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二十九章 意外袭来1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468 2016-09-18 21:33:36

    石家饭铺因着口味独特、物美价廉,兼那石从义老实肯干,从开业以来不能说日日爆满,但生意也是很红火,连带着崔兰日日走路都带着风,见什么都顺眼,更是变得没了计较。石廉义也在开业之初很是帮了忙,暗中也给自己老弟疏通了明面暗地的关系,有道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小鬼难缠,打点上下,也算是给石从义从商之路上扫清了障碍。  

  石从义也不是愚钝的人,自家大哥跟着他们夫妻里里外外的忙活,再加上开业以后街面上的平静,他都记在心里,他可是听说了,一般做些小生意,总有些街头帮派收些银子,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到来人,他还能不明白吗?眼看着大嫂肚子越来越大了,这可是大哥第一个孩子,可不能马虎了,大嫂对自家也好,小宝还一直得人家照顾呢,说什么也要让大哥回家去。  

  石廉义见弟弟一个劲的劝自己回家,说实话每日的出来,心里总是放不下素娘,好在这店里也步入了正轨,自己插手太多总是不好,也就答应了下来。  

  叶素儿这边也算是难得清闲了一阵子,没了牢头石廉义在家,虽然还有个小监工石佳慧,但身心总算是好好畅快了一把,要是这想法给她家那块石头知道了,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眼看着肚子到了整七个月,真还像是书里说的长了不少,整一个吹起来的皮球,有时候她都怀疑,是不是每天睡一觉起来都长一点,亏的没有那么胖,不然这体重可真要控制了。  

  二月里的南方还是有些阴冷的,这天一大早起床,叶素儿就觉着右眼皮直跳,左眼跳财还是跳灾,她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也没闹明白。  

  “一大早的你坐在床上算什么呢?想改行做神婆吗?”出门打了洗脸水回来的石廉义站在盆架旁一脸促狭。  

  “你这模样要是给囡囡见着,还不得吓掉了她的下巴,这哪还是她那个颜面僵硬的好大哥呀,整一个东门二流子。”  

  “嘿嘿嘿,今个兴致不错,还跟为夫杠上了,既然这样,为夫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二流子”,石廉义也不恼羞,慢条斯理的把手巾沾湿,重新挂在了盆架上,垫着脚步往床边走去,“这二流子每日起床可都是要给娘子穿衣画眉,调笑一番的。”  

  那张留着长疤的脸配上一脸戏谑还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叶素儿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时还真有些受不了这张石头脸上的变化,一个劲儿的往床里躲,嘴里却低级趣味的附和着“奴家早起还未梳洗,不敢让夫君厚待,奴家自己来。”  

  成亲许久,这夫妻俩人慢慢培养出来的默契与情趣真是让人惊讶,叶素儿话语一出,两人都跟着笑了出来。石廉义笑着坐到床边,把叶素儿从床角来了出来,轻轻披上衣裳,牵着她因怀孕开始长成肉球的小手,一边还恶趣味的捏了捏,回头坏笑的望着叶素儿,拿起床边的棉鞋,温柔的给娘子穿鞋。可能在现代,这样的场面常能见到,灰姑娘不是还让王子结实的穿了一回鞋吗,可要知道,这可是万恶的旧社会,叶素儿能得一个七尺男儿跪地穿鞋,说出去可是要浸猪笼的,当然了,不说出去这种自豪得意又无处宣泄,着实让她难受了好一阵子。  

  “吃了早饭我去镇上,顺便带囡囡、小宝和平安玩一趟,吃了中饭也就回来了,你在家自己小心,我会跟爹说的。”伺候好娘子洗漱,石廉义细细交代了今天的计划,这男人已经说了八百回了,就是没法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在家有石老爹看着,她又不是个顶爱出门的,能有什么事,叶素儿漫不经心的点着脑袋,一边往厨房去准备早饭。  

  自从石从义两口子在镇上开了饭铺,小宝就跟着石老爹睡了,大冷的天没得把孩子折腾来折腾去的,石老爹一拍板,崔兰就收拾了孩子的小物件送到石老爹屋里。  

  听到能去镇上玩,三个小家伙激动的就没停过笑,石佳慧娘亲死得早,家里人口本就不多,二嫂操持家里,更是没时间带自己上镇上,就连集上也只是石老爹带着去过两回,这下能玩一上午,小姑娘别提多高兴了,喝粥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小宝还小,听的一个玩字就够了,饭桌上也没个消停,汤勺搅的玉米粒大米粥都快撒的碗边都是了,还是石老爹哼了一声才没敢放肆。平安依然是怯怯的,但能看出这孩子也是高兴的,只是没了佳慧和小宝的张扬,叶素儿见此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发誓,总要让这个孩子能像同龄人那样无忧无虑。  

  出门前,叶素儿给每个孩子兜了十分钱,一边还不忘嘱咐佳慧看着点两个小的,这才让石廉义驾着牛车出了门。  

  孩子们都出去了,家里一下子清静了不少,连石老爹都有些适应不过来,忙找了借口到前街找人下棋去,叶素儿难得一个人在家,搬了椅子坐在门前廊下做起了针线活。  

  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了,看天不过9点的样子,不禁笑了笑,自己来到没有丝毫现代科技的时空,也慢慢学会了抬头知天光了。就在这时,门外走进一个人,定睛一看,不是五叔家木头媳妇嘛。  

  “嫂子,在家呢,我娘让我来找嫂子帮忙呢。”木头媳妇也是个爽利人,进门也不客套,直接说了来意,她也算是叶素儿嫁进石家后难得的亲近人。  

  “木头家的,五婶有啥事就说,可担不得帮忙两个字,没得臊我。”  

  “我就知嫂子义气,我家鸳鸯到了年纪了,定亲的那家前些时候过来商量日子,等暖和一些就要走礼了,可你也知道,鸳鸯是幺妹,家里几个哥哥眼珠子似得疼着,娇气了些,一手针线活不错,可到现在还没把嫁妆做的七七八八,娘就让我来求嫂子了,看能不能给画个新式的花样子,也好让她婆家人开眼,东西不多精些总能让她在婆家扬眉吐气。”  

  “我那些个花样子有啥子新的,还不是你这个碎嘴在外面给我吹的。”叶素儿佯装生气的瞪了一眼木头家的,笑骂了一句。  

  “我的好嫂嫂,你这手艺十里八村的都赶不上,还要我吹?你这是大着肚子,要是身子不重,我娘还想让你给帮忙做两件,让鸳鸯在好好在婆家长脸呢。”  

  “行了吧你,越说越大发了,行,鸳鸯妹子就这一回的大事,我还能不帮忙?别忘了,她也叫我一声嫂子。嫁衣怎么都得她自己绣,我这天天也没啥事,要是别的做不过来,我帮着也没事,肚子里这个乖着呢。”  

  “那感情好呀,我就替鸳鸯谢谢嫂子了。”说风就是雨,木头媳妇说完就像转身回去。  

  “哎哎哎,别急着走啊,虽说让我画花样子,可我也得看看东西,那不一样的衣服料子、剪裁都有讲究,你等我一下,我关了门跟你一起去看看,家里也没事。”  

  整日的在家呆在也能把人憋出病来,叶素儿深信这一点,趁着这个机会也到亲戚家转转,免得将来得个不合群的名声。  

  跟前街石老爹交代了一声,叶素儿摇晃着身子,和木头媳妇慢慢往村那头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