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十九 坦诚相待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250 2016-08-17 09:03:34

  紫韵的微博差不多是秒删,但雁过留痕,拉过的屎是不容易坐回去的。第二天各种截图荣登热搜,X大咖被人肉。李潇以绝对的优势荣登榜首。

  比起琪姐,当事人到冷静得多。一副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的架势,该干嘛干嘛。直到后来听说公司又要发个什么声明的时候,李潇才发了火:

  “是不是脑袋进水啊!有拾钱的,没见有拾骂的!你们少给找不痛快行不行!”

  郭凯森一直站在李潇旁边,不知怎么的,脑子一热当着公司高层的面接下茬:“就是。这臭娘们就是想让咱哥理她,她好趁机蹭热度。咱就不给他这个机会。”

  李潇赞同地点点头:“说得对。老子就是装逼了,怎么了?你逼知道真相,说啊!当我怕你!”

  郭凯森配合得笑出了声:“就是就是!哥,我挺你,以后再见到那娘们,我就……”

  猛一回头,恰巧看见琪姐瞪他,演艺部的主管林丹华也瞪着他,小孩儿自知逾越了,赶忙改口:“那什么,我……我……我胡说八道了。”

  郭凯森的突然改口,样子颇有些滑稽,惶恐中带着真诚,傻里傻气的,把本来挺严肃的气氛弄得一下子轻松了。

  林丹华先笑了:“真是个小傻逼!几岁了你!跟着瞎你妈的起哄!”

  李潇也笑了:“嘛玩意啊!欺负小孩还有理了是吧?瞧你们把我们家孩子给吓的。没事森森,以后想说嘛说嘛,有哥给你撑腰。”

  郭凯森识时务,连忙摆手:“不敢不敢,哥,我这爱多嘴的毛病是挺讨厌的。以后改,肯定改。林总,琪姐,我改啊!”

  几个人都笑了,琪姐还胡噜了他的脑袋几下“好孩子,比你潇哥懂事多了——这个紫韵确实不是玩意,老娘真是想亲手去撕她的嘴。不过潇潇说得也对,华哥,要不就这么着吧,也别找补了。来日方长,这仇咱找机会再报。”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回到家,郭凯森跟雷军讲了这几天发生的事,雷军也很感慨。其实他这几天过得也不消停,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自己好像很理解李潇的心情。

  吃完那顿饭没过两天,赵伟成就来找雷军了。毕竟已经共过一次事了,雷军对赵伟成的突然来访也没表现得不自然。眼看就要到下班的时间,雷军跟组长打了个招呼,早退了一会儿。

  雷军说清赵伟成吃个便饭,赵伟成也没客气。两人来到雷军他们学校附近的一个馆子。时间还早,饭馆刚刚开市,他们是第一拨客人,老板跟雷军也相熟,直接带他们去了包房。

  馆子规模不大,门面也不豪华,但一进包房,赵伟成心里就有了谱,这可不是个便宜地方。

  老板招呼他们进了屋,连菜单都没拿,跟赵伟成客气了两句,就问雷军:“老规矩?”

  雷军没答,先问赵伟成:“今天能喝点酒吗?”

  赵伟成点点头:“行,就来啤的吧。回头我打电话让晓洁当代驾。”

  雷军笑笑:“那行。那我就安排了啊——哥,老规矩吧。”

  酒和凉菜很快就上了。果然很精致。赵伟成对雷军更是刮目相看了。

  两人边吃边聊,很是融洽。赵伟成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很快就把话引到了正题上。

  谢伟的公子已经顺利启程了。对于唐主任,谢家上下感激不尽。谢伟亲自上门两次送礼,都被婉拒了。

  唐主任的话说的很坚决:“分内之事,不用客气。孩子符合条件,我这个外因也就是起个推波助澜的作用。”

  话是这么说,谢伟心里还是过意不去。都是明白人,符合条件的多了,也不能全去啊,如果不是唐主任提前垫个话,儿子都未必能进了备选名单。

  想来想去,更觉得这个礼必须得送。于是就又找了赵伟成,让赵伟成请雷军帮个忙,好歹给约个局,这份谢意怎么也得表达一下。

  听了赵伟成的话,雷军一笑:“我们校长这个人就是特正直,你跟谢总说,千万别多想,他不要你也别勉强,来日方长,以后有机会再说。如果现在非得要怎样怎样,其实适得其反,到让人觉得不舒服。”

  赵伟成听了直点头:“我也这么跟他说的。人和人交往第一就得要自然,这么死气白咧回头再让人误会。可老谢这个人也认死理,简直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雷军被赵伟成的话逗乐了:“行啊,回头我跟校长把谢总的意思说说,也劝劝老爷子,如果时机成熟,大伙一块吃个饭。不过你可跟谢总说好了,办这事我没把握。”

  赵伟成忙不迭地点头:“这就可以了。好歹我也算是有个交代——雷军,真是太谢谢你了。来,哥敬你!”

  雷军连忙拿起酒杯:“嗨,咱们之间用不着这样。我没亲人,朋友就跟家人一样,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办的,你就说话。虽然能力有限,但一定尽心。”

  雷军话说得实在质朴,真的把赵伟成感动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个实在人。其实我也一样,乡下来的,没亲没故,干点嘛都不易,想成事就得靠朋友。”

  说到这儿,赵伟成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说了:“上次一块儿吃饭的时候,我多喝了几杯,说话不注意,走板儿了,让小郭受委屈了,到如今想起了还是挺过意不去的,这么着,有时间我做东,咱哥仨坐坐,我也正式给小郭道个歉。”

  赵伟成的话说得诚恳,雷军想了一下,也没客气:“道歉倒是用不着,有机会咱哥仨坐坐到行。森森这孩子不会说话,但绝对是好人。心眼善,为人实在,真的不是吹,接触长了,没人不说他厚道。我们俩相依为命过了这么多年,他什么秉性我最清楚。赵哥,你别过意,其实很多时候吧,别人怎么说我甚至骂我,我都不走心,可要是谁说了他什么,我这心里还真是放不下。”

  雷军的话让赵伟成挺尴尬的,雷军也意识到了。泼出去水说出去的话,又岂能说收就收呢?

  “我这话说得不怎么合适了,赵哥你也别往心里去。我和森森俩都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好多时候,防备意识比一般人要强,说白了就是特别怕人家讨厌自己,或者欺负自己,也就是自卑心理呗。森森从小比别的孩子都可怜,虽说大伙都是没有爹妈,但他身体还不好,又特别老实,总是挨欺负。我俩可能是投缘吧,也不知怎么的,我还真的看不了他那个可怜巴巴的样子,所以从小我就护着他,一来二去就成习惯了。”

  雷军的话说得直接又实在,把赵伟成的尴尬一下子打消了,他真诚地点点头:“理解理解。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呗。你说得那个自卑心理,特别准确,我也那样!嗨,刚才我就说了,这件事说到底是我不对,咱们既然说开了,谁都不准把它放心里。来,咱喝一个。”

  赵伟成大大方方地举起杯,雷军一下子特别开心。当初因为没有解决好郭凯森和梅晓洁之间的矛盾,结下了疙瘩,最终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雷军真的怕历史再次重演。看来赵伟成也是个痛快人,这让他很是欣慰。于是痛快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两人边喝边聊,甚是投契。正在这时,包房的门打开了,朴哥大大咧咧的嚷嚷着就进来了:“听说你来了,还俩人,以为终于有美女陪了。”

  就算看见赵伟成在旁边,朴哥也还是很随便。大喇喇地往雷军旁边一坐,跟进来的服务员立刻有眼力见地给他布了餐具:“他们说是男的,以为是森森呢。”

  说到这,也不等雷军说话,朴哥自来熟地把手伸向赵伟成:

  “雷子的朋友,老朴,大伙都叫我朴哥。嗨,姓这么个姓,怎么叫也不好听。兄弟怎么称呼?”

  雷军和赵伟成都被他逗乐了。雷军有些无可奈何:

  “亏了我这是带哥们来吃饭,要是带个姐们还不得让你给吓死——赵哥,这是我朴哥。”

  赵伟成从朴哥的言谈举止中,早已洞察这是个社会人,于是也不拘着,快速伸出手,热情地回应:“赵伟成,朴哥,我叫赵伟成,您叫我小赵。”

  赵伟成边说边给朴哥倒酒,朴哥客气地屈指点点桌子以示谢意:“谢了哥们。哪儿高就呀?跟雷子一样,也是老师吧?看着可比他像知识分子。”

  “在证券公司上班,这是我的名片。”

  赵伟成笑着从包里拿了张名片递给朴哥。雷军瞪了朴哥一眼:

  “嘛眼神,人家赵哥能和我一样吗?像知识分子?是高级知识分子好吗!证券公司的经理,金融专家,名副其实的专业人士。”

  赵伟成被雷军考得挺滋润,做出谦虚的姿态摆摆手,朴哥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名片:

  “证券公司啊,投资理财做股票的专家呗。确实是专业人士。诶,你还真别说,我最近吧,还真有些这方面的问题呢,这琢磨找这方面的人给指导指导呢!”

者也

非常想和看文的亲有个互动,希望发到30能有这样的机会。给自己加加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