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二十六章 喜迎新年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538 2016-09-12 11:17:52

    坐着马车也不过两天的时间,石廉义把钱毅送出了山路就忙着往回赶,等自己风尘仆仆的赶回家时,叶素儿带着收拾一新的平安远远站在门前向外张望着。  

  许是牵挂更深了,石廉义一路上只想着快快催动马儿,雪地里站着的两个人儿就像是归航之时远处的灯塔,牵着他快快跑到面前。石廉义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个动作窜到了媳妇面前,低头看了平安一眼,这孩子还是像才来的时候那样沉默,不过小脸却被媳妇养的红红嫩嫩的,有了血色。  

  夫妻两站在院门前彼此深深望了几眼,叶素儿先是笑出了声,说道“呆子,可看够了?我可饿着你媳妇了?呵呵呵呵”说完又是一阵银铃脆笑,震得身旁的小平安都有些触动。  

  “回吧!”一句足矣,叶素儿从笑声中慢慢更加正视面前的丈夫,几日的想念化作了浓情蜜意,他短短两字给了自己无限心安,叶素儿从没有此刻的满足,幸福的脸儿温热,轻点了一下脑袋,牵着小平安,一边转身一边答道:“嗯,回。”  

  一家团聚,石家又多了一个家庭成员,石老爹为了表示对平安的欢迎,硬是要把这个年多的热闹万分,喊来二儿子高价多买了些猪肉、鸡鸭,石廉义也赶着去买了一大卷鞭炮回来。叶素儿知道这是真的认下了赵平安,心里也替孩子高兴,他们石家虽没那么大富大贵,把他养大成人却一点问题没有,叶素儿是打从心里疼这个可怜的孩子,豆丁点的小家伙来了几天,每天跟在自己身后,像个小尾巴,自己和佳慧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也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递东西,家里人逗弄半天,这孩子只是蚊子叫一般的吐出几个字,说完往往就又钻到叶素儿身后去了。  

  年三十当天,叶素儿一大早就把还没睡醒的平安抓起来,就着石廉义给烧好的热水,舒舒服服的跟着孩子洗了个澡,年纪小小的平安对叶素儿的大肚子满是好奇,瞪大着个眼睛,拿手指着大肚皮,“啊啊”的叫了两声,叶素儿好笑的把小平安抓住坐在澡盆里的架子上,一手扶着生怕他跌进水里。  

  几天的相处已经让平安慢慢卸下了心防,一只小手趁人不注意溜上叶素儿的肚子,被水熏红的小脸上布满得意的笑容,摸了半天觉得手下感觉硬硬的,心里觉得奇怪,小脸上表情变幻,又收回小手摸了摸他自己的肚子,下手软乎乎的,一点也不一样,脑子正转不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头上有人在笑,抬头一看是漂亮姨笑呢,小平安也咧开嘴跟着笑出了声。  

  叶素儿照顾这孩子几天,深知他的敏感和脆弱,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疏忽了他,自己往后还要照顾肚子里的这一个,不免有了现代妈妈生二胎的心态,看来只能一步步引导了,“平安摸了之后什么感觉呢?”  

  “硬硬,还动!”小平安举着自己的小手要给叶素儿看,“踢到我的手。”  

  “那平安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动吗?”叶素儿凑过去亲了孩子小手一下,眯着眼睛笑问。  

  “不知道”,小家伙说完低下了脑袋,一副害怕的样子。  

  “里面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在跟平安问好呢,他可喜欢平安哥哥了,所以踢了哥哥一下,跟哥哥打招呼哦。”叶素儿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了,刚刚还一副高兴的样子。  

  平安慢慢把头抬了起来,望了望叶素儿又看了看她的肚子,呐呐的说,“娘的肚子也鼓鼓的,娘不让我碰,碰了娘打。”  

  叶素儿一时被平安话里透露的信息给震惊了,看来赵娘子是怀了身孕才跑了的,虽说肚里的孩子是亲生的,平安夜不是捡来的啊,叶素儿想想都觉生气,心里不免把那赵娘子给骂了千万遍,可脸上却是一点没有露出情绪来,支着笑脸抱起平安慢慢出了澡盆,一边给孩子和自己擦干身上的水,一边拿头顶着平安的小肚子。  

  “娘的肚子是吃饱了长大了,就像小平安的肚子一样,鼓鼓的,姨的肚子里有弟弟妹妹,平安以后要帮姨照顾弟弟妹妹哦。”  

  小平安被叶素儿顶的咯咯直笑,小头跟着叶素儿的话不停的点着,嘴里还一边求饶,“姨,痒痒……”  

  洗好澡,换新衣,叶素儿带着平安走出房门,正式开始为年三十的守炉宴做准备了,放了平安和佳慧在院子里面玩,叶素儿进了厨房查看晚上该用的食材,中午全家人就着卤好的猪脚牛肉,热乎乎的一人吃上一碗面,午饭过后,石老二一家也穿戴一新过来帮忙。  

  一大家子,一桌年夜饭,石家老老小小没了那么多顾忌,围坐一堆,孩子们嬉笑打闹,小宝是个活泼性子,带着平安围着饭桌跑了几个来回才被他娘抓回座位上,叶素儿给几个孩子一人塞了个猪蹄子,吃的他们满脸油乎乎的,石老二像大多数爹一样,拿筷子沾了点酒水送到儿子口中,谁想那小宝也是个酒量浅的,愣是被酒激的小脸通红,整顿年夜饭下来就记得傻笑了。  

  夜色将至,石家的年夜饭上了象征团圆的炸糯米丸子,石廉义带着几个孩子出了院门点燃了一串长长的炮仗,这炮仗还是他找人花了大价钱买的,一般市面上的都短小的很,这样的炮仗放起来才喜庆。  

  鞭炮声声辞旧岁。石家人吃过团圆饭,撤下饭桌换茶桌,众人围着堂屋的火盆,男人们下棋摸牌,女人带着孩子扭瓜子说笑话,受到快半夜了,几个孩子都东倒西歪的靠在叶素儿早就准备好的塌子上了,堂屋里暖暖的,也不怕他们受凉。午夜一到,第一声鞭炮惊醒了瘦小的平安,他睁开迷茫的大眼,在屋子里找了半天才找到叶素儿,一个刺溜跑到她的腿前抱住,小身板紧紧的靠了过来,生怕叶素儿不见了似的。  

  石廉义也从石老爹的身边走了过来,抱起来平安小小的身子,拿头顶着平安的小头颅,“儿子,爹带你去放炮仗了,快穿衣服出门,可好?”  

  平安被石廉义叫愣住了,他虽小,可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多少懂一些人情世故,自己爹没了,娘跟自己说,她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自己哭着追娘,却被打了一巴掌,那天晚上他捧着流血的嘴角回了家,疼的睡不着觉,好多天都没有吃的,还是隔壁房奶奶给自己一个玉米饼子,可那味道一点也不好吃,钱叔叔带自己到这里的,姨好温柔,要是自己在姨的肚子里就好了,她就是自己娘了,现在石叔叔叫自己儿子,那是不是姨就能成娘了呢?平安不敢想,也不敢答应。  

  石廉义见这孩子眉头紧锁,一副愁容,想说话又不敢说的样子,“平安,怎么,不想认我做爹?不想有爹娘?”  

  一步步的诱拐,小平安总算点头答应了下来,石廉义放下平安小小的身子,一双小脚刚落地,它的主人就窜到了叶素儿的身旁,拉着她的手,直往门外拽,“娘,平安要去看爹放炮仗。”  

  叶素儿跟着平安的脚步慢慢往门外走去,路过石廉义的身旁时,隐约瞧见男人刚毅的眼神中泛着水光,回以微笑,叶素儿快步跟上平安,弯下腰拍了孩子屁股一下,笑着说,“平安等等爹,爹给平安放大炮仗咯。”  

  笑声回荡,石廉义静静的望了天空一眼,心中默念,“风华兄,安心吧。”

八里如海

最近工作很忙,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