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三十二章 意外突袭4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415 2018-09-25 23:24:59

  大概是没把几个女人放在心上,除了大门落了把锁头,半开半闭的样子,窗户竟然也没有封死,那爽利女子从脚踝处拨出一把匕首,伸到窗户缝里面几下捣鼓也就把从外面关上的窗户给打了开来,叶素儿也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些笨贼的智商,当然也只能说明现在女子的柔弱,可能一被抓来就吓得不知所措了,更别提自救,也不怪叶素儿腹诽,这几个痞子平时也就欺欺乡邻,干这等大事也是头一次,自然没有什么经验,只知道把人丢在后院,连跟后院管事登记这事都不知道,也亏得那些人糊涂,不然,叶素儿几人的名声以后就有的说道了。

  而这边石廉义和木头一帮子人匆匆往薛家庄走去,一路上没人说过一句话,行色匆匆,远远的能看到薛家庄的第一户人家,石廉义忙止住了身后众人的脚步,说到:“我和木头兄弟先去探探情况,以免我们这一帮子过去了,还以为打上门了,再说了,我家媳妇身子也重,还是小心为妙,此事我们发现的早,知道的人也不多,大发在这领着几个兄弟在此等会。”

  不也怪乎石廉义谨慎了些,这个年代女人的名节比命还重要,这事往大了说女人是能被休会娘家的,娘家人也不见得会待见,好在石老爹在发现儿媳妇没回来后联系的也是本家亲近的兄弟或者像林大发这样的世交人家了,动静虽然有点大,但福安村的老百姓这点倒好,不会没事找事的瞎唠叨,好奇害死猫这种事他们倒是清楚得很,更何况石家也是大姓,也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众人听了石廉义的话,也多少知道他的意思,当即停了下来,也顺便歇歇脚,说不定等会有场恶战。

  石廉义带着木头两人避着薛家庄的住户慢慢摸进了薛老大的院子墙外,左右打量了片刻,石廉义凑近木头耳边轻声说:“这里比较隐蔽,我刚刚凑耳听了院子里边没什么动静,你且在这等着,我先翻进去瞧瞧,如果有情况,我口哨三短,你便接了人从大门打进来,如果我没动静你也不要轻举妄动,人才是最重要的,救了人出来再想怎么收拾他们,切不可意气用事。”

  “放心吧石头哥,我媳妇虽说不是啥出色的女人,但对我实在,要先找到他们,救了再说,嫂子更是怀了身子,像他们拿起子出了事就把错往女人身上推的忒不是东西了,我媳妇我还要呢!”

  石廉义也是怕这木头也是那种把女人名节看的比天大的人,万一脑门子一热冲进去人救不出来还把自己给折进去了,更何况自己媳妇还挺个肚子,万不得闪失,好在这木头兄弟不是那等古板的人,媳妇还没怎么就要打要杀的。

  “好,我先进去,你也小心着点。”石廉义说罢便蹭腿翻进了院子,身手灵活,一点都不像个傻大个能干的事,惊得木头迟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警戒。

  而这边,石廉义翻进院墙后便躲进了树丛里,说实话,这薛老大靠着拐骗贩卖人口的勾当也着实挣了不少钱,但粗人就是粗人,宅子倒是建得不小,可内里却可以用一个乱字来形容,本来石廉义跳进的就是偏院,本就是可以做了正经的客房,可好家伙,东西堆的乱七八糟,都快没出下脚了,有采好的石料木材,也有铜铁金属之物,更可笑的是还能找到办旧不新的衣物,一看这些东西种类繁多却数量有限,就不难猜出东西的来路,偷鸡摸狗也不在乎此。

  石廉义垫着脚尽量不发出声响的往院子深处走去,刚进到偏院中心位置,便听到了几声低泣,那声音是从偏院靠男侧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与他翻进来的位置正好成了对角,又加之院中杂物太多,不留神还真没注意那间带锁的房间。

  从声音中石廉义便认出不是他媳妇叶素儿,虽说相处时间不长,但他就是知道,叶素儿惯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把力气浪费在哭这回事上,不到最后关头,他的小媳妇是不会服那个软的。果然,悄悄靠近之后,从窗户缝隙中便把屋内情况打探了清楚,屋内或卧或坐的一共7个女人,均被绑了手脚,还堵上了嘴。看清了情况后,石廉义慢慢往后院走去,不怪他冷血,这个时候,他的心中想的只有小媳妇平安,那可是揣着仔的,磕着碰着还得了,这些个人等把媳妇安顿好再安排人来救,至于这薛老大背后的人,想来也就那么几个,好在那人到了潜源县巡查,倒是可以运作一番,毕竟敢打了他媳妇主意的人,就别想好过,前院和主院是不可能放人的,那就只有后院了,石廉义一边想一边脚下飞快往后院移动。

  事事往往就是这么奇妙,这边石廉义终于摸进了后院,而他心心念念的小媳妇叶素儿也在木头媳妇和陌生女子的搀扶下跳下了窗台。“呼”叶素儿长出了一口气,虽然这窗台不算高,可对于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不过现在出来了就抓紧时间想办法出去,这贼窝也不是好待的。这边的石廉义刚刚进了后院便看到他家小媳妇从窗台上下来,顿时心提到了嗓子口,可又怕出声再吓着人,便悄声往里走去,待到媳妇站稳落地,长呼了一口气之后才出声唤道:“媳妇,你怎么样?”叶素儿也是一惊,本以为这次可能就要交代在此了,现在丈夫高大的身影印在眼前,稳稳的扶着自己,心也落回了肚子,什么也不担心了,可眼泪也停不住的往外淌。“媳妇乖,不哭,身子哪里不痛快吗?”看到叶素儿二话不说的掉金豆子,石廉义这钢铁直男顿时乱了手脚,忙往叶素儿身上翻找着伤口,被石廉义这一顿折腾,叶素儿的情绪也稍稍稳定了下来,“没事,就是之前抻着了,回去休息就没事了,咱们现在走吧!”叶素儿是一刻也不想待在贼窝里叙旧,忙拉着木头媳妇准备和石廉义一起往外走,完全忘了之前的陌生女子。

  “哎哎哎,等等我,你怎么把你的恩人给忘了。”陌生女子忙往前赶,石廉义早就注意到了身边的陌生女子,眉眼之间还有些熟悉,听说是媳妇的救命恩人,自然连忙道谢“多谢姑娘仗义相救,石某定会带姑娘一起出去的,还请跟紧。”

  “我可不需要你带着,我就是听说这潜源县有人专门拐卖女人小孩,一不小心着了他们的道,若是真刀真枪的比一比,我能把他们一锅端了,我出去了要让我哥把他们都烩了。”陌生女子边说边比划,小小的脸蛋上也出了一层薄汗,只看的木头媳妇在一旁轻笑。

  “你别不相信,我不行还有我哥呢,咱们走着瞧。”

  “是,姑娘有身手,这次也多亏了你了,现在石头哥来了,我们抓紧想法子出去吧,不然那伙人来了我们就不好走了。”

  大概是怕人多了自己真不一定占便宜,而且那些人惯会狡猾的,陌生女子也销声跟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