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十七 原谅了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201 2016-08-15 09:14:46

  郭凯森的脸色甚是阴沉,雷军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可在这样的场合,说什么都会让梅晓洁难堪,怎么办呢,也只好让兄弟受委屈了。雷军伸手拍了拍郭凯森,刚想开口,却被赵伟成抢了话头。

  以赵伟成的聪明,当然知道郭凯森的不高兴是为了什么,可他就是想让他不高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是不想罢手。

  “真是辛苦。演员这碗饭不好吃,是吧?有天赋还得有人脉,出不了名就等于白混,是吧?虽说职场都是名利场,可你们那个行当比别处更势利是不是?”

  郭凯森懒得理他,头都没抬,也没说话。雷军分不出这话是好意还是歹意,见郭凯森不说话,就怕赵伟成觉得尴尬,连忙接茬说:“是。我也觉得他们那行比较特殊。不过再特殊也就那样,都一样,其实干哪一行都一样,有实力还得有运气。想要出人头地,可是不容易着那!不过森森还小,机会还多的是,趁着年轻玩命干吧!”

  赵伟成很认真地点头:“对对,努力,必须努力。运气也很重要。不过说到运气,我发现运气其实也是可以争取的。看了那么多的八卦新闻,好多女演员的潜规则都是自己争取的,据说现在就连男的也耐不住寂寞了,为了运气也拼了呢!森森,你长得那么好看,要是想出名,你也可以……”

  这次雷军真的是忍不了了,欺人太甚四个字简直要把他的脑袋撑破了,郭凯森到底是跟这两夫妻有何愁何怨,让他们当靶子打啊!

  “赵哥,这话过了。咱别开这个玩笑。”

  看着雷军的脸色都有些变了,梅晓洁真的急了:

  “赵伟成,会说话吗?不会说话就别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呀!小郭,你别过意,他这个人嘴没把门的,喝了点酒更不知道老几了。我替他给你道歉。”

  赵伟成做出一副无辜状,假装听不懂的样子,然后又做出知道进退表情,跟着打哈哈:“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对不起!八卦是现今社会人们最喜爱的话题,演员都是公众人物,也就成了最被八卦关注的人群了。失礼失礼!我自罚一杯!自罚一杯!”

  郭凯森又不傻,赵伟成这一套他心里明镜似的,说到底不就是想羞辱自己吗?这算个屁呀!讨厌老子的人多了,你算老几啊!

  本想回敬他几句硬的,可眼看着雷军和梅晓洁都变了脸,如此维护自己,郭凯森的火气突然一下子没了。想想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竟然还有一丝内疚。他笑着举起酒杯:“嗨,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人一累了就情绪不稳定,爱没事找事,梅姐,赵哥,别过意啊。”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到口里郭凯森又一下子吐了出来:“哎呦,怎么是饮料啊?原来我这一晚上都没喝酒,喝的是饮料啊!换酒换酒!我真是傻了,喝得嘛都不知道,哈哈哈!”

  郭凯森的笑声让气氛变得和谐了。雷军感激地看着郭凯森,把自己的杯子递了过去:“时候不早了,喝了杯中酒就散了吧。你不怕累,赵哥他们家里还有宝宝等着呢,不能回去太晚了。”

  赵伟成也许觉得这事玩到这儿可以告一个段落了,跟着顺坡下驴,笑着说:“没事没事,乾儿让姥爷抱走了,今天我们二人世界。刚才你哥说你累了,精神不好,就没给你倒酒——服务员!服务员!再来两瓶啤的!”

  赵伟成边喊边要往包间外面走,被旁边的雷军拉住了:“赵哥,咱就杯中酒吧,我明天早晨带学生晨练,得早起。来日方长,以后有机会,有机会咱们再喝!”

  ……

  梅晓洁没有跟赵伟成一起回家,直接回娘家接乾儿了。赵伟成喝了酒,梅晓洁直接就把车开走了,临走的时候,给他叫了辆顺风车。

  赵伟成知道,梅晓洁生气了。他也挺窝火的。虽然请雷军吃饭这事是自己张罗的,可心里的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从始至终他都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事情办了,好处领了,其他的算个屁啊!

  但人终归还是感情动物。看着梅晓洁和雷军老熟人的架势,赵伟成心里的滋味顿时乱了套。再加上郭凯森在旁边一口一个姐的叫,更让他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克制着烦乱的心绪,赵伟成从吃第一口饭开始,就没舒服过。最后把矛头指向郭凯森就是他的有意而为的小发泄。就算得罪了雷军,得罪了梅晓洁,他也在所不惜。

  吃饭的地方离他们家不远,赵伟成刚进门,梅晓洁的微信就顶进来了:乾儿有点不舒服,姥爷让我们住家里。

  看着短短的两行字,赵伟成不自觉地一声冷笑,把手机往桌上一扔,直接进了书房,打开电脑,看着屏幕一闪一闪的,赵伟成暗想:“爱回不回,老子根本就不稀罕。”

  雷军和郭凯森也到家了。一进门,郭凯森就直接把自己扔在沙发上:“这家火锅一点都不好吃,亏了上次没在那排队,40分钟干点嘛不好!赶紧给我倒杯水,吃咸了,嗓子倍儿干。”

  雷军打开饮水机的开关:“嗯,不好吃。你等会儿,我做点水,咱沏点茶喝。”

  郭凯森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然后四仰八叉地瘫坐在沙发上:

  “潇哥给了我一盒铁观音,据说是特别好的,我就搁在饮水机旁边了,看见了吗?就沏这个啊!”

  雷军一低头就看见了那个漂亮的盒子,拿起来冲着郭凯森扬了扬,然后打开。一股清新的味道扑面而来:

  “真是好茶,太讲究了。”

  郭凯森心不在焉地调着频道:

  “潇哥跟你一样,就爱喝铁观音。你尝尝要是对味,回头我给你买。”

  水已经开了,雷军熟练的沏着茶,泡好之后,放在鼻尖闻了闻:

  “棒!这茶一斤起码5位数,有机会尝尝就行了,这是潇哥那个阶级的人消费的东西,你可别犯傻,花那个钱。”

  郭凯森接过雷军递过来的茶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真的呀,要上万啊?为什么呀?好哪了?”

  雷军也喝了第一口,顿时满脸的享受:“说了你也不懂。价钱这事更没法说了,喜欢的人就觉得值。我就是喜欢,觉得真是奢侈,是享受,美!”

  郭凯森又喝了一口:“那以后你别给我喝了,太浪费了。我觉得还没可乐好喝呢!”

  雷军笑了,没说话,默默的又给他倒了一杯。正准备沏第二轮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梅晓洁发来的一段语音。雷军没琢磨,直接就按开了。

  “抱歉啊,雷军。”梅晓洁的声音萦绕在房间里,一句话过后,竟然有片刻的沉默,然后才继续说:“跟小郭也说一下,挺不好意思的,赵伟成这个人不会说话,得罪的地方看我的面子,多原谅吧。以后……以后我们保持联系。”

  声音戛然而止。

  屋里的两个人一阵沉默。半天,还是雷军先说了话:“哪那么多的事啊,太客气了,是吧。”

  郭凯森没说话,喝了杯里的茶,站起来往屋里走。到了门口,停了下来:“梅姐命一点都不好。她真不应该错过你。”

  郭凯森关上了卧室的门,留下雷军站在原地发愣。脑子有些乱,平白地出现了梅晓洁不开心的样子,不知怎么了,竟然心疼了。

  抓着电话的手不再犹豫,说话时自己脸上的温柔雷军完全没有察觉。

  ……

  梅晓洁站在父亲家的小院里,听着雷军发过来的语音:

  “晓洁,别跟我这么客气,咱们是朋友,那么见外干嘛。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能做的我肯定做。保持联系啊!问赵哥好。”

  梅晓洁不自觉地听了两遍,又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屋子里传来乾儿咯咯咯的笑声,那一定是父亲又在耍宝卖萌了。

  在她的印象里,父亲就算跟小弟,也没有过这样的亲密,也许真的象人常说的那样,隔辈人感情更深些,也许是自己从没有认真的体会过父亲对自己的感情。

  想到这些,梅晓洁的心有些乱了。当初跟雷军交往的时候,如果有今天的心态,或许……

  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梅晓洁心里暗暗说:“有缘无分的事想来干嘛?既然选择了,不论对错都得接受。再说如果不是有了今天这个家,那些感悟又从何而来?”

  想到这里,梅晓洁又一次拿起了电话,直接打给了赵伟成。

  “老公,在干嘛?”

  突然接到梅晓洁的电话,而且声音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温柔,赵伟成愣了一下,磕磕巴巴地说:“没……没干嘛。”

  仿佛看到赵伟成慌张的样子,梅晓洁忍不住笑了:“没干嘛磕巴什么?”

  梅晓洁的笑意传到了赵伟成的耳朵里,让他感受到了她的愉悦,这让他有些意外。不过无论如何,没谁希望无端端地找气生吧,于是,赵伟成的脸也舒展了。

  “反应有点慢,老婆大人多原谅。以为你不给我打电话了呢,乾儿睡了?”

  “本来都快睡了,又让姥爷给喝腾起来了。这会爷俩又玩疯了。我也管不了,也懒得管,明天姥爷歇一天,说什么也要让他再在家里呆一天,姥姥也跟着起哄。照这样下去,这个孩子早晚咱俩就管不了了。”

  赵伟成情不自禁地点点头:“还真是。管不了就甭管了,有人疼总比没人管强,你看那个……”

  突然,赵伟成停住了,他觉得自己真他妈太会聊天了。电话两端尴尬的静默,赵伟成咳嗦了两声:“那个什么,我吧,今天吧,就是吧,是不是让你为难了,老婆?”

者也

改了,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