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二十五章 平安身世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1969 2016-09-06 12:41:19

    钱毅留下了孩子,第二日一早就匆匆赶往老家临安,年节的时候走山林之路多不太平,石廉义放不下心,交代了老二照顾家里,就赶着租来的马车去送钱毅归乡。临安大概就是现代的杭州,叶素儿估摸着自己所在这个地方应该是现代的安徽南部,风土饮食都很相似,前世的辛素素为了建民宿,走了不少地方,徽州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处处都长得像是水墨画,不过徽州的礼教规矩却让人望而生畏,亏的重生的这一世没有给女人那么多苛责,叶素儿心中不免庆幸。  

  站在院门边,望着马车摇晃着从路的尽头消失,叶素儿久久没有回神,自己手中软乎乎的小手在掌心微微动了一下,拉回了她的思绪。叶素儿低头看了那孩子一眼,六岁的孩子,正式机灵可爱的时候,可如今却怯怯的。听说那会要不是钱毅前去探望,这孩子就得一个人饿死在家中,等赵家族里派人去找那婆娘的时候,钱毅想到了石廉义,只有他能护这孩子周全,赵家人各个人精,这孩子没得爹娘庇护,又无银钱傍身,留下了也是累赘,自然没有人反对。  

  叶素儿越想越可怜,蹲下身子把孩子抱了起来,瘦小的身子蜷作一团,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弹。一大一小缓缓走进屋子,叶素儿把小家伙安置在膝头,上下打量了一番,手上也轻轻摸了一遍,手下触感一点也不像个正常的孩子,下手处全是骨头,生生有些硌人,身上穿着半旧的衣衫,却大了不少,手脚都有些遮住了,凑到跟前还能闻到一股子异味。  

  看到此处叶素儿才是信了钱毅的话,那赵娘子生生不顾亲生儿子,恐怕在的时候也没好好待他。叶素儿心里疼她,却不敢轻易掉下泪来,只将孩子紧紧搂进怀里,石廉义本还怕她肚子里的还未出生家里又来了个小的,可这样一个孩子,她却只有心疼的份。  

  石佳慧从厨下烧了热水,进了堂屋知会嫂子一声后便匆匆回了自己屋里。叶素儿也把孩子抱到了自己屋里,提了火盆子进来,回去去厨房端来热水,找出陪嫁的小木盆倒上,把门窗关严实了,点上油灯,屋子里亮堂堂的,不一会儿就暖和了。  

  叶素儿带着一声不吭的小家伙坐在小盆前,先拿了布巾给孩子好好擦了把脸,顿时小脸变得白白净净,俨然一个俏小子,待脱了衣衫,叶素儿的眼泪却怎么也停不下来了。瘦骨嶙峋的小身板上尽是淤青,还有一处像是被火烫伤的疤痕,也难怪这孩子看着怕生的很,赵娘子真不是人,对亲儿都能如此,叶素儿疼的心都揪了起来,一把抱住孩子,又生怕碰到了身上的伤,也不管什么颜面,咧嘴哭了起来。  

  也是怀孕的缘故,泪点本来就低,看到这一幕更是管不住眼泪了,直哭了好一会,直到一只微凉的小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脸,将流下的泪滴轻轻揩去,叶素儿慢慢睁开了眼睛,怀里的孩子养着小脑袋,脸上不再是先去怕怯不安的神情,取代的是微红的双眼和强忍的哭意。这孩子的早熟的让人心颤,叶素儿泪涌直下,摸着小家伙的小脸直说着,“孩子乖,以后跟着石婶子,不哭不哭。”嘴上说着不哭,自己却怎么也忍不住。  

  外出闲逛的石老爹刚在廊下剁掉了靴子上的雪水就听媳妇屋里传来阵阵哭声,这可把老爷子吓得够呛,赶忙跑到大儿屋前,可公爹进媳妇的屋子怎么也说不过去,只能一个劲的敲门,“老大家的,怎么啦,可是哪里不好了,你别急,我这就叫老二去。”说完转身就走,又怕老大家的一个人在屋里出事,忙回神朝后院叫着:“囡囡快来,进屋看着嫂子,疼的直哭呢。”  

  话音刚落,叶素儿打开了房门,擦了下眼下的泪珠,叫住了石老爹,石佳慧也匆匆从后院赶了过来。  

  “爹,没事的,只是给那孩子洗澡,看着太揪心,惊着您了,您先回屋,佳慧给爹倒杯热茶,我给孩子洗了澡还要爹给他看看,哎,满身的伤。”说完又是流下泪来。  

  听得不是媳妇有事,石老爹悬着的那颗心才算真正落下,忙催媳妇进屋,“快去吧,别把孩子冻着了,这孩子既已进了石家,你们就定护他周全,今后都不会委屈他的。”  

  叶素儿也怕着天气凉着孩子,那就更是雪上加霜,忙回屋关了房门,就着热水给孩子洗头洗澡,换上了钱毅留下的几件小衣,多是半旧不新的,有些还打着补丁,一看就是近人赠的。等用小手炉慢慢将孩子头发烘干了,叶素儿才再次抱着孩子去了堂屋,堂屋里石佳慧早早的架了大火桶,催的屋子暖烘烘的,叶素儿赞许的看了一眼小丫头,把她喜的小脸通红。  

  石老爹稳稳坐在桌旁,等儿媳妇抱了那小子过来就搭小枕把脉,当掀开孩子衣襟往里看,那斑斑伤痕饶是大人都疼的没法,更何况是个孩子,也难怪老大家的哭成泪人。  

  “孩子身子骨弱了些,可好在底子还行,且养养吧,注意着些就行了,身上的伤该这孩子疼段时间,好在没伤了筋骨。”把孩子衣服理好,石老爹才想起还不知道这孩子的名字,“那钱家小子有说这孩子叫啥吗?”  

  叶素儿回忆了一下,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平安,我阿爹叫我平安。”一声清脆的童音传来,久未开口的孩子轻轻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本来一家人还真怕孩子这么小经事不会说话了,现在还好,总算开口了,不然可真可惜这么个可人疼的小家伙了。  

  许是感受到石家人的善意,小平安慢慢卸下心防,虽还显得谨慎,却有了大进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