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五 恋爱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226 2016-08-01 14:09:43

  不过心里的声音再大,郭凯森也没有说出来,他不单是怕雷军不高兴,他只是觉得有时候什么都看透了,活着就没劲了,哥哥现在这样挺好,起码不会像自己,一个不到二十的躯壳装着一个衰老的心。

  不过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永远是骨感的。郭凯森在各种关系利益的均衡下,虽然专业课考试成绩居中,文化课考试成绩名列前茅,可还是落榜了,上也行,交钱!

  这个结果郭凯森一点没在意,说了句那就不上了,立马就跟着一个草台班子拍微电影去了。雷军却不甘心。说什么也要让郭凯森上这个学。于是他自作主张,新房子不买了,买个二手的,两者的差价都交给了神圣艺术殿堂。等郭凯森回来,一切尘埃落定。

  郭凯森从外地回来直接就到了俩人当时租住的地方,还没进门就听见雷军的女友梅晓洁跟他大吵。听了不到一分钟,郭凯森就什么都清楚了。

  推门进去,郭凯森拦住已经气急败坏,准备冲出门的梅晓洁。

  “姐姐你别生气,别生气。一会儿我就去招生办,把钱退回来。”

  梅晓洁用刚刚哭过的烂桃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郭凯森半分钟,说出来彻底摧毁她和雷军亲密关系的话。

  “别假模假式的了!你这招欲擒故纵就是专门用来对付雷军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郭凯森的脸腾地红了,他连忙解释:“姐姐,你真的误会了,你误会了,我不知道,所有的事我都不知道,哥没跟我商量。这个学我压根就不想上!骗你不是人!我去退钱,肯定去退。”

  看着郭凯森那双充满委屈的眼睛,梅晓洁心里别提多堵的慌了!

  如果有人问,世界上最讨厌的人是谁,梅晓洁眼都不眨,立刻就会说出郭凯森三个字。

  跟雷军恋爱两年了,平平淡淡的。梅晓洁没有怨言,相反还觉得挺踏实。她有自知之明,长相普通,学业普通,幼师毕业,在一所国办园里上班,挣着一壶醋的钱,能找到雷军这样的,梅晓洁嘴上不认,但心里还是隐约觉得是高攀了。

  就这么了相处两年,梅晓洁的心其实有些躁了。她不在意雷军是不是说我爱你三个字,但从认识开始,两个人一直心照不宣,这是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两年了,抱了亲了,甚至也睡了,怎么也该水到渠成了吧。

  雷军退役很快又安置了工作,梅晓洁完全没法矜持了。就在她马上就要开口逼婚的时候,雷军终于说买房结婚的事了。梅晓洁暗暗松了口气,心也踏实了很多。

  梅晓洁家庭状况比她的相貌出众很多,父亲的生意做得不算小,经济条件绝对是小康以上。但梅晓洁的亲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于是就有了后妈,又有了同父异母的弟弟。

  公平的说,父亲还有继母没有亏待过她,就算有了弟弟,对她也从没有过丝毫怠慢,从小到大,不光吃喝没亏过她,经济上没刻薄过她,可梅晓洁就是怎么也难领这份情,就算一家人不打不闹,但心中的那份冷淡,让她成了一个凉薄的人,让她对人们都看中的家庭氛围很是不以为然,所以当她知道雷军从小长在孤儿院,世上没亲人的时候,不知怎的,居然感到很庆幸,而且从心里竟然有了同病相怜的亲近感。

  有时候,孤单不代表痛苦。简简单单的小家庭是梅晓洁最终的家庭梦想。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和她一样,竟然有个弟弟,一个看了就让人起火的家伙。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郭凯森就甜甜的叫她姐姐,还给她买了礼物,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却一直盯着雷军看。让梅晓洁特别的不舒服。

  本来说好了吃烧烤,梅晓洁有优惠券,可郭凯森说烧烤太上火,想吃吃火锅,雷军也没含糊,就说那就吃火锅。梅晓洁也不是矫情人,火锅烧烤都无所谓,优惠券今天不用下次用也一样。可郭凯森却察言观色一番,自作聪明地说,姐姐是不是想吃烧烤啊?哥,要不就吃烧烤吧,姐姐想吃,我上火不是很厉害,吃了没关系的。

  如果不是看在第一次见面的份上,梅晓洁不骂他两句,起码也得给他几个白眼!怎么看都是一副假惺惺的倒霉德行,可雷军偏偏就特别吃这一套!

  这是梅晓洁和郭凯森一起吃的第一顿饭,也是最后一顿。从头到尾,梅晓洁觉得自己已经快忍出内伤了!那天开始,梅晓洁就给了郭凯森最恶意的昵称,兔子精。

  火锅店不大,生意特别火爆。他们三个人去的早,加上雷军跟老板认识,选了个位置上佳的卡座。雷军和梅晓洁并排坐着,郭凯森坐在他们的对面。

  不一会儿火锅就端上来了,是那种老式的炭火锅,很快肉、虾、菜也都上齐,慢慢腾腾地摆了一桌子。说实话,梅晓洁很喜欢这种传统涮锅的味道,而且这家火锅店不论食材还是小料都对她的口味,可她却让对面的兔子精彻底搅没了胃口!

  这顿饭从一开始,始终由雷军负责涮,然后捞出来,再如数放到对面郭凯森碗里,他再美不嗒地吃,边吃边跟梅晓洁搭讪,雷军趁他说的热闹,会适当照顾一下梅晓洁,好半天自己几乎什么都没吃。

  郭凯森谈话的内容自然主要是围绕着说雷军怎么怎么好,边说还边跟雷军挤眉弄眼,做出一副我替你说好话了,我聪明吧的傻样子,真是把梅晓洁腻味到死。梅晓洁好几次都想大喊一声闭嘴,然后轰他走,但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面带微笑的坐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眼瞅着郭凯森一下不涮,却不住嘴地连说代吃,梅晓洁真的看不过眼了,涮了一堆肉放进了了雷军的碗,看似不经意地问道:“你怎么也不吃呀?光给小郭夹了,你也不问问人家爱不爱吃。”

  没等雷军反应,郭凯森笑了:

  “哥,姐姐心疼你了!呵呵呵!姐,你不知道,我第一次吃涮火锅就把胳膊给烫了,从此就有心里阴影了,看见火锅就怕,尤其是这种锅子,更是怕得要命,从来不敢伸手捞东西。可是我还特别爱吃火锅,一段时间不吃就想得要命。嗨,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我吧说好听了是吃货,说不好听的就是饭桶。特别馋,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不爱吃的,哈哈哈!每次涮锅子我就都指着我哥了——哥,你再给我夹俩鱼丸吧。”

  郭凯森的坦诚让梅晓洁心头的气好像好了些,雷军随手给郭凯森的碗里放了几颗鱼丸,冲着梅晓洁笑了笑:“我们孤儿院出来的小孩,就是没出息,缺嘴,馋。森森就是个典型,嘴倍儿紧,为了吃可没少受罪呢!”

  雷军说得风轻云淡,梅晓洁却突然心疼了一下,偷眼看看小兔子精,居然没有任何反应,一颗鱼丸下肚,顺势拉开袖子,给她看小臂上的疤痕:“姐你看看,恶心吧,呵呵!幸亏烫在里侧,不然就更难看了,是吧。姐,你也吃啊,你怎么吃得这么少啊,你减肥吗?”

  本来都有些心软的梅晓洁又一次气结。老子肥瘦关你屁事!这次梅晓洁真的没忍住,一个大白眼直接甩了过去。小兔子精居然接到了,然后直接回了个同情的眼神:

  “姐其实你不算胖,顶多就算丰满,当然了,你要是跟我似的,吃影视这碗饭,那就算胖了,就必须得减。再说了,你现在好看难看就是给我哥看,我哥这个人吧,对什么胖了瘦了,好看难看了,根本没感觉,你甭难为自己,该吃吃,该喝喝!哈哈哈!”

  正塞得满口肉的雷军,被他兄弟的话也雷了个外焦里嫩,他就算再迟钝,也不会不懂好歹到这个地步吧。他急速咽下嘴里的东西,瞪着郭凯森:

  “你怎么就这么多废话呢!这么多吃的都堵不住你逼的臭嘴哈——晓洁,你吃虾,烫得太老了不好吃。”

  雷军夹了一只虾给梅晓洁,郭凯森傻了吧唧的看着,然后没心没肺地说:“你也给我烫一个。干嘛瞪我,我说的是实话。不是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有口福,怎么吃都不胖!姐,其实你要是能再瘦几斤也挺好的,胖人显老。诶诶!捞虾呀,捞虾呀哥,老了,都煮老了!”

  人与人的缘分真的特别奇妙,梅晓洁自认是个凉薄的人,没有特别爱谁,也谈不上特别恨谁,可怎么就这么轻易地就恨上了郭凯森?

  一顿只有一个人大快朵颐的饭结束了。郭凯森一边挤眉弄眼地说不当电灯泡之类的话,一边挥手跟他们告别。

  送走了他,雷军送梅晓洁回家。一路上俩人话很少,快到梅晓洁家的时候,雷军站住了。

  “森森除了跟自己最亲近的人,一直都很谨言慎行,不会多说话,也不会乱说话。去年暑假,他去上了个表演班,老师说了个词儿叫解放天性,就是忘记一切,放开了的意思。他按着老师的要求做了,只是回头跟我聊天的时候,说其实他的天性就是压抑,如果真的解放了,那不就更压抑了吗?”

  昏黄的路灯下,雷军的严肃表情让梅晓洁心中掀起一片涟漪,那一刻,她心里恨恨地希望,郭凯森这个小兔子精赶紧从世界上消失才好呢!

  梅晓洁定定的看着雷军:“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没听懂你的话,重说一遍。”

者也

新人到此,多放几章。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呵呵,原来者也是个卖大力丸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