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二十四章 小年惊喜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147 2016-09-06 12:40:46

    小年祭灶、扫尘,叶素儿挺着肚子也不好活动,只能帮着做做饭,准备祭品,看着家里其他人一顿忙活,这闲下来也是难受,转眼瞧见案板上摆的糯米粉不免眼前一亮,他们干活我做糕,不如做个新鲜吃食给他们尝尝。  

  叶素儿做的不过是现代人都比较爱吃的雪媚娘,记得那时才开民俗的时候,自己这道雪媚娘可是赚了不少回头客,这小白球瞧着一般般,可过了叶素儿的手,味道却真是不错。其实很简单,叶素儿不过是在做糯米外皮时加了自制的奶油,顺便把奥利奥饼干去了夹心碾碎做了包心而已,纯手工纯天然的小点心包含了浓浓的心意,怎么能不抓人胃口呢。  

  雪媚娘做法简单,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就做出了二十个,这里没有奥利奥,只能那自家做的豆沙做馅,好在自家的豆沙做的时候就没做的那么甜口,还加了些甘草,不过怕雪媚娘没有现代好吃,叶素儿也是下了大功夫,做糯米外皮的时候加了牛奶,牛奶是前些日子石廉义听说牛奶养人,后来买回的奶牛产的,这豆沙馅里也加了自己打出来的鲜奶油,怎么能不好吃。  

  热乎乎的雪媚娘裹上烤过得糯米粉末才算是大功告成,早饭也准备妥当了,外面几个人更是把家里里里外外给收拾的差不多了,厨房廊下也摆了案台,灶王爷放好了,“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习俗,因此祭灶王爷,只限于家中男子。石老爹带着石廉义摆上糖果、清水、料豆、秣草,又把融化了的冬瓜糖抹在了灶王爷的嘴上,嘴里还念叨着:“好话多说,不好的话别说。”一顿繁复下来,总算是把这灶王爷给安顿好了。  

  “爹,今个下雪早早扫尘祭灶,累的您老人家还没吃早饭呢,快去堂屋火桶前暖和下,我这就摆饭。”见男人们完成了仪式,叶素儿拉着石佳慧回身进了厨房端饭拿碗。  

  雪媚娘一上桌就吸引了桌上几人的眼光,白白胖胖的身子看着就很诱人,刚刚大伙在祭灶,出锅的雪媚娘在这温度下也好好凉了点,正好入口。  

  “老大家的,这是个啥?”石老爹拿了一个雪媚娘望了望,看样子就不错,再说老大家的手艺可不是一般的好。  

  “这叫雪媚娘,正好应了今天的景,我瞧大家一大早就忙里忙外,我这身子又不得力,就做了这点心给大家尝尝,要是好吃我就多做些,过年的时候也能待客。”  

  众人听是叶素儿做的新吃食,可不拘着自己的性子,这一家子都爱吃甜食,别看石廉义高高壮壮,可对甜食的喜爱让人不敢相信,不过为了家人的健康,叶素儿也是十分注意的,糖料的多少还是严格控制的。  

  雪下了一上午就停了下来,午饭过后,叶素儿就把家中几人屋里的床单、被套和窗帘给换了下了,布置了新做的,准备明日和石廉义一起给洗了。忙过了这些就听得前面石从义带着老二媳妇和小宝过来了,老二家把家里打扫干净,也祭过灶君,这才带了儿子媳妇来帮大哥家过小年,正好媳妇帮着搭把手。  

  崔兰跟着叶素儿干活时间长了,两人配合的很好,下午两人先是坐在一起做了会针线,后才转战厨房,为一家子的小年宴做起准备。带着小姑子,妯娌两人手脚利落的起锅做饭,石廉义则带着二弟陪石老爹闲话下棋,一下午的时间悄悄过去,晚宴正式开始。  

  叶素儿嫁来的第一个小年夜,石家人聚在一起吃酒共话,叶素儿很享受这一刻的平静祥和,虽然知道世事不会一尘不变,只希望它能久一点。  

  从日落西山到酒过三巡,石老爹眼看着酒也喝了不少了,叶素儿怕真把人给喝醉了,转身出开门出了堂屋,到厨房找来蜂蜜合着五个酸梅煮了一汤碗解酒汤,想让那爷几个喝些让胃舒服些。刚端着汤碗往堂屋走,院门就被敲响,吓得站在堂屋前的叶素儿一个趔趄,差点把汤碗给扔了,好在自己脚下稳当,只是撒了些汤水在手上,有些灼热。  

  一直注意着媳妇的石廉义看到此景也忙放下筷子过来帮忙端了汤碗,回身放在了桌上。  

  “石头哥,有人敲门,这么晚了,是谁啊,你快去看看,别是有什么事吧。”叶素儿也没管手上被烫的地方,这么晚了上门来指不定有什么事呢。  

  石廉义上上下下看了媳妇一遍才放下心来,随后大步走向院门,问了一声:“谁在外面?”  

  “请问可是石廉义家?”门外的人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不过像是认识石廉义。  

  那石廉义听着声音像是故人,可又不太确定,只得上前开了门来,出现在门前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男人和一个看着有五六岁的男孩。  

  “钱毅,是钱毅吗?”  

  原来门外的人正是石廉义在太子府的同僚,后来做了太子的暗卫,如今却是缺了一条腿的汉子,形容说不上光鲜。石廉义忙把二人迎了进来,带进了堂屋。  

  让这一大一小吃了些饭菜,石家人才算知道,这孩子是石廉义同僚赵风华的儿子,太子登基那年,赵风华为石廉义挡了一剑,命丧黄泉,这次钱毅残了腿,已经不能再为皇上效力,回乡途中去了赵家,谁知家中只留下这六岁小儿,那赵家媳丢下儿子卷了家财跟别人跑了。  

  “石大哥,你是知道我的,现如今又残了腿,带着孩子多有不便,这才来了你这,想把这孩子托付给你。”钱毅知道自己暗卫的身份本就不太平,更不能拖累了孩子,想来想去还是石廉义这里最是稳妥。  

  石廉义心里自是答应的,不说赵风华的救命之恩,就是看这孩子的身世也不能不管,因此把眼神从那孩子身上转开,看了看石老爹和媳妇。  

  那石老爹怎么不知儿子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不说这孩子父亲对我石家的大恩,就说他父亲与石头的同袍之情,那也当是这样,这事我做主了,老大家的,这孩子以后就是你的儿子,要像亲儿子一样对待,你可知?”  

  “放心吧爹,媳妇省的。”叶素儿望了那羞怯的孩子一眼,转头望进石廉义眼中,千言万语不过一句肯定,微微一笑,叶素儿给了石廉义一份承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