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三十章 意外来袭2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498 2016-09-19 21:43:38

    说起来五婶家算是离石家新宅最远的了,一个在村子东头一个在西头,加上五叔是石老爹兄弟几个中最小的,自小颇受父母宠爱,石家也是兄友弟恭的一家,虽说父母在不言分家,但石家全是光头小子,每一个闺女,石家祖父母怕媳妇多了闹不开,索性给分开单过,石五叔分家的时候还没成亲,跟着老父老母同住,等成了亲父母手中留下的细碎私房也都给了他,兄弟们也在他成亲的时候贴补了不少,所以五叔家的房子倒是最好的地段。  

  叶素儿右手撑着后腰,慢慢挪着步子,木头媳妇也不急,这木头媳妇木头媳妇这样叫着都习惯了,叶素儿都有些忘了人家闺名叫啥了,看来她对于重生这件事还真算是适应良好呢。  

  从石家新宅往石五叔家去要经过一段村里的后巷子,本来石廉义选的新宅地址就靠着山边,从人家屋后抄小路过去倒是便宜,只是这个时节,年也过了,家家户户都开始往地里忙活了,再不就是去镇上找活计了,家里人留的少,后巷子更是静的出奇。  

  叶素儿挺着个肚子怕走的太多累着自己,毕竟她在这个时代的小身板不过十七岁不到,身体发育还没完全,断不敢像现代孕妇那样自如的运动,这个度还是要好好把握的。  

  心想有木头家的陪着,总不会出什么事,自己慢着点总不会错。可她没想到的是,这意外往往发生在猝不及防之间。  

  妯娌两人有说有笑的朝着目的地走去,一路上也没碰到一个人,突然,从巷子角落的草堆胖窜出了三个人,叶素儿定睛一看,眼前赫然站着三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其中一个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满口的黄牙上还站着黄绿色的菜叶,叶素儿本就是个轻微洁癖的人,怀了身孕就更是见不得人家邋遢成这样,一阵恶心从胃里涌了出来。  

  “恶……”当着几人的面就吐了出来,一旁的木头媳妇忙上前来轻拍着她的背,一边还不忘回头教训起三个二流子,“都是些什么人,好狗不挡道,快些起开,我们还忙着回家忙活呢。”  

  木头媳妇也没想那么多,还把这三人当做是一般的小地痞,以为吓吓就能了事,可谁知……  

  “哎哟,够辣的啊,哥几个,今天可算是开张了,薛老大发话,今天不逮个像样的,咱就别回去了,这下好,一次来俩,好事成双!”  

  “可是,老二,这娘们还带着肚子呢,薛老大能要吗?”  

  “说你笨,你还真不聪明,你别光顾着那肚子,看看脸蛋和身段,肚子里的弄掉不就得了”那个被称作老二的正是黄牙佬,一边打量着叶素儿,一边让另一人去路口看着,“小娘子,哎哟,真不赖,这么大肚子了身子也没见走样,看的哥哥心都酥了,等带回去好好伺候哥哥一回,哥哥还没玩过大肚婆呢,哈哈哈……”  

  话说的这么露骨了叶素儿二人还能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那也真是白吃了这么多年的饭,这光天化日的,谁能想到会在村子里碰见人贩子,这还了得,木头媳妇还是嫩了些,抓着叶素儿的手都吓出汗来,身子也跟着微微抖动了起来。  

  两人也不敢轻易出声,叶素儿静下心来想了一下,三个流氓看上去也像是上道的人物,听他刚刚说话透露出来的信息不难猜出,他们上面还有一个薛老大,那人才是人贩头子,这三人不过是些小虾米,不过话也说回来了,阎王好骗小鬼难缠,她们两个女人,还有一个大肚子,怎么也不是三个成年男人的对手,贸贸然叫起来说不定叫不到人还把这几位惹火了,两下一分析,叶素儿定了定神,转身向木头媳妇点了点头,一只手伸到腰间拽下了手帕和一个桃核做的腰饰,扔到了身后,希望等石廉义回来找她们的时候能够看到。  

  三人也不是傻的,见四下里无人,也不敢多逗留,黄牙佬从草堆里拽出两个大麻袋递给另外两人,三人合力把叶素儿二人塞上嘴巴装进麻袋,匆匆沿着后巷进了山脚小路,消失在一边灌木丛中。  

  这边石廉义带着三个孩子从镇上吃过午饭就匆匆往回赶,说实话,半天没见着自家媳妇,这心里怎么都不得劲,还是把媳妇带着身边心里安稳,弄得出门逛逛都心神不宁的,冯林那小子还笑自己是妻奴,真是去他的,他这是疼媳妇,那小子懂个屁,心里美美的胡思乱想,手下也劲劲儿的挥着小鞭,催的牛儿喘着粗气只顾着往前跑。  

  刚进了村口,就见五叔家木头急匆匆的往外跑,石廉义忙跳下牛车一把抓住了木头。  

  “哎呀,石头哥,石头哥哎,不好啦,你回来的正好,家里出大事了。”  

  石廉义还未开口,只听见木头尖着嗓子一阵乱叫,“啥事把你急的,快说。”  

  “我家那口子早饭后去你家找嫂子帮忙,后来就没回来,吃饭的时候我让我家那小子去找,可二叔说嫂子和我家那位早早出门了,说是来我家,可,可一直都没见人呢。家里人满村子里找,也没见着人,只在后巷槐树旁捡到这两样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嫂子的。”  

  石廉义脑子轰的一声响,仿佛世界都塌了,也顾不得牛车上的孩子,一把抓过木头递上来东西一看,不正是媳妇的手帕和腰饰嘛,那腰饰还是自己找来桃核给雕的,媳妇看样子是出了事了。从没想过媳妇在自己的地盘上能出这种事,石廉义一时血冲脑子,头都有些发昏,眼看着就要倒下,身旁的木头赶忙扶了一把。  

  牛车上的三个孩子被大人的疾声厉色给吓坏了,小宝只是躲在小姑姑的怀里,佳慧和平安却是已经懂些事了,一时被大嫂、娘亲的意外给吓呆了,各个哇的哭了起来,嚷嚷着要找大嫂、找娘娘。  

  孩子们的哭声总算是把石廉义从悲痛中给拉了回来,他急咬了一口舌头,一股血水流入口腔,浓浓的血腥味充斥了鼻间,勉强将自己镇定了下来。  

  “木头,你这东西具体在哪找到的,快带我去。”  

  木头也是着急,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有些本事,忙拉着他往后巷跑,两人浑然忘了牛车上的孩子,好在村头早已聚集了不少好奇的村民,帮忙赶着牛车去了石家新宅。  

  石廉义两人一路上遇到了几个帮忙找人的兄弟,石老爹被林大发搀着跑了过来。  

  “爹,您老回去吧,这有我们呢。”看着老爹气喘吁吁的样子,石廉义又是着急又是心疼。  

  “别废话了,你媳妇一早跟我打了招呼去你五叔家帮忙,后来就没见着,我还当被你五婶留饭了,咱快去找到东西的地方看看,兴许还能找到点什么。”  

  也不等儿子答应,石老爹招呼来发现东西的林大发,直往后巷走去。众人来到后巷一阵翻找,除了发现被压塌的草堆,其他都没什么特别的,只除了石廉义,他蹲在地上静静观察了一番后站起身来,沿着蛛丝马迹走到山脚边,果然发现了一串脚印。  

  众人这才注意起地上的脚印,沿着山脚小路就能到离镇上最近的薛家庄,看来这伙子人是抓了两个女子逃了出去,总算是有了线索,石大伯当机立断,吩咐了几个小子跟着石廉义往薛家庄找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