卧室的门。

  门是开着的,床上乱七八糟没收拾,人不知去哪了。

  慌忙拿出手机,看看是不是刚才路上走得匆忙,没听见郭凯森的电话,却发现什么信息都没有。

  雷军一点没犹豫,一个电话直接打给了郭凯森。

  几乎到了女生朗诵“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时,才传来郭凯森有些沙哑的声音:“哥,有事吗?”

  听到他的声音,雷军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不在家睡觉,又哪儿疯去了?别在外面吃饭,你胃口不行,我买了海鲜粥,一会儿再给你熥个银丝卷。听见了吗?回家吃饭。”

  因为宿醉,郭凯森的声音低沉沙哑,语调却有些撒娇的架势:“我现在在公司。睡得正香就被叫起来了。哥你自己吃吧,别忘了把粥给我留一半啊,我晚上喝。”

  雷军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就是给你买的,都给你留着。你吃东西了吗?”

  “来的路上买了一个麦香鱼吃,没饱,我成心没吃饱,一会公司发工作餐,我吃太饱了,该吃不下去了,哈哈哈!”

  听着郭凯森的哈哈哈,雷军的心里舒服了好多:“你就是个属狗的,记吃不记打——咱不是说想想再决定吗?你就这么定了?当助理?行不行啊?你要是为了钱,可真没有必要。有我呢,饿不着你。”

  电话那边的郭凯森沉默了一下:“……我知道。我……我还是想干。别人干得了我就干得了,还有……还有毛老师说了,以后我还是有机会再当演员的,只要不脱离这个圈子,还是……还是……”

  雷军没让他继续说:“行,你要是有信心,我就支持你。我也相信毛老师说的话,你挺有天赋的,早晚能出人头地。我看那些以前的娱乐新闻,都说这个李潇人挺善的,工作上可能不会太难为你。不过你要长眼力见,少说话多干活总是没错的。”

  “嗯,我知道……诶,送盒饭的来了!哥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去拿饭了。”

  电话里传来嘟嘟声,雷军拿着电话忍不住笑骂:“奶奶的,就他妈的认吃!”

  雷军把冰箱里的剩饭热热吃了,看时间还早,就上了闹表,准备补个眠。刚迷糊,手机突然响了。

  一百个不愿意,磨磨蹭蹭地伸手拿过手机,眯着眼一看,顿时醒了。

  “什么事,晓洁?”

  分开两年多了,两人一点联系都没有。但他们却依旧在QQ、微博、微信上看到彼此的消息。没人知道他们没有取消关注这件事,因为他们从不互动,但彼此的心就真的一直这么平静吗?说好的相忘于江湖呢?

  这期间,梅晓洁结婚生子,雷军看她的空间,上她的微博,读她的朋友圈,好几次都冲动想留言。他知道她过得好,心里虽然有些酸,但还是欣慰的。

  在雷军的心里,梅晓洁的地位仅次于郭凯森,只是有缘无分。但雷军一直希望,就算俩人没有姻缘,能给她当个蓝颜知己,也是自己的福分啊!

  电话那一端的梅晓洁,感慨万千。雷军那一句毫无违和感的话,让她一时语塞。

  分开这么久了,自己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不是万般无奈,这个电话她是绝对不会打的。当初的相忘于江湖是自己说的,如今自己打自己的脸,梅晓洁就算没有跟他面对面的尴尬,也一样红了脸。

  沉默了好一会儿,对面的雷军又问了一次:“有事是吧,晓洁?”

  不知为什么,梅晓洁突然哭了,而且是无法控制的抽噎。

  电话另一端的雷军吓坏了,声音都颤了:“你,你……怎么了,晓洁?别哭,说话,什么事?我……我……要我干嘛?没问题啊!什么事我都能帮你,放心啊!别哭了!”

  听着雷军的一句真诚又充满爱意的话,梅晓洁的内心翻江倒海,她使劲咬着嘴唇,让自己快速平静下来,然后说:“对不起,雷军。对不起,我失态了,你别介意。”

  雷军看不到梅晓洁的表情,却听得出她努力平静的决心:“不介意。咱们是朋友,没那么多的事。有事你就说,我能办的肯定办。”

  梅晓洁平静了。雷军不是喜欢甜言蜜语的人,也不感性,跟他熟的人都知道,他说的就是他想的。

  调整了一下心情,梅晓洁说:“这个电话打得太唐突了。雷军,体委网管中心的唐主任你认识是吧?”

  “认识。他是我小时候体校的校长。你找他有事吗?”

  “我老公老板的孩子在市职业队打网球,挺出色的。最近市里有外派学习的机会,这孩子应该也在候选名单里。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打听的,说你跟唐主任关系近,就让我找你帮帮忙。雷军,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