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九 侠义相助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239 2016-08-06 10:53:44

  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里混迹,米菲菲一向有自己的原则。前男友李志民,是个混在横店的台湾人,最高咖位也就是个一线尾二线头,这几年年老色衰,很快就成了二线尾。因为就算还有些观众缘,说白了就是个大熟脸,好多古装戏、年代戏的剧组还都爱找他串个角,一年下来,要不是自己主动放假的话,还真是一天都闲不下来呢。

  米菲菲认识他的时候,李志民还在二线头上晃荡,江湖地位已经岌岌可危。每当回想起这段,米菲菲就特别懊恼。当初真的是太天真了,怎么就让这么个下等货给蒙了呢!就算是当初借着他的名气接到了一些活儿,米菲菲仍然觉得很吃亏。虽然自己当时也已不是黄花大闺女了,但这种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对心高气傲的米菲菲来说,却是第一次。

  李志民有过老婆孩子,每月需要付不菲的赡养费。虽然他曾经红过,目前也算是戏不断,但红的时候片酬跟现在没法比,演了不少主角,可也没挣上多少钱,再加上他体内的精虫又一直比较活跃,帮他花了不少钱。到了跟米菲菲交往的时候,他手里的积蓄已经很薄很薄了。

  这些都是米菲菲后来才一点点打听来的!在米菲菲的世界里,一个象她这么美丽的女生,如果还要靠自己干活挣钱来维持生计,那就不是可怜,而应该叫悲惨了!从献出***开始,米菲菲就没做过赔本生意,可天有不测风云,李志民这个台巴子,竟然空手套白狼地占了她近一年的便宜!一想到这些,米菲菲就会万目睚眦,怒火喷张。

  就算现在想起跟李志民耗的一年,米菲菲依然心疼得想骂街!老娘青春有限,跟这么个日落东山的家伙耗个屁呀!

  关系说断就断,就算李志民泪眼婆娑地求了她好几个礼拜,米菲菲连眼皮都懒得抬。老娘就够可以了,别墅、法拉利啥的提都不提,可说好的上海的高级公寓呢?宝马呢?都是画饼充饥啊!当老娘是雏儿吗?

  眼看台巴子磨磨唧唧的跟自己纠缠,米菲菲打定主意必须得离开一段了。恰好郭凯森来到了她工作的剧组,小孩傻乎乎的,没什么心眼,刚一进组就让人欺负,说好的片酬二话不说就给减了一半,工作内容却给涨了不少,每天在棚里要呆上差不多17、8个小时候,大夏天的,郭凯森热得中暑好几次,每天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搁往常米菲菲根本就不会在意。弱肉强食,世界上最正确的真理。你挨欺负证明你不行,想不挨欺负甚至要有能力踩咕别人,就得长本事。不过这次米菲菲却一反常态,站出来替郭凯森出头,当起女侠来了。

  欺负人的制片叫常肃,跟李志民是莫逆,自打知道米菲菲要甩了李志民就开始三番五次找她的忌讳,一副替天行道的模样让米菲菲甚是气愤。如今看他欺负新人,便决定找个机会好好跟他干一场。结果还真让她找到了他克扣新人银两、吃回扣的铁证。米菲菲眼都没眨一下,直接告到了大老板的门下,常肃还没醒过味儿来,就被开除了。

  郭凯森间接得利,把恩情全部记在了米菲菲头上。一来二去还迷上了她。搁以往,就这么个小菜鸟,米菲菲多看一眼都嫌烦,可现在不一样,她要离开这儿,小菜鸟的小窝好歹也在大城市,可以容她暂时栖身。

  一想起横店的日子,郭凯森心里就特别的感慨。当初进米菲菲这个组,完全是被同组的另一个演员忽悠的。当时正在演公司戏的他闲得长毛,串了两个戏,都是二三天的活,也没什么油水,这次的这个戏,演的是个有名有姓的,而且片酬还挺像样的,郭凯森自然也就动了心。

  说来郭凯森挺幸运的,公司这部戏,制片毛老师以前带过郭凯森,对他挺有好感的,知道他有机会能多挣点钱,不但默许了,还让导演把他的戏集中了一下,让他有了更充裕的时间。

  郭凯森特别感动,特意买了黄鹤楼孝敬他。毛老师没收,推辞得很坚决:

  “宝贝,你可还没到了伸手就送人黄鹤楼的地步。能退就退了,退不了留着,需要办大事的时候再用!其实我也没长抽这烟的脑袋,玉溪就挺好了。”

  郭凯森知道毛老师不是跟他客气,是真心疼他,心里头暖和,嘴也甜:

  “这烟您必须抽。您干嘛把咱爷俩给定性了呢?咱怎么就不能抽黄鹤楼呢?虽说我以后挣大钱的机会有点渺茫,不过架不住细水长流啊,我就是龟兔赛跑里头的那个龟,撵不上兔子架不住不歇着对吧,一年下来,保不齐就比那些品种差的兔子还强呢,是吧?”

  毛老师被他逗得直乐,拿了烟,也跟他说了几句撂底的话:告诉他这次他要去的那个组结构不简单,是非人扎推,不好处。

  “你这个孩子太老实,又实在,跟这帮豺狼虎豹处,自己要多长几个心眼,别的都不管,只要把该给你的钱都拿到手,就算胜利了,懂吗?”

  听着毛老师的嘱咐,郭凯森万分感激地点点头。

  那天晚上,郭凯森跟雷军视频了快一个小时,特别说了毛老师帮他的事,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有这么好的人帮衬,挣不了大钱,将来也肯定能比一般人过得要好。

  雷军那天踢了场比赛,挺累的,可看着郭凯森兴奋的手舞足蹈的样子,也跟着高兴了起来,挺理智的他,不知怎么这还顺着郭凯森没有逻辑的想法乱high了一会儿。

  乐极生悲,郭凯森很快就让这四个字给包围了。

  第二天,郭凯森一到新剧组,就被制片常肃拦在门口,黑口黑脸的一通训,大致意思就是他的这个角色很重要,如今由他这么个没名没姓的人来演,完全是看介绍人的面子,至于合同中定的价格,是按照这个角色的分量定的,不是按照他郭凯森的价值算的。

  郭凯森被他说得挺起火的,自己虽然是菜鸟,但好歹也在这个行里混了那么多年了,一堆屁加尿的废话,不过就是合同一个价,实际给不了这么多钱,要不就是公司吃了,要不就是制片吃了,明说就得了呗!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郭凯森也不是贪婪的人,片酬少点就少点吧,不管怎么说,都算意外之财,角色戏份不少,比公司给的那个角色有分量多了,做演员的再没有上进心,也希望能演个象样的角色啊!所以郭凯忍着火客气地说了句:“一切都听常老师安排。”

  说了这句话的后果,就给常老师这个变态找了折磨他的理由!郭凯森这个角色说到底是个扫边的活,大热天的棚里就是个人间地狱,对人的身心都是极大的折磨。郭凯森没两天就长了一身的痱子,苦不堪言。

  人前显贵人后受罪,说的就是演员这个行业。郭凯森明白,也没有怨言。这样的工作态度,却让常肃有了别样的理解,于是郭凯森又成了下串,莫名其妙成了主演武戏的对手演员。

  就算郭凯森从小到大没享过福,可这样的罪也是头一回受。一天将近17、8个小时泡在棚里就罢了,其中还有将近8个小时要吊威亚,舞刀弄枪。

  郭凯森没有拍打戏的基础,动作做得总到不了位,多少也影响了拍摄的进度。大热天的没人有好心情,于是他就成了全组人的靶子,导演、执行导演、动作导演、角儿还有制片,每个人都在骂他,怨他,就连中暑昏倒都没换来他们的同情,郭凯森欲哭无泪,瞬时觉得生无可恋。

  就在这个时候,米菲菲出现了。那天下午,郭凯森刚从威亚上下来,浑身疼得不行,本想找个地方歇一歇,又被执行导演抓住,要他去搭另一组的戏。郭凯森真的有些顶不住了,就在他几乎要给他下跪的时候,另一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当时对于争吵的内容,郭凯森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唯一觉得庆幸的是,执行导演不再揪着他去下一组,而是赶去劝架了,自己终于可以找个地方凉快一下,同时还能松松筋骨。

  正当他找好位置,摆好姿势,准备舒服下去的时候,吵架的一方,那个叫米菲菲的,突然冲到他的跟前,指着他大声说:“我告诉你姓常的,多行不义必自毙!别人不说,就说这个小孩!人在做天在看,你给人家乱添活,折腾得他都晕倒了还不罢休。你对得起从人家身上榨的那些油水吗?你不怕遭雷劈吗?……”

  后面的事郭凯森都有些记不住了。当时他都有些傻了,脑子乱成一团。接着现场也是一片大乱,他们两个人甚至动起了手,米菲菲又哭又闹,所有的拍摄都停了。

  这场大乱的结果是停工三天,大老板亲自过来进行整顿。常肃卷铺盖卷滚蛋,米菲菲也被减了戏,很快也离开了剧组,而以郭凯森为首的几个菜鸟,却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不但经济上没了损失,拍戏的待遇也好上了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