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三十三章 脱险归家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439 2018-09-26 13:10:17

  从进了后院开始,石廉义便把后院情况给掌握了个分明,拐角处分明有个角门,其实叶素儿几人也是被那三个笨贼从这角门带进来的,只不过一般有经验的都是进来后找后院管事,也就是所谓的记册管事登记了再把人好生看管,也是他们的疏忽,不然叶素儿三人也没法这样简单的出了门。

  石廉义领着三人从角门出去,顺着院墙找到了守在外面的木头,那木头见石廉义带着嫂子和自己媳妇并一个姑娘从巷子深处走了过来,忙赶上去,上下打量了众人。

  “石头哥真是好本事,这么快就把人给救了出来!”

  “谁说我是他救的,他来的时候我就领了他媳妇她们出了还我们的屋子了,我谢迎迎还轮不到别人救。”一看就是从小被宠着长大的,别人不过说了一句,这姑娘立马翘着小嘴回了过去。

  听她自称姓谢,再加之前听及自家大哥云云,石廉义脑中便想到了那人。

  “谢姑娘可是阳城人士?”

  “你怎么知道?”谢迎迎纳闷的看着石廉义,心想,这人真是奇了,虽说自己是阳城人,可自八岁就随父兄到了京城,说话也是半点阳城口音也没,他怎么就猜出自己的来历,看来也是不简单呐!

  “若石某没有猜错,谢姑娘是随兄到此的,那今天这事也就好解决了,不过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到村外说话,本家兄弟也在那候着。”后半句明显是对这叶素儿说的。

  叶素儿听到这里忙整理起衣物,毕竟衣衫不整就不好看了,说不定被人怎么嚼舌根呢,那木头媳妇也跟着理了理身上,好在几人都不怎么折腾,只是占了些灰尘,扫了扫也就没事。

  待几个女人整理完毕,石廉义忙和木头两人护着她们稍稍出了薛家庄,也亏得此事日头正好,薛家庄的村民大多去了地里忙活,被人瞧见了总是危险,毕竟听说这薛家庄很多人都跟着薛老大做了贩卖人口的脏事,日子也过的比别的村子富裕。

  等在村外的众人远远的看着几人从小路赶了过来,大家忙先起身子,从藏匿的地方走了出来。

  叶大发迎了上去,“石头,怎么样,嫂子没伤着吧?”

  石廉义看众人围了上来,脸色没变的说到,“没事,多亏了谢姑娘有些身手,我家媳妇跟弟妹两人被贼人追赶跑进了山岭小路,幸亏遇上了谢姑娘,有弟妹在旁帮衬,倒是逃脱了,好在家里人发现的早,累的大家一起出来找才没得出事,走,咱们一起归家,晚上到我家喝上一壶谢了大家。”

  众人见叶素儿三人衣衫整齐,面容也无颓色也就信了石廉义的话,再说了,都是本家兄弟,也没人追究这些,人平安就好。

  一行人又沿着原路返回了福安村,谢迎迎也被叶素儿拉着进了家门。

  “嫂子,我先归家,家里人也念着呢,等我回去拿些肉菜来,晚上跟你把酒席安排了。”叶素儿见木头媳妇面有急色,也知她因有顾虑,不过就她对五婶的了解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便点头让她先回了。

  刚进了家门就被一团肉团给抱住了大腿,孩子的哭声也传了过来,“呜呜呜,娘娘,呜呜呜。”

  叶素儿被平安哭的心都碎了,可又没法弯腰抱起他,好在佳慧一旁边哭边扯的拉着了平安,这才让几人进了堂屋。

  “素娘坐下,爹给你把一脉,可别伤了身子。”石老爹也管不了老规矩,先看了儿媳身子要紧。

  叶素儿也多少有些不放心,坐下之后把手搭在了小枕上,另一边扶了扶拽着她衣角的平安和佳慧。

  半晌后,石老爹收回了手,对着进门的石廉义说:“素娘这次受了些惊吓,虽然影响不大可你这几天注意些,听说你晚上还邀了本家兄弟来喝一壶,不行就推了吧!”

  石廉义这才想起这茬,正准备应下,“不用的,爹,我这身子还行,没什么不舒服,再说还有旁人帮忙呢,今天多亏了大伙,我也没受罪,不过多动了一些,晚上我注意了就行。”

  石廉义本就不太愿意让叶素儿受累,也准备歇下请客的心思,正寻思着怎么推了,叶素儿哪里不知道这男人的想法,可说出口的话又收回去总是不好,再说村里好多人都对今天的事好奇着呢,如果一顿饭菜都没法做了,总会惹些闲话。

  “我这没病没灾的,就是被贼人追了几步,不是有谢姑娘相助嘛,不碍事的,不然村里人还以为我怎么了呢。”

  这话一说,石家父子还有什么不懂的,自然应了下来。

  “爹,我待会套了马车送谢姑娘回去,顺便去镇上买些熟食酒菜回来,素儿就不用太劳累了,再说还有佳慧呢,大发媳妇也会过来帮忙的。”

  “行,你们自己知道点就行了。”

  说完,石老爹便拉着平安和小宝去了后院。

  “谢姑娘,今日不能留你答谢了,想必令兄也会着急,过几日石某登门拜访。”

  “你是不是认识我大哥?”

  “令兄与石某是旧识,本就准备近日一聚,不想发生了这事,我现在回屋写封书信,劳烦谢姑娘带回去给谢兄。”

  谢迎迎一听跟大哥是旧识,自然放下了戒备,笑脸盈盈的挥手说到,“不算什么,是大哥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最佩服我本事的人了,等过几日石大哥带着嫂子去我家,我和大哥在潜源且要待一段时间呢。”

  得了答复,石廉义便放下媳妇,去了屋内写信,叶素儿自然招待起了谢迎迎,不一会儿就被这姑娘弄的哭笑不得,连一旁的佳慧都裂开了嘴,真是一块活宝,心思单纯的可以。

  待石廉义写完书信就带着依依不舍的谢迎迎离开了石家。

  本来不觉很累的叶素儿这才感觉腰酸背痛,赶忙交代了几句石佳慧就回屋躺了下来,不一会儿就睡熟了,徒留得了父兄叮嘱的小佳慧眼不移的看在一旁,生怕出了岔子。

  叶素儿一觉睡到了日落余晖才被石廉义轻轻推醒。

  “媳妇,媳妇。”

  “嗯?”叶素儿朦胧睁开眼睛,一张放大的脸挤在面前,不觉扯了扯嘴角,“你凑这么近干嘛!”

  怀孕又有起床气的媳妇不好惹,石廉义就怕媳妇出问题,叫醒了人也就放心了。

  “媳妇你歇会,我让佳慧和大发媳妇在厨房准备呢。”

  “我也不睡了,反正也被你吵醒了。”说完没好气的看了眼石廉义。

  石廉义只能摸摸鼻子守着,一边帮着媳妇穿上鞋扶出了门。

  “对了,那谢迎迎是什么人,你怎么认出她的。”

  “本只是觉得眼熟,后她提及姓名也猜了下,最主要是她跟她兄长左耳旁都有个月牙胎记,我也是早年听谢兄提过,加上最近谢兄巡视潜源,也就认了出来。”

  天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叶素儿也是奇了,不过得亏了谢迎迎,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总要谢谢人家的。”

  “这你放心,我也休书一封让谢兄查办了薛家庄那伙子,到时候一并谢了。”石廉义怎会不知叶素儿所想,不愿欠人情的事,不过他跟谢迎运是过命的关系,之前遇过多少事,这也就不用跟媳妇多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