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十七章 石家孕事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4217 2016-09-06 12:36:23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人逢喜事精神爽。搬入新家之后,石廉义脸上也满是喜气,每天看着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不是拾掇院墙就是打理菜地,在叶素儿面前转悠个不停,连石佳慧那个小丫头都看出大哥的好心情,也跟着笑嘻嘻的玩闹,叶素儿也不拘着她,任她跟着她哥后面闹着,小丫头在娘家没几年,也该开开心心的。  

  叶素儿搬过来后也没急着干别的,虽然说新房建好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但怎么看都有些冷清了,索性趁着这几天下雨自己动手做些东西。首先就是门帘窗帘了,这些东西看着没啥用石老爹的话说,那叫费钱费事,可叶素儿却不觉得,现在的窗帘多是白纸糊上的,当初为了防潮,叶素儿让工匠做的对开窗户,然后在窗户上糊的油纸,也在里侧做了插条,防盗也很重要。一个家,窗帘也很重要的,关键时刻还能作为点睛之笔,还能遮遮屋里的情况,他们和石老爹的房间窗户可都是对着外面呢,这石廉义屋外看着严肃,回到屋里就像青春期的毛头小子,对着自己就知道傻乐,叶素儿可不愿意让外人涉及自己的隐私,这样表里不一的男人还是自己藏着比较好。  

  想想结婚都已经两个多月了,叶素儿静静坐在特制的澡盆中,享受这一刻的宁静,石廉义对于自己的心意从两个多月的相处之中可以说表达的淋漓尽致。前世的辛素素就是一个耿性直快的人,铺面而来的珍惜并不会宠坏她,相反,想收获就必须有付出,石廉义的好值得珍藏。叶素儿满足的轻笑一声,像只慵懒的猫咪一样歪着脑袋,水的温度刚刚好,泡去了一天的乏意。偷懒的猫儿没有发现身后有着饿狼正紧紧盯着她,等到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身后探了过来,深入水中搂住了滑腻腻的身子,叶素儿一声惊呼,回头一看,正落入一双深邃的眼中。  

  “讨厌……”叶素儿拿起盆沿的布巾挡住了水下的风光,虽然成亲多时,但这样被看光光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水都凉了,再泡该冻着了。”略显粗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素儿知道这个男人有些动情了,可女性矜持的一面让她用手推了推身后的男人。  

  “我快洗好了,你先出去。”  

  男人不为所动,叶素儿只能红着脸僵持着,可等了半饷也没见石廉义有动静,没办法,泡在水里的身子有些僵了,温度也在逐渐降低,再耗下去真的得感冒了。  

  一面脸红着望了石廉义一眼,一面拧干了布巾。  

  “我起来了,你把头转过去。”  

  石廉义听到漂亮媳妇小嘴张了一张,忙把跑远的神思给拉了回来,晃了半天才起身背了过去。  

  趁着空档叶素儿站起身来,拿着半干的布巾吸着身上的水珠,刚擦干上半身,一具滚烫的身子就贴了过来,一身短打的衣服都阻隔不了这个男人身上的热浪。  

  “媳妇,再不快些要受凉了,我帮你。”像是怕叶素儿反悔一般,石廉义话音刚落就拿起布巾给媳妇全身擦了个遍,扔下布巾抱起叶素儿出了隔间。  

  “哎哎哎,脚还没擦呢。”  

  “呵呵”,石廉义听着声音就知道媳妇又翘着小嘴了,赶忙把媳妇放到床上,回身又去找布巾,“我去拿,你等着。”  

  叶素儿翘着湿漉漉的小脚,又没法穿上衣服,只能干坐在床边,石廉义几个大步跨了回来,抓起媳妇白嫩的小脚,轻轻擦干了上面的水,回身又把布巾放了回去。  

  叶素儿总算解放了全身的肌肉,刚准备起身,就被扑过来的石廉义带倒在床上,可以想象,自己光秃秃的样子又感动了大丈夫,叶素儿一面腹诽慢慢的没办法思考,自然一夜春光。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来到这个时空已经整整8个月了,有了自己的小家之后,叶素儿相夫孝亲,一步步适应了婚后生活,眼看着就要入冬了,该给家里人添冬衣了,这些事像是做了好久一样。  

  远远的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村道上走过来,叶素儿拿手遮在眉毛上,仔细确认了一下,待看出是自己男人后,脸上的笑意深了,等到那人走到跟前,叶素儿昂着头望着丈夫的脸。  

  “怎么又在这等着,昨天不是让你别等了吗,快入冬了,你受过伤,别冻着了。”  

  叶素儿抓着丈夫抚着自己脸庞的大手,笑着答道:“好像好久没见一样,不等着就不安心。”小女儿的娇羞像春日暖酒一样,叶素儿不知道一句话就温暖了眼前刚毅的男人。  

  石廉义吸了吸鼻腔的酸意,提起镰刀农具拉着媳妇就进了屋。  

  “快去摆桌子吧,我把东西放下赶车去拉稻米,半刻就回来了。”  

  “哎,今天是最后一车了,我做了酸菜鱼和卤猪脚,煮了酸辣汤,给你去去乏,这茬忙过了总算能小歇一会了,你也顺便叫了二弟他们过来,我再炒个小菜就开饭。”  

  “好。”  

  不过十五分钟左右,门外就传来了车轱辘压在地砖上的声音,叶素儿忙把温着的菜给端上了桌,出了厨房就见崔兰抱着小宝站在堂屋前望着自己,叶素儿笑着逗小宝叫人,一边把崔兰往屋里推。  

  “佳慧,来帮嫂子摆桌子。”  

  “大嫂我来吧,佳慧看着小宝别上桌子毁了菜就行了。”  

  自从休妻事件之后,崔兰像是回过神来了,自己一家搬了出来,老二两口子关门过日子,妯娌之间没了摩擦,倒是相安无事。既然人家示好,叶素儿自然没有往外推动的道理,也乐呵呵的拉着崔兰一边干活一边拉家常,聊得兴起,一个添火一个炒了最后一盘菜,倒像是关系处了多年的闺中密友。  

  这边石廉义带着二弟正把收回的稻米搬到堂屋顶上的阁楼里放着,石老爹乐得在一旁指挥,两个儿子都在身边,没啥烦心事,老爷子过得倒有些富院外的模样。  

  一切忙罢,一家人围坐一圈,男人们举杯痛饮,女人们闲话尝鲜,桌上的酸菜鱼和卤猪脚可是出了大风头,一般人家吃鱼无外乎红烧清蒸,可到了叶素儿这,什么水煮、酸菜样样新鲜,味道还不是一般的好,石老爹就爱吃这一口,那卤猪脚颜色鲜亮,卤的软滑弹牙,石老爹父子三人吃了两块后也没了拘束,借着酒劲用手抓着啃了起来,连一旁的小宝都有样学样,把两支小手吃的油乎乎的,一连吃了两个,叶素儿才拦着不让吃了,忙喂了好些鱼片和青菜,孩子小了,吃多了油腻怕闹肚子。  

  “大嫂手艺就是好,我还没听说过这酸菜也能做鱼,这卤猪脚味儿也足,小宝都吃了这么多呢。”  

  叶素儿知道,崔兰想学,可又不知如何开口,这种小事叶素儿也是不在意,毕竟自己不指望这份手艺来挣钱,一家人也没什么。  

  “喜欢吃就多吃些,这鱼是你大哥昨个从田里回来在河边网着的,今天吃了就没了,卤猪脚我做的时候就想着爹和小宝应该都爱吃,卤的不少,给你们也准备了一碗,待会回去给带上,这天凉了也不怕坏,可记得不能让小宝一次吃多了,咱小宝爱吃也得分餐吃,孩子太小了。”  

  “哎”,崔兰脆声答应了,看叶素儿并没有因为上次的事对自家有太多矛盾的样子,胆子也大了起来,“嫂子,你这手艺这么好,怎么不想着做个生意啥的……”说了两句又觉得不好意思,忙看了看自己男人,停下了嘴。  

  叶素儿看崔兰的样子怕是自己的想法还没跟石从义说起,可想了想,石从义这人不错,又是自己夫君的亲弟弟,帮他总不是坏事,心里便想答应下来。  

  “我这性子做生意可不行,你大哥也不是这块料,再说你大哥才回来没多久,他想在家多陪陪爹也是对的”,说完望了拼酒的男人们一眼,那边石廉义正劝着石老爹少喝点呢,像是丝毫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你和二弟倒是能想想这事,不过做生意可不那么容易。”  

  “是呀,那我是知道的,小宝还小,我和他爹想送他去学堂,以后考秀才,也不用像我们在地里刨食。”  

  “那想过做什么生意吗?”  

  说到这里崔兰脸上慢慢有了红晕,低头轻轻说到,“我想做个小饭馆,小本经营的,这几年地里攒了点银钱,爹都给了我们,这钱放着是不会生钱的,不过我这手艺可不行,所以,所以想请大嫂教教我,前个跟孩子爹提起,他没理我,怕是不同意呢。”  

  叶素儿可没见过崔兰这副模样,怕是回娘家那段时间也被娘家人压着反省了一通,总算是懂事了。  

  “你有这想法是好事,跟我提也是你当我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不答应你,放心吧,晚上我也跟你大哥说说这事,让他给老二说道说道,明天晚上开始你们一家都来这边吃饭吧,你也跟着我学学,回去中午还能练练手,别的我不敢说,只要你用心,支撑个小饭馆的手艺还是有的。”  

  崔兰本以为叶素儿不会答应,毕竟之前闹得那样难看,现在猛然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抬起的脸上满是笑意,嘴上都不知道该怎么应答了。  

  叶素儿点头理解的拍了拍崔兰的手,回身陪着吃的八分饱的小宝玩闹起来,小宝本就不是个怕生的孩子,加上之前和叶素儿相处多时,自然与她亲近,小人来疯一般闹得不停,一时让叶素儿都无暇顾上吃饭了。崔兰见此,一边呵斥自己儿子,一边给大嫂碗里夹来鱼片,叶素儿只顾着陪小宝做鬼脸,也没看到崔兰夹来的酸菜鱼,听到她催着自己吃菜,拿起筷子就夹到嘴里,一股鱼腥味充斥鼻腔,叶素儿忽然有种晕车反胃的感觉,忙轻推开小宝跑出堂屋,趴到院墙边干呕了起来。  

  桌上的人都被这一幕给惊着了,小宝也吓得靠在石佳慧怀里要哭不哭的样子,石廉义连忙跑了过去,围着媳妇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安抚。  

  干呕了一会后,叶素儿才慢慢直起身子,虽说没吐出什么来,但仍是身上没劲,靠着石廉义的身子往屋里走去。  

  一桌子的人都呆呆的望着自己,连刚还在斗酒的石家父子也愣愣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小宝可怜的靠在姑姑怀里,心疼的叶素儿忙走过去摸着小家伙的头顶安抚着。  

  “小宝不乖大伯母哈,大伯母不是故意的。”哄了半天才把这个小魔王给搞定了。  

  叶素儿回身歉意的望了其他人一眼,招呼大家继续吃喝。  

  “大嫂,你是不是有了啊。”  

  又是平地一惊雷啊!崔兰一句话让一屋子大人给说呆了,石家父子齐刷刷的望了一眼叶素儿的肚子,那动作整齐划一一点不差于中国仪仗队大兵的架势,连瞪眼发傻的模样的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  

  “应该不会的,呵呵,我做鱼的时候都没事,可能是胃受凉了。”  

  “还是不要大意了,虽说病不治己,旁观者清,但这女人怀孕可不是小事,来,我来把把脉,明天让老大带着你去镇上瞧瞧。”石老爹毕竟阅历多了,石头也老大不小了,第一个孩子可不能马虎了,一时也不管师傅传的那一套,心想只是看看脉象也不算违规,说完就让石廉义扶了大儿媳妇到一边坐下把脉。  

  堂屋里一时安静了下来,石老爹把完左手换右手,足足有十几分钟才算结束,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沉思了一会,惹得身边众人都抓耳挠腮。  

  “爹,有啥事吗?”看自己老爹一副想不透的模样,石廉义可算是没了定力,张口问道。  

  石老爹抬头望了望大儿子,慢慢咧开了嘴,笑着点点头道,“有是有了,但才一个月的样子,老大家的反应早,只是之前受伤把出的脉象看,你媳妇这身子底子差,刚刚把了却差异太大了,身子一点问题没有,大概是我老了,手下没了准头了吧。”  

  看石老爹一副怀疑自己的模样,叶素儿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这个身子连灵魂都换了,身体素质变好也不足为奇。  

  “爹看你说的,那时候我还伤着呢,后来养好了也是正常的。”  

  其实石老爹也没那么多伤怀,看这一大家子围着自己,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现在还多了个小孙儿,怎么能不开怀,忙拉着两个儿子上桌,酒战继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