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十 一场游戏一场梦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339 2016-08-07 10:30:05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有力气跟雷军视频了,郭凯森把这段讲得绘声绘色,口干舌燥,雷军也听得饶有兴致,最后忍不住还说了句:“人家英雄救美,你会不会以身相许呢?”

  郭凯森冲着屏幕吐了好几口吐沫,翻着白眼说:“我想以身相许,人家还看不上呢!”逗得雷军笑个不停。

  第二天,郭凯森张罗几个得利的人一起请米菲菲吃个饭,可没人响应。大伙心里明白,看似米菲菲得罪的是常肃,真正得罪的人可是大老板啊!跟这样的人一个锅里下筷子,不想混了吗?

  郭凯森也不是傻子,也能看懂这事,但他骨子里的正能量还有义气,让他说什么也得请菲菲姐一顿。

  这次的饭局,让郭凯森一下子就拜倒在了米菲菲的石榴裙下了。她的一笑一颦,象魔咒一样,控制着小菜鸟的全部神智。只用了一个晚上,他们直接就进入了热恋阶段。

  那时候,郭凯森特别爱说的就是,认识一个人需要一分钟,爱上一个人需要一小时,但他却把最后一句话留下不说,而这最后一句才是他们这段感情的最终归宿——忘记一个人需要一辈子。

  ……

  回到郭凯森带着米菲菲参加公司年会的那一天。米菲菲给自己的脸投资了小一万块,才有了见人的勇气。因为是公司的签约艺人,郭凯森还有表演的任务,所以没有全程陪着她的。米菲菲当然觉得很自在,虽然口头上对小男友嗲嗲的撒了撒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本来对这个年会米菲菲没什么兴趣,早就听郭凯森念叨过参加的来宾,没什么像样的大人物。出席这样的活动完全也就为了解个闷吧。没想到就是这么个局,让她的人生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晚会上闲散放松的米菲菲四处转转,跟熟的不熟的同行寒暄着,转了一会儿觉得挺没意思的,想跟郭凯森打个招呼,自己就先走了。没想到却遇见了他。

  他叫余斌,俗气的名字却有不俗气的人生。米菲菲上的第一部戏就是他投资的,那时候还没有隐形富豪这个词,后来接触到这个词,米菲菲立刻就会想到这张难看的大饼脸。

  当时自己只有18岁,对这个圈子还抱有幻想,还幼稚的想通过才华出人头地,结果余斌用事实告诉她,女艺人的身体就是实力,就是才华。

  作为米菲菲的*****,余斌这个阅人无数的大佬还是仁慈地记住了她。微笑地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平和的像个温和干净的绅士:“好久不见,还是那么漂亮。还好吗?”

  ……

  对于米菲菲来说,这是一次跨时代的会面,她的命运真的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回想当年认识余斌的时候,自己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对他的价值认识得太浅薄,把那些根本不能为自己所用的东西看得太重了。几年的磨练,米菲菲终于知道了哪些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米菲菲最认同的一句话就是范爷说的,我就是一个花瓶,也是一个名贵的花瓶,也不是哪里都可以摆的。这些年的苦熬,米菲菲都是在找一个符合自己身份的落脚之处。

  如今再见余斌,米菲菲知道这几年的历练都是值得的,她会抓住老天给她的这次机会,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优雅中透着清纯,米菲菲的一笑居然让久经沙场的余斌,想起了处子的那一滴干净的血液。于是那张带着面具的脸有了一丝真情,放下手中的酒杯,把米菲菲轻轻拥入了怀中。

  那晚,郭凯森喝醉了,没有回家;那晚,米菲菲没有喝醉,却也没有回家。被她戏称为蜗居的房间里,孤独的小夜灯闪着迷茫的光,等待着未知命运的裁决。

  三天以后,米菲菲所在的公司召开《致命一击》首次新闻发布会,老板豪气地宣称,公司孤注一掷,势必要把该剧打造成世纪精品。

  剧组的主创一应到场,一直悬而未决的女主角也有了人选,她就是米菲菲。

  台下一片哗然。所有的媒体这才注意到一直坐在男主角旁边的女生。

  米菲菲的脸上始终挂着矜持的微笑,几天来纵欲过度的身体,依旧姣好可人。余斌信守承诺,把她需要的给了她。一笔两千万的投资,一次性打入这么个小公司,任老板在艺术上多么有追求,也会被砸晕了吧,更何况他追求的是利润,什么艺术,那就是狗屁。

  郭凯森是跟广大人民群众一起,在媒体上看到这场新闻发布会以后,才知道他的女神成了这部戏的女主角。顿时心花怒放。只是当时他正在出外景,没法回家第一时间给女神庆祝,只能即刻订了鲜花,速递到女神的手中。

  接到鲜花的时候,米菲菲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搬家。看着那束超不过200 块钱的玫瑰百合,米菲菲接都没接,让快递员把它放在了桌子上,接着忙乎自己的。

  余斌的豪宅虽然没有对自己打开,但市价每平米十万出头的高级公寓的钥匙给到她手里,也还是能说明些问题了。如今的米菲菲早已百炼成钢,什么爱不爱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各取所需。

  余斌的司机打电话过来,告诉她半小时以后到。米菲菲刚撂下电话,门铃又响了,急忙跑去打开门,来的竟然是雷军。

  原来,郭凯森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回不了家,等自己回去了,米菲菲就已经进组了,而且很可能一下子就得又悠回横店,作为男友,怎么也得贴心点,别的干不了,起码给她准备些爱吃零食吧。

  郭凯森本想打个电话问问米菲菲具体行程安排,然后从网上订了给她发过去,不成想打了几次电话,发了微信甚至短信都没有回音。郭凯森心想女神一定是进组前事情多,顾不上搭理自己,自己也得通情达理,不能总添乱才行,于是就把电话打给了雷军。

  雷军刚从外地踢比赛回来,听了郭凯森的话,也挺替他高兴的,连忙按照他的指示去超市买了两大包零食,打车赶到了米菲菲那里。

  对于雷军,米菲菲一向还是比较客气的。她知道他曾经踢过职业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今天却有些例外,一是实在有些忙乱,二是今后不会再跟郭凯森有什么拉扯,那雷军就更是不相干的人了。

  雷军其实是有些蒙圈的。屋子里一团乱,虽然知道米菲菲要进剧组,需要收拾东西,但这架势不是出门,而是搬家。

  心里这么想,嘴里就这么说了:“搬家吗?”

  米菲菲一点都没避讳:“是,麻烦你回头跟小郭说一声,我挺忙的,就不跟他告别了。正好你来,也省得我再把这儿的钥匙快递给他了,喏,你拿着!”

  纵使雷军自觉心理承受力始终高过普通群众,但还是转不过圈来,傻傻的看着米菲菲,都不知道说什么。

  愣了半分钟,突然想起自己的使命,便把两大袋子零食递了过去:“森森发的信息,我按照他的指示买的,你带着。”

  米菲菲盯着雷军看,眼神中的轻蔑让雷军心寒。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门铃响了,一个穿着整齐的人带着三个民工站在门口。

  穿着整齐的人说:“米小姐,您收拾好了吗?我带人来了,可以搬了吗?”

  米菲菲立刻点头:“好了,都好了,搬吧,搬吧!”

  以后雷军一直在想,如果那天在那里的不是自己,而是郭凯森那个小傻逼在,会怎么样呢?

  搬得只是些细软,所以很快就人去楼空。孤零零的家具支撑着冷冰冰的家,电梯的叮咚声也早已远去,雷军看着扔在地上的那两大袋子零食,脑袋一片木然。

  这就叫决绝。雷军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呆了两个小时,期间一直在摆弄手机。打电话,发信息,在森森的名字下面,折腾来折腾去的,却始终没有发出只言片语。

  怎么说,说什么?雷军实在是组织不出合适的语言。他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如何安慰自己一直疼爱的弟弟。

  没等雷军想到如何跟郭凯森说,郭凯森就知道了米菲菲的背叛。从同事的嘴里得知了米菲菲搭上了大老板的消息,一向好脾气的他居然把人家打了个满地找牙,然后不顾一切地跑了回来。

  知道郭凯森冲动的回来了,雷军连忙放下手头的工作,匆忙地从学校赶到了米菲菲租住的地方。

  雷军手里有米菲菲留下的钥匙,打开门进去,就看见郭凯森坐在沙发上,抱着一袋子零食玩命的吃。看见郭凯森进来了,也不打招呼,继续吃。

  每当情绪值达到顶峰,不论是欢喜或悲伤,郭凯森都会用食物去补偿余下的空虚。雷军什么也没说,伸手拉了个板凳,从口袋里拿出烟来,点上。

  一根烟抽完,屋里除了郭凯森发出的咔呲咔呲地嚼薯片的声音,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雷军深深叹了口气:“带回家吃吧。这么干,这儿也没水,一会儿你就该觉得噎得慌了。”

  郭凯森没说话,伸手又打开一袋膨化食品。用得力气大了,里面的东西稀里哗啦都撒了出来。

  没等雷军说话,郭凯森跪在地上,一把一把得划拉到身边,抓起来就往嘴里塞。

  雷军一个健步冲过去,伸手把他伸到嘴边的东西打掉:“你他妈的有完没完!”

  看着被打落的东西,郭凯森愣了一下,然后再一次俯下身,还大声说:“我操,不是钱买的,这么糟蹋!”

  尽管雷军阻挠,郭凯森还是把地上的食物放进嘴里好几把。雷军气得直踹他:“你这个傻逼!差不多就得了!折腾自己干嘛!有用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